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说我是死神

人人都说我是死神

看水是水

古代言情/连载中

17.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217:59:24
简介

穿越

丛业生前是个孤儿,从小到大捡过破烂,收过二手家电,摆过地摊,开过小店,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年薪百万。 然后她积劳成疾,死了。 再醒来,她成了响水村凶恶猎户的媳妇儿。 除此之外,她发觉自己多了一项技能。 她能看见别人的死因! ...... 这个指着她鼻子骂的妇人是偷人家菜,被药死的。 那个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刻薄姑娘是被家暴死的。 丛业头昏脑胀,转头看一旁被原主赖上,对她避之不及的丈夫,哦豁,他是个已死之人呢! ...... 丛业最初的目标是在这里盖一个前有花园,后有菜园,内有恶犬,且占地面积极大的别墅。 后来,她看着满院子大小鬼,叹了口气,觉得一栋别墅恐怕不够。 ps:女主不止一项技能。

第一章她的眼怎么了

金乌西坠,天际染上红霞,罕见的血红颜色让还在地里干活的村民纷纷抬头。

“夕阳见血,不详啊!”村西头的张老汉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惊声道。

张老汉的儿子张良将割下的麦子抱去田埂上堆放着,他抬头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致地开口,“爹,这能有啥不详的,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上一回有这样红的夕阳还是你七岁的那年。”怕旁边地里的村民听见,张老汉朝儿子招手,等儿子走近,他才小声说:“那回咱村一下死了四个,是一家四口。”

那血腥凄惨的场景,张老汉如今想起都浑身不适。

“我怎么不记得?”张良皱眉想半天。

张老汉瞪了儿子一眼,“那两月你正好跟你娘在你外祖家,等你跟你娘回来,那家人丧事都办完了。”

再说,那事发生的蹊跷,村民哪里敢议论?

张老汉怕吓着孩子,跟婆娘说的时候都是背着张良的。

张老汉摸着胡子猜测,“恐怕咱村又要出人命了啊。”

他儿子捡起镰刀,大步往前走,“我看未必。”

此刻,响水村西北头一座与邻居相隔甚远的院子里,丛业揉了揉额头,从地上爬起来。

陌生的环境让她眼中的迷茫瞬间散去,丛业环顾四周,破落的院子,黄泥垒的半人高的院墙,东墙角还栽种一棵看不出死活的枣树,一根拇指粗的麻绳扣在枣树根部,麻绳另一头拴着一只大黄狗。

察觉到丛业的动作,大黄狗懒懒地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耳朵动了动,盯着丛业看半晌,缓缓起身,朝丛业半弓着身体,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丛业挑眉。

都说动物更有灵性,看来是真的。

活动了一下脖子跟手腕,她五六岁的时候就跟孤儿院附近的野狗打架了,从输到赢,她只用了半年时间,对上大黄狗虚张声势的低吼,丛业只嗤笑一声,捡起旁边的棍子,朝大黄狗走去。

眼见丛业没被吓住,大黄狗一改方才的凶狠,它半蹲着身体,尾巴摇的飞快,低吼声也变成了讨好的呜咽。

丛业勾了勾嘴角,“这才乖。”

扔掉木棍,她这才有空打量自己。

染色不太均匀的蓝绿色粗布衣裳,黑色布鞋,露在外头的手干瘪蜡黄。

这不是她的手!

刚才走向大黄狗的那几步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

这具身体虚弱的厉害。

此刻丛业心跳有点快,是紧张的。

如果那不是做梦,她记得她昨天夜里又工作到三点,盘点完库存,正准备下班,突然一阵心绞痛,她甚至来不及拨打求救电话就晕了过去。

眼前一片漆黑之前,她知道自己这回恐怕是抢救不过来了。

现在她意识还在,只是这具瘦骨如柴的身体却不是自己的。

唯一解释就是她赶了一趟时髦。

死了又活了,俗称穿越。

在别人看来,她上辈子过的太苦,刚出生就被亲妈扔在垃圾桶旁,冻得浑身发紫,被一位拾荒的老人捡到,养到三岁,拾荒老人去世,丛业成了小叫花子,后来被好心人送去孤儿院,磕磕绊绊长大。

她只上了高中,院长说了,按说孤儿院的孩子成年后就该离开了,他们孤儿院有善心人捐助,但是也只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大学,她那分数刚踩在二本线上,只能去一所最普通的二本,学一个不好不坏的专业。

院长还说,上个普通大学没什么用,四年花费不少不说,等出来了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工作都不好找,不如早早去打工,还能攒点工作经验。

她对上学没什么执念,不上就不上吧。

小时为了攒点零花钱她捡了好几年破烂,成年后开始四处打工,有点本钱就倒腾起二手家电,后来大家日子都好过了,买二手家电的人就少了,她店也就黄了。

她又干起了销售。

这些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能屈能伸的,除了脸皮越来越厚外,倒真的攒了不少经验。

因为她出色的业绩,短短不到五年时间,她就被公司从年薪四万出头的小销售破格提拔到了年薪百万的销售经理。

她还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参加自学考试,很快就能拿到大学文凭了。

就在丛业觉得自己马上要走上人生巅峰时,她死了。

又沉沉叹了口气。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赶上这么离奇的事了,其实她不太想再活一次。

倒不是觉得自己过的多苦,人生在世,本来就是得经历这样那样的困难。

她只是觉得活着这种事经历过一次就够了。

既然现在正经历第二次,她也不能主动去死。

“要不,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人家穿越都有记忆,就她没有,丛业转向大黄狗,假笑地问。

大黄狗看了她一眼,将脑袋埋在肚子上,不跟丛业对视。

唉。

要不出去走一圈?

附近总有认识原主的人,从她们的只字片语中她应该能得到点信息。

不等她动作,外头传来重重砸门声。

还伴随着叫骂。

“桑启家的,你给我出来!”

丧妻家的?

她?

“你赶紧开门!我知道你在家!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给我出来!”外头苍老的声音说着就更怒了,“你个丧良心的,这么大个人,还把我家虎子推倒,脑袋都磕肿了,我可怜的虎子啊!今天都吃不下饭了,桑启家的,我告诉你,我家虎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饶不了你!”

一声声叫骂刺的丛业耳膜生疼。

她揉了揉耳朵。

见院子里没有动静,外头的老妇人叫骂声越发不堪入耳。

“你个小贱人,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赖在你家不走了!”

似乎是觉得声音大更有理,这声音逐渐叫的破了音。

丛业脑子嗡嗡的,她又捡起地上的木棍,朝大黄狗走去。

外头,年长的妇人掐着腰,唾沫横飞地继续骂,“贱——”

一句话没骂完,门吱呀一声打开。

丛业一手扶着门框,掀了掀眼皮,看向对方。

只这一眼,丛业就呆滞在原地。

看到眼前妇人这张脸,她脑子里竟然出现一个场景。

这老妇人偷了人家菜,吃完就被药死了。

丛业眨了眨眼,再看向妇人。

脑中重复同一个场景。

她闭眼。

那场景消失。

再睁开,还是妇人偷菜被药死的一幕。

丛业手死死扣住门框,觉得自己死而复生的这一出都没有脑中反复出现的这一幕让她震惊。

“你,你瞪着我干啥?”对上丛业黝黑的眸子,老妇人脊背隐隐有些发冷,她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原本想要骂出口的话也变成了咕哝声。

丛业不怕死人,可妇人一次次在自己脑中死去,再看老妇人这张脸,丛业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桑启家的,今天你得给我个说法。”压下心里不安,老妇人还是强撑着说:“我家虎子伤了,你,你得赔钱。”

恰好有个土著主动送上门,丛业得逮着她多问问。

她偏开头,对老妇人说:“你进来。”

“我,我不进去。”妇人不但不想进去,还往后退了几步。

这桑启媳妇才嫁过来不到两月,平时跟村里人都没什么来往,偶尔去村后头河边洗衣服,也都是勾着头,远远避开旁人的。

有一回虎子跟村里的孩子追着玩,不小心拿石头砸了这小媳妇,她也没反应,还跑的更快了。

就是想着这小媳妇胆小怕事,老妇人才肆无忌惮地找上门,想讹点钱。

这小媳妇有没有钱她不知道,可桑启有钱啊。

桑启总往深山跑,回回都能打到不少猎物。

他新婚第二天就上山了,怎么着也得留点钱给这小媳妇才是。

丛业咧开嘴,因为嘴唇太干,咧嘴笑时,血丝就冒了出来,配上她如今苍白消瘦的脸,看着有些渗人。

老妇人咽了咽口水,再往后退两步。

“你不进来,我怎么给你赔偿?”丛业幽幽地开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白茶传说

【非遗传承】 一心修仙的白茶仙子为治疗灾民病疫,毅然放弃飞天机会。 留在人间后,由药变茶,研制出白茶制作技艺,带领百姓发家致富,缔造“一片叶子造福一方百姓”的人间佳话。欢迎加入读者群:763180120

绿雪芽·连载中·60.6万字

脱封后,黑心莲疯批了

一朝脱封,星烛黑切白,假装自己身娇体弱,需人怜惜。 可是…… 青梅竹马嫌她丢人,眼睁睁看着她被欺负。 口口声声说爱她,非她不可的人,转身就捅了她刀子。 花大代价救回来的人要拉她一起下地狱。 小心呵护长大的少年,暗地里冲她露出獠牙。 …… 星烛:毁灭吧! 晴天小兔举爪子捂眼:别介,偶而黑化一下就好。

舒长歌·连载中·14.9万字

被全世界追杀的我成了神

【无cp+大女主+升级流+金手指粗,爽文】 季节胎穿来到一个源兽横行的世界,这里的人类式微,斗争不断,环灵、古源物、战图……危险和机遇并存,强者为尊。 因为天赋过高,季节从小遭受惨无人道的训练,被当作“人型兵器”。 好不容易熬成全能大佬,有权有钱有能力,还找到了穿越回去的方法。 季节美滋滋:现代,我要回来啦! 然而,家族内斗爆发,季节惨遭背刺。 大佬变弱鸡,被迫砍号重练,季节无语凝噎:老天爷,别搞我吧! 看着不断找来的追杀和榜上越来越高的赏金,季节无奈扶额。 不就是搞事?那我就简单来个逆袭,来刚! 避雷:1.大女主无cp;2.武力十足的战斗狂女主,有一点“糙汉”属性,介意勿入

辣椒是我命·连载中·25.6万字

修仙保命指北

多年后,魏西立在山门,还会想起锡州大旱那年她是如何连滚带爬加入了青城派。 你说她好运?青城派垫底不动如山; 你说她倒霉?魏西确实倒霉……谁家好人从进门派就开始遇见各种要命的事呀! 本文又名《人欲躺而事不休》《有人脑里装水,有人脑里装粪》《队友好,运气坏》《保命这事我颇有心得》《三傻大闹修仙界我骄傲了吗》 一句话概括本书为: 倒霉蛋魏西修仙之旅,垫底门派垫底传奇 小贴士: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赵从·连载中·39.8万字

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人生骤变,从云端跌落泥潭,一曲红尘陌上行,独品浮生一味清欢。 (有男主,不爽不甜不剧透,望慎阅。本文所有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危险情节请勿模仿!!!谢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

竹子米·连载中·92万字

修仙请带闺蜜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江心一羽·连载中·111万字

黛玉:都重生了谁还当病娇

黛玉睁开眼,穿越成一名渣生。 她那含着金钥匙、出生豪门学霸未婚夫,只爱她亲姐。 她亲姐是个校花女学霸,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她,逃课、作弊、不学无术舔狗学渣,连大专都考不上。 父母让外婆来为她收尸。 爹不亲,娘不爱—— 好,那她自行选择滚到偏远小镇。 走后门还选了个渣校? 一手烂牌,偏偏她还不按套路出牌、乱打一番! 文科生潜入化学实验室—— 同学:这是间谍吗? …… 你以为她是病娇,尽管得罪她试试看? 古代人暴走现代科举,要的就是无脑爽…… 大宝脸这个负心汉,俺不要了! 风华绝代撇去一身娇弱林妹妹VS智商无敌矜贵高冷男主 ……

抒昀·连载中·32.5万字

修真界甩锅第一

当“情绪稳定”的女主身边出现一堆牛鬼蛇神那会是什么场面? 队友思德:日常阿弥陀佛,御剑也要绑“安全带”,主打一个安全第一。 队友林风眠:妖修,癖好:剪人头发(继承了本体的强大基因,改不了),律政佳人,夺魂摄魄美人体。 队友雷多发:想要在修真界推广杀马特造型,目标是成为修真界第一“托尼”。 队友墨榫:灵魔双体炼器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的法器、魔器。 队友颜午:长寿堂推出来的明星代言人,擅长抬棺跳舞,在美颜镜头的加持下美得摄人心魂。 …………………… 一次赛场前花絮: 雷多发指着林风眠瞪大眼睛:“哇!好大的朱砂痣!” 啪—— 雷多发脑门挨了一巴掌。 雷多发瘪嘴。 林风眠撩了撩耳边的卷发:“什么朱砂痣!这是拔火罐!懂不懂!” 全席:“你拔火罐干什么?” 林风眠灌下一杯水:“上火。” “我们都来修真界了,还需要拔火罐吗?”全席道。 林风眠:“……你们懂个屁,我这叫情怀。” “……可是你这样出去,不太好看吧?” 林风眠自信甩了甩头发。 主打一个在心不在形。 默默降低存在的拂柒不想被cue到。 思德正想来个收尾,张嘴就要阿弥陀佛就被提前预判的拂柒踩一脚。 思德屏气:嘶—— “……疼”

柒耶·连载中·16.6万字

朕在现代C位破财当首富

【古穿今+首富+星际+逆袭改命+女强+萌宠】 身为心怀天下的帝王,玉镜尚未来得及施展抱负,就在地震中穿越到了老祖宗曾经所在的世界。 这是一个与她曾经所在的女尊国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男人在这里竟也和女人一样可以当家做主,不再沦为附庸。 车水马龙、繁华似锦,她曾设想的国泰民安,清平盛世,都在这里实现。 这里曾是老祖宗心心念念的家,也是她所希望见到的玉尊国的未来。 只不过,她堂堂帝王,竟然穿成豪门世家一个天生非酋、日日破财,逃不过穷贱命的家族弃子! 每日午夜一过,她所挣的钱财必然分毫不剩,一个钢镚都别想留! 钱是上午到手的,人在下午就遭殃,就跟到了点儿的灰姑娘一样! 玉镜偏不信命,这破命格要她破财,她却偏要成首富! 哎哟喂,不过成为首富的第一步,还得从工地搬砖开始。 没关系,玉镜干完四大碗饭,喊上自家狗子就冲向工地! 等等,怎么还绑定了个卷王编号的系统,可劲儿的撺掇她拼命做任务获取奖励! 身为帝王在世的玉镜,深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反手就把系统给嘎了! 破命格!成首富!掌世家! 玉镜在这个时代一路向上,终将睥睨世人! 那个曾经与她一起来到这里的国师大人,也将臣服于她,成为她最忠心的不二之臣。

紫金名·完结·4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