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攻玉1129

古代言情/已完结

40.6万字

完结于2024-04-2001:19:48
皇后苏折桑成婚五载,想要一个孩子,偏偏皇帝始终不和她圆房。 权倾朝野、忠心耿耿的顾丞相深夜登门。 他说:臣为娘娘解忧,圣上给不了你的,臣给娘娘出主意。 苏折桑:这能行? 顾丞相勾唇:于圣上而言,三千佳丽都一样。娘娘贵为一国之母,也是一样的。 夜夜等不倒皇帝的苏折桑恍然大悟:他可以的,自己也可以。 见鱼上钩的某人含笑点头。 某日,看透一切的苏折桑表示不想当皇后了。 顾丞相:嗯? 苏折桑:我想当皇帝。 顾丞相不笑了,漂亮的桃花眼变得危险。 此后,某人恶狠狠磨牙:娘娘这点道行,如篡夺这皇位? —— 这是一个权臣诱惑皇后篡位的故事。

第一章:夜闯中宫

夜色寂静,皇城辉宏大气。后宫之首的永安宫内——

皇后苏折桑辗转难眠。与皇帝成婚五载,她想要个孩子,偏偏皇帝始终不和她圆房。

已有朝臣谏言皇帝广选秀女,以充皇嗣。

大事未定之前,皇帝执意要补全婚礼才圆房。如今大事已定,皇帝却没有时间了。大晋开启新章,百废待兴,政务繁忙,皇帝只有初一和十五才抽身来永安宫一次,都是用过晚膳就赶回去处理政务。

昨日十五,只捎句话来,人影都见不到。这样下去,哪来的皇嗣?

皇帝没空来,苏折桑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去找他,心想着这回总能成事吧。

现实却泼她一身凉水,吃了一通闭门羹。

思及此,失落的同时心底越发烦躁不安,心中千结,只能幽幽一叹。

“娘娘深夜不眠,有何心事不妨说与臣听听。”

男子清冷的声音在寂静中突兀的响起。

苏折桑猛地转身,只见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霜白幽静的月光下身影高大修长,一身清冷,仿若踏月而来的谪仙。

“顾丞相,你好大的胆子!夜闯后宫——”苏折桑惊恐,张口呵斥道。

低沉悦耳的声音慵懒:“娘娘莫怒,臣是为娘娘解忧而来。”

说着,缓缓走向床榻,闲庭漫步,好似这不是戒备森严的深宫而是自家后院。

方才动静不小,外面却没有一丝反应,看他一派从容,必定是先做好了手脚。

眼前的顾衡,出自历经三朝、根深蒂固的大家族——洛阳顾氏。他未及而立却已官拜宰相,位极人臣权倾朝野,是皇帝跟前的红人。

巧捷万端,苏折桑很快镇定下来,她拥着薄被坐起身,冷眼静看着已经逾距的顾衡。

“顾丞相可知本宫所忧为何?”

漂亮的桃花眼里点漆深邃清冷,似多情又薄情,在昏沉的烛火下,幽静的月辉中,眸光暗涌,既蛊惑又危险。

“皇嗣——”散漫的道出她的困境。

他说着熟稔的坐在床榻,清松的浅香与滚烫的气息一同袭来,宛如一尾蛇徐徐缠绕而上,叫人恐惧却又心痒。

“圣上不给,臣给娘娘。”

苏折桑左耳忍不住有些发烫,温热的松木香叫人昏沉。

“如何给?”她声音干涩。

回答是一双不安分的手,一只暧昧的捻着她泛粉的耳珠,一手游上细腰,隔着薄被与衣服揉捏着。

她的身体并不如脸上平静,他显然察觉到了。

折桑被他掐着腰按倒在床榻,整个人都在他的覆压之下,陌生的气息侵入眼前整个世界。

寂静中,他的呼吸声,布料摩擦发颤的微声,以及遭受突变的床发出的细声,声声入耳清晰,像是狂风试图卷起更大的波澜。

“娘娘以为,要如何给?”他的声音像是上好的玉石在粗糙的地面摩擦,喑哑晦涩。

薄唇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擦过脸颊,他在埋头脖颈间轻嗅着,如同猎豹嗅着即将入口的食物。

苏折桑哪里招架的住,只觉得半条命都捏在他手里。

“丞相便是如此给?”

“君怎可位于臣下,本宫教你。”

她的声音是自己都陌生的娇媚,仿佛能拧一拧能滴出水来,在炙热狭挤的床帐间缠绕。

屏气偏头,轻轻吻在他眉心,随即伸手推将他推在一旁,反客为主,半个身子软软撑在他身上,炙热有力的胸膛撑满整个掌心。

“丞相会侍候人吗?”她笑伸手遮住那双要吃人的桃花眼。

“别看,此间欢事,得用心感受。”

苏折桑压制着他,也照着他的样子在他身上煽风点火

长长的睫毛刷她手心微微发痒,抬眼看去,漂亮的喉结滚动,溢出低低的闷哼声。

“臣依娘——”

话语微滞,颈间一抹寒凉,杀退翻涌上来的沸腾。

顾衡睁眼看去,瞥见一抹冷光,笑了。

他腰间常带的小匕首,有多锋利,它的主人最清楚不过。

“臣不知娘娘喜欢刺激的。”他兴致不减。

“本宫也不知顾丞相好这口。”苏折桑回道。

匕首又近几分,握刀柄的手稳稳的,没有丝毫慌乱。

“丞相位高权重,更应该明白什么可以碰,什么不能碰。”

“纵然本宫杀你不死,也要在你身上捅个窟窿,丞相三思。”

她的声音很轻,却冰冷,就像抵在他颈脖间的锋刃。

匕首虽小,也能伤人,甚至要人性命。

“娘娘对着臣倒是聪明。”他笑出声。

“怎么对着他却总是糊里糊涂呢?”

他似乎有些惋惜,又很是无奈。

苏折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本宫糊涂与否,与丞相无关。丞相若不回去安生睡觉,本宫倒真是要做些糊涂事了。”

匕首微微陷进肌肤,鲜红的血珠冒出。

顾衡叹气,头微微一偏,不过瞬间就夺走了她手中的匕首,收回腰间。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叹罢,顾衡翻身而起,整理衣衫。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是人人熟悉的顾丞相。

“娘娘在这对月空叹,不如陪臣去看一出好戏。”

苏折桑拒绝,“丞相爱当梁上君子,本宫没这癖好。”

他笑笑,慢悠悠的拉开门,“娘娘右肩上的红痣真是别致,不知圣上可曾注意。”

苏折桑咬牙,忍不住骂道,“卑鄙!”

听着身后的跟上来的脚步声,桃花眼底晕染出一抹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不由放柔了声音,“娘娘谬赞。”

院中早已停着两顶小轿,等候多时。

至于永安宫的宫人们,压根没有见到半个影子,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在寂静漆黑的夜里消失了。

苏折桑瞥了顾衡一眼,他只是简单站在那里,也风华绰绰,皎如玉树临风前。

约莫半炷香的时间,轿子停下。

冷宫二字,在月色清辉下,斑驳凄凉。

“丞相该不会要告诉本宫里面闹鬼吧。”她不由冷笑。

顾衡神色未变。

“冷宫无人,却点着灯,依娘娘高见,不是闹鬼是什么?”

见她看向自己,“娘娘不妨进去看看。”他的声音极轻,像是微波粼粼的湖面,蛊惑着人不断向前。

“仔细脚步轻点,莫要惊动了——”

他勾唇,眼里含笑,将声音压得更低。

“鬼——”

“荒唐!”苏折桑冷呵一声,踏入冷宫。

穿过苍老的树荫,走过积满灰尘和杂草的石阶。

只见本该尘封的院子内,却如顾衡所言,幽幽烛火,明灭交替,十分诡异。

更诡异的是,院中停放的龙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45.7万字

这个皇后不太卷

【病娇暴君VS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白柠柚·完结·60.6万字

贵妃她娇又媚,疯批暴君拿命宠

新婚夜,真假千金身份曝光,嫁到辰王府的是戚国公府养了十六年的假千金,找回来的真千金竟然是辰王心心念念了多年的白月光。 假千金一夜之间成了弃妇,全京城都在等着她什么时候被休。 一年后,真千金心疾复发。 假千金被曾经的家人和夫君逼迫换心救命,走投无路,假千金剖出心脏,转身跳下十丈高台。 三年后,京城来了位和亲的青槡郡主。 跟死去的假千金长着一张七分像的脸。 一进宫便成了暴君的心尖宠。 她趾高气扬的踩过真千金的手指,金钗点在真千金的胸口, “听说这颗心不是你的,我把它挖出来,如何?”

七叶槿·连载中·67.2万字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沉欢·完结·98.9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

世子爷陆戟,位高权重,却性子清冷,身边只有个唤作阿柠的小妾。 作为世子爷唯一的女人,无疑,阿柠是受宠的。 可她心里清楚,不过是自己陪着他的日子久了些而已,她一介孤女,自幼被陆戟领回公府,养在身边长大,难免有了点儿感情。 公府家风清正,阿柠不敢存非分之想,心里盘算着,多攒些体己,待主母进门,她便识趣离开。 — 身份尊贵,又少年成就,这样的男人,大多骄傲。 陆戟亦然。 他不屑哄女人,没那个耐性,只不过对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姑娘,能多出几分悦色。 可自从出征归来,陆戟发现小侍妾有些异样,背地里鼓鼓秋秋,好像在暗戳戳的攒银子。 他这样骄傲的男人,可不能允身边人生出二心。 给她个改过的机会,软硬兼施的问她缘由,小侍妾却支支吾吾敷衍他。 到底耗得世子爷没了耐心,将她晾在一边,再不去搭理,她却依旧我行我素,反倒是陆戟自己,心里整日的猫抓一样。 人间清醒小侍妾VS霸道爹系世子爷 1v1;双洁;甜宠文;年上8岁 完结文《重生之高门主母》欢迎订阅!

鹊南枝·连载中·31.5万字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序临·连载中·56万字

通房娇美:摄政王为她神魂颠倒

银霜被尹诏良的外祖母选中,悄悄送入了尹诏良的帐内。 银霜以为自己是去送物件,却没想到意外承宠。 她为了回到故乡南州,找到自己的大哥和亲妹,委婉拒绝了老夫人给她的通房名分。 而尹诏良觉得身边有这么个可人儿,颇为称心满意,许诺道:“等主母入门,将你抬妾也不是不可。” 拥有银霜时,尹诏良孤高薄情,一心为权,他对银霜宠却不爱。 甚至还警告银霜:“别贪心太多。” 再一次见面,银霜已经嫁作他妇。 原本孤高薄情的尹诏良死死地把银霜扣住,冷峻的面庞上,深海似的眸子牢牢锁住银霜:“回到我身边,不然我保证会杀了他。”

秋仙水·连载中·44.1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