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体弱多病

吾妻体弱多病

两边之和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8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1923:50:14
沈小楼是个疯子,从地下研究所逃出去后,她一心报仇。把仇人屠戮干净之后她又回到了基地,炸了研究所 再次睁开眼她成了世家大族放逐到庄子上的小可怜,背负恶名,十五年来无人问津。恶奴欺主,一场风寒要了原主的小命,醒来的沈小楼一把掐住了恶奴的脖子…… 隔壁庄子上的书生重病,奴才不给请大夫,还把他绑在屋里折磨,就等着咽气出殡了 沈小楼一度以为书生温文尔雅,性情温和,实属谈恋爱的好对象 直到有一日,她在巷子里撞见他举刀刺进一人身体,血溅了一脸,骇人至极。 她错愕之后,吓得眼眶通红,半天说不出话 皇城司指挥使江逢,冷血寡情,不近女色 那一年他身受重伤躲在小庄子上,遇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姑娘 初见,她是个病秧子,天真善良,自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坚定不移地帮他助他 再见,被家中姐妹故意抛下的她柔弱可怜,一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委屈巴巴求到他的马车前 六亲不认的江逢头一回动了恻隐之心 后来,得知她有危险,他赶去相救,却见那柔柔弱弱的病秧子,手脚麻利地把意欲辱她的男人打晕,甚至朝他射去一支暗箭 转头对上眼神复杂的江逢,沈小楼咬唇迟疑片刻,“大人,当没看见可好?” 江逢……

第1章昨儿夜里,我死了

浓墨似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席卷大地,吹得树枝呜呜作响。

小青庄上,一个妇人佯装镇定推门进了屋,离床还有三四步她就停住了,轻声唤,“姑娘,姑娘。”

一连喊了好几声,床上的人都没有搭理。

她仰面躺着,身上盖着一床破被子,枯黄蓬乱的头发露在外面,脸色白中透着灰败,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无声无息,好像断了生机。

妇人踮起脚张望了一会,眼神闪烁,然后蹑手蹑脚上前,“姑娘。”颤巍巍伸出手指放在她的鼻孔前,没有一丝热气。

太好了,终于死了!

妇人心里一松,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夫人交代的事她办成了,终于可以回府享福了,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她早就待够了。

许是心想事成,妇人难得对床上的姑娘流露出几分怜悯,“不是我要害你,是夫人容不下你,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没投个好……”声音戛然而止。

“你,你……”妇人惊恐地看着床上坐起来的人。

不是已经断气了吗?怎么又活了?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没死,又活过来了。”坐起来的姑娘脸上带着笑容,对妇人来说却更加危险。

的确,醒来的人其实已经换了芯子,不再是那个被家人抛弃被恶奴虐待的可怜姑娘,而是末世强大的灵魂沈小楼。

“夫人容不下我?我命不好?李妈妈,展开了说说。”沈小楼其实穿过来有一会了,但这具身体太孱弱了,她连动一下的劲儿都没有。幸好她的异能还在,之前她一直在运转异能温养身体。

李妈妈大惊失色,转身就想往外跑,一只冰凉的小手却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李妈妈这是想去哪?还没给我解惑呢。不想说?那你就去死吧!”她眼底浮上戾气,五指收紧。

这个害死原主的坏女人,该死!

李妈妈被掐得喘不上气来,脸憋得通红,她使劲去掰脖子上的那只手,却怎么也掰不开,“放,放开……夫人……不会……放……过你……的……”目光凶狠地瞪着沈小楼。

“正好,我也不会放过她,但你肯定看不到了。”沈小楼的眼神跟冰一样冷,“因为你要死了。”

李妈妈心里其实又慌张又害怕,这死丫头不对劲,性情大变,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前她明明没气了,难道……对上沈小楼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死亡的恐惧袭上心头,李妈妈白眼一翻,晕了。

这就晕了?沈小楼嫌弃地松开手,李妈妈倒在了地上。

沈小楼打量起四周,屋里空荡荡的,除了身下的这张床什么都没有,斑驳的泥土墙壁已经开裂了,往里面透着风,难怪这么冷。

哦对,厨房里还有人,他们应该是李妈妈请来见证她死亡的证人。

从原主的记忆中,沈小楼知道李妈妈看不起庄子上的人,和庄头也是面和心不好,要不是需要用到他们,她才不会请这些泥腿子喝酒吃肉。

小楼习惯性地勾了下唇角,一抹锋芒自她眸中闪过,锐利而嗜血。

末世熟悉沈小楼的人都知道,每当她露出这样的神情,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继李妈妈之后,该轮到厨房里那几个倒霉了。

“姑,姑娘?”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沈小楼,厨房里喝酒的几人十分惊讶,还有人问:“李妈妈呢?”

沈小楼的目光却紧紧盯在桌子上:花生米、炒白菜、大鸡腿、半只鸭子、大肘子……太香了!沈小楼深深一嗅,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灵魂都震荡起来。

末世十年,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正常的食物了。

“姑娘是饿了吗?”想不注意到她的眼神都难,庄头了然。此刻他嘴里喷着酒气,眼底轻蔑,就算是姑娘又怎么样?还不是他们吃着她看着?啧啧,李妈妈也是个心狠的,瞧把这丫头磋磨成什么样了!可怜见的。

沈小楼自然不喜,朝他投去不耐的一瞥,随后一阵风似的掠过。

只听几声惨叫,沈小楼眉宇蹙起,又是一阵风掠过……好了,世界清净了。

再看庄头他们,全都倒在地上,胳膊和嘴巴都被卸了下来,惊恐地看着沈小楼,像看一个怪物一样。

沈小楼却一点都不高兴,只是卸几个普通人的胳膊和腿就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这具身体太弱了!

她的目光落在左手拿着的门栓上,这是她出门时顺手抽出来的……唉,多余了,没用上。

沈小楼看着桌上的鸡腿鸭肉大肘子,即使是吃剩下的,她一点也不嫌弃。在末世,能吃上一包过期八年的方便面都是奢侈,她一个连草根都能嚼吧嚼吧咽下肚子的人,还在乎这个?

末世十年,她早不是那个精致女孩了。

可惜再馋沈小楼也不能吃,这具身体极度孱弱,饭都没吃饱过,更不用说吃肉了。久不沾荤腥乍吃大鱼大肉,肠胃肯定受不了,光是拉肚子就能把她拉死了。

看得见,吃不了。

不开心!

沈小楼看向地上几人的目光阴沉沉的,开口,“昨儿夜里,我死了。”

声音嘶哑,像野兽的爪子抓在门上,配上外面呜呜的风声,好似惊雷炸在每个人的心脏上。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想要转身逃跑,离这个女鬼远远的。

沈小楼一个淡漠的眼神看过去,四人心头发凉,好似被施了定身术,定在原地动不了了。

沈小楼继续说道:“我飘飘悠悠到了阎王殿,哦,黄泉路上开满了鲜花,红色的,像血一样的红色。这么大,有盘子这么大,阳间寻不到这么好看的花。你们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看吗?”她忽然一笑,“因为那些花的下面全都白骨,密密麻麻,挨挨挤挤,全是白骨!”

这一笑,险些没把庄头几人的魂儿吓掉。

“阎王爷见到我甚是诧异,他说我阳寿未尽,掐指一算,说我乃十世善人转世,今生该享荣华富贵,年寿八十又八。怎奈遭奸人所害,生机蒙尘,命运多舛。阎王怜惜,不仅助我还阳,还教我一身本领。”

说到这,她故意顿了一下,“你们看,我又活过来了。”

沈小楼双手一摊,她甚至转了个圈,好让他们看得仔细。本也是好心,可落在庄头几人眼里,眼前这人可不就浑身阴气森森?尤其她笑的时候,跟厉鬼一模一样。

信,他们可太信了!要不然怎么解释一阵阴风刮过他们就说不了话动不了身呢?姑娘原来什么样他们都是清楚的,可没这么大的本事。

庄头后悔啊,他在家里睡觉多好,怎么想不开来捧李妈妈这婆娘的臭脚?不就是一口酒吗?他眼皮子怎么就这么浅呢!

他和李妈妈一向面和心不和,李妈妈没来之前,庄子上他说了算。李妈妈来了之后,仗着自己是姑娘的奶妈妈,一家子都在府里主子身边伺候,直接就夺了他的权。

被个女人压在头顶上,杨庄头能没意见吗?可谁让他没门路没靠山呢?除了忍别无他法。

庄头快恨死自己了,他怎么就馋这一口酒呢?要不然也不会遇见姑娘死而复生,姑娘这是要报仇?她不会索了他的命吧?

冤枉啊!天地良心,他可没欺负过姑娘啊!

其中一人眼皮一翻,直接吓晕过去。

就这么点胆量?!沈小楼瞥过去一眼,十分嫌弃,“说话呀,怎么一个个都不吱声?之前奉承李妈妈不挺会说的吗?我都活过来了,你们不该向我表示祝贺吗?哦,下巴卸了,说不了话,别慌,这就给你们安上。”

又是一阵风掠过,咔,咔,咔,三人的下巴安上了。至于那个吓晕的,他都晕过去了,自然不需要他说话,就没必要给他安上了。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啊!”

三人胳膊垂着,歪歪斜斜跪着直磕头,砰砰响,生怕心不诚被女鬼索了命。

沈小楼冷漠地看着,半晌才道:“我知道害我的不是你们,可我这人心眼小,还记仇,你们……哼,我都记着呢。”

这些人虽没主动害过她,但也没帮过她,对她的处境视而不见。虽说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他们不想也不敢为了她得罪李妈妈,这都能理解。

理解是理解,沈小楼这不是成原主了吗?她自然就不喜欢这些人了。

三人绝望了,难道今天要没命了吗?跑?姑娘是跟阎王爷学过本领的人,他们能跑到哪里去?逃?阎王爷都帮着姑娘,他们就是钻到老鼠洞里都没用。

“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喜欢听话的人。记住了,只要你们听话,只要你们能让我满意,过往一概不究。”

这话无疑把他们从地狱拉回天堂,他们脸上露出不敢置信地狂喜,“真的?小人听话!小人绝对听话!谢姑娘开恩!”

“姑娘让小人干什么,小人就干什么。姑娘不让小人干什么,小人就绝不干什么。”

“小人最听话了,姑娘让小人往东走,小人就绝不往西去。”

又是砰砰砰地磕头。

沈小楼嗯了一声,面无表情。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是这样用的对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媚又强,清冷佛子下神坛

心醉事业女主VS恋爱脑男主 在末世杀疯的宋清婉,刚到古代就碰到遭人刺杀的惊天绝色美和尚,她撸起袖子救他,忍不住摸了一把他那俊俏的脸。 美人炸毛了:谁让你碰我? 宋清婉:摸你是你占便宜好吗? 后来她发现,这和尚竟然是当朝赫赫有名、偏执疯批的太子! 而自己只是京城七品芝麻小官的长女,母亲体弱,年幼的弟妹有六只。老爹微薄的俸禄根本养不活一大家子,还有极品亲戚等时不时上门打秋风。 她、干嘛招惹那个疯逼? 于是宋清婉每天都处在搞事业与保小命的水深火热中。 然后发现、嗯?!她全家人都有点东西,父亲面憨心奸,从工部搜刮不少油水;母亲面善心狠,从极品身上反顺便宜;弟弟们不是恶狼就是黄鼠狼;妹妹都有狐狸精潜质。 而她---手握空间、千娇百媚却力拔山兮气盖世,事业搞的风声水起,为大元朝贡献了高额税收。 身后还跟着个被她‘占便宜’声称要她负责的偏执佛子。 —— 监国太子李明赫清冷孤傲,一心向佛,年过二十五都不近女色,可忽然有一天发现。 太子常常对着一根红头绳发呆;书房里挂满了一个姑娘的丹青;用自己的心头血给那姑娘解毒;因姑娘一个小误会差点屠了忠臣张大人满门;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能把人家姑娘绑在裤腰带上...

浅紫的涩·连载中·43.4万字

吾妻甚妙

耿星霜做了十四年的耿五姑娘,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排行还得往后挪一挪,更没想到的是,多出的这一位堂姐,也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世事的发展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让人难以预料、措手不及。 在一众堂姐妹们都各自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时,耿星霜却是忙着与竹马灵鹄传书。 去书:“倾墨兄,近日府中诸事繁多,心中委实烦扰,寝食难安,衣带渐宽,面黄发枯,……” 回书:“银百两,可购美食衣饰,可置面霜发膏……” 耿五……额,耿六姑娘气结,她要的是银子嘛,对,她是喜欢银子,但是……但是…… 几日后,再次来书,“换个称呼,随尔所思!” 去书:“倾墨哥哥……” 白色灵鹄背上驮着一册书卷出现在窗前,上书““玉瑶山行路记”。 耿星霜先是一喜,继而心中一凛一寒一惊,咬牙低声骂了一句,提笔刷刷的开始回信,笔锋锐利,张牙舞爪,恨不得眼前就站着那个永远一脸云淡清风的清俊男子,在他脸上“刷刷刷”的写上“***”三个大字。

山水画中游·连载中·67.9万字

庶妹非要换亲,我嫁病秧子得诰命

前世,宋锦和丈夫相敬如宾,人前和和美美,实则有苦说不出。 秦明松心有所属,不愿圆房。 成亲七年无所出,人人劝他休妻另娶,他始终不肯,并宣称糟糠之妻不下堂,让文人墨客大为称颂。 殊不知,秦明松早就眷养外室,生儿育女。 后来,秦明松入朝为官,只带走了外室一家,反倒元配留在老家,美其名曰是代夫伺奉爹娘,再次替他赚足好名声。 让宋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庶妹重生不甘做寡妇,设计和宋锦换亲。 宋锦心内冷笑,那秦明松可不是良配。 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果断嫁给病秧子秦驰之后,宋锦钻研祖传药典,种药材、斗仇家,赚得盆满钵满。 唯一奇怪的,病秧子竟不若前世短命,还一举高中,位极人臣。 该死的人没死,就很离谱!

梵缺·连载中·12.3万字

咸鱼主母爱吃瓜

【宫斗宅斗+互换人生+轻松搞笑+空间商城】 吏部侍郎两个女儿双双重生。 嫡长女温清婉知书达理,温婉端庄,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从小她的行为举止出一丁点错都会打手板。 温侍郎小妾生下女儿就归了西,侍郎把白月光的那份偏爱全部转移到他们的女儿身上,取名明珠,宠得如珠如宝。 温明珠从小就是上京城的万人迷,就连皇子们都喜欢她,侍郎府的庶女做不了太子妃。 太子跪求个侧妃位给她,可她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等赐婚圣旨下来她逃婚了。 为了温家上百口人命,温侍郎逼迫嫡长女替嫁。 帝后见温家嫡女替嫁也乐见其成,可太子却从此恨上了温清婉,从不宠幸她。 温清婉克已复礼,孝敬长辈,纵是太子待她冰冷如铁,她也对他掏心掏肺,事必躬亲力行,熬死了太子妃,太子登基后封她为后。 而温明珠逃婚嫁给护国公府世子,成亲后发现世子是妈宝男,任由老夫人和表妹磨蹉她。 有太子和父兄撑腰她轻松合离,再嫁丞相府嫡次子却发现是变态……最后嫁进落魄侯府还没蹦达就被家暴致死。 五年五嫁的她死不瞑目。 再睁眼,她觉得世上只有太子好,不逃婚了,还要求她爹把嫡姐嫁给最差的家暴男。 几年后太子贬为庶人她跟着流落街头,嫡姐却成了万户侯。

呆川傻流·连载中·38.8万字

都当妾了,谁想跟你们斗啊

名医谢斐身死胎穿,成大靖王朝不受宠的谢家庶女。 一朝圣旨临门,默默无闻的谢斐替嫁为高门贵妾。 主君是纨绔子弟,主母是世家贵女,后宅一群莺莺燕燕勾心斗角。 “其貌不扬”的谢斐一进门,就被打发到田庄上冷清度日。 旁人以为谢斐哭天抹泪羞愤欲死,殊不知谢斐混得风生水起。 * 都说路边的男人不能捡,谢斐捡了一重伤濒死的男人。 男人自称是盗墓贼,得姑娘感化,从此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日日跟在谢斐身后,笑吟吟地姑娘长姑娘短。 直到谢斐出嫁,他也把自己当做嫁妆,走哪跟哪。 谢斐对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尤其好奇,可每每伸手去摘,总被男人轻轻扣住纤细手腕,从容避过。 “你究竟是谁?为何要藏着脸?” “在姑娘面前,我只是痛改前非的贼。” 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阴云,让谢斐看不穿,摸不着。 终有一日,谢斐被害,围困火海。 浓烟弥漫,火光冲天,向来放荡不羁的男人现身相救。 面具终于剥落,却跟那不学无术,浪荡不堪的豪门主君,一模一样。 危机解除,谢斐脚踩男人肩膀,“主君好把戏,骗得妾身好苦。” 男人跪地,握住她白皙的脚踝:“任凭姑娘处置。” 1.双洁,言情非史料,细节误究 2.不符合口味请绕道,随意差评宝宝伤心

苏三花·连载中·44.7万字

世子爷,这外室又在给您画大饼!

【双洁+霸气护妻+萌宝】 苏娇在成为最佳女主角的那天,红毯一个侧翻,人噶了。 再睁开眼经莫名其妙成了个外室。 不仅要保证自己活着,还得看顾着身边的三个小萝卜头,忙的每时每刻都想一屁股坐死这三个崽子算了。 傅予白没想到,自己随手救下的女子,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可是她这每时每刻都逼逼叨的心声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

香辣酱·连载中·109万字

启禀公子,夫人又在扮无辜

事业有成的小四娘被爷爷强迫回山上喂鸡,谁知道此鸡非彼鸡,最终还因为一只鸡嘎了。 一朝醒来已经身处异世,小四娘眼珠一转发现情况不妙,相当不妙!!! 堂堂的伯府,穷的耗子来了都能哭着走!!! 本以为是手握拉扯全家的奋斗剧本,结果几个一脸挫败的哥哥抬着大箱子推门而入,无奈开口:“这月又赚十万两,家中已无处安放,要不你帮着埋一埋?” 小四娘垂死病中惊坐起,富豪竟是我自己? 真相很快查明,这是全家都有病!!! 锦鲤附身的老父亲坐拥家财万贯,却一心学那穷酸文人两袖清风! 美貌端庄的老母亲头上裹块布,腰间补丁疤,全城属于我最持家。 相貌堂堂的大哥动不动跪地抬手问苍天:为何用如此多的银钱来害我? 有勇无谋的二哥更觉有钱就是原罪,满身铜臭阻挡了他前行的步伐。 唯一正常的三哥有心力挽狂澜却是无力回天...... 小四娘双目含泪,帕子一甩,就让我来消灭了这滔天罪孽,都是一家人,我不入地狱谁入? 从此那是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好不快哉。 所谓钱壮英雄胆,那是恶向胆边生,面对京城那有名的薄情负心汉也是丝毫不手软,“拿来吧你,本姑娘就喜欢你这稀烂的名声!”

冬月暖·完结·119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别人复仇我插秧,太子哪有庄稼香

好消息!叶锦书发现了自己原来是团宠文中的恶毒女配,还重生了! 坏消息!重生并不能改变命运,至少不能改变叶锦书的命运。 叶锦书重生了五次,每次的结局都是被丢去偏远庄子种地,于是叶锦书悟了。 如果结局无法改变,那就去承受,接受,享受。她提前享受结局,少走二十年弯路。 被女主舔狗指责睚眦必报,叶锦书大胆承认:“对,所以狭路相逢让我行。” 被贵女指责行事乖张,叶锦书大胆承认:“我对得起自己就行,剩下的交给报应。” 被当做女主的对照组被讽平庸,叶锦书大胆承认:“是金子总会发光,然后被我花光。” 重生第六次,叶锦书最大的进步就是从以前的尽力挣扎,奋力挣扎,努力挣扎,不挣扎,进化成了胡乱挣扎,已读乱活。 “我的人生准则:又不会死和死了正好。” 多年后,叶锦书胡乱活出了丰功伟绩,被隔壁国采访她为何能成功时,她如是说道。 “我的人生准则:自己不行就靠别人。” ​

纪扶染·连载中·2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