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贯娘子

万贯娘子

紫伊281

古代言情/已完结

85.3万字

完结于2024-04-1202:16:55
简介

架空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第一章回光返照

凉秋、夜半。

宋宅中庭,梧桐的枝桠在风中摇曳,几片黄叶萧瑟而下。

一群丫鬟仆妇立在院中,望着正房门窗透出来那忽明忽暗的烛光,神情麻木。

屋子里的大娘子快要死了,缠绵病榻一年多,前几日病情突然急转直下。

大夫说可以准备后事了。

灵堂搭好了,棺材打好了,孝服做好了,阖府上下等了三日,他们这些下人三天没合眼了。

悲痛的情绪已经耗尽,只盼着早早尘埃落定,大家都能得以解脱。

房中,宋煜来回踱步,不时望一眼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子,心中焦虑。

吴大夫前日就说姜晚柠熬不过前夜,然而,今夜卯时都过了,她还没咽气。

“郎君,娘子是不是心有怨气,不肯走?婢……婢子听说,这样的人死了,会化成厉鬼……”一个声音怯怯道。

话音落,屋内凭空扫过一股阴冷的风,几乎将烛火吹灭。

宋煜打了个寒颤,脸色瞬间煞白。

他朝说话的婢女青娥招招手,青娥也怕的紧,忙来到宋煜身旁。

宋煜一把拽过青娥,躲在她身后推着她一点一点往床边挪。

青娥全身都在抗拒,离床三尺远便不肯再往前一步。

床上的人眼窝深陷、脸色蜡黄,一副将死之人的衰败气象。

宋煜抖抖索索道:“阿柠,这事儿你怪不到我头上,要怪就怪你爹一心攀附权贵,你们姜家乃低贱商贾之流,自从娶了你,我被同窗看不起,被朋友嘲笑,人人都说我贪图姜家的钱财……”

“我和紫茵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原本今年是要成亲的,却被你活活拆散……我的委屈向谁诉……”

“我也算对得起你了,你进门一年多,一大半时间缠绵病榻,我都请最好的大夫给你治。”

“是你自己气性大,心眼小才落得如此下场,阿柠,你就安心闭眼吧……你死后,我请高僧给你做法事,帮你超度,让你来世投个好人家。”

床上的人忽然睫毛颤动了几下,慢慢睁开眼,唤了声:“郎君……”

那声音飘忽幽幽仿佛从地底钻出来。

青娥尖叫一声……啊……

宋煜也惊跳起来,慌乱的两人也不知谁绊了谁,摔作一团,想爬起来,奈何腿软了,只能手脚并用的爬。

这三天姜晚柠也就吊着一口气,除外跟死人没差别,冷不丁的开口,简直要把人吓疯。

“郎君,你害的妾身好苦……”

宋煜怔愣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莫不是回光返照了?

宋煜狠狠咽了口口水,大着胆子爬回到床边,颤着声:“娘子,那些话……我只是说说而已。”

姜晚柠转眸看他:“郎君饱读诗书,怎会做那等丧尽天良之事,妾身知道,郎君是想哄徐娘子安心罢了。”

宋煜忙不迭地点头,他自己都想不出这么完美的借口,姜晚柠替他想到了。

用袖子拭了拭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娘子知我,我这几日自责万分,娘子若真有个好歹,我……我就找根绳子吊死算了。”

“自从嫁到宋家,郎君对妾身体恤有加,婆母待妾身视如己出,姑嫂和睦,得此夫家,此生足矣……”

“谁知……郎君早就心有所属,郎君待妾身好,是郎君仁义罢了。”

宋煜握住姜晚柠那枯瘦的手,虚情假意:“我既娶了你,自然要对你好,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宋煜的娘子。”

对她好?

要不是对她还有所图,他根本不想多看她一眼。

说来说去,都怨父亲,父亲挪用修河堤的银子去做海上的生意,结果海船沉没,亏了个血本无归,上头又要查修河堤的事,急需一大笔钱填补亏空。

那姜茂春就是以此为诱,答应替宋家填补亏空,并许诺给姜晚柠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所以,娶她只是权宜之计。

按母亲的计划,让她一直缠绵病榻,一点点蚕食她的陪嫁,再让她病死也就理所当然了。

这样宋家既填补了亏空,又能得到丰厚的陪嫁,姜家也挑不出理,只能怪他自己闺女福薄命薄。

谁知他和表妹徐紫茵私下里说的话竟被她听了去。

事到如今,她就算不想死也得死了。

不然她写信告知远在宁州的姜家人,或是把他要害她的事宣扬出去,那还了得。

姜晚柠似乎力气耗尽,闭上眼,口中喃喃,声如细蚊。

宋煜把耳朵凑到她嘴边才能听清她说什么。

“郎君,和离吧,妾身愿舍弃一切……成全郎君和徐娘子……”语声减弱,逐渐不闻。

宋煜叫了两声:“娘子,娘子……”

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伸手试探鼻息,气息竟是平稳了许多,不似先前那般断断续续若游丝。

宋煜踟蹰片刻,吩咐道:“青娥,去叫吴大夫来。”

待两人离去,姜晚柠睁开双眼,原本涣散的眸子此时冷冽的似一汪冰泉。

这几日,她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仿佛做了一场梦。

梦里,遍地的尸体,冲天的火光,厮杀声震天。

她身披铠甲,手握长枪,拼死抵挡着上百人的围攻。

她逐渐力竭,终于支撑不住,数干长枪穿透她的身体,更多长枪刺中她……

她被压跪在那儿,膝下血流成河,视线逐渐模糊。

火光中,她看到一人一骑向她飞奔而来,她努力睁大眼睛却看不清那人的模样,那人似乎在喊她的名字,可她耳边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声……

直到意识沉入黑暗。

梦里,她仿佛又经历了另一个女子的人生。

然后她意识到,她……上官南栀,重生了!

变成了宋家长媳姜晚柠。

姜晚柠是宁川首富姜茂春唯一的女儿,去年嫁到宋家,没多久就病了。

原主不知道的是,其实她不是病了,而是中了一种慢性的毒,这种毒会让人的体质变弱,隔三差五生病,最终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前日原主受了刺激,激发了毒性,一命呜呼,是她的魂魄续上了这条命。

宋家人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伪君子,真小人。

给原主下毒,让原主缠绵病榻,变着法子侵吞原主的陪嫁。

要不是原主的陪嫁实在太多,估计早就没命了。

姜茂春费尽心思把女儿嫁到宋家,却不知是将一头肥羊送进了狼窝。

不过,宋家人这些拙劣手段也就对付对付蜜罐子里泡大,心思单纯的原主罢了。

如今换成她上官南栀,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姜晚柠,你的公道我帮你讨。

至于她,上官南栀的公道,迟早也要一一讨回。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完结·101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她有一双黄金眼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雾都故事·完结·37.4万字

重生之夺玉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宣州城第一美女林如玉,被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推入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这一世,林如玉要夺回自己的人生。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南极蓝·完结·75.4万字

纾春

【少女身,熟女心】 前世,崔礼礼守着贞节牌坊熬了十八年, 熬到看两只苍蝇,都羡慕它们成双成对, 她被困于逼仄内宅,香消玉殒。 终于, 老天也看不下去,让她重活一世 京城首富的千金,还谈什么婚论什么嫁? 若问崔礼礼这辈子还有何念想—— 没玩够! 一定要离那个掐自己桃花的男人远远的!

神婆阿甘·连载中·83.9万字

红妆伐谋

医学生云九安莫名到了个好地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们很有意思,所有人似乎都非常善于表演。 有的明明自私狠毒,却扮着贤妻的角色;有的明明薄情,却是情深不寿的多情郎;有的明明卓智又心黑,别人却以为是个怂逼。 云九安以最丑的面目示人,既低调又高调的做着每一件事,就为摆脱多情郎的算计,为自己谋个好营生。 听说德昌侯府家宋二公子是个怂货,长着张无人能及的脸,说着最怂的话,干最怂的事——有心人给他设了一个陷阱,他就被逼着不得不娶了长得实在不乍地的云九安。 宋二公子做梦都笑醒,这个陷阱他喜欢,别人不识此小女子的真面目,他识得。她想跟别人跑路,偏就有好心人把她抓来送上了他的枕席——他喜欢被人当猎物的感觉,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就算躺平也能得尝所愿。 他以为他已经够不动声色了,焉知有一人隐忍经年,一直都在谋算着把他的心头好诓走…… 这只是一个深闺女子一步步强大搅动风云的故事。

十三嫣·完结·68.1万字

国公夫人她人美心黑

京城贵妇圈儿,都传温语心肠黑。 连皇上听说了,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温语知道后冷冷一笑:打小儿母亲被害早亡,祖母不疼,父亲不爱。招人嫉恨,被人算计。 好不容易自己谋得良人,婆家却更是个深水乱摊子! 当个傻白甜? 那这色才双绝的丈夫,聪明贴心的儿女,二十四孝的婆婆,国公夫人的名头,能打天上掉下来?! 上辈子本国公夫人可就窝囊死了的! 女主先看上男主,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成亲之后投怀入抱;欲擒故纵;温柔娇横;体贴折磨……各种手段齐上阵。 从此,那个长相绝美,心黑手狠,聪明能干,对待感情却有些单纯懵懂的祁家五郎,屡次被皇上指着鼻子骂:“你这怂包!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快去休了她!别怕,朕与你做主!” 祁五郎俏脸薄绯:其实,这日子真还过得的…… 本文刻画的是个为幸福而做出各种努力的大女主。 作者已完成两部签约作品,坑品很好。恳请大家支持。 敬请关注本作者另两部书《小虫》《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又见桃花鱼·完结·109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108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8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