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总别虐了,病弱夫人时日无多

席总别虐了,病弱夫人时日无多

提灯赏月

现代言情/连载中

38.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1-1720:53:34
〔开朗活泼娱乐圈小糊咖×心狠手辣,腹黑大佬〕 席城山回国了,他出国几年功成名就,这次回来接手了家里的家族企业,成了北城最有权利和财富的男人。 而这一切都不是他最想要的,他要的是去看看曾经抛弃自己的前女友,如今过的怎么样了,如果好,那他就毁掉,如果不好,那他就让她过的更加艰难, 但等他终于如愿以偿一次又一次报复了前女友,看着她像快要凋零的花的时候,他后悔了。 最终,席城山跪在女人床前,请求奄奄一息的她活下去,但权势滔天的男人终究留不住他的爱人。

第一章癌症

“周女士,医院这边建议你住院治疗,如果动手术的话,您还可以有五年时间,如果不手术,恐怕撑不过两年了。”

周小婷看着手腕上的平安绳出神,仿佛没有听见医生的话。

医生:“周女士?”

“不用了,我不手术,”周小婷摸了摸手上的平安绳,起身离开了诊室。

癌症,脑子里长了个瘤子,周小婷把医院的所有检查单扔进垃圾桶里,她抬头望着天,眼泪从眼角留到脸颊。

突然,她不顾路人异样的眼神仰天大笑了起来。

“太特码好啦————”周小婷大声说,“我早就受够了这破日子,终于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了————”

活了二十七年,好事一件没有,坏事全砸自己身上了,周小婷打开外卖软件,点了烧烤炸鸡啤酒巧克力薯片,之前舍不得吃的现在一定要吃个够!去他的减肥,去他的保持身材,自己一个一百八十线的小糊咖,减个屁的肥,老娘要使劲吃!!!

回到家的周小婷拿上门口的外卖哼着歌跳着舞再来个旋转,用脚关上门后来到客厅尽情放纵。

………………

叮叮叮活来了…………叮叮叮…………活来了…………

周小婷喝的烂醉,她趴在地毯上伸手摸过来手机打开,一串号码,不认识,挂断。

手机那边有种打不通就不罢休的精神,周小婷烦躁的坐起来揉了揉她的鸡窝头,打开手机对着那边一顿输出。

“你个该死的臭骗子,我都这样了你还来烦我,你以为我有很多钱吗?我穷光蛋一个你给我打个屁的电话!等我死了我就顺着电话线过去吓死你!!!”

那边沉默了好几秒,在周小婷又准备骂人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沉稳的中年老男人的声音。

“我是王忠发,最近正在筹备一个电影,古代言情片,里面的女二和你气质蛮搭的,请问你感不感兴趣?”

周小婷听后愣了一秒随后哈哈哈大笑起来,她笑得仰靠在沙发上,开口就是说,“你要是王忠发,我就是你太奶奶!!!死骗子,再过两年我就过去找你,你晚上睡觉最好别闭眼。!!”

手机啪的一声给挂断了,王忠发看着手机嘴角抽了抽,他抬头看着高位上坐着的男人,尴尬的说,“席总,周小姐给挂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副死样子,看来是被社会锤炼的不够多啊,席城山冷笑一声,他抬眸看着王忠发,笑意不达眼底,“你说呢?”

王忠发突然感觉身上有些冷,他赶紧说,“我想办法,一定要她过来。”

“啊——————”

周小婷第二天就见自己微博私信上王忠发给自己发的邀请,说是今晚八点百天酒店见面,她还不敢置信的去人家微博看了一下,居然真的是王忠发!!!大导演!!!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情况,临死了还给一个大礼包?”周小婷拿着手机欢快的转了个圈扑通一声扑倒在床上,回信息的手都在抖,按键都按不到地方,不对,周小婷这才发现自己这是发病了,她踉跄着跑下床去拿药,吃下去后困意上头直接睡过去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传闻薄家掌权人薄少缙清心寡欲,行事独断专横,放眼圈内圈外,无人敢招惹。 这天深夜,堂弟薄承带回来一个气质绝美的女生,眼底满满的宠溺,介绍道,“哥,这是我女朋友!” 薄少缙目光深沉的盯着堂弟的女朋友。 少女白皙精致,怯怯看着他。 …… 再次见面时。 薄少缙没料到,她就站在自家的浴室里满脸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四目相对,她红着眼像是要哭...... …… 得知安吟和堂弟只是假扮情侣的那晚,薄少缙再难压制自己的心思。 彻夜醉酒后他直奔安吟的宿舍,胆小的她吓的不轻,男人擦拭掉她眼角的泪,语气软的不像他,“乖,别怕……我不碰你!”

老叟与茶·连载中·29.3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一人之下的朝堂枭宦VS尽藏秘密的娇软美人】 风萧儿替嫁给了当朝第一大太监。 她本是青雀阁杀手,为了情报,给督主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嬴得信任后,开始勾肩搭背。 她从不怀疑一个太监还能占得了自己的便宜? 结果,揣崽后的她欲哭无泪。 剧场1: 东厂督主,大太监肖祁,权贵显赫,为人极端利己。 却头脑发热,动用权势,求娶一女子。 众人问他原因。 肖祁一本正经,“长得漂亮。” 剧场2: 肖祁行事向来沉稳,今日却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旁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皇帝震怒,将人关了禁闭。 三月春光斜日暖暖。 肖祁怀抱着被强取豪夺在身边的风萧儿,饮酒作乐赏花弄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错之有? 午夜梦回,耳鬓厮磨,竟尽是‘萧萧’二字。 风萧儿提合离的那天,闹得京城人人诧异。 她孑然一身,“他情太重,我抗不动。” 剧场3: 分开三年,再见肖祁时,他被官场浸淫的更是沉稳矜贵,高岸深谷。 亭山寺庙前,风萧儿带着三岁的俊娃,想要落荒而逃。 他眼底深沉如墨,立刻命人拦住她的去路。 “好久不见,萧萧。佛祖面前不可打诳语,这孩子,是…咱家的吧?”

小楼姑娘1·连载中·37.6万字

温柔上瘾

圈内人都知晓,谢晏辞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清冷自持,甚至有媒体揣测大佬这么多年单身,说不定压根就不喜欢女人。 后来,昏暗的停车场里,男人抱着醉酒的小姑娘,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后,一路开回了酒店。 视频一出,震惊影圈。 媒体深扒细节,发现女方疑似网红“初梨”。 甚至还有网友扒出谢晏辞其实有位神秘的小青梅。 网友直接脑补出一场大戏。 一时间矛头指向“初梨”,微博评论直接沦陷,甚至在对家的安排下冲上了热搜。 路人直呼配不上,纷纷抵制。 * 不久,有记者采访谢晏辞,大着胆子暗示两人是否有不正当关系。 男人不怒反笑,漫不经心地抬起手,指尖的戒指发出耀眼的光,他笑着一字一顿:“我和我太太是持证上岗,这也算是不正当关系?” 现场反应过来倒吸一口冷气,纷纷庆幸没有乱写稿子。 当晚,谢氏官博置顶了红本本和一张童年照,并配文:【从始至终都是她。】 网友:“!!!” 所以谢晏辞的小青梅就是初梨,假偶天成的感情,引得粉丝羡慕。 * 姜梨初一直以为和谢晏辞的婚姻是出于无奈,两人各取所需、互不干涉。 却在偶然一天知晓,所谓的“娃娃亲”不过是他的蓄谋已久。 兜兜转转,从始至终,他想要的只有她。

沐沐硒·连载中·15.9万字

野欲,诱他失控

一场算计,苏淼淼不得不跟京圈残疾佛子闪婚。 开始,她把这一切当游戏,想看佛子失控,拉高岭之花下神坛。 一次次的诱哄,清冷佛子依旧不染尘欲。 察觉到自己失控,她想抽身远离这场游戏。 再醒来,脚上多了一条银色长链。 清冷佛子虔诚俯身,轻吻她的脚背。 “淼淼,别走。” 那一刻,苏淼淼才知道。 在那样高洁清冷的佛子面具下,掩藏的是怎样偏执病娇的欲望。

水墨烟雨·连载中·16.8万字

地府公务员她恃美行凶

从业灵魂回收百年,云黎第一次碰上无赖。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她几乎百般讨好,可某总就是爱挑事。“想带我走可以,谈个恋爱再走。” 某总愉悦地上下打量着她,“可以?” 云黎无语,我忍!但之后被拐去领证是几个意思? 她终于爆发,“恋爱谈了,婚也结了,跟我走吧!” 某总勾唇,低沉开口,“夫人,我们还没度蜜月。” 云黎一脸凌乱,救命,自己的小祖宗,只能宠着呗!

福气多多888·完结·84.3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连载中·107万字

旗袍美人在怀,禁欲督军为她失控

慕熠臣是云州城出了名的冷漠狠厉,手腕强硬,偏偏这个人生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英俊凌厉的外表下,他是人人畏惧的督军。 一生本是冷血无情的人,谁都没有料到他会对一个女人动了心。 初见顾时遥,他丢给她两根金条让她救他,而顾时遥迫于无奈救了他,为了救他,她不惜多次哭红了自己的眼睛。 …… 那一天,慕熠臣一身军装,出兵包围了整个码头,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抱上了车。 他说:“顾老板,我后悔了,我不该放你离开。” 顾时遥推开他,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堂堂一个督军,你说话不算数,以后还在众人面前怎么服众?” 慕熠臣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不松手,他轻笑了一声:“顾老板,下手确实够狠。” ** 后来,慕熠臣笔直地跪在地上,他眸光温柔到极致:“夫人,我都跪了一上午了,你还没消气吗?” 张副官:“夫人,督军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继续跪着,否则一个月也别想进我的房间。” 慕熠臣:摆好姿势,夫人想怎么惩罚,那就怎么惩罚。 明艳动人旗袍美人x杀伐果断禁欲督军

月夏留光·连载中·39.1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连载中·6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