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冬月暖

古代言情/连载中

20万字

更新时间:2023-09-2708:49:56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第001章开局就要捶死女婿

‘你不要过来啊!!!’

凄风苦雨,巴山最高峰崖壁陡似削,山石横如断,拇指粗的树枝上扑腾着一只红腹锦鸡,那小树枝颤颤巍巍,随时可以带着锦鸡落入万丈深渊。

崖边的文小四紧紧张的攥着一根藤蔓,这可是二级保护动物,她惹不起,一手努力伸向那只在死亡边缘来回横跳的锦鸡,任由细雨湿润全身,“你给我过来。”

‘我求你了,我的机会就要来了,你不要过来~~~’红腹锦鸡扑腾的愈发厉害,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它在说什么,‘你说的,我是传说当中的凤凰,看我翱翔九天~’

头顶云层翻涌,银蛇舞动,雷电劈下来的瞬间,红腹锦鸡猛然长开双翅,‘看我起飞~~~啊~~~’

雷电落下,山巅为之颤动,藤蔓骤然断裂,文小四只觉脚下一空跟着栽了下去,脑子只有一个念想:死鸡!

西津玄佑六年,阳春三月,本是万物回春大地披新绿的时候,却因为倒春寒来势汹汹冻的人直打哆嗦,当朝皇帝的御书房还烧着炭盆,带着微闷,放下茶盏的皇帝问:“昨晚那场雷雨委实来吓人,这天好似都要被劈开,可有异象?”

下面躬身站着的是钦天监的老大人,老大人拱手作揖,“启禀皇上,昨夜苍穹之上银蛇翻滚长空撕裂,黑云压城遮天蔽日,偏风雨雷电之后碧空万里,天朗气清,江水涌动未伤及半分,此乃吉兆。”

“许是我西津有福星降下。”

皇帝轻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窗外鸟鸣啾啾,风吹来好似都闻到了花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奔跑的脚步声,人未到,声先到,“求皇上为微臣做主,求皇上为微臣闺女做主。”

几个小内侍愣是没拦住外面的人闯进来,“皇上啊,微臣受了天大的委屈,求皇上做主。”

三十八岁顺义伯程大器顶着一身的肥膘肉跪在地上嚎哭,那样子莫名让皇帝有一种国泰民安之感。

挥退几个内侍,皇帝缓缓坐下,“大器啊,你好好说话。”

“皇上,微臣要状告四平将军府的闫不降,状告他不孝父母,不睦兄弟,宠妾灭妻,不对,是不仁不义。”

这话说的正准备要吃口点心的皇帝愣住了,总管太监更是吓傻在当场,钦天监的老大人那激动的小眼神眼都掩饰不住,这热闹...他要看!

这位伯爷可是闫小将军的岳父,岳父状告女婿本就罕有听闻,还以品德败坏的罪名状告,这是想一拳头将女婿就地锤死?

这是有多恨?

皇帝放下点心,慢条斯理的开口,“大器啊,你可知自己说的什么?”

四平将军府满门忠烈,闫小将军少年将才,前脚刚刚才打了胜仗回来受到了奖赏,他还准备要好好重用,要是被成大器这么一捶,废定了。

连带着整个闫家都得废。

程大器可不管那么多,道:“微臣是他的岳父,他此番出征微臣倾力相助,回来后却对微臣冷眼相待,实在让微臣寒心;”

“微臣闺女出嫁三日便送夫出征,从此代替他上孝顺父母,下护兄妹,他回来不思感激竟以非他想娶为由要休妻另娶;”

“其三微臣的儿女上门理论被他言语侮辱不说,还让他的兵士出手将人重伤,此种过河拆桥,不念恩情,下手狠毒的无耻之辈,微臣羞与他为伍。”

“求皇上为微臣做主,允了臣女与闫小将军和离。”

他诉三项,每一项都能让整个闫家被文人学子口诛笔伐,皇帝面色凝重,“你家小四娘如何了?”

程大器抹了泪,“脑瓜子被开了瓢,已是气若游丝,太医说若是今日还不醒便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

皇帝......

想保闫不降,先救程小四。

“你说之事朕会考虑,眼下小四娘的伤情要紧,你再多带几位太医过去,需要任何药材尽管开口。”

程大器见好就收,抹着泪磕头谢恩。

这一日太医几番往复顺义伯府,程家小四娘要不行的消息亦是不胫而走,城中百姓沸议之声不绝,顺义伯夫人萧合病急乱投医,请来游方道士开坛做法,天上地下许下大量的好处......

许是好处给到了位,也或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程家小四娘会香消玉殒的时候她在一个清晨睁开了眼睛。

‘姑娘,前路漫漫愿你此行顺遂,所托之事勿忘。’

这是文小四醒来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那个神奇的梦境里,她见证了一个家族的覆灭,醒来后,她已身在这个家族当中。

为了白月光和娘反目成仇的爹醒悟时已是气若游丝,最后还是哭瞎眼的娘摸着替他收了尸。

阿姐和离后青灯古佛被欺负时撞柱而死。

大哥被父兄拖累散尽家财潦倒一生。

二哥甘愿做了心上人的踏脚石,被榨干价值后死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里。

三哥有勇无谋,无法力挽狂澜。

还有奶奶,有二叔,有表哥有表姐,偌大的家族竟无一人可以善终......

“咳!咳!”

熏人的烟味顺着窗户飘进了屋,小四娘每咳嗽一下后脑勺便钻心的疼,“花花,外面在做什么?”

花花是个漂亮的小丫头,笑起来嘴角两个酒窝窝,“回姑娘,是夫人在还神。”

“姑娘醒了夫人说一半是太医的功劳,还有一半定是道长请来了满天神佛,今儿一早买了好些香烛纸钱还愿。”

小四娘眼睫微颤,琢磨着她这个情形应该是要烧纸还愿的,来的邪乎,眼睫微抬,见一缕青气从房门而入,准确无误的缠绕在她的手腕,心里无端生出一股烦躁之意,手指微挑,那青气顿时飞快褪去。

那是个什么东西?

没等她细想有丫鬟跑了进来,“姑娘,夫人带着镖局的人气势汹汹出了门,说是要捶死闫小将军,救出大姑娘。”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养猪百头,不如逼太子殿下还钱

「嫁给我,可使你宋家延续满门荣耀……」太子殿下高坐垂手,企图用权势富贵诱惑良家少女…… 「太子妃?多少钱一个月?请用黄金支付!」 黄金万两不比太子妃香? 宋君君坐了一趟过山车,穿成了“养猪能手”,进入了一个叫做「向太子要债」的游戏,成为一个业余爱好是养猪的“白字将军”的女儿。 系统随机派发任务,都完成才能返回现实世界;只要有一个完不成,就无限轮回卡死在这个时空里。 可怜宋君君摆烂十余年,卷也卷不动,猪都出栏一百多头了,可她连太子的脸都没看清楚。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了结在这游戏世界里时,太子选妃了,“装死”十余年的系统又活了了…… 「任务:请拆散他们……」 「任务:帮助她成为太子妃……」 「任务:帮助他们私奔……」 原来,系统见不得人好,就喜欢棒打鸳鸯,还要宋君君去做这个恶人…… 做什么任务,还不如专心养猪!

山人钠thing·连载中·44.4万字

吾妻甚妙

耿星霜做了十四年的耿五姑娘,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排行还得往后挪一挪,更没想到的是,多出的这一位堂姐,也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世事的发展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让人难以预料、措手不及。 在一众堂姐妹们都各自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时,耿星霜却是忙着与竹马灵鹄传书。 去书:“倾墨兄,近日府中诸事繁多,心中委实烦扰,寝食难安,衣带渐宽,面黄发枯,……” 回书:“银百两,可购美食衣饰,可置面霜发膏……” 耿五……额,耿六姑娘气结,她要的是银子嘛,对,她是喜欢银子,但是……但是…… 几日后,再次来书,“换个称呼,随尔所思!” 去书:“倾墨哥哥……” 白色灵鹄背上驮着一册书卷出现在窗前,上书““玉瑶山行路记”。 耿星霜先是一喜,继而心中一凛一寒一惊,咬牙低声骂了一句,提笔刷刷的开始回信,笔锋锐利,张牙舞爪,恨不得眼前就站着那个永远一脸云淡清风的清俊男子,在他脸上“刷刷刷”的写上“***”三个大字。

山水画中游·连载中·38.6万字

逼婚失败,小可怜竟转身驱妖救人

[穿越+种田+玄学+科举+甜宠+剧情轻松] 没有感情(前期冷漠)丧尸女主x温柔套路睚眦必报男主 乔沐是一只末世丧尸,一朝穿越,成为乡野孤儿,不但能预知,还能看到鬼怪。 以前: 乔沐克父克母,克众人,天煞孤星,人人避而远之。 现在: 村长:水里又掉了个人,半年已经三个了! 乔沐:水鬼而已。 李大娘:我儿子最近生病了,不吃不喝还发疯。 乔沐:中邪了而已。 刘大爷:最近我家不知道咋了,天天晚上听到说话走路声音,起来一看啥都没,都不敢睡了! 乔沐:闹鬼而已。 …… 众人以为乔沐疯了,然而在她左手妖物,右手鬼怪时他们疯了。 于是:捉鬼,收妖,赚钱养家? 所有人看乔沐的眼神都变了。 某一天,官府为到年龄的人强行婚配,乔沐预知到和自己成亲之人。 于是 她抓住那人手:“你命中克妻,别人得死,我不一样,我命硬,克不死我!” 所有人?? 某人:“……”

青林风吟·连载中·15.4万字

国子监幼儿园

刘雪停穿越后,绑定吃瓜系统,成功上岸,入职国子监幼儿园,成为金太阳班级的一名助教。 系统在身,刘雪停表示,哪里有瓜,哪里就有她。 真假千金瓜1:实不相瞒,假千金就是她,她爆她自己的瓜! 吃瓜群众:服气! 状元郎瓜2:那个听说历届最帅的状元郎竟是个抄袭惯犯? 吃瓜群众:拿菜叶子丢他! 伪善继母瓜3:天啊那个尚书府的继母捧杀嫡子竟然是为了……? 吃瓜群众:要想生活过得去,尚书头上有点绿啊! 熊孩子瓜4:是谁说金太阳班级的小可爱们个个熊? 吃瓜群众:开滤镜了吧?熊孩子得治! **持续爆瓜中** 最后的瓜101:谢域是大夏朝女子夫婿人选No.1,有一天,他自爆有了心上人! 吃瓜群众:这个人到底是谁?摔!超级会爆瓜的那个人呢?

菠萝烧鸡·连载中·26万字

相公你画风为何如此正常

嫁到陈家五年多,赵苗苗发现… 公公醉酒爱打人,婆婆也是不好惹的,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恶婆娘。 大伯子爱勾搭寡妇,大嫂脑回路清奇。 大姑子是个扶弟狂魔,对了!扶的还是她相公来着! 二伯子茶里茶气,二嫂爱啃娘家。 三伯子好赌,三嫂大嘴巴到处得罪人。 四伯子偷懒耍滑咸鱼一条,四嫂偷吃嘴馋坑儿子。 她相公不好赌不好色醉酒秒倒,还不啃老……努力挣钱养家。 赵苗苗:相公,你画风为何如此正常? 陈守兴:……我爱你!

紫梢花·连载中·23.7万字

知县大人改行卖私房菜卖爆了

江山怀揣个生父不详的崽,打着“江氏私房菜”的名号到处撸钱,一不小心从村民口中的“狐狸精”变成了“金狐狸”。怎料崽儿半路乱认知县爹,一步一步把亲娘哄到了知县爹的碗里,身行力践证明便宜爹比亲爹好用。便宜爹觉得一家三口一起卖私房菜比当知县有趣多了!可是,该怎么告诉他们娘儿俩,他这个爹是亲爹,真心不便宜!

梅子黄酿·连载中·65.6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冰河时代·连载中·41.2万字

原来她真的是神医

正蹲在陵阳王府院子里熬粥的陆筝被太医院院正章太医看到,老太医颤着手指着陆筝像扔菜叶子往小锅里扔的东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可是极品雪莲!怎能如此糟蹋?暴殄天物啊---” 陆筝:“我从小就是这么喝的啊,不就是一碗粥嘛。” 章太医:“……” 萧祁:他可以作证,是这样的。 章太医打量她几眼,想起京中的传闻,不确定道:“你就是那个小神医?” 神医?她师兄不是说她医术很差吗?在谷中也只能打杂,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医术有多高的陆筝摆手:“我可不是神医,他的哑疾我都治不好。” 萧祁:那前日让瘫了多年的镇北侯世子站起来的,昨日让晋阳老王妃起死回生的人是谁?

苏醒之·连载中·21.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