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重生后渣夫跪求复合

宠妾灭妻?重生后渣夫跪求复合

兰兰系余

玄幻言情/连载中

60.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1-1417:46:56
前世,凤云倾为了莫名的愧疚为安国公府卖命,临死才知道夫君未死,还和他的白月光双宿双飞,生儿育女。 更可笑的是,她辛苦养大的养子是他们的亲儿子,而她的亲儿子一出生被白月光残害,让他惨死在破庙。 他们一家对她百般折磨,最后死在他们的手中。 重生归来,她马甲一扔,找回亲儿子,养废渣男贱女的儿子…… 不想这一世很多都变了。 有一天渣男洗脱罪名得胜归来,跪在她的面前。 “媳妇儿,为夫也是受害人!” “媳妇儿,来,这里,刺这里,别刺歪了!” “媳妇儿,为夫不求你原谅,只要让为夫跟着你,保护你们娘俩可好?” …… 凤云倾…… 说好的手撕渣夫的呢? 还撕不撕?

第1章重生

东辰国京都,安国公府。

凤云倾呆呆的看着身上盖的云罗锦被,和精致的雕花拔步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些。

这……这是真的吗?

随后她伸手摸了摸光滑细腻的脸,这脸这么年轻。

凤云倾笑了,笑得那么凄美,那么凄凉,而眼泪却不自觉得滚落而下,顺着脸颊落在锦被上,很快湿了被子。

她多希望那都是一场梦啊,可心里的痛却是那么的真实。

凤云倾慢慢从床上起来,披上衣服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那美丽而又年轻的容颜,她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伸手捏了捏脸颊,脸颊立即传来痛感,而如凝脂般的肌肤瞬间红了。

她凤云倾真的重生了,回到她二十一岁这年。

想起前世的种种,凤云倾就恨得咬牙切齿,心中怒火滔天,那怒火从脚底直冲天灵盖,冲得脑袋都嗡嗡作响。

凤云倾双拳紧握,现在她还不能冲动,不是找那对狗男女算账的时候。

想着不知道在哪里受苦的儿子,凤云倾慢慢的平息下来,她得先找到儿子,账以后慢慢算。

凤云倾十六岁嫁与安国公世子楚云谨。

楚云谨是东辰国都城出了名的清俊佳公子,能文能武长得好,家世又好,是都城贵女们趋之若鹜所追逐的男子。

然安国公府手握兵权,在朝廷可说是功高盖主,权势滔天了,为了降低明德帝对安国公府的猜忌,便娶了没有权势的凤太医之嫡次女凤云倾。

虽说是安国公府的权宜之计,但楚云谨并不愿意娶一个太医之女,迫于多方面的原因不得不妥协。

成亲后,楚云谨对凤云倾不冷不热,只尽他做为一个夫君的责任,大多都是冷落。

而凤云倾对这桩亲事是极度欢喜的,楚云谨啊,那是东辰国万千少女心中梦想的夫婿啊,就那般从天而降砸到她的头上来,砸得她晕乎乎的,即便他冷落她,不喜她,她对他的爱也是甘之如饴,极力的对他好。

若是没有半年之后的那场祸事,兴许他们能这般的过一辈子。

她的人生悲剧也从那场祸事开始了。

半年之后,北冥国来犯,朝廷有一批粮草要送往边边漠北,楚云谨做为安国公府世子,为镇守漠北边关的安国公送粮草顺理成章。

儿子为老子送粮草明德帝放心得很,不怕他使幺蛾子拖延时间而误了边关的战事。

然而还是出了问题,粮草在半路被匪盗劫了去,押送粮草的官兵全军覆没,楚云谨也死在其中,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消息传回都城,明德帝大怒,一边安排重新送一批粮草去漠北边关,一边派兵剿匪。

最终因粮草迟到,安国公与十万将士战死沙场。

安国公夫人姚氏闻此噩耗,当天自缢后被救回,但从那以后姚氏非常讨厌凤云倾,认为她是个灾星,一嫁入安国公府她的夫君战死,儿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而凤云倾也倍受打击一病不起,她伤心欲绝,几度想一死了之。

楚云谨是她的天啊,她的天塌了,她没有勇气活下去了,然而此时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为了给楚云谨留下条香火,凤云倾坚强而又愧疚的活下去。

愧疚是因为婆母姚氏骂她是灾星。

她也觉得婆母骂得有道理,在娘家,她的母亲也是这般骂她。

自她出生后,母亲再无所出,她上头只有一个嫡姐,母亲无子,便说她是灾星,扫把星,克星,总之母亲没有儿子,便把责任全怪罪她身上。

日子久了,她也觉得。

嫁来安国公府才半年,公爹和夫君同时死了,她也觉得真是她克的。

安国公父子双双而亡,明德帝看在这场战事虽然败了,但北冥国就此撤了兵,还与东辰国签下两国邦交的合约。

所以明面上没有追究安国公府的罪,也没有撤安国公府的爵位,只空有一个安国公府的头衔,但暗地里打压安国公府。

从此安国公府没落,没落到靠凤云倾来支撑一个若大的国公府。

国公一妻两妾,妻便是姚氏,只育楚云谨一子。

两妾,一妾是张姨娘,育有一子一女。

另一妾罗姨娘,育有两子两女。

另外安国公还有一个庶弟,没有分家,住在安国公府里,他们那大家子比安国公一房的人还多,加上府里的下人,府里足有四百人之多。

凤云倾做为长房长媳,又是嫡出媳妇儿,掌家权便落在了她的手上。

说是落在她的手上,实际是姚氏掌家入不敷出,强行扔给凤云倾的。

凤云倾出嫁时,凤太医给的嫁妆并不多,要供安国公府一府的开销那是杯水车薪,幸好她从小跟随凤太医学得一手好医术,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是将凤家祖传的乾坤十九针法学得炉火纯青。

她便靠着一手医术硬生生的将安国公府给撑起来了。

也因为她日夜操劳,导致她生产的时候难产,孩子一出生便夭折了。

凤云倾经受不住这打击,又一度想轻生,姚氏这时候找来了,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凤云倾,冷声道:“谨儿父子被你克死,留下我这个孤婆子,你就想不管老身去和谨儿团聚吗?

凤氏,你休想,你要替谨儿孝敬老身,等你赎完你的罪孽才能够死。”

姚氏说完扬长而去。

躺在床上的凤云倾被姚氏一席话给感动了,认为是姚氏打消她想死的心,故意激她活下去。

她让奶娘扶她起来,自己为自己扎了针,之后慢慢的好了起来。

带着愧疚继续撑起安国公府,为安国公府卖命。

然而四年后,姚氏一远房亲戚送来一个四岁大的孩子来,说他父母双亡,姚氏要凤云倾收为养子。

凤云倾对于姚氏一向都是顺从,半点没有忤逆,答应收那孩子为养子,反正她膝下无子,将来这孩子长大能继承若大的家业和嫡系一脉的香火,不至于断了后,以后死了也有脸见楚云谨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连载中·59.8万字

年代炮灰真千金,带着系统重生了

前世,苏若因为自己的倒霉体质,受尽欺凌。 父母离世后,不但被大伯一家霸占了家产,还被逼着替大堂哥到了乡下。 后来,苏若先是被渣男欺骗了感情,失了名声,又被老男人设计夺了身子,最后,落得个被活活打死的下场。 重生归来,苏若意外得到了一个系统,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之所以会这么倒霉,是因为从出生起就被人调换了身份,夺了气运。 这一次,有了系统的加持,苏若不但要将自己前世受到的,那些委屈和欺凌,统统报复回去。 还要找到,那个抢了自己身份的人,重新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本文女主重生复仇,虐渣打脸,家长里短,绝不受气……)

观书悦·连载中·55.3万字

躺赢!炮灰爹他成首辅了

谢容昭重生了! 重生后才发觉,不但她自己是炮灰女配,她全家都是书中炮灰。 软弱亲娘早早病逝,天才未婚夫凄惨而死,就连她那惊才绝艳、才高八斗的美人爹都先残后亡! 这一世,她要带着家人一并摆脱炮灰命! 于是炮灰女配化身团宠锦鲤。 小锦鲤喜欢谁,谁走运;讨厌谁,谁倒霉! 有人欺负小锦鲤? 才高心黑的美人爹分分钟算计得你家破人亡! 有人瞧不起小锦鲤? 面冷心狠的未婚夫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而她,一个五岁的小女娃扛起大旗,赚钱养家卖卖萌。 上辈子属于她父亲和未婚夫的荣光,她要统统拿回来! 不愿意让她父亲步入仕途?父亲直接平步青云! 想让她未婚夫神童的名头殒落?未婚夫一鸣惊人! 想要谢家从根子上烂掉?谢家一门三进士,一跃成当朝勋贵!

佳若飞雪·完结·104万字

危!侯门嫡女她重生后心狠手辣

前世遭遇了义妹精心算计,使得她家破人亡,最终惨死。 一朝重生归来,沈妤安只想报仇雪恨,力挽狂澜,执掌权势! 七皇子要退婚?退!她才不屑于做皇子妃! 被帝王下令驱逐?她转头拿着圣旨喊冤,反手就让皇后折翼,贤妃受罚,连带那暗中算计她的蛇蝎义妹,侍女被乱棍打死。 义妹一心坑她害她欺她辱她,总盯着她后宅这一亩三分地。 而她女扮男装,做太监,创商业,办医所,兴学堂,设东厂,揽政权…… 一步步做大做强,最终打造一座人间地狱,亲手将前世谋害她的义妹送进去! 她一心谋权,不想,却被那手握重兵的北翼王盯上了。 北翼王强势霸道,“嫁给本王!” 她笑,“王爷,咱家是太监。” 他抱出个奶娃,不慌不忙,“你就说,嫁不嫁?” 她怒,一着不慎,竟是被偷家了,以为偷了她的娃就能威胁她? “不嫁!” 他说,“江山为聘!” 她讥笑,“王爷这是要为了我,颠覆皇权?” 他狂妄,“有何不可?”

雾玥北·完结·37万字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依依兰兮·连载中·157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37.2万字

宠妾灭妻?将军夫人和离不干了

(重生+宠妾灭妻+和离跑路+追妻火葬场)她是知府庶女,父亲赏识一个将士,把女儿许配给他,把弦王引荐给他,不负众望,他当上了将军! 新婚当天,他随王爷出征,整整冷落了她五年! 五年里,老夫人给她强塞外甥当嫡长子,她恪尽职守当好将军府主母,却换来他们的厌恶! 丈夫胜仗归来,荣誉再升,她满心欢喜去迎接,但迎来了改变她命运的女子! 丈夫当众给她难堪,让她务必办好纳妾的准备!区区纳妾,要她给另外的女子风光举办?将军府的脸面都丢尽了。 她纵有不甘,却为了这个家容忍了一辈子,到头来人人厌恶,还换得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照样是纳妾,那她便不喜不悲,给他办个漂漂亮亮的! 照样要养外甥,那她不再阻拦外甥的顽皮性子,与其养个白眼狼,不如尊重他人命运! 照样要面对折腾将军府的宠妾,那她这个主母就不干了,这福气给你好了! 既然丈夫愿意宠着妾室,让他宠个够,妾室花样百出的丑态,她也懒得阻拦,权当看笑话了。 和离后,将军府的烂摊子再与她无关! 将军痛定思痛,追妻追千里,却追到了火葬场。 而弦王,“幸好你放手了,不然本王可找不到这么好的妻子。”

佛系泡芙·连载中·58.7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连载中·76万字

渣夫宠妾灭妻,主母不装了

寒枝怎么都没有自己会穿到一本虐文小说里面,成为书中同名同姓的悲情女主。 女主这一生努力维持破败的侯府,养大庶子,让庶子在朝堂之上青云直上,官拜一品。 然而,最后却被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灌下毒酒,只因自己一直逼着庶子上进。 小姑子恨她,觉得她贪图富贵,逼她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 老夫人也觉得她太过于工于心计,精于算计,一直对她不喜。 丈夫更是觉得她颇有心机,对她横眉冷眼,冷漠相待。表面清高,实际上却和小娘生下了庶子。 二爷子好赌贪财,因为女主不让他赌,因此暗地里一直在记恨女主。 悲情开局,无痛当妈,寒枝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不能和原女主走一样的路。 她不再阻止小姑子和寒门书生的恋情,她也不再逼庶子读书,她更不再掏出自己的家底贴补侯门。

采菱子·连载中·50.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