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夫人虐渣,奸臣递刀!

宠妾灭妻:夫人虐渣,奸臣递刀!

凤清漪

古代言情/连载中

31.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3-2216:19:32
前世秦宝澜原本安阳候府尊贵的嫡长女,偏偏瞎眼看上了谢家穷小子。 她散尽家财,操劳大半辈子,终于将他扶上了丞相之位。 却不想到头来一切都是帮他人做嫁衣。 新婚之夜,他为谋仕途,迷晕她将她献给大奸臣。 临死才知道,那落难来投靠的表妹是丈夫暗通曲款的外室。 连一心疼爱的孩子也是他们合谋替换的假儿子,而他亲生的孩子却尸骨无存。 重活一世,她要将这渣男贱女碾成齑粉! 只是那冤家大奸臣摄政王突然凑近她,“澜儿,你的眼睛不瞎了?” “装的,不装怎么看得清他们丑恶的嘴脸!” “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和你同床共枕的人是本王?

第001章:斩草要除根!

“夫人,摄政王殒了,相爷胜了!”

“他总算死了!”

坐在八仙桌前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女人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墨色的瞳孔没有任何的焦距的注视着前方,听着柔嬷嬷的汇报,不知觉间眼角划下了两行清泪。

曾被那奸臣摄政王蹂躏,忍辱负重这么些年,她都熬过来了,她秦宝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碧柔,我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她扶着桌角,兴许是太过用力,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在桌沿扣断,猩红的血珠冒了出来,却感觉不到疼一般。

她堂堂相府夫人,朝廷发生内乱,相爷谢文轩为了保全她的安危,特意让她远到这么远,这么荒凉的地方来避难。

就这样日复一日,这一等就是等了足足五年。

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听到夫人说要回去,柔嬷嬷脸色突然一变,看着眼前头发花白面容沧桑的女人,深深叹息了一声。

“夫人恐怕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她前些天在街上得了相爷打了胜仗的消息,心中疑惑,开始调查。

这才知道,相爷三年前就杀了摄政王,但是消息却始终没人传来。

而相府的女主人,早就变成了与相爷私通的夏怜香,他们还对外宣称,夫人和情郎私奔死了。

就连夫人抚养多年的孩子,也是个野种!

这群人好狠毒的心啊!她怕夫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啊!

秦宝澜还不知道这些,还沉静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她空洞的眼神闪着期待。

“他说过胜了会来接我们的!”

柔嬷嬷鼻子瞬间涌上了一股酸意。

这些年夫人为那个家操劳奔波一辈子,散尽家财,笼络人心,才得以将老爷一路从状元扶持上了丞相之位。

没想到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珠胎暗结,鸠占鹊巢啊!

“夫人,咱们还是不要回去了,这儿挺好的,至少这儿安宁,没有是非。”

突然她空洞的眼神一沉,像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伸手抓住了柔嬷嬷的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虽然她瞎了大半辈子,可是脑子却很灵光。

不然又怎么可以成为谢文轩身边的贤内助,操持有度,甚至和大奸臣摄政王斗智斗勇。

“夫人没什么,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的。”柔嬷嬷心虚的说道,岔开了话题,“锅里还煮着土豆,可不能煮糊了,那可是我们一天的口粮,我去看看!”

“站住!是不是连你也要欺负我眼瞎,看不到东西就随意说来糊弄我的?是不是死的人是他?”

不然他怎么会没来?

“夫人,你又何必自相折磨,你就当死的人是他吧!”

柔嬷嬷也知道骗不过她的,但真相也不忍心告诉,夫人现在已经够可怜的了。

“没错,夫人你就当死的人是相爷,这样心里也许会好受一些!”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而至,密集的脚步声朝着这里走来,周晋带领了人马而至。

秦宝澜敏感听出了来人的声音,空洞的眼神平视着前方发出声音的位置惊喜道:“周晋是你,是文轩派你来接我的吗?”

要知道周晋是谢文轩的心腹,贴身侍卫,为谢文轩鞍前马后,非常忠心效命于他!

可惜眼瞎的她看不到空气中都弥漫着危险的气息。

周晋身后的人马早就已经用弓箭抵着她们,将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了。

柔嬷嬷见状,瞳孔微缩,背脊骨发凉,她真没有想到老爷这么毒,居然连夫人最后一点活路都不留,这是要斩草除根吧!

周晋笑道:“是啊,老爷派我来特意来送您上路的。”

这话语,让秦宝澜也觉得有些不对。

可是不待她反应,周晋就做了一个手势,那些蓄势待发的弓箭手手中的箭径直对准了她。

“嗖嗖嗖!”

万箭齐发。

“夫人小心!”柔嬷嬷箭步挡在了秦宝澜的身前。

“噗嗤,噗嗤!”

那是利刃穿过身子的声音,溅起了一阵温热粘稠的湿意,秦宝澜脸上身子上全都是。

一股腥味儿弥漫在了她的鼻尖!

在这一刻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可是却太迟了!她空洞的眼神在这一刻猛地变得铮亮,目光怨毒,恨意填满了她的胸腔!

“夫……”柔嬷嬷嘴唇蠕动着,鲜血不断涌出,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完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怀中的人没有了生机,秦宝澜哭的肝肠寸断,“为什么,为什么啊?”

为什么她勤勤恳恳为了相府操劳了大半辈子,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为何要如此待她,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因为你碍了相爷和怜香夫人的路!反正你都快要死了,那我就告诉你个明白!”

周晋的声音充满了讽刺和鄙夷,“你知道你的眼睛是怎么瞎的吗?就是因为你太聪明了,相爷怕你看到太多不该看到的东西!

而且,夫人以为,你瞎了以后,每夜与你温存同床共枕的人是相爷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全家横死,重生后她带娃杀疯了

苏朝夕被偏心眼的父母害死后,她重生回到了儿子还没成杀人犯之前。 重生后她才发现,她父母口中佛口蛇心的婆婆是讨好型人格;他们口中天生坏种的龙凤胎,是缺爱孤独的天才儿童;专横残暴的丈夫,更是个顶级恋爱脑! 这辈子婆婆健在,丈夫宠爱,苏朝夕抱着怀里的儿女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 上辈子踏错的路,这辈子让她好好弥补。 - 谢天胤一夜睡醒,发现自己不安分的妻子为了跟他的私生子弟弟在一起,开始一改往常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走起了柔情路线。 谢天胤看破一切,只求她待在自己身边就好。 可不知不觉,孤僻阴鸷的双胞胎儿女越来越开朗,抑郁悲观的老妈笑容越来越多,他一心想搞垮的事业蒸蒸日上,就连一向对他失望透顶的爷爷都问他为什么不常回家看看。 谢天胤:??? 发生了什么

万里里·连载中·42.1万字

震惊!疯批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

儿子闯祸,子债母偿。  只是燕绾没想到,竟然撞上了当今摄政王,这祸可就闯大了,几次没跑了,儿子还被拐走了。  燕绾收拾行囊,咬着牙进了摄政王府,当起了她的小厨娘。  哪知这摄政王府里,妖魔鬼怪横行,一帮女人抢一个男人。  豆豆:娘,快坐。  燕绾:来,吃瓜!薄言归脸黑如墨,看着那么多人抢他,她怎么可以无动于衷?!  ——————————————亡国的时候,她心爱的那个男人,领着铁骑踏破宫门,当着她的面,抱她的庶妹离开,她成了被舍弃的那个。  于是乎,她一跃而下,死在枫叶如血的季节。  从此,世间再无燕公主。    后来的后来,她牵着儿子的手,唤那男人为夫君。浮世三千,我所有的放不下与得不到,皆你!——薄言归(我说是甜文,你信吗?)

蓝家三少·连载中·140万字

折芙蓉:守寡重生后被奸臣娇养了

夫君畏罪潜逃,下落失踪,生死不明,刚成为新妇的姜月,几日之间又成了寡妇。 姜月想:那只能由她替夫君守好这个家。 即便献身佞臣,来换取家族安宁,她也无怨。 谁知最后,她却发现,夫君未亡,已另娶他人。 膝下养子,只认生母,不认养母。 身背不洁污名,含恨而终。 重启人生,她依为肖家妇。 夺商铺,通官府。 断了肖礼然的腾达之路。 她以身为注,和佞臣博弈。 顾墨权势滔天,各色佳人自荐枕席依旧不为所动。 其处事风格狠辣,狠戾无情,又让人谈之色变。 可偏偏对姜月未伤分毫。 后来,肖礼然被捕。 她成了罪臣之妻,流放千里。 人人都以为她下场凄惨, 不料,顾墨深夜便将人带回。 第二日,她华冠丽服,与顾墨相携赴刑场监刑,正对上肖礼然震惊的目光。 小剧场: 夜深人静,姜月跪坐床边,长发如瀑,低眉垂首,十分乖顺。 姜月眼泛水光,声音软糯无助:”但凭世子吩咐!“ 顾墨凑近唇瓣厮磨“府上还未有夫人,你来任职。”

薯片乖乖·完结·54.8万字

神医卦妃倾天下

慕涴宁堂堂真千金,错换人生,被国公府哄骗回去给个假货替嫁! 世人嘲讽讥辱,娘家偏心暗害,婆婆嫌弃针对,连夫君也鄙夷轻蔑她! 可惜,频出恶意,一遇上她,注定全部白给! 人人轻贱的乡野村姑,脱去马甲,摇身一变千年一遇玄医天才,不但医毒双绝,看相打卦、卜筮风水,更是无一不精! 引得各国王公贵族竞相折腰,收获一帮大佬迷弟迷妹。 她挥一挥衣袖藏好孕肚不带走一片云彩,跟便宜老公说拜拜。 “找你的锦鲤侧妃去!” 禁欲残王撕毁休书缠上身,阴沉着脸将她抵在墙上,“本王不养鱼,本王只要你。”

财迷金百万·完结·39.6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她改嫁权臣

【重生+穿越女+改嫁+宅斗+经商】 宋婉宁十四岁嫁给侯府当上了当家主母,可丈夫是个伪君子,自诩清流一心想扶身为穿越女的小妾上位。宋婉宁为侯府操劳一生,被继子和穿越女折磨致死。 重生一世,宋婉宁丢掉管家权,不管贪玩继子死活,满腹才情皆用来发展自身,和离成全渣男和穿越女,经商成了京城首富。 什么?渣男和穿越女因为没钱闹的鸡飞狗跳? 什么?心机继子科考又落榜了? 宋婉宁吃着瓜子唱着小曲儿,大宅院的戏不要太好看。 谁知商铺投资人殷易臣改头换面变成当朝权臣,直言道:“宁宁,往后的路我陪着你一起走。” 宋婉宁:报一丝报一丝,我只想赚钱发家致富。 殷易臣:如何追上京城首富,急,在线等。

青阿财·连载中·13.6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云家阿音·完结·7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