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南溪不喜

现代言情/已完结

64.3万字

完结于2024-02-2615:15:25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入梦

温织做了个很香艳的梦。

梦里的男主角还是闺蜜她表叔。

隔天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的!”

温织信了。

然而某天晚上的梦里,表叔却指着自己身体对温织说:“这里还有一颗痣,要看吗?”

——

厚重的法兰绒窗帘密不透光,黑暗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啜泣声。

温织被禁锢着,耳畔落下男人的呼吸声,她心中害怕瑟缩着想逃。

男人察觉她的惊惧,掌心缓缓抚上她的脸侧。

黑暗中对视,温织只隐约看见一张模糊的的轮廓,她试图想看得更清楚,但最后却只看清楚了男人胸膛那颗红痣。

小半夜过去。

温织撑着疲惫的身体起身,慢吞吞摸索下床的方向时,一不小心摸到男人的手,她顿时浑身一僵,不敢再动。

男人是醒着的。

他扼住温织手腕,沉声问她:“你是谁?”

这次,温织好像看到了他的脸。

“我是……”她的目光惊惧,说话的时候放慢语速,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仰头蓄力往男人额头一撞。

痛感铺天盖地袭来。

温织也从梦中惊醒。

她坐起身,捂着额头,小脸看起来格外痛苦。

嗡嗡嗡-

枕边手机在震动。

温织缓了片刻才腾出手接起电话,闺蜜孟繁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问她:“到哪了?”

温织茫然怔愣。

到哪儿?什么到哪儿了?

孟繁那边半晌没听见温织的声音,又问道:“你不会才刚起床吧?”

“……”

温织终于想起来了。

昨晚她跟孟繁约好今天去九曲山庄见面,结果她现在才醒!

电话那头的孟繁哼笑:“就知道你睡过头了,好在我料事如神,推迟了出门时间,不过我马上就要出门了,你也快点出门。”

温织松了口气,应道:“知道了。”

放下手机,温织抬手摸额头。

比起惊醒时额头上的痛感很真切,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她低头看着腕上的佛珠,心想,下次再用佛珠入梦得谨慎一点,不然就会像昨晚一样,遇到色鬼,还被色鬼欺负一晚上。

等会儿要出门,温织将佛珠先取下放回盒子,然后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了。

她坐的出租车,碰巧今天高架桥被封,所以路上堵了一小段。

抵达九曲山庄后,温织被经理领着去孟繁的私人专属汤池。穿过古风意境十足的假山和斑竹林,经理止步门外,抬手示意温织:“往里面走就是。”

温织点头,提步往里走。

越靠近汤池,能听见的对话声越清晰。

是孟繁发火的声音,她正在怼人:“宋雨杏你有病?你也不看看你表叔年纪多大,吨位多重,找过多少老婆,自己什么德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抬举他了。”

宋雨杏解释:“那些风评你不要听旁人说,我觉得让温织嫁给我表叔最适合不过了,而且年纪大的才会疼人。”

孟繁忽然问道:“你表叔今年有四十七了吧?”

宋雨杏在汤池边蹲下来:“还没过四十七的生日,等温织嫁给我表叔,到时候生日宴和婚宴一起办,再宴请整个白市的上流社会参加,温织可风光了。”

孟繁气笑:“听着有点道理。”

宋雨杏弯着唇笑:“你找空给温织说说这事?我知道你们关系好。”

孟繁看向宋雨杏:“不如这样吧,好事成双,你把我介绍给你爷爷,我给你当奶奶怎样?这样就亲上加亲了。”

宋雨杏美眸微瞪,站起身:“孟繁你不要脸!我爷爷都八十九了!你图他什么?”

“图他年纪大,图他不洗澡!”

孟繁手臂搭在汤池边上,肩头肌肤白得发光,边笑边说:“到时候我跟你爷爷的婚宴,就跟他九十大寿一起办,宴请整个白市的上流社会去,让我也风光。”

屏风后的温织险些笑出声。

她和孟繁从小就认识,孟繁性格属于是从小就十分泼辣,不管是嘴上还是物质上,从不让自己吃亏,但凡被孟繁怼了的人,能郁闷一整天。

此时宋雨杏被孟繁气得脸色铁青:“我是好心好意给温织找一个归属,何况我表叔又不差,他很有钱的,你干嘛这么讽刺人。”

孟繁拿了高脚盘里的一颗葡萄放嘴里,啧啧两声:“宋雨杏呀,看你这维护劲儿,这要是搁古代,你肯定能嫁给你表叔。”

宋雨杏指着汤池里的孟繁,咬牙切齿:“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孟繁学宋雨杏说话:“你你你真是太过分了咯咯咯咯。”

“……”

宋雨杏转身走人。

不过走出几步宋雨杏又折返回来。

她实在是气不过,对孟繁说:“现在也就你护着温织,温家谁还在乎她?今天你断了她这么好的姻缘,将来她嫁得更差,第一个怨恨的就是你——啊——!!”

宋雨杏的话刚说完,孟繁就从高脚盘里拿了一块西瓜朝宋雨杏砸了过去:“你再说一句试试!要我把你的烂嘴巴缝上吗!”

宋雨杏没能躲开那块砸过来的西瓜,脏了一身。

她气愤难当,支支吾吾半天没骂出一句话来,干脆直接走了。

温织避开与宋雨杏碰正面,退到屏风另一边,等宋雨杏走了,这才拨开屏风前的珠帘。

孟繁抬眸瞧见温织来了,笑问:“都听到了吧?”

温织点头。

她走进来,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问道:“宋雨杏怎么在这?”

“我来的时候她看到我了,非要跟进来找不痛快,我只好怼她两句让她难受几天咯。”

孟繁说着,朝温织招手:“快把眼镜摘了,这里只有我们俩。”

服务人员将准备好的抹胸和短裤递给温织,温织取下遮挡颜值的眼镜,进去换上出来。

孟繁瞧了一眼调戏道:“看看这雪白的腿,但凡我要是个男人,不到天黑你出不了汤池。”

温织已经习惯了被孟繁调戏,淡定接话:“可惜你不是男人。”

孟繁嘿嘿笑:“我现在去泰兰德还来得及吗?”

温织进了汤池,到孟繁身边:“你笑得好猥琐。”

在温织面前的孟繁从不在意形象,她将下巴搁在温织肩上:“刚才宋雨杏那些话,你听着不生气啊?”

温织摇头:“不会,我又不会嫁给她表叔。”

孟繁接了句:“对!要嫁,你也得嫁给我像我表叔那样的男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传闻薄家掌权人薄少缙清心寡欲,行事独断专横,放眼圈内圈外,无人敢招惹。 这天深夜,堂弟薄承带回来一个气质绝美的女生,眼底满满的宠溺,介绍道,“哥,这是我女朋友!” 薄少缙目光深沉的盯着堂弟的女朋友。 少女白皙精致,怯怯看着他。 …… 再次见面时。 薄少缙没料到,她就站在自家的浴室里满脸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四目相对,她红着眼像是要哭...... …… 得知安吟和堂弟只是假扮情侣的那晚,薄少缙再难压制自己的心思。 彻夜醉酒后他直奔安吟的宿舍,胆小的她吓的不轻,男人擦拭掉她眼角的泪,语气软的不像他,“乖,别怕……我不碰你!”

老叟与茶·连载中·73.1万字

病娇总裁的黑月光又重生了

五年前,唐知忆曾被迫穿进过一本校园文里,为了回去,她按照系统要求不择手段地攻略了一个偏执少年,却又在他最爱她的时候决然离开。 后来,少年一步步成长为权势滔天的豪门总裁。而唐知忆又在五年后因为在现实死亡又重新进入了这个世界。 唐知忆以为已经过了五年,傅霖川早就把她忘了,或者恨她入骨。 后来她才知道,在她离开的这五年里,傅霖川每晚都想她想到发疯。 …… 五年前,她低声诱惑他:“我永远属于你。” 五年后,他发疯拥吻她:“你永远属于我!” 这一次,谁是猎手?谁是猎物? …… 外热内冷却暗藏疯批潜质的音乐鬼才(女主)×表面高冷无情却偏执病娇的年轻总裁(男主) 1v1,双疯,双向攻略。

优若斯·连载中·35.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年代+甜宠+爽文+双洁+穿书】 唐初夏,胸大蜂腰大长腿,一张脸更是又纯又欲,可惜是个疯批美人! 顾北淮,肩宽腿长公狗腰,教条刻板能力强,私下却是桀骜不驯狂傲至极! 谁都知道顾北淮最厌恶的就是青梅竹马的唐初夏,而且两个人见面就互相嫌弃。 在所有人眼中,就算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人,也不可能凑成一对。 谁知大院组织的相亲会上,妩媚动人的唐初夏被人抵在墙角,而动手的竟然是老古板顾北淮。 “不是喜欢我的吗?” 他双手死死地握住唐初夏的细腰,就听见唐初夏在他耳畔轻语:“领了证,让你亲个够可好?”

桔味喵·完结·129万字

身陷修罗场,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

成亲前夕,晏长生带回一个少女,当众毁婚。 沈青禾方知晏长生是书中的疯批男主,少女是万人迷女主。 而她是早死炮灰,姐姐更是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 Tui,剧情就特么离谱! 觉醒后,沈青禾忙修炼,护姐姐。 偏她抢了女主气运而不自知,招惹了几个疯批男主,个个对她强取豪夺。 本以为东方无涯算正常的,谁知这位更疯,竟夺了天帝之位,还强娶她为天后! ** 作为修仙界的高岭之花,东方无涯迷妹万千,爱慕者无数。偏他一心修道,视爱情如粪土。 原以为沈青禾爱他入骨,他端肃训话:“好好修炼,莫耽于男女情爱!” 后来他不爽少女一心修炼,将她摁入怀中亲吻,笑意风流地诱哄:“做我道侣,我助你修炼,嗯?” 【修罗场,火葬场,雄竞,苏文】

一千万·连载中·63.1万字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格子虫·连载中·119万字

年代闪婚!嫁给疯批老公惊艳八方

应姒姒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直到父亲突然出现,还给她定了一门亲。 男方相貌好,家境好,对她大方,她很满意。 她不知道,这门亲事是同父异母妹妹不要的,人家重生而来。 知道看似完美丈夫的阴暗面,故意挖陷阱让她跳。 人家还知道,她将来会成为首富太太,享尽荣华,受尽宠爱。这辈子奔着抢走她人生的目的和她做姐妹。 后来,妹妹如愿以偿嫁给应姒姒上辈子的对象,等着丈夫出息,等着自己成为富太太。 等到黄花菜凉了,应姒姒成了首富。 妹妹:“?”

玥菀·连载中·71.3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