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细雨鱼儿出

古代言情/连载中

95.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21:14:49
【探案+萌娃+权臣追妻】 现代女法医徐静穿成了一个嚣张跋扈、蠢事做尽、刚被夫君休弃的女人。 遇到这坑爹的开局,徐静表示很淡定,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某天,刑部侍郎萧逸因公事到安平县,衙役压来一女子,她半点不慌,抬眸淡声道:“民女请求自证清白。” 萧逸震惊地发现,他这个前妻不但换了性子,还会验尸,会破案,还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萧逸坐不住了,亲自上门求徐静验尸。 徐静:“可以,验一次尸一两银子。” 萧逸:“……”

第一章地狱开局

徐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古色古香但装潢简陋的房间里,鼻子间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材香味。

她微微愕然,一时以为自己还没醒。

她记得昨晚在停尸房里通宵整理尸检记录,最后实在太累,趴在桌子上就睡觉了,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突然,“吱呀”一声轻响,一个穿着米黄色交领衫子并翠绿色布裙的年轻女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见徐静醒了,她轻叹一口气,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轻声道:“娘子,你醒了,来喝药吧。

奴婢知道娘子心里苦,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娘子多少也要为自己的身体考虑一下。

要是娘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奴婢和春阳怎么办?”

说着说着,她似乎激动了起来,声量不自觉地升高,一双眼睛里噙满泪水,狠狠咬着唇才没有让泪水滚落下来。

徐静震惊地看着她,眼前的一切太真实,让她无法催眠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她猛地坐了起来,刚想问什么,脑袋突然一痛,一段陌生的记忆顿时如洪水般,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她的脑海,让她不敢置信地呆坐在了床上,好半天都无法接受,她竟然穿越了的事实!

——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

原主好巧不巧,也叫徐静,只是她的身世、经历和性子,都跟徐静没有一丁点相似之处!

原主出生于一个叫大楚朝的地方,是当朝工部尚书的嫡长女,然而就像所有俗套的电视剧剧情一样,她娘在她六岁那一年病逝了。

她爹倒是个情圣,没过多久,就不顾所有人反对,把他一直宠幸的一个妾室抬为了正房夫人。

那妾室本就看原主娘和原主百般不顺眼,在原主八岁的时候,就以她身体不适为借口,把她送去了郊外的庄子,任她自生自灭。

原主就在这没人管教、又满腹怨言的情况下,长成了一个毫无教养且暴戾任性的女人。

在她刚过了十五岁生辰没多久,原主爹就在她后娘的怂恿下,把她接了回来,要让她代替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徐雅嫁给京城有名的纨绔——武顺侯家的三郎君吴宥秉。

原主恨极了她后娘,也不傻,任她爹把那个吴三郎夸得天花乱坠,也不愿意嫁,回到徐家后,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才能成为人上人,狠狠报复她的继母和占据了她一切的几个弟妹。

而她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娘子怎样才能一夜之间成为可以碾压他们的存在?原主苦思冥想了许久,想到的法子竟是,嫁给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就可以把那些贱人统统踩在脚下了!

而原主本便生活在豪门显贵遍地的大楚朝京城西京,要在这地儿找到一个有权有势的适婚男子,那可比找一只苍蝇容易。

于是,原主开始了她的选夫之旅,她也是会选,一选就选上了出生于大楚四大家族之一、十七岁便高中状元、年仅十九岁就位居枢密副使、传闻很得圣上宠爱的萧家七郎——萧逸!

萧逸可是整个大楚津津乐道的少年天才,便连闻名大楚的大儒,也就是当今国子监祭酒宋满庭都对他侧目相看,很多人都说,将来最有可能坐上丞相之位的人,便是萧逸。

丞相意味着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要是能嫁给萧逸,踩死原主继母和她生下来的几个孽种,跟踩死几只蟑螂有什么区别?

原主立刻兴奋了,精心策划了一个局,趁着萧逸某个初春出门踏青赏花,对他设局下药,直接在野外成就了好事。

那之后,她还丝毫不顾廉耻地跑了出去,跟其他来踏青赏花的人一顿哭闹,说自己被萧逸欺负了,她的清白没了,一定要萧逸负责云云,这件事一时闹得轰轰烈烈,至今还是大楚百姓茶余饭后八卦的首选。

然而,原主再怎么厚颜无耻,也是工部尚书的嫡长女,原主爹便是再气,也丢不起这个脸,只好出面周旋交涉,加上当时的舆论轰轰烈烈,萧逸无奈之下,只能把她明媒正娶回家,做了他的原配夫人。

只是这样一段婚姻,可想而知就是一场孽缘!

婚后,萧逸对原主完全不管不顾,原主别说狐假虎威借他的势去报复她的继母和几个弟妹了,她一年到头能见萧逸两面都算好的!

后来,原主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满心以为母凭子贵,就是冲着她肚子里的这块肉,萧逸也要高看她几分。

谁料,萧逸比她更狠,她从怀孕到生产,萧逸只在孩子出生时回来见了一面,其他时候,依然我行我素,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夫人。

原主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见到这种情况不干了,不但天天在家里撒泼闹事,还经常把气出在孩子身上,对他又打又骂。

萧逸对此唯一的反应是派人把孩子带走了,并让那人与原主说,这场婚事是怎么来的,她理应心里有数。

他可以给她萧家少夫人的身份,也可以保她一辈子荣华富贵,但其他的,她不应该奢望,他也给不了。

原主只觉得无法接受,事情的走向跟她原先的设想完全不同!在那之后,她依然天天闹事,还仗着自己萧家少夫人这个身份四处恃强凌弱,得罪了不少京中的权贵。

萧逸也只是派人默默地跟在她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

最后,原主终于捅出一个连萧逸也无法收拾的烂摊子了——她某次出门买首饰,跟被派来大楚和亲的西陵公主起了口角,竟直接把人家西陵公主一巴掌打下了台阶,害得西陵公主脚踝骨折,原定的和亲时间也只能往后延。

这属于重大外交事故,亲自送公主过来的西陵四皇子当即要圣上给自己妹子一个交代,最终在萧逸的求情下,原主只被打了五十大板,最后被半死不活地抬出了萧逸的宅邸。

萧逸一纸休书,把她休了。

徐家本来就嫌弃原主嫌弃得不得了,这下子又哪里愿意接收这个烂摊子,一句“把徐四娘逐出族谱”,就断了跟原主的关系。

原主就这样,被两个贴身侍婢带去了西京郊外安平县下的一条村子,用原主仅剩的钱租下了一处院子,暂时安置了下来。

徐静消化完这段记忆,不自觉地轻吸一口气,心里又是荒谬又是不可置信。

原主会落得今日这个结局,固然是咎由自取,但她满心以为算计了别人,殊不知,自己也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罢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一朝穿书,开局即寡妇,膝下还有三个不成器的孩子时刻准备弑母,方许谁也不惯着,直接家法伺候。 拳打宠妾灭妻混账大儿,脚踢夫君万岁恋爱脑小女,还剩下个黑心次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智障大儿:母亲,为何您就看不到她的好? 方许:滚。 脑抽小女:母亲,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女儿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许:你也滚。 腹黑次子:母亲,骂了他们两个,就不能骂我了哦。 方许:顺嘴的事。 ...... 整顿完内宅,方许行医经商全面开花,立志成为寡妇top1! 实现财富自由后,方许本想独美,奈何她是锦鲤体质,随随便便捡回家几个人,都是京圈有名的大佬,嘴角笑到太阳穴,领赏领到手抽筋。 不仅成了京城团宠,还收获了命定爱情。 方许:我是个寡妇。 某首辅:寡妇不能有第二春吗?

橘橘兔·连载中·75.2万字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连载中·83.1万字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桑家静·连载中·137万字

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宣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沈灵犀找回来了。 生得冰肌玉骨、姿容无双。 只可惜却是棺材铺里养大的,任谁听了,都要道一声“晦气”。 宣平侯夫妇原也这么想,架不住老祖宗诈尸都要把大半家业传给她。 - 换过芯子的沈灵犀,立志要垄断大周殡葬行业。 为事主提供修容、入殓、下葬、烧纸丧葬一条龙服务 她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只要牵上人的手,灵魂就能往对方身上走。 …… 于是,全京城人惊悚发现,自家刚咽气的老祖宗们,忽然卷起来了。 忠勇侯家老祖宗,骂完不孝孙:“去给我换套沈家十八层金丝纱的寿衣,我怕冷……” 武安伯家老祖宗,打完浪荡子:“烧几座最大的宅子,要沈家纸扎铺新出那几款,挑最贵的买……” 镇国公家老祖宗,休完恶毒媳:“仆婢三千,让、让沈灵犀亲自点上眼,别忘了给赏钱……” - 大周朝心狠手辣的皇太孙楚琰,觉得皇祖母一定对他有意见。 点名让他娶的皇太孙妃,竟是朵貌美心狠的黑心莲。 表面(眼眶红红,惊慌失措):“殿下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我好害怕。” 其实背地却说:“一碗血怎么够?还得再来一碗。” - 1V1HE 已完结《矜荣》《本王命不久矣》

白小园·完结·91.1万字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战西野·连载中·49.3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60万字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赟子言·连载中·78.8万字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冰河时代·完结·59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