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夭令

桃夭令

晓风清露

古代言情/连载中

21.7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2911:08:17
桃夭要出嫁了。 媒婆说自己的名字是个很美好的名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寓意着新娘与家人和睦相处,子孙昌盛,康乐平安。 她未来的生活真的会像诗经里描绘得那样美好吗? 她该如何经营这一段突如其来的锦绣良缘呢?

第一章大喜

桃源县,大年三十。

烟花纷飞,鞭炮齐鸣,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淡淡硫磺的味道。

远山、麦田、桃园全都埋在雪里,只有这个三进的宅院门口挂着大红灯笼,黑漆大门上贴着桃夭父亲亲笔写的春联,影壁上新贴着桃夭祖父写的福字,里面的抄手游廊上也都挂满了灯笼,给这大年夜平添了几分红红火火的热闹。

桃夭一家原本住在桃源县中部的六道巷,一个小小的四合院里住着桃夭的祖父母,大伯一家和自己一家。

直到前些年,桃夭的兄长出息了,在京城做了官,虽说只是个礼部八品司务,但是在桃源县这个小地方听着,好歹也是京官了,祖父便出了银子,他们在桃源县最西边买了一块地,建了这个三进的宅子。

这宅子一大,洒扫庭除成了个大活计,只靠着桃夭的母亲和伯母忙不过来,家里就买了几个婆子小厮。

可是家里年节里的活计,要紧的仍然是桃夭的祖母领着母亲和伯母亲自动手操持的。

桃夭从记事起,每逢过年就跟着祖母一块预备年节,应着“头猪,二鸡,三鱼,四碟八碗”的规矩,做盆菜,摆供碗,再把烛台都从库房里拿出来擦洗干净,剪好窗花彩纸,再熬上一大锅的浆糊给爷们儿们贴对子用。

爹爹和大伯还有祖父则忙着写春联,写福字,挂竹席,挂族谱,摆上宝瓶,点上蜡烛,就去满家满院的挂灯笼,贴春联,贴福字,贴彩纸。

每回都要热热闹闹得忙活大半天,可一家人都不厌其烦,乐在其中,记忆里越是如此这般繁文缛节似的忙碌,才是过年的味道。

因着桃源县的人都姓桃,几百年前他们的老祖宗在这里定居,繁衍出的这几百户的人家,各家往前数个七八辈,都是亲戚。

这大年三十儿晚上,吃过了年夜饭,爷们儿们三五成群就都出去各家拜年,女人们则守在家里或是闲话家长,或是打马吊打叶子牌,来来往往,狗叫鸡鸣,好不热闹。

桃夭跟自己的二嫂子李氏正哄着两个小侄女在后院里放烟花,忽的听见外头几声大嗓门的拜年,隔着半个宅子都能听见:“夭夭她娘,过年好啊,给你们道喜啦。”

这声音桃夭熟的不能再熟了,正是六道巷与自己家比邻而居了十多年的邵婶儿。

邵氏几年前死了丈夫,成了寡妇,却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媒婆,镇子里有几十家亲事都是她给说成的。

她的女儿远嫁去了杭州,女婿是个秀才,在杭州与几个有名的教书先生一块开了一家书馆教书。

邵氏自从丈夫去了之后,便也频频奔波两地,常常去杭州看女儿和她的小外孙。

而桃夭跟她的渊源,还要从桃夭去杭州紫绫阁拜师学刺绣的事儿说起。

这紫绫阁的柳师傅是从前宫里最有名的绣娘,年纪大了归了乡,便开了这紫绫阁,许多达官显贵家的小姐都慕名而来,想蒙这名师指点一二。

桃夭从小做得一手的好针线,上回邵氏来家里串门瞧见了,托了桃夭给她外孙做了一套百岁宴的衣裳,让她家俊哥儿在百岁宴上出尽了风头,邵氏又是个一顶一的热心肠,从小看着桃夭长大,把她当半个女儿,便拿着桃夭绣的帕子,送去了紫绫阁,加上她的一张巧嘴,把桃夭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竟然蒙了柳师傅的青睐,许她来紫绫阁拜师学刺绣。

虽说是离家很远,可毕竟有邵氏这个老邻居照应着,再加上机会难得,桃夭的父母便许了。这一去学艺就是两三年的功夫。

每年寒来暑往,不是桃夭家里的小厮或者兄长来接送,就都是跟着前去探望女儿的邵氏往来。

只是今年邵氏的女儿再度有孕,她说要留在女婿家过年,她这会儿该在杭州,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桃源了。

“邵二嫂子,过年好啊,你怎么大老远的过来了?快进来快进来烤烤炉子暖暖。”

桃夭听着自己母亲招呼的声音,便把两个小侄女交给了自己的二嫂嫂李氏,打算进去给邵氏拜个年。

“二婶婶过年好呀。”桃夭自己打了厚厚的毛毡挡风帘子进来,只见她穿了一身粉绫小袄,外头披了一个玫瑰紫哈喇斗篷,用的是狐狸毛出的风毛,这一身喜庆的打扮,映衬着她十五六岁的面庞更加的娇俏美丽,“您怎么回来了?”

邵氏揽着桃夭过来炕上坐了:“哎呦,夭夭过年好,你这丫头出落得越发俊俏了。”

一面笑着对桃夭的母亲孙氏道:“大妹子,你可得好好谢谢我,我不负所托,给咱们家夭夭找了一门顶好的亲事。我等不了过完年,就赶着回来给你们道喜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90.8万字

她有一双黄金眼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雾都故事·完结·37.4万字

凤命难违

娘亲说:只需尽本分,无须赋深情。 爹爹说:我们不作恶,也不能让恶人欺负了我们。 兄长们说: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妹妹说:三姐姐,别管我。 儿子说:娘亲,爹爹太能吃了。 羊献容说点什么才好呢?

安喜悦是我·连载中·65万字

纾春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

神婆阿甘·连载中·37.1万字

尚食女官

宫里来了一个新人汪以芙,什么都不会,却从零开始做到尚食女官。 宫人以为她只想做菜,却扳倒各位大佬,阴谋渐渐显露,翻起一场陈年旧案。 先从饭桌上翻起,素水面翻到荔枝肉,佛跳墙翻到窝窝头,凤凰鸡翻到开水白菜,想吃的应有尽有。 吃五肉,斩六鸭,只为见见皇帝。 面对皇帝说什么秘密? “我娘曾跟我说,她不知道该如何教导我,她遵循了一个女人所有该做的事情,在家里的时候孝顺父母,做了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嫁人以后以夫为尊,侍奉公婆,不敢有违,她一辈子不争不抢,忍让谦逊,最后却落得如此田地,您告诉我,这公平吗?” 搞事业为主,偶尔感情线,喜欢收藏哟~

Ong阿轰·完结·38.2万字

思美人

作为资深政敌的子女,见面理应分外眼红,好好的厮杀一场、拼个你死我活才是。 但秦想想就特别一些,她倒霉得连穆霆都懒得落井下石。 从初见,就一切都脱了轨。 【全架空,慢热文,非大爽文,女主不是很强,男主很暴躁,都是不完美的人设,介意勿进】

二阿农·完结·76.1万字

驭君

初见时。 他是一肩挑起一家人的卖饼人,是苦读不怠的读书郎,是心怀远志的少年。 她是娇憨懵懂的小妹妹,是高高在上的娇女,是惊扰他的一股风。 邬瑾却没想到,年幼的莫聆风,已经在暗中张开了天罗地网,将他的一生都网了进去。

坠欢可拾·完结·92.7万字

窈窕春色

谢风月作为陈郡谢氏旁支女,她一手烂牌炸死了半个乾安朝。 排雷:女主非完美人设! 重事业!无金手指!情感线很弱,男主处于追妻路漫漫! 以下为正文简介 公子衍初见时谢风月时她将人一刀毙命,再见时她又在众人身旁哭的梨花带雨,凄凄惨惨好不委屈。 谢风月作为世家大族利益牺牲品,她只能装成一个任人搓扁捏圆的可怜女郎在谢府里艰难求生。 当她被迫替嫁,刀子真要扎她身上时,她跑的比谁都快。 恰逢乱世当道,谢风月逃婚后,靠着东捡西凑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她摇身一变成了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民心所向不得不反,也不对,乱世下何来反这一说呢?

狂炫榴莲饼·连载中·41.7万字

世家族女

南阳赵氏,簪缨世家,赵氏女无子封后,无限荣光。 天子虽值盛年,但皇子们羽翼渐满,夺位之争,迫在眉睫。 赵氏族长为家族的荣华富贵、长盛不衰,亦为皇后固宠,要从族中挑选容貌好的适龄女子,进行调教,以期联姻之用。 望舒倒霉催的,成了被选中的十人之一。 要如同勾栏女子般,周旋在众贵公子之间吗? 望舒表示,这差事她干不了。 她要撩的人,必是她所喜的人。 路过的那小子,对,没错,说得就是你! 注:众口难调,网站这么多文,可择喜欢的看,不必勉强自己,弃文的朋友请不要告知,作者玻璃心。

夜纤雪·连载中·4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