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再走捷径了

我真的不想再走捷径了

临山海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2019:02:56
穿越第一站,家徒四壁。 洛千淮:搞点钱,系统想想办法呢? 系统:捷径规划中……叮!鉴于宿主能力不足,你将失去身体的控制权,进入自动执行模式。 洛千淮眼睁睁看着自己衣衫单薄的身体,被系统操纵着一路狂奔到河边,凿开厚厚的冰层,直接潜入河底,摸了一只珍珠蚌。 系统:“能量不足,本次强制执行被迫中止,余下部分请宿主自行解决。” 洛千淮:“可我不会游泳啊?!” 系统:“本次执行评估已生效,现发放奖励若干。奖励需自提,鉴于宿主能力不足以独立提取,系统自动执行。” 洛千淮又一溜烟地冲上山崖。 先是从地上拎起了一条蛇,又一把按住某位公子,从他怀中摸出了钱袋...... 系统:“奖励提取成功。感谢您对捷径系统的信任与支持!” 恢复身体控制权的洛千淮欲哭无泪: “要说这只是个误会,您信吗?” 公子连眸子都未抬,漠然道:”杀。“

第一章穿越怎能不带系统

初冬的冷雨挟着寒风,打在破旧的茅屋上,又顺着屋顶的漏洞,滴落到内室的各个角落。

唯一的窗上覆着青灰色的草席,阻隔了大半天光,屋中一片昏暗。

有人在耳边呜咽抽泣着,断断续续不绝于耳。

洛千淮打了个大大的寒战,实在躺不下去了,索性便睁开眼睛,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伏在床前的两个半大男孩,泪水凝结在了眼眶里,半张着嘴直直地看着她,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想来死而复生这种事,确实是挺惊人的。

但对于英年早逝的洛千淮而言,能够换个身份再活一次,属实是件幸运的事。

“阿姊,你大好了?”年纪稍长的男孩子有些迟疑地问道。

洛千淮从刚消化的记忆中得知,他就是原身的大弟洛萧,今年十三岁,旁边那个矮了大半个头的,是二弟洛昭,眼下刚好十岁。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关系,两个男孩都比同龄人要矮小瘦弱得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穿着单薄的粗麻衣,冻得瑟瑟发抖。

洛千淮的心底,忽然生出了一份恻隐之情。

“不过是睡得久了些,现在已经没事了。”她以手轻抚洛萧与洛昭的头发,声音平静而温和。

“太好了!”洛昭到底还是个孩子,立时便破涕为笑:“我早就说过,阿姊肯定不舍得丢下我们的!”

话音刚落,屋子里就响起了一声极响亮的肠鸣音。

洛千淮自然明白它的含义。“什么时辰了?”

“应该是申末酉初。”洛萧有些尴尬地回答道。

洛千淮就皱起了眉头:“飱食自申时三刻开始,你们为何不去大父院里进餐?”

洛昭扭头看向洛萧。后者目不斜视,很自然地说道:“阿姊先前病重,我们理应陪伴左右。”

洛千淮闻言也不反驳,只微笑道:“昭儿,你来说。”

洛昭正等着这一句问话,立时便打开了话匣子:“阿姊,先前阿兄留下来照看你,让我过去取些吃食回来,可那边却连门都不给开。”

“二叔母还在内扬言,说我们饿上几日无碍的,万不可将病气过给了他们。”

洛萧叹了口气,开口打断了他:“昭儿,别说了。”

“继续说。”洛千淮的声音淡淡地听不出喜怒:“我就想听听,在我晕倒的时日里,他们还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洛萧瞪了洛昭一眼,抢着说道。

“阿兄,你就别替他们瞒着了。”洛昭的声音拔高了三度:“那日因为阿兄读书的事,阿姊被二叔母推倒撞伤了头,昏迷不醒。”

“那天晚上,阿兄在大父房外跪了一整夜,想求他寻个郎中过来帮你瞧病,可他们却根本不理不睬,还说什么阿姊你的命硬,就是装病想博人同情。”

洛千淮沉吟不语。原身祖父母与两个叔父一家,确实是一言难尽。之前他们多少还能做做表面文章,而随着父亲失联日久,竟连这层遮羞布也不要了。

“阿姊,我已想通了,会听二叔的话去务农,读书的事,就此作罢吧。”洛萧迟疑着说道。

“不行!”洛千淮冲口而出。

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读书的好年纪。她记忆中这个便宜弟弟,在读书一事上颇有天分,又向来勤勉向学,怎么能随随便便放弃呢?

洛萧垂下了头,再抬起来时,面容已然恢复了平静:“我想过了,二叔母说得原本也没错。阿翁这么久都没有音讯传回来,家中收入日减,我们确实该认清现实了。”

“这件事勿须再提。”洛千淮起身下了床,面不改色地穿上了半湿的麻鞋:“我自然有办法,让你继续读书。”

“可是后天便是续缴束脩的日子,那么多钱要如何筹得?还是莫要......”

“我说过了,放心交给我。”

洛千淮说着,忽然就感到一阵眩晕。身为医生,她很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穿越过来之时,头部的撞伤已痊愈,可是连着三天水米未进,身体也肯定虚弱无比。

“把家里那只公鸡杀了,炖了吃。”她毫不犹豫地说着,就看到了两个弟弟不敢置信的眼神。

“阿姊,那只鸡,您不是打算留到会日,去里市卖了的吗?”洛昭重重地咽了下口水,眼巴巴地问道。

“不留了。”洛千淮说道:“阿萧和阿昭也有好久没尝过肉味儿了,今晚就当庆祝阿姊劫后余生,大家好好吃上一顿。”

见两个弟弟还是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她索性笑了起来:“放心。以后阿姊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不但有书读,还能日日都吃上肉。”

“真的?”洛昭的眼神亮得惊人。

“比真金还真!”她斩钉截铁。

洛千淮敢于夸下海口,自然是因为有恃无恐。

她所倚仗的,就是穿越者的日常福利,一个迷之自信的捷径系统。

该系统口口声声说什么人生苦短,何必把时间放在试错上,不如选择它这班直通车,一气冲到人生巅峰,以便集中时间和精力做点实事。

就是最后这句话中展现的的格局打动了她,让她同意了绑定。

毕竟,任谁辛辛苦苦地读了二十年书,学的又是知识面最广、科目最杂的中西医结合专业,刚刚熬成了住院总就意外身死,也不会甘心吧?

既然来都来了,还带着个作弊器,那就必须得好好地活出个人样儿,把前世未遂的志愿都实现了,这才不算愧对这番奇遇。

所以趁着两个弟弟出去烧水杀鸡的功夫,她便提出了第一个愿望:

“系统,我想让洛萧继续求学,你帮着算算要怎么做?”

欢快的语声瞬间响起:“愿望已收悉。正按照宿主需求,全力测算捷径中……”

“叮!捷径测算成功!鉴于宿主当前能力不足以独立完成此计划,由本系统强制执行!”

下一刻,洛千淮的身体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操纵着,大步向外冲去。

她的意识还在这具身体里,但却像是变成了一个旁观者,半点也做不了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啊?宫斗系统也能修仙

渡星河穿越成了修仙团宠文里的工具人师姐。 遇事她挡刀,好事全给小师妹。 她浑身是血的回来,三个师兄只对师妹嘘寒问暖。 好在,女配也是有尊严的,她在穿越当天就激活了属于她的金手指。 笑死,这工具人谁爱当谁当,她带着系统和九阳宗恩断义绝,今晚就走! 下山途中,渡星河才发现,她绑定的叫宫斗无敌系统。 看着新手大礼包里的暖情丹,她的沉默震耳欲聋。 造孽啊! …… 然而,暖情丹催迫经脉涌动,修炼事半功倍,谁说只能用到风月之事上? 要孕育万年才破壳的仙兽废蛋,被她施以催产多胎Buff,挂名到自己的“玉牒”上,破壳即认主。 偷偷在系统里把宗门徒弟全部认证成自己的干儿子,荫及子孙,回馈自身! 系统怒了:宿主你别太过分,谁家宫斗文主角有99+干儿子? 她理直气壮,这是99+宝的正宗宫斗!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 修真界所有叫得出名号的宗主、长老、年轻才俊,纷纷跪倒在渡星河面前。其中,也包括曾经弃她如敝履的众师兄。 而渡星河看也未看他们一眼,负手而立,对系统笑说: “你看,他们追我火葬场了。” 系统万分怨念地道:“是啊,谁让你是天道之下第一人呢?”

江山雀·连载中·57.6万字

我靠作死称霸修仙界

苏澄穿到一本男频爽文中,绑定了一个叫“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系统,系统给的任务是:达成因外界因素而死的任务结局。

长夜九歌·连载中·134万字

让你演恶毒女配不是窝囊废

纪思思穿书了,还被迫绑定了一个恶毒女配系统,系统告诉她,只要完成属于恶毒女配的所有任务,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 但偏偏纪思思根正苗红,这辈子连红绿灯都没闯过,哪里做得来心机深沉、手段恶劣、嚣张跋扈的恶毒女配…… 系统:女主她居然瞪你!冲!给她一巴掌! 纪思思:这不太好吧? 系统:三秒,给我上! 纪思思看看叉着腰的女主,噗通一个滑跪,冲过去抱住对方的脑门:小姐姐,你一直眨眼睛,是不是眼睛不舒服?我有眼药水,要不要给你吹吹? 系统:??? 疯批男主为爱出头,被绑架的纪思思一脸平静:你杀不死我,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病娇男主蓄意接近,暗地被威胁的纪思思:你敢教我做事?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懦夫。 忠诚男主偷偷吃醋,为爱打抱不平,被疯狂针对的纪思思:你敢在这一局游戏里面打死我,我就敢让你愉快的开启下一局游戏。 系统:让你做恶毒女配,不是窝囊废...... 假千金挡在她身前:你们干什么?她只是有点小心机而已,她那么怂能干什么坏事? 纪思思捂嘴偷笑,对众男主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啊哈哈,惹到我,你算是踢到棉花啦~

开心花卷儿·连载中·43.2万字

异界敌人皆我真菌养料

漂亮的蓝星惨遭异界敌人入侵,全球疮痍满目,同时也让蓝星人类有了觉醒的契机,有了热武器之外的选择,个人可以凭实力杀敌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叶奈幸运地提前觉醒,释放的能量孢子能分解有机物质,本打算在学校集体觉醒中来个一鸣惊人,结果,未检出觉醒?! 啥玩意儿? 我没觉醒? 那我这能够分解异常生物的菌丝体算什么? 叶奈邪魅一笑。 嘿嘿,万事发生皆有利于我,不论敌人还是异常生物,乖乖入我手中,做我菌丝的养料吧! —————————————————————————— 书友群:26057799

爱打瞌睡的虫·连载中·45.8万字

我在十八世纪当神仙

夏青黛收到了一个逼真的古堡模型。 模型里面住着一群小人,漫天飞雪下,有小人要烧死一个更小的小小人。 夏青黛手一伸,从火海中把小小人提了出来…… 十八世纪冬,雪灾肆虐。 欧文新继承了家族的古堡,正难得地吃一口饱饭,却被一群嚷嚷着要烧死女巫的人惊扰,哪有什么女巫! 他还没来得及呵斥,便震惊地看到一只从天而降的手! ——种田文,将古今双穿进行到底。

青竹lin·连载中·88.2万字

渣尽四海八荒,遍地都是修罗场

穿越到修仙界后,杨绒绒累死累活地当了一百多年的舔狗。 她好不容易将剑尊、妖王、魔尊、鬼帝的好感度舔到了一百, 原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却不料系统突然故障! 她前功尽弃,被迫留在了修仙界。 杨绒绒:好好好,非得这么耍我是吧?那就别怪我发疯了。 …… 剑尊: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吗? 杨绒绒:有情不必终老,誓言听听就好。 妖王:你说过你会永远爱我的! 杨绒绒:我是说过爱你,但没说过只爱你一个人。 魔尊:你到底有多少个前任? 杨绒绒:哪有什么前任?他们都是我的爱情导师。 鬼帝:你和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杨绒绒:本着对爱情负责的原则,我从不轻易确认关系。 (文风轻松沙雕,1v1互宠,稳定日更,欢迎收藏~)

大果粒·连载中·65.6万字

绑定慈母系统后,我摆烂了

顾南夕过劳死后,绑定慈母系统,穿书成为侯门主母。 侯门全府都是反派,最后满门抄斩。 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躺平再死。 优柔寡断的大儿子是爱而不得的舔狗,最终为一商女散尽家财,还丢了性命。 顾南夕穿来后,他也不优柔寡断了,也不追着商女跑了,天天捧着《五年春闱三年模拟》跟在顾南夕身后:“娘亲,夫子让家长在试卷上签字,你快签啊!” 病秧子的二儿子,扑腾着要去闯荡江湖,最后被贼师陷害,连累全家。 顾南夕拉着二儿子躺下晒太阳,看武侠小说:“你还不如去田里多转转,说不定救个灾民,就是高手!” 二儿子眼神冒光:“娘亲说的有道理!” 一心想当皇后的小女儿,孜孜不倦地给贵妃挑事,最后被打入冷宫。 顾南夕甩给小女儿管家钥匙和《三十六计》:“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慈母系统崩溃:“我给你的秘籍是这样用的?哪有这样当慈母的?” 顾南夕一天能躺二十小时,剩下的四小时用来吃饭:“你行,你上。” 顾南夕的摆烂,让整个侯府鸡飞狗跳。 没想到,大儿子成为最年轻的首辅,二儿子是镇守边关的将军,小女儿更是有名的贤后。

北海游·连载中·42万字

修仙保命指北

多年后,魏西立在山门,还会想起锡州大旱那年她是如何连滚带爬加入了青城派。 你说她好运?青城派垫底不动如山; 你说她倒霉?魏西确实倒霉……谁家好人从进门派就开始遇见各种要命的事呀! 本文又名《人欲躺而事不休》《有人脑里装水,有人脑里装粪》《队友好,运气坏》《保命这事我颇有心得》《三傻大闹修仙界我骄傲了吗》 一句话概括本书为: 倒霉蛋魏西修仙之旅,垫底门派垫底传奇 小贴士: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赵从·连载中·51.4万字

修仙请带闺蜜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江心一羽·连载中·1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