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赟子言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721:24:16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第1章入错洞房

夜阑窗轩风吟寒,烛影摇曳共欹枕。

清冽的酒味充盈在鼻尖,颜芙凝费力睁开眼,扯下罩在头上的红布,一怔。

竟是块绣着双喜字的红盖头!

倏忽间,眼尾余光瞥见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惊得她一个激灵坐起身。

眼前的男子十八、十九的少年郎模样,生得绝世出尘,皮相骨相皆是一绝。

什么情况?

欲下床查看,不承想自己的裙裾被男子压在身下,只好跪坐着伸手扯。

生怕将人吵醒,她扯得小心又谨慎。

忽觉男子动了,光影随着他的身形移动,最后将她笼在他的阴影里。

颜芙凝捏着裙裾的手一顿,抬首看他:“你好,请问咱们这是在哪?”

傅辞翊冷沉着脸觑她一眼,坐至床沿,垂眸按了按额角。

“严芙凝,你耍什么心机?”

嗓音清润悦耳,仿若空谷冷泉激石,却糅杂了讥诮。

颜芙凝脚尖一落地,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竟忘了站起:“你知道我是谁?”

傅辞翊起身,清冷道:“家贫母瞎,妹瘸弟痴,怎配娶你!”

气氛凝滞,仿若结霜。

颜芙凝心头一突,如惊雷乍起。

这不是她昨夜书里看到的情节么?

书中有个炮灰女配名唤严芙凝,与她同名不同姓。

女配与男主傅辞翊有婚约。

在凌县,严家乃最有钱的商户,而傅家出了个县丞。

傅辞翊便是县丞之侄。

然,即将成亲前,严芙凝嫌傅辞翊家贫,其母眼瞎,其妹腿瘸,其弟痴傻。遂在书社门口,当着名流学子的面,退了他的亲。

令他颜面扫地。

她怔怔地走到他跟前:“傅辞翊?”

傅辞翊抑制着体内燥热,短促轻笑:“此次换了什么把戏?”

酒席上他被猛灌酒,大抵那时被下了药。

某人眉梢眼角皆是寒意,颜芙凝的心肝子莫名颤了颤,心头疑惑更甚。

遂指了自己身上的嫁衣,与他身上的喜袍:“咱们成亲了?”

傅辞翊眸色一凉:“此刻你该在我大哥房中。”

“啊?”

颜芙凝惊呼出声,忽觉额头剧痛,抬手一摸才知额头有个凸起的大包。

如此一按,似打开了记忆的开关。

严芙凝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退亲前的记忆与书里写的一般。

而之后,却有了不同。

今日是严家姐妹嫁傅家兄弟的日子——

严大小姐严海棠嫁傅二公子傅辞翊,严二小姐严芙凝嫁傅大公子傅明赫。

可她这会在傅辞翊房中,方才他们还躺在一起。

颜芙凝傻了眼:“换错新娘了,你怎么不急?”

傅辞翊不作声。

严家两女,如果可以选,他一个都不会要。

此女适才装作不认识他,这会倒是知道换错新娘了。

莫非入错洞房是她的恶作剧?

颜芙凝急道:“既然换错,那得赶紧换回来!”

书中所写,退亲之后两人再无交集,直到傅辞翊连中三元,成了权臣。

他先断了严家的财路,后按罪名将严家男子悉数关入牢中。

她去求他,反被他囚禁,日日折磨。

可见此人报复心很重,倘若他们成了夫妻,那她今后……

得新婚夜换回来,待到明日为时已晚。

言罢,便往屋外走。

傅辞翊扯了扯领口,酒意散去,体内燥热愈加明显。

他坐到桌旁,捏拳,竭力克制不适。

颜芙凝觉某人没跟上来,转回身行至他跟前。

“你怎么了?”

她歪着脑袋瞧他,看他面色潮红,气息紊乱,遂伸手探他额头,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

颜芙凝蹙眉,此人大抵中了催情药物。

事情越来越诡异了,谁给他下的药?

某人这般情况,大概不能随她去换新娘了。但他不去,她一个人也说不清楚。

更何况,此人身上的催情药得尽快解了。

念及此,她走到屏风后,端了一脸盆冷水,直接往他头脸泼去。

大冷的天,这么一泼,他的头发脸庞全湿了,喜袍都湿了不少。

“耍什么疯?”

傅辞翊起身拂身上的水,冷眸睇她。

颜芙凝眨眨眼:“你有没有感觉舒服点?”

身上的燥热被冷水冲淡,傅辞翊冷峻的眼底涌起一丝打量。

他被谁下的药?

此女懂得解此药性,莫非是她?

转念一想,她不想嫁他,大抵不会用她自己的清白来当赌注。

“你想换回来?”傅辞翊站起身。

不管她在今日的阴谋中扮了什么角色,此刻他也不愿留她在此。

颜芙凝点头:“对,换回来!大公子的婚房怎么走?”

书中他将她禁锢在别院,那一系列疯狂报复在她脑中浮现。

像拿刀刃轻抚她的脸,都是极轻的行径。

她既穿来,保命是顶要紧的,这错嫁得尽快拨正!

见傅辞翊抬步往外走,她连忙跟上。

--

夜幕深深,似盖苍穹上,铅云渐渐浮笼。

府中红绸高挂,灯火通明。

因值深夜,一路安静,不多时,两人来到西苑。

令颜芙凝惊讶的是,东苑质朴清雅,而西苑富丽堂皇,花团锦簇,池塘拱桥,水榭长廊,假山楼阁,无一不精致。

两苑唯一相似之处,便是新房窗户透出的龙凤喜烛的红光。

她正要靠近贴着大红喜字的房门,被老妈子展臂拦住。

“二少爷……”老妈子对傅辞翊颔首,转眸看到颜芙凝身上的嫁衣,又唤,“二少奶奶,两位新婚夜来西苑作何?”

颜芙凝急道:“错了,新娘子搞错了!我是严家二小姐,大少奶奶。”

傅辞翊眉峰微蹙。

新房内,傅明赫与严海棠听到声音惊醒过来。

厚重的喜帐掀开,烛光投射而入,两人这才发现睡错了人。

严海棠胡乱穿上衣裳披上外衫,开了门。

看到一身红色喜袍的傅辞翊,她的眼底盛满惊艳。

她晃神片刻,对着颜芙凝怒目而视。

“二妹妹早不说晚不说,这会子来说是何意?你口口声声说不想嫁傅二公子,还当着众人的面退了亲。如今倒好,你还是扒着二公子不放。”

傅辞翊长得俊美,是众多少女的春闺梦中人。

敢情严芙凝这个小蹄子退亲玩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我昏迷才醒,醒来就来对换。”颜芙凝反问,“反倒是大姐姐,一个晚上了,怎么没发现入错了洞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58.2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二公子、齐安伯三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三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一千万·完结·127万字

疯批皇子登基后,我逃不掉了

容清璋是大昭七皇子,生母更是宠冠天下的贵妃。 一朝惊变,贵妃失宠被囚冷宫,这位曾经最得宠的皇子,也落得个无人问津的结局。 小小年纪就尝到了人性最阴暗的恶。 十岁那年,舅舅给他送来一个小丫头。 从此这毫无规矩的小婢女,成了容清璋最信任的人。 教导她识文断字,舞枪弄枪,辨别人心。 两个半大孩子,在诡谲难测的后宫里,报团取暖,努力成长。 ** 应栗栗穿了,穿成一个被父母卖掉,后阴差阳错被送入冷宫,伺候落魄皇子的小可怜。 她尽最大努力,陪着他成长。 只等小可怜将来封王称帝后,放她自由,让她天地翱翔。 小可怜登基前夜,她美滋滋的幻想着未来的生活,却梦到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 小可怜是男主,他疯狂的迷恋一位美艳心机女子。 自认没啥心眼的应栗栗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帝后大婚,应栗栗成了史上第一位被送入寝宫的皇后。 曾经那温润雅致的小殿下,此时已经是气势迫人、身高腿长的清隽美男。 他将心爱的姑娘逼到床榻一角,呼吸迫近,嗓音暗哑,甚是惑人:“小栗子,别生气,你了解我的性子,你越生气,我越无法自持!” 应栗栗:“……”

席妖妖·完结·60.6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

上一世,穿越女姜晚澄一步踏错,沦为王爷后宅妾室。 前有露出真容,将她当做货物玩意儿的郎君。 后有对她肆意折磨欺辱的主母。 为了自由,姜晚澄惨死穷巷…… 重生后,姜晚澄再一次被那高大威猛,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猎户所救。 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小豆丁! 咦? 这不是未来的大奸臣和绝世妖妃吗!!? 姜晚澄狂喜:抱大腿,从反派小时候做起! 姜晚澄厚着脸皮留在了猎户家,做饭、种菜、养鸡、采蘑菇。 粘人小妖妃被养得白白嫩嫩。 毒舌小奸臣被驯的心服口服。 只是那猎户变得奇奇怪怪,一会儿刮了胡须露出真容,一会儿衣衫半敞在院中劈柴冲凉…… 为色所迷,姜晚澄成为了小反派们的白月光长嫂! 王爷找上门? 又想逼良为妾? 这一世,姜晚澄掏出菜刀,决定废了这玩意儿! 猎户:“娘子别急,看为夫灭了这一国!” 一家四口,从不相疑。

鹿兮·连载中·94.1万字

绝色嫡女一睁眼,禁欲太子掐腰宠

发现自己重生了,白宪嫄喜极而泣! 前世,身为顶级门阀世家的嫡女,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阿爹温厚,阿娘能干,祖母慈祥,弟弟可爱,她还有个人人羡慕的未婚夫。 这一切,自阿爹失踪多年的发妻和嫡女回来开始,全变了! 未婚夫变心,爹娘、祖母、弟弟接连去世,白宪嫄声名狼藉逃亡他乡,最后被人一剑贯穿了心脏! 这些都拜那对母女所赐! 老天垂怜!居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要揭穿那对母女的真面目,将他们大卸八块喂狗! “哭什么?”突然,身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自己中了毒,就该去找你未婚夫,谁让你来找我?现在又哭!” 白宪嫄浑身一僵,转头看向那人。 这该死的重生时间点…… 这位,是跟了她多年的贴身侍卫于仞。 她中了毒,刚强迫他给自己解完毒。 上一世,她给钱让他走人。 这次……她不打算那样干了,她打算嫁给他。 然而后来,当白宪嫄打赢了家族保卫战,却被皇帝钦点为太子妃。 她不愿,但为了全家性命,不得不嫁。 新婚夜,盖头被挑开,她看到于仞穿着大红喜服,手拿如意喜秤,挑眉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v1,双洁,男强女强)

夏虫语·连载中·71万字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战西野·连载中·59.6万字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沉欢·完结·98.9万字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双洁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伴树花开·连载中·54.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