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橘橘兔

古代言情/已完结

90.2万字

完结于2024-04-0223:54:42
一朝穿书,开局即寡妇,膝下还有三个不成器的孩子时刻准备弑母,方许谁也不惯着,直接家法伺候。 拳打宠妾灭妻混账大儿,脚踢夫君万岁恋爱脑小女,还剩下个黑心次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智障大儿:母亲,为何您就看不到她的好? 方许:滚。 脑抽小女:母亲,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女儿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许:你也滚。 腹黑次子:母亲,骂了他们两个,就不能骂我了哦。 方许:顺嘴的事。 ...... 整顿完内宅,方许行医经商全面开花,立志成为寡妇top1! 实现财富自由后,方许本想独美,奈何她是锦鲤体质,随随便便捡回家几个人,都是京圈有名的大佬,嘴角笑到太阳穴,领赏领到手抽筋。 不仅成了京城团宠,还收获了命定爱情。 方许:我是个寡妇。 某首辅:寡妇不能有第二春吗?

第1章主母换芯

风暖半夏,闹市喧哗,摊贩的吆喝声中夹杂着马蹄哒哒。

永诚侯府内却是一片沉寂,弥漫着低气压。

方许坐在红木椅上,双目紧阖,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挥动着扇子,若细细看去,便能瞧见她眼底轻微的乌青。

“母亲,您就全了女儿的心愿罢!”

面前跪了个姑娘,面容姣好,一身锦服,哭的泪眼婆娑,好不可怜。

方许叹了口气,依旧闭眼不理会她。

她是昨天夜里穿过来的,如今身处的是一本无脑娇妻文,她成了女主亲娘,是一位势力眼薄情心,妄图拆散她与男主的恶毒母亲。

原主今年三十二,丈夫是大燕朝永诚侯,立下过不少战功,原主与其育有三子,两儿一女。

本是人生赢家,可偏偏天不随人愿,丈夫战死沙场,孩子叛逆离心,个个都与她不亲,最后被三子联手谋害,死于回家祭祖的路上。

如今跪在她面前的便是三子之一的谢姝儿,为了能如愿嫁给穷书生裴衡,已经哭哭啼啼闹了一个半时辰。

书中,谢姝儿为了除掉原身这个阻挠她奔向幸福生活的母亲,使了不少阴招,原身的死可以说与她有直接关系。

“母亲!”谢姝儿见方许不理她,噙着眼泪望向她,那双大眼睛里满是控诉,“母亲不理睬姝儿,是还在嫌恶裴郎家中清贫,帮持不了侯府么?”

“我为何不同意,你心中没数么?”方许依旧没睁眼,语调慵懒。

她昨夜沉浸在穿书的震惊中,一夜未眠,如今真是困得要命了,哪有闲心跟这个恋爱脑晚期且有智力障碍的废物讲话。

况且原身百般阻挠女儿与裴衡的姻缘,不单单只因为那姓裴的没钱,而是裴衡的父亲早年前醉酒,活生生打死了他母亲,入了牢狱,至今还没出来。

一个家暴杀人犯的儿子前来求娶侯府嫡女,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原身是脑子出泡了才会同意女儿嫁过去。

按大燕律法,家中若有一人入了牢狱,往下三代不可参加科举,不可行军不可经商,只有谢姝儿这个脑子混沌的傻白甜才会相信裴衡那小子会考得功名出人头地。

如此心智,居然是高门世家亲养出的女儿,当真是有辱门楣!

谢姝儿咬紧银牙,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女儿心中知晓,母亲是不喜裴郎家世,可.....可是母亲!父亲已经亡故了,只留下母亲一人操持,可裴郎家中还有祖父撑腰,尚有支撑在,相比之下,是咱们侯府高攀.....”

“小姐,请您慎言!”方许身侧的丫鬟上前两步,打断了谢姝儿的话。

“白及。”方许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

白及看了眼方许,眼神里满是心疼,见夫人心决,一声不吭的退回原地。

谢姝儿被唬住,一瞬间也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小脸唰的变白,僵住了身子,跪在原地。

方许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慢吞吞的看向她,“你与户部尚书家幺儿早有婚约,那约是你父亲生前立下的,你要是想退婚,就去地下找你父亲谈一谈,别来烦我。”

这种级别的蠢货,最好别来沾边!

“母亲!”谢姝儿气极,涨红了脸,双手攥紧裙摆,不可置信的看向方许,“女儿只是想嫁给裴郎为妻罢了,为何母亲要如此咄咄逼人?”

她无法理解,向来对自己疼爱有加,有求必应的母亲今日竟然会这般冷漠。

“侯府养你多年,还不如养只哈巴狗。”方许坐直身子,语气和神情都出奇的平静,甚至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十几年的养育,哪怕是只狗也该懂得感恩,可怜你双目皆盲,心肺全黑,倘若你离了侯府,又能混出个什么名堂?”

恐怕要落得个跟流浪狗抢食吃的下场。

方许真的不明白,她一生乐善好施,经商多有不易,纵使她使了些商界必要手段弄倒了十几个敌家公司,可也罪不至此啊!为什么就让她摊上这三个白眼狼?

她是触犯了什么天条吗?

“母亲,您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是您亲生的女儿啊......”谢姝儿如遭雷击,声音哽咽,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往下坠。

方许表情未变,素手轻抬,身后的白及瞬间了然,抬步走到谢姝儿面前:“夫人累了,小姐请回吧。”

方许颇为赞赏的瞥了眼白及,心下满意。

原身这丫鬟倒是个有眼力见的。

谢姝儿看着已经回了屏风后的方许,恨得咬了咬牙,瞪了白及一眼,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身,转头离开了。

“夫人,小姐好像铁了心......”丫鬟苏子站在身侧,一下接一下的给方许捏着肩膀。

“随她去。”方许闭目养神,淡淡回了句。

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是回不去了,既然这样,还不如早日立下规矩。

原身是个空有美貌却小脑萎缩的主儿,任由子女混账成这样,甚至命丧亲子,简直活得可笑!

如今,她接手了这烂摊子,弑母三兄妹落在她手里,自己倒是要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浪花。

方许在商界混迹多年,见识过的哪个不是人精?

她就不信,自己会搞不定这三个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的孽种。

“奴婢瞧着夫人面色疲倦,眼下无旁事,夫人可要歇息一会儿?”苏子在一旁服侍,适时开口问道。

方许轻嗯一声,阖上眼小憩。

不过一炷香时辰,门外就响起了吵闹声,惹得方许皱紧了眉头。

娘的,知不知道扰人清梦就是谋财害命啊!

“夫人!外头出事了!”小厮急匆匆的冲进院内,太过着急摔了个踉跄,声音都喊破了些。

守在屋门前的白及皱紧了眉头,压低声音咒骂一声,“没心肝的东西,瞎喊什么?扰了夫人休息,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小厮咽了下口水,脑袋摇成拨浪鼓,恨不得把脑浆子都晃出来,“白及姐,外头当真出了事情!”

“什么事?”

应他的不再是白及,而是方许。

小厮见方许出来,眼睛一亮,宛如看到了救星,“回夫人,小姐她只身去了户部尚书府,当街要求退婚,外头聚了好多百姓,此事已经传开,拦不住了!”

此话一出,屋内的众多视线都望向方许,后者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屋内的气氛降至冰点。

“好极了。”方许不怒反笑,眉目舒展,神色竟出奇的平静,“白及、苏子,备下马车,去尚书府瞧瞧我的好女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宣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沈灵犀找回来了。 生得冰肌玉骨、姿容无双。 只可惜却是棺材铺里养大的,任谁听了,都要道一声“晦气”。 宣平侯夫妇原也这么想,架不住老祖宗诈尸都要把大半家业传给她。 - 换过芯子的沈灵犀,立志要垄断大周殡葬行业。 为事主提供修容、入殓、下葬、烧纸丧葬一条龙服务 她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只要牵上人的手,灵魂就能往对方身上走。 …… 于是,全京城人惊悚发现,自家刚咽气的老祖宗们,忽然卷起来了。 忠勇侯家老祖宗,骂完不孝孙:“去给我换套沈家十八层金丝纱的寿衣,我怕冷……” 武安伯家老祖宗,打完浪荡子:“烧几座最大的宅子,要沈家纸扎铺新出那几款,挑最贵的买……” 镇国公家老祖宗,休完恶毒媳:“仆婢三千,让、让沈灵犀亲自点上眼,别忘了给赏钱……” - 大周朝心狠手辣的皇太孙楚琰,觉得皇祖母一定对他有意见。 点名让他娶的皇太孙妃,竟是朵貌美心狠的黑心莲。 表面(眼眶红红,惊慌失措):“殿下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我好害怕。” 其实背地却说:“一碗血怎么够?还得再来一碗。” - 1V1HE 已完结《矜荣》《本王命不久矣》

白小园·完结·91.1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

上一世,穿越女姜晚澄一步踏错,沦为王爷后宅妾室。 前有露出真容,将她当做货物玩意儿的郎君。 后有对她肆意折磨欺辱的主母。 为了自由,姜晚澄惨死穷巷…… 重生后,姜晚澄再一次被那高大威猛,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猎户所救。 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小豆丁! 咦? 这不是未来的大奸臣和绝世妖妃吗!!? 姜晚澄狂喜:抱大腿,从反派小时候做起! 姜晚澄厚着脸皮留在了猎户家,做饭、种菜、养鸡、采蘑菇。 粘人小妖妃被养得白白嫩嫩。 毒舌小奸臣被驯的心服口服。 只是那猎户变得奇奇怪怪,一会儿刮了胡须露出真容,一会儿衣衫半敞在院中劈柴冲凉…… 为色所迷,姜晚澄成为了小反派们的白月光长嫂! 王爷找上门? 又想逼良为妾? 这一世,姜晚澄掏出菜刀,决定废了这玩意儿! 猎户:“娘子别急,看为夫灭了这一国!” 一家四口,从不相疑。

鹿兮·连载中·108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送我当上侯夫人

【侯门主母只想赚钱,爱不爱的看心情+换亲对照组+扯头花+糙汉自我攻略】 秦鸢重生后,发现嫡妹也重生了,抢了她前世的夫君穷举人不说,还一力促成她嫁给前世的妹夫定北候。 虽然奇怪嫡妹为何这样,但天上掉馅饼就得接着!!! 前世嫡妹嫉恨她:“秦鸢从小就只能拣我不要的,凭什么她成了丞相夫人,坐享尊荣。我却遭夫君厌弃,被小妾骑在头上,孤苦一世。” 今生嫡妹绝望了:“为何秦鸢过的更好了?!我的丞相夫人哪去了?为何夫君还是个芝麻官?婆婆难缠不说,还有个青梅表妹虎视眈眈!” 秦鸢哂笑出声:“这按头强送的侯夫人还挺香,啧啧……我能经商,擅医香,胸有韬略,腹有良策,前世这丞相夫人全靠我一手谋划而来,天真的好妹妹。” 前世夫君就和嫡妹锁死吧,她这辈子可就不费力气顶着他往上爬了,成就自己不好吗? —— 为守边疆晚婚的定北候,穿上戎装是战神,刮掉胡子就是美郎君,喜欢他的女人车载斗量。 新婚夜他丢下了小妻子,觉得哄哄就好。 后来…… 他发现人家压根不在乎,一直在哄他玩。 侯府日常: 定北候跪在门口:“我知道夫人心里有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半晌后,秦鸢:“看心情吧。” 其他人:啧啧,侯爷就是夫人的舔狗,专业的。

墨七简·连载中·36.4万字

种田养崽:恶毒女配被全家争着宠

穿成书中以为男主战死,后来爬别人床被乱棍打死的炮灰原配。 老公不在家,不用生娃还有侄子侄女免费rua,李慕慕开心到飞起! 村里人:“她男人死了,大嫂泼妇,二嫂算计,李慕慕等着在家被欺负死吧。” 顾家大嫂在门口杀鸡:“慕慕教孩子读书太辛苦,得给她好好补补。” 村里人:“李慕慕成天好吃懒做,也不知下地干活!” 顾家二嫂抱了一匹布回来:“粗活我来做,正好这匹布给慕慕做两身新衣裳。” 鳏夫挑拨:“李慕慕一个寡妇,天天穿的花枝招展,小心她在外面偷汉子。” 大侄女叉腰:“呸!你家里没有镜子也有尿,追求我三婶不成出来造谣,恶心!” 大侄儿连夜翻墙把每家的茅厕门钉死:“欺负我三婶,憋死你们!” 小侄儿敲开李大婶的家门:“再说我三婶的坏话,我就把李大叔偷偷在树下埋了五十文钱的事说出来啦!” 当晚,李大叔的哀嚎响遍全村。 公婆拉来李慕慕:“慕慕,你还年轻,我们给你出嫁妆,再给你找户好人家嫁了吧。” 李慕慕:“爹娘,我不嫁人,一辈子守着相公的排位。你们就把我当女儿吧。” 男主以后是大将军,她主动退位当大将军的妹妹,不打扰男女主相遇,从此混吃躺平,真是做梦都能笑出来。 刚走到家门口的顾尚卿:“娘子她好爱我。”

恍若晨曦·完结·81.4万字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战西野·连载中·66.9万字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双洁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伴树花开·完结·55.9万字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 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 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 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 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 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 四个继子:!!! 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 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 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连摆手: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秦瑶挠头:在农业税极高的古代,到底怎么才能不种地? 这时,被送去死的懒相公(扭曲爬行)(努力站起来)(尖叫嘶吼):娘子!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悠闲小神·连载中·152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小侯爷的白月光

一朝重生,元妙仪从乾朝的公主变成了大燕荣安候府的二姑娘。睁开眼面对的就是亲娘早逝,亲爹等着把外面的红颜知己扶正的局面。 好在还有一母同胞的兄长和足够强势的舅家可以倚仗。于是斗了一辈子,卷了一辈子的元妙仪这一世只想躺平。 曾经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只有家世比她低些,她好拿捏,省去后宅争斗,方便她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如果能相貌出众,那便更好不过了。 元妙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大燕这个最年少的战神,最顶尖的权贵有所交集。 新婚之夜,她看着眼前之人,回想起当初自己对夫婿的要求,倒似乎只有相貌出众这个要求成功达到了。 元令珩将萧云樾视为挚友,曾向人夸赞他襟怀坦荡,怀赤子之心,唯独有些担心视若明珠的妹妹对友人起了倾慕之心后受到伤害。 萧云樾自诩自己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半生都光明磊落,从无有愧于人。 唯有倾慕挚友妹妹一事……面对元令珩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他说:“其实我早就对你妹妹一见钟情了。”

别枝鹤·完结·52.8万字

权臣家的仵作娘子

(新书《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发,欢迎来玩哦~) 【探案+萌娃+权臣追妻】 现代女法医徐静穿成了一个嚣张跋扈、蠢事做尽、刚被夫君休弃的女人。 遇到这坑爹的开局,徐静表示很淡定,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某天,刑部侍郎萧逸因公事到安平县,衙役压来一女子,她半点不慌,抬眸淡声道:“民女请求自证清白。” 萧逸震惊地发现,他这个前妻不但换了性子,还会验尸,会破案,还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 萧逸坐不住了,亲自上门求徐静验尸。 徐静:“可以,验一次尸一两银子。” 萧逸:“……”

细雨鱼儿出·完结·11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