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无限剧本杀封神

我在无限剧本杀封神

希又

悬疑侦探/连载中

70.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512:23:00
【无限流+剧本杀+无CP+剧情流】 【欢迎来到综演空间——剧本杀专区!】 舒梨被拉入一场名为[无限剧本杀]的危险游戏之中,致命危机四伏。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对手,信任与欺瞒对狙。 而她的金手指却是:必定凶手牌!

第一章临海古村

办公室里的两位大哥又在讨论着足球、烟酒和哪个乙方负责人更加漂亮的话题,每天午休的必出节目。

舒梨忍着心里的烦躁,在起身接水时故意撞掉了一旁的笔筒,试图用这样的动静提醒他们收敛一点。

但很可惜的是,对方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反而因为说到了某个让双方都很兴奋的话题,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大笑。

舒梨忍无可忍,端着自己的杯子走了过去。

她边走边酝酿着自己的说辞,浑然不觉身侧围绕着的透明色水波,逐渐将她吸入另一个空间。

舒梨好似从高空坠落一般,身体在承受着无休止的窒息感。当终于落到实处时,她的身体因为生理反应甚至在不停地发抖。

她整个人以正坐的姿态被束缚在一张靠背软椅上面,身体能接触到椅子的地方透骨的凉,还一直不断地朝骨髓深处钻。

【欢迎来到综演空间-剧本杀专区。】

嘶哑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情绪,带来的凉意与那张椅子毫无区别。

伴随着这道声音,舒梨的头顶亮起了柔和的微弱灯光,诡异地带来了一丝暖意,只是不多。

舒梨发着抖,环顾起四周。

面前的桌子是一张不规则的正方形木桌,桌面上的怪异红褐色的液体似乎还没有彻底干涸。

除了舒梨之外,还有另外三人各坐一隅。

那三人和舒梨的表情估计差不了多少,强装淡定的表情里流露着掩藏不住的惊恐。

木桌的正中心,是一个木雕的小摆件。模样是一位穿着破旧衣服的老者正坐在一把靠背椅子上,和舒梨几人的姿势相同。

木刻老者紧闭双眼,正对着舒梨的方向,那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我面前的这位女士开始,顺时针抽取身份。】

舒梨的眼中充满了疑惑,可是她的嘴巴张都张不开。

泛着点点荧光的四枚木牌悬空在她面前,舒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左手不受控制的抬起,在还没有接触到那些木牌时,其中一个就自动飞到了她的手中。

另外三人的过程和她一模一样,但不得不说,他们眼中的惊恐因为相同的际遇消散了不少。

【身份抽取完毕,请各位年轻人在半小时内背下自己的身份信息。】

【木牌将在半小时后自燃,本场游戏将在半小时后正式开启。】

【祝各位旅程愉快,归期无时。】

话音落下,木刻老者的身上冒出一团火焰,几乎是瞬间就化作一小堆银白色的灰尘。

下一秒,那堆灰尘自动组成了倒计时半小时的数字,还在不断地变化着。

“各位,别愣着了。”舒梨晃了晃手中的木牌:“是很离奇不假,但宁可信其有吧。”

对面三人一怔,见她已经埋首在木牌上,随即也各自低下头去了。

木牌大约长十厘米,宽也就三根手指并拢左右。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约摸也就绿豆大小,对视力不好的舒梨很不友好。

舒梨看得很慢,但也逐步记下了信息。

她的身份是负责祭祀的神女,16岁,和被选出来成为祭品的阿九是小时候的好朋友。

作为神女,她是最知道所谓的祭祀背后掩藏着什么样肮脏的秘密的。她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却因为家人的安危忍让,内心一直饱受折磨。

在看到自己的好朋友即将成为这一次的受害者后,神女终于忍不住要阻拦这一切的发生。

祭祀典礼的前一天,神女拜访真正拥有话语权的族长,再次向他请求换掉自己的好友,也再次遭到拒绝。不仅如此,族长还说了许多神女不知道的往事。

族长越说越得意,却没防备满目憎恨的神女已经高高举起石杖,朝着他脆弱的后脑砸了下去。

除了标注着身份信息、动手的时间和原因的木牌之外,舒梨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张写有规则的残旧纸张。

在记下所有信息后,舒梨拿起了那张纸。

【若你为真凶,掩藏身份成功将获得三百积分及初始积分;掩藏失败,则失去含初始积分在内的三百积分。】

【若你非真凶,找到真凶可获得一百积分及初始积分;未找到真凶则失去含初始积分在内的一百积分。】

【每人初始积分为:100】

倒计时还没结束,舒梨再次看向了手中的木牌。

上面的信息,说详细也详细,说不详细,也确实不太完整。

而且,看神女动手的时间和砸的位置,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神女了。

但也有一种可能,表面越像的越不是。

而且,所谓的规则并没有标明要找的凶手到底是杀死族长的凶手,还是动了手不论是否致死的凶手也算在内。

舒梨无声叹气,放下了手里的纸张。

她看向另外三个人,在倒计时结束后,无风自起的飞灰中闭上双眼。

再次睁开时,眼前的一切已经换了副模样。

舒梨被换上了一身精致的月白色长袍,很符合中式神女的装扮。

她面前摆着一张矮桌,上面堆满了字体缭乱的竹卷。

她所在的这间屋子也挂满了画有奇异符号的白幔,四下更是可见一些造型奇特的摆件。

小小的一间屋子,摆得满满当当。

舒梨从桌前起身,在房间里大致翻了翻,除了一本祭品名册之外没再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只是上面记载的名字也是同竹卷上一模一样的,舒梨在发现自己看不懂之后果断放弃了。

不多时,屋门突然被轻轻扣响。

“神女,族长让我来给您送这次的名单。”来人的语气里不乏尊重。

这只能说明,知晓祭祀内幕的人并不包括外面这个人了。

舒梨心里有了猜测,走过去打开了门。

对方在听到开门声的一刹那猛地把头低了下去,再开口的时候很惶恐:“神女,我不知道你要出门,请宽恕我的打扰。”

看来自己的地位确实很高。

根据刚才的身份信息,舒梨语气冷淡地开口:“拿来。”

对方头也不敢抬,双手奉上了那张做工精致的纸张。

“回去吧。”舒梨打发他离开,转身关上了房门。

舒梨蹙眉打开了手里看着就价格不菲的白纸,上面只写着两个字:阿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克系求生,我在海岛当吃播!

[求生+吃播+悬疑+人外+献祭流] 【欢迎来到海岛求生游戏,玩家唯一的任务就是成功活下去!】 开局一根鱼竿,一个木筏。天灾接踵而至,生存举步维艰。 病院养伤的言孜救人落水后,意外进入海岛求生游戏,绑定一个怪诞直播间,只是里面看客似乎和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诚邀,每天都在san值为零的边缘反复横跳。” …… 二十四时钟上不可言说的诡异始终笼罩,恐惧如影随形。 时钟第1位【■■■■?】 ——“天平?拿来吧你。” 时钟第12位【■■■■■■?】 ——“你们不会打架吗?不会我可以教。” 时钟第21位【■■?】 ——“谢谢你医生,治好了我的失眠症。” …… 言孜:求生?什么求生?打不过的最好方法就是发疯。 *丧批爹系直女,未婚带一崽,糊弄学苟命 *无cp,怪诞吃播,精神污染 *残血战损文学,小众向避雷

姜粥·完结·45.3万字

病弱美人在惊悚游戏掉马

当荆棘游戏降临,就连视力不佳,约等于瞎的江莱都没能逃过,被系统绑定,进入了游戏世界。 江莱立刻为自己卜了一卦,卦象天兆大凶!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血月之下,江莱逃,怪物追。 “亲,在荆棘游戏之中获取足够的积分,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哦。”系统循循善诱。 为了重见光明,江莱一个转身,开始追着怪物杀。 于是乎,荆棘游戏的各个副本出现了一个一边摇头念着大凶,一边不停收割怪物的女人。 后来,怪物大老远看到江莱…… “兄弟们快跑啊!大凶来了!” 追着怪物砍的江莱猛然停下脚步。 大凶竟是我自己?! 怪不得……每一次鬼都是一副见了我的样子。

四月末的风·连载中·111万字

身为诡异的我总想伪装成人

深渊复苏诡异降临,秦檀被卷入其中,一场邪恶召唤后,秦檀再回人间。 失去深渊记忆的她,意外觉醒超凡能力,懵懂踏入诡异世界。 黎明枢的坚守,深渊教会的觊觎,薪火社的引诱,深渊的污染,以及那来自旧日之人的呼唤。 诡异世界,危险重重,前路如迷雾笼罩。 秦檀身染鲜血点灯向前,以为迎来黎明,却哪想永堕黑暗。 既如此,她自当执掌最终权柄,凌驾万千禁忌之上。 自此,登临成神。 …………………… 看重点,无cp哈

温度哟·连载中·31.8万字

我凭钞能力在惊悚世界当救世主

【无限流+无CP+神豪氪金】 身怀九千亿冥币的全能大佬景昭转眼被丢到了惊悚世界。 听说这里的诡物很喜欢冥币,景昭大手一挥。 冥币?这东西她多的是。 在别的玩家卷生卷死收集冥币为了活命的时候,景昭已经开始用冥币在惊悚世界招揽诡物小弟了。 于是惊悚世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 只要是景昭出现的副本,画风总是特别清奇。 别的副本,诡物恨不得把玩家撕吧撕吧吃了,而景昭在的副本,所有诡物都眼巴巴等着土豪‘临幸’。 还有一些诡物痛斥这些诡物是软骨头,让它们老老实实折磨玩家。 已经赚了冥币的诡物轻蔑一笑,折磨玩家?你们体验过当一天小弟净赚几十万冥币的感觉吗?你们根本不懂! 它们以前过的都是什么苦日子啊! 后面诡物懂了,它们开始讨好景昭,争取当上景昭跟前最红的狗腿子。 景昭也忽然发现,怎么感觉诡物对自己那么谄媚呢?还有那些玩家,她一开始遇到的还是很努力想通关的,怎么现在一看到她就想着躺赢了呢? 她花冥币保命,却突然变成了游戏里玩家和诡物的救世主,简直是太意外了!

全麦无糖面包·连载中·47.3万字

我在逃生游戏屠神

精神病也在逃生游戏乱杀? 林原:“谢邀,病好,结果旧疾复发,现在见人就烦,见鬼就砍。” 由于一个不起眼的bug,游戏意外放了个弱小玩家进来,没想到小玩家成长得飞快,俨然一尊杀神。 【玩家林原击杀副本怪物】 【玩家林原击杀副本npc】 【玩家林原击杀主城原住民】 【玩家林原击杀排行榜top玩家……】 这是逃生游戏,你杀那么猛干嘛? 林原:“我追着鬼跑就不算逃生吗?” 众人:“嗯嗯,你追它逃,它在逃生。”

正宗蒸棕粽总·连载中·40.6万字

我在惊悚世界当挂王

在充满着危险与诡怪的游戏中,女主白姚表面是一个格外热情的人。 “我叫白姚,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吗?” “妈妈,我爱你,很爱很爱的那种!” “漂亮姐姐,我想问个路!” …… 男孩:我还没接受!后面,真香 诡妈妈:心里被暖到了,女儿这么阔爱怎么可以杀掉呢? 嫁衣女子:小妹妹嘴真甜,姐姐我喜欢 背地里则是一个记仇且十分心狠手辣的人,白姚微笑道,“半死不活,也是活的,对吧?” 白姚是人们口中的废物玩家,但她哥哥顾枫却是绝顶天才,直到有一天,有人看见白姚多次使用不同的天赋鬼技时。 众诡与玩家:这是个挂王吧? (懒会晚更+女主两面性且强大+不按套路+微恐救赎+可有可无cp)

珍墨水·完结·30.7万字

无限假面游戏

《假面舞会》是一款火爆全球的VR网游,承诺完全拟真,不氪不肝,保护隐私,玩法多样! 恐怖、解谜、逃生、末世、仙侠……只有想不到的副本,没有玩不到的世界! 抛弃以往的数值堆砌,以【伪装系数】为核心,搭配【词条】和【身份标识物】,打造独一无二的专属假面! 蔚渺在现实中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普通人,但在与现实身份割裂的游戏中,她是端坐于幕后、在玩家中声名鹊起的神秘人物【灰兔先生】,游走于多场高端舞会。 传说,她有四只耳朵,三只半的眼睛,杀人诛心,诡异得让人崩碎三观。 在童话世界中,白雪公主托她把毒苹果送给皇后,但她最后把毒苹果献给了国王。 在阴影诡世中,她是蹦跶在眼灵教和除灵社之间的双面间谍,眼热着诡神的利益。 在机械纪元中,她起初游荡于不夜城,辗转多地,最终得到机械至高者“先知”的觐见,操纵族群斗争,一同探索世界真相。 在“疯狂星期四”上,她荣膺“欺诈者”头衔,向恨得牙痒痒的落败者们微笑谢幕,感谢他们的精彩演出。 【灰兔先生】的名字,终将铭刻于“至高假面”之上! (无外挂,无cp,不炒股,主角混乱中立)

门罗无雀·连载中·54.8万字

致命游戏:全能大佬搞钱攻略

林西是她姐养大的。 她姐大她十八岁,平生有两大梦想:一个是永远年轻美貌。另外一个,是希望死后上传意识,有机会活在虚拟空间。 林西认为她姐的梦想很好很对很重要,她一定会赚很多钱,帮她姐实现梦想。 于是,她被拉进了一个可以赚钱的真人游戏,从此踏上了拼命赚钱之路。 渐渐地,别人都叫她大佬。 还是个超级抠门不想氪金的大佬。

妖无辜·连载中·53.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