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世子家的废物美人

病娇世子家的废物美人

想吃鱼的兔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24.3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1619:41:49
姜知月穿越到苑朝,成为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废物美人,除了一张脸无可挑剔,性格刻薄乖戾,琴棋书画样样不会,还不知廉耻地总黏在太子身后。 一朝落水失了清白,却意外与全京城少女所爱慕的世子定了亲,摇身一变成为尊贵的世子夫人。 众人皆捶胸顿足,感叹鲜花插在牛粪上。 只是为什么,那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姜知月,无声无息地转变了,变得知书达理,人美心善.....识百草,修水利,建善堂。 众人对姜知月的偏见一点点被扭转,不约而同的感叹起世子的好福气。 后来,世子对世人宣布:“是我高攀了她。” —— 大婚那日,世子掀开姜知月的盖头,转头就去了书房。 姜知月以为慕广君对自己没有感情。 直到后来......她一纸和离书,慕广君发了狂,眼角微红,强硬地将她抱在怀中,又温柔缱绻地吻过她的每一根手指:“月月,别离开我。”

第一章穿越成废物美人

雕刻精美的黑檀木八宝拔步床上,层层青色纱幔拢中,遮住那其间闭目不醒的少女。宽大的床沿边,一个医妇正蹙眉搭脉,面露凝重。

纱幔外,一年长丰美的妇人转着手中做工精美的宝石手串,她身旁一清秀娇俏的绿裙少女正呜呜咽咽地以帕掩面。

那哭声不大不小,娇娇怯怯,却无故听了人烦躁,觉得这少女不像是在为床榻上人担忧,倒像是幸灾乐祸地哭丧来了。

“平娘怎么样了?”那风韵犹存的美妇声音淡淡道。

那医妇便福了身子,回道:“姜大小姐脉象平稳,按理说该醒了.....愚妇见识浅薄,也是头一回见此症状。”

闻言,那妇人还没说什么,绿裙少女便呜咽的更大声了:“定是姐姐落水后朦胧得知自己失了清白,配不得太子殿下,这才不愿醒来了!”

“被外男看光了身子,以她姜家大小姐的身份,日后也嫁个书生商户,还算对方高攀了.....可是母亲!你说姐姐为什么算计的这样好,偏偏是被慕世子看去身子!”

绿裙少女哭诉着,便透露了几分忿忿不平。

“娇娘!”意识到自己女儿在外人面前说了些不该说的,张氏喝住小女儿,“医妇,你先出去吧。”

医妇低头行礼,随后疾步而出。

看房中没了外人,张氏才苦口婆心地劝着小女儿:“我的娇娘,平娘已经失了清白,她早知你心悦慕世子,到时醒来后定然羞愧不已,不等我们开口,她定然主动自请退婚。”

“届时我们也别太为难她,毕竟她已经配不上太子殿下了,等事毕了我随意为她指个书生嫁过去,她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到时候她去做穷酸书生的糟糠妻,我们阮阮风风光光地做世子夫人.....”

被唤作娇娘的少女这才止了啼泣,红着眼眶撒娇:“还是母亲对我最好啦!”

在纱幔外一片母慈女孝的氛围中,躺在床上的姜知月缓缓蹙了眉头,身体轻颤,仿佛在做一场噩梦。

梦中,她本是姜府大小姐,出身清贵,姿容如仙。

可自幼年母亲去世,父亲续弦,迎了继母张氏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开始还好,继母对她呵护有加,很快就抚平了失去母亲后,悲怆的姜知月的内心,父亲也很满意张氏管理家宅的能力,一家人其乐融融了几个月之后,父亲便把精力投回政事,不常归家了。

那时继母显露了疑窦,她开始忽视姜知月,不允对方继续读书,又时常给对方送漂亮的衣服首饰,玩具吃食,任由下人纵容她,很快,年幼的姜知月就变得贪玩臭美,还时常对下人发脾气。

姜知月却没觉得不对,因为继母喜欢这样的自己,她说这样的平娘才生动灵气。

后来,娇娘出生了。继母对自己耳提命面,说娇娘是她的亲妹妹,自己做姐姐的要一辈子爱护,谦让,帮助她,姜知月照做了。

然而随着妹妹年岁渐长,她们之间愈发地不平等。继母明显偏爱继妹,日常的衣料缎子,首饰玩意都是优先紧着二小姐姜知阮,姜知月只能挑妹妹剩下的。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这样压抑环境下成长的姜知月,如她继母所愿,变得刻薄狭隘,空有一副漂亮皮囊,内里却塞满败絮,琴棋书画样样不通。

但.....本该不是这样的。

在她的老家,对于继母这行为有种说法,叫做PUA。

是了,她不是姜知月,她是来自现代的灵魂,后因无良上司强制加班,导致过劳猝死在工作岗位上,一觉醒来,自己就变成了姜府上不受宠爱的姜大小姐姜知月。

床榻上的姜知月缓缓睁开了眼睛,轻哼一声:“嘶......”

“哎呀,姐姐这是醒了吗?”姜知阮惦记着让对方赶紧退亲,忙去叫丫鬟:“快让医妇过来看看!”

——

医妇的手再次搭上了姜知月的脉搏。

这次,那床外坐着的张氏不再冷淡,而是用手帕抹着泪,一副慈母心疼的模样:“我的平娘,你受苦了!”

姜知月一双美目静静地望着她。

没由来的,张氏心里发怵,心里暗骂声贱蹄子,面上仍然眼含热泪:“平娘,怎么与母亲生疏了?可是还在怪母亲?哎,我知道你这次落水实属意外,但光天化日之下被外男看光了身子,实在有伤风化......”

已经不是原装货的姜知月蹙眉扶额:“嘶.....我头好疼,总好像忘了什么。”

这话不假,姜知月现在脑袋里,两段人生的记忆混做一团,身体上的困倦疲惫也如潮水涌来。

那医妇听了,便道:“许是大小姐受惊染寒导致暂时失忆,眼下受不得刺激,需要静养。”

张氏眼神在医妇和姜知月间来回扫荡,又看姜知月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这才半信半疑地点头起身:“那便先劳烦医妇看顾平娘一阵了,我还有事,待大小姐好了之后再通知我。”

听到姜知月懵懵懂懂,不能马上神志清醒去退亲,她连待下去的耐心都没了。

可笑原主还对这样的继母抱有期待,渴望对方的亲情。

“既然我接管了你的身子,你的委屈我自然为你申诉。”姜知月在心里暗道。

“叮!检索到关键词.....您好,福报666系统为您服务!”一道机械音突兀地在姜知月脑海中响起,吓得她连忙看了一眼正在写药方的医妇。

还好,对方一无所觉的模样,还朝她问:“小姐,我先去为您抓药,需要唤您的贴身婢女来照顾吗?”

“不必了。”

医妇点头,转身出去。姜知月眼尖地看见那张她撰写许久的药方躺在书案上忘了带走,出于现代人的礼貌,她下意识地叫住了对方:“等等!”

医妇:“大小姐有何吩咐?”

她眼神示意书案上那张药方,矜持地说:“你忘拿了药方。”

“叮!提醒她人遗落,此为善举,积分加一!”

清脆的系统音响起,姜知月顿感好奇,在脑海中与其对话:“福报系统?积分?”

“宿主你好,本系统为福报666,认为好人有福报!宿主每做一件善举,都会根据事件大小程度生成积分点数。积分点数可用来学习技能,为宿主今后的生活带来便利!”

“什么样的技能?”姜知月问,有些兴奋:“透视、隐身、轻功之类的吗?”

“.....呃,很抱歉,由于本系统版本不足,现阶段的技能只能从他人身上获取。至于宿主想要的那些.....以后版本升级说不定会有哦!”

“从他人身上获取?”姜知月又问。

系统嗯了声:“给您展示一遍吧!”

话音未落,姜知月脑海中就浮现了一块面板,就像游戏里的人物界面一样。

“姓名:姜知月

可用积分:1

自身技能:梳妆(六级),文学(一级)”

“这是宿主您的人物面板。”系统说,“接下来我给您看看可学习人物的面板,就以刚走的那个医妇为例。”

姜知月眼前又浮现了旁人的面板。

“姓名:赵娟

职业:医妇

自身技能:医术(七级),文学(四级),处事(四级),茶艺(四级)......”

姜知月眨眨眼,似乎是没想到原主身为姜府大小姐,技能数竟然连一位医妇都比不过。

不是说古代闺阁小姐都要求学习琴棋书画,礼仪管事吗?姜知月隐隐觉得这和原主曾经有关,于是暂时压下疑惑。

“只要花费指定积分,就可以不与目标人物接触,轻松学到对方的技能!”系统说。

“医术.....似乎用得到。”姜知月思索,“统子,学习医术需要多少积分?”

系统:“由于目标人物医术等级较高,所需积分也较多,正常情况下大概要花费七百积分吧!”

多,多少?

姜知月望了望自己面板上可怜的数字一,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系统安慰:“本系统绑定不久,特此为宿主设立新手期奖励机制,激励宿主斗志。”

姜知月眼睛陡亮:“你打算给多少积分?”

“呃,并不是赠送积分。”系统颇为汗颜,“是任务,完成一系列任务可获得积分奖励。”

姜知月很是惊讶,觉得这系统真是和她上辈子的无良老板一模一样,给员工划分任务,画大饼的手法都惊人一致。

系统再次叮了一声,姜知月发觉脑海里多了个任务界面。

“当前任务:梳理姜知月的记忆,融入姜知月的身份。

奖励:五积分。”

发布完任务,系统便沉寂了下去。

“融入姜知月的身份吗?”她心想,其实这倒是不难,说来也巧,她前世的名字也叫姜知月。

脑海里压着她两段人生的记忆,之前一直怕信息量太大处理不过来,正好趁着眼下无人打扰梳理一番,免得之后面对这个时代的人露怯。

姜知月缓缓闭上了眼。

......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媚又强,清冷佛子下神坛

心醉事业女主VS恋爱脑男主 在末世杀疯的宋清婉,刚到古代就碰到遭人刺杀的惊天绝色美和尚,她撸起袖子救他,忍不住摸了一把他那俊俏的脸。 美人炸毛了:谁让你碰我? 宋清婉:摸你是你占便宜好吗? 后来她发现,这和尚竟然是当朝赫赫有名、偏执疯批的太子! 而自己只是京城七品芝麻小官的长女,母亲体弱,年幼的弟妹有六只。老爹微薄的俸禄根本养不活一大家子,还有极品亲戚等时不时上门打秋风。 她、干嘛招惹那个疯逼? 于是宋清婉每天都处在搞事业与保小命的水深火热中。 然后发现、嗯?!她全家人都有点东西,父亲面憨心奸,从工部搜刮不少油水;母亲面善心狠,从极品身上反顺便宜;弟弟们不是恶狼就是黄鼠狼;妹妹都有狐狸精潜质。 而她---手握空间、千娇百媚却力拔山兮气盖世,事业搞的风声水起,为大元朝贡献了高额税收。 身后还跟着个被她‘占便宜’声称要她负责的偏执佛子。 —— 监国太子李明赫清冷孤傲,一心向佛,年过二十五都不近女色,可忽然有一天发现。 太子常常对着一根红头绳发呆;书房里挂满了一个姑娘的丹青;用自己的心头血给那姑娘解毒;因姑娘一个小误会差点屠了忠臣张大人满门;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能把人家姑娘绑在裤腰带上...

浅紫的涩·连载中·33.2万字

被嫡妹换亲后我在王府成团宠

顾知音重生在了成亲当日,还未回神,就被告知嫡妹要抢她的夫婿,把郡王妃的位置让给自己。 顾锦瑟:“凭什么顾知音那小贱人过的比我好,老天让我重活一世,我定要将她踩在脚底下。” 顾知音淡淡一笑,敢情重生的不只她一个! 顾锦瑟想要,那就让给她吧。 上一世,顾知音嫁小官之子,顾锦瑟嫁王府郡王,身份尊贵且又高高在上。 可谁想小官之子最后竟成了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封侯拜爵,顾知音更是妻凭夫贵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而顾锦瑟却被囚,下场悲惨。 日后顾锦瑟就会发现,她以为的潜力股,是自己费心费力扶持上去的,顾锦瑟想捡现成的,只会摔得更惨。 重头再来,她顾知音便要当这风光无限的郡王妃。

一团丸丸·连载中·10.6万字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59.9万字

娘子她身娇体弱,阴鸷侯爷得宠着

洛阳城里无人不知,侯府主母聂华亭脸皮极厚,整日缠着长平侯谢重霄,善妒专宠,不贤不良。 冷面权贵看着每夜敲开他房门的女人,威胁道:“滚!” 聂华亭嘿嘿一笑,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我走了就不回来了哟!” 男人咬牙切齿道:“你敢!” — 聂华亭撩他刺激他,想骗他动心。 直到有一天,冷面夫君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向她伸出了爪牙。 女人吓得落荒而逃,却被人紧紧抱住。 “欠了本侯两辈子的情,你打算怎么还?”

卿卿诱我·连载中·34万字

娇软美人爱撒娇,疯批大佬折了腰

慕南玥当了三年舔狗,最后一无所有,恋爱脑的下场十分凄惨! 她是修练世族慕家的嫡女,身份尊贵,却受夫君冷落。 又遭信任的契约兽宁死也要背叛她,去投靠夫君的心上人,只因曾救过它一命。 最后,慕南玥被夫君和他的心上人挖走灵根,害得全族被灭,临死前悔恨交加。 再睁眼,她重生了! 回到她宁愿做妾,也要嫁给冷心夫君的时候。 慕南玥快速丢掉恋爱脑,一心修炼只想踏上巅峰,前世契约兽却眼巴巴凑上来。 被她一脚踹开,“滚!” 面对背叛的人,慕南玥摩拳擦掌,“惹到我,你们算是踢到铁板了!” 不过,她怎么被死对头黏上了? 男人勾唇浅笑:“听说慕姑娘移情别恋了?你看我怎么样?” 慕南玥:“……” 能怎么办?继续宠着呗! 【娇软黑莲花X妖族疯批太子】【1v1甜宠+双洁+攻略+前世今生+觉醒+爽文+追妻】

桃卿月·连载中·16.6万字

继室娇又软,侯爷不禁撩

【先婚后爱+医术异能】【阳光明媚甜包X偏执阴郁权臣】 穿越就入洞房,夫君昏迷不醒,渣男身边一躺。 身中一刀的沈岚岁:“妙。” 见过地狱难度开局,没见过直接开地狱的。 * 末世战死后再睁眼,沈岚岁穿成了克妻阎王陆行越的继室,人人都道她命不久矣。 更有甚者下注赌她活不过一个月。 沈岚岁微笑:“别急,肯定能活到你们坟头草三尺高。”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仅要活得长长久久,还要活得光明灿烂。 富商,神医,一品诰命,百姓奉她如神明。 致富,治病,翻云覆雨,天子请为座上宾。 也有人咒她风头太盛,夫君早晚离心。 谁料第二日就传出那冷面阎王佛前叩拜的消息。 陆行越于晨光中虔诚俯首:“再拜陈三愿:一愿夫人千岁,二愿此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注:男主有前妻但双洁,具体原因见文

花之挽·完结·44.5万字

短命老公还活着,夫人把他狠狠宠

[女主霸总式宠夫!!!] 徐瑾之健健康康的活着到了七十五岁,临到了也没遭罪,这辈子似乎也没什么好遗憾、不甘的。 只是看着床边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徐瑾之反倒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那个短命的丈夫。 他命不好,一场意外早早的就走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下去还能不能见到他。 要是能在见到他… * 然而徐瑾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重新回来了几十年前,此时会议室里徐家跟谢家正商量着商业联姻的事情! 徐瑾之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就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谢言川”这个名字。 上辈子谢言川是她迫不得已的选择,但这辈子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谢言川! * 谢家在A市举足轻重,谢言川在谢家却是不受重视的那个,毕竟他上有被谢家赋予重任的大哥,下有身体孱弱的三弟。 但这对于谢言川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只要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直到有一天,跟徐家联姻的事情落到了他的头上,他娶了那个叫徐瑾之的女人! 谢言川并未多想什么,既然是商业联姻,他做好相敬如宾又或者是互不干涉的准备就好。 但为什么徐瑾之总是对他做一些出乎预料的事情?

宛若七七·连载中·13.7万字

气疯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皇家团宠

(换亲对照组+权谋+事业脑女主+恋爱脑男主) 上辈子嫡姐不顾家族反对,非要给昏迷不醒的靖王冲喜。 叶南嫣则是顶替嫡姐的婚约,嫁给了侯府纨绔。 婚后嫡姐被贵妃不喜,被王府奴仆欺负,一年后靖王终于醒来,他不喜欢嫡姐,却给予她尊重,嫡姐不满足整天作妖,最终遭靖王厌恶休弃。 而叶南嫣婚后与婆母妯娌相处和睦夫妻恩爱,纨绔夫君进入官场仕途顺畅,京中众人提起她谁人不羡慕。 这辈子二人双双重生,嫡姐闹着要与叶南嫣换亲。 叶南嫣表示,换就换吧,真以为那纨绔是什么好东西。 很快嫡姐就发现,她那纨绔夫君依旧每天不务正事,慈善的婆母与妯娌,个个虚伪满腹算计。 而嫁给靖王的叶南嫣,几乎每天都能得到皇帝贵妃的赏赐,京城众人提起她更是赞不绝口。 就连靖王……

月下念空·连载中·15.1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