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

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

般般如画

古代言情/连载中

79.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420:25:00
【亡国之姬,倾覆天下】一个世人眼中的‘祸水’ 前世,她是娇养在府的士族贵女,最终却沦为暴君手中的玩物,大雪夜里,赤身裸体、死无葬身之地。重生归来,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朝着那人的脖颈扎去,既然要血债血偿,那么就从此刻开始......

第1章芳魂断处

天阴沉沉的,空气里又湿又冷,颇有风雪欲来的架势。

“好了没啊,慢吞吞的,哪有叫夫人站在街边等的道理,让人瞧见像什么话!万一误了入宫的时辰,你担待得起吗?”

春儿搓着手,急得直跺脚。

“快了快了!”

车夫蹲在车轮边,手底下一刻不停,这掉脑袋的风险谁能担得起?

街头卷起的冷风直往人脖子里灌,梁婠拢紧身上的披风朝周围看了眼,人不多,只零星几个摊贩。

她拉过春儿,背身站着:“你骂他也无用,耐心等等吧。”

除夕,尚未来得及用饭,就来人传召,宣她入宫。

春儿急,她更急!

上回,有宫人不过弹错一个音,便被皇帝一剑砍下脑袋,那喷血的头颅掉下来,正正滚落到脚边,血溅了一脸。

想到这,梁婠不由打了个颤,她真是怕极了!

心头的酸涩也更重了!

出门时,她分明看到郎君亲自端着参汤,进了倾月的屋子。

倾月刚生产完,身子虚,需要补一补。

不像她,服太多避子药,坏了身子,此生都与子嗣无缘了。

当然,就算没坏,也不许她生。皇帝时不时的就要召见,如何敢让他等十个月?

梁婠心里堵得难受。

还记得,第一次命她入宫时,郎君死死拉着她的手,说,即便拼上身家性命,也绝不叫她受辱!

可皇命,岂是说违逆就违逆的?

她这一生,早就活着无望了,但又怎忍心连累郎君和君姑?

当初,被赶出家门时,是郎君收留她、照顾她。甚至不介怀她被人玷污了身子,娶她为妻。

而今,君姑年事渐高、身体不好,眼见郎君仕途上有了起色,还指望他光耀门楣、享几天清福。她又怎能恩将仇报,因自己抗旨给他们招来杀头之祸呢?

初时,君姑不懂,只以为入宫是荣耀。可后来,听了不少传言,便哭天抹泪地逼郎君休妻,孝顺如他,却不惜以死相挟。

最终,郎君只好退一步,答应娶了倾月。

“夫人?”

梁婠回过神,就见车夫和春儿疑惑看她。

春儿又重复一遍:“犊车修好了。”

梁婠忙低下头,嗓子有些哑:“好冷,我们走吧!”

刚迈出一步,背后哗的一声,一桶水朝着她刚站的位置泼了过去,险浇她一身。

“你没长养眼啊!”

春儿气势汹汹朝着提木桶的妇人冲了上去。

妇人错愕一愣,弯腰讪笑:“没看见,真是对不住啊!”

“这么个大活人你没看见,你糊弄谁呢——”

“要误时辰了,快走吧!”

眼见路人围观,梁婠只想离开。

春儿气不过:“她明明就是故意的!”

长檐车重新上路,隐匿在薄薄雾气中。

街边,有邻居伸长脖子,“他婶儿,你故意的吧?”

被人识破,妇人有些不好意思,朝红杏楼斜睨一眼,“我瞧她站在门口,还以为是那里头的人,大过年的嫌晦气!”

邻居啧地一声:“看清楚!人家可是咱晋邺城第一美人,什么那里头的人!”

“什么?”妇人一惊,登时变了脸色,“她就是那个——我呸!荡妇!”

门哐的一声被重重砸上,动静响彻半条街。

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可到春华殿门口,仍是迟了。梁婠心慌得不行,硬着头皮迈过门槛。

明晃耀眼的殿内,是一贯的歌舞升平。

梁婠仅瞥一眼,便垂下眸,悄悄往人后去。

“崔氏。”

忽地不高不低的一声,大殿静了下来,梁婠的心也沉了下去。

皇帝支起身子,眯眼朝这边望了过来,“怎来了这么多次,还如此不懂规矩?”

梁婠面上一白,作势就要跪下请罪。

“过来!”

除夕宴,座无虚席,难道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

她浑身止不住地抖。

皇帝瞥她一眼,轻轻笑了起来:“你不是晋邺城第一绮姝吗?不如脱了衣服,让大家一起评评,是不是名副其实?”

梁婠像一脚踩空,跌进无底的冰窟,被寒意裹挟着直往下坠。

不等皇帝发话,就有人冲上来扒她的衣服。

梁婠拼命推搡着身前的人,咬紧牙关,不吱一声。

在这皇宫,呼救是没有用的,根本寻求不到一丁点儿帮助。

可一个人的力气哪敌得过四五个人?

即使这般隐忍,仍听到那边皇帝笑道:“看你们谁能制服她?”

梁婠被掀翻在地。

锦缎撕裂,声声刺耳……

“呸,大过年的,真晦气!”

夜幕低垂,两个内侍拖着一卷草席,低咒着往前走,一道刺目的红痕自他们身后无限拉长。

小内侍瞥了眼从席子底下滑出来的手臂,奇道:“她不是中书侍郎的夫人吗?就这么扔了?”

“哼,这不是早就送给主上啦,不然你以为崔皓怎么入的仕、升的官,还娶得侯府里的小娘子?”

“怪不得嘞!他区区一个庶民,怎么就能在这皇城中步步高升!”

“那可不是,还是他自己腆着脸跟主上说,他夫人玩起来怎么个乐趣的呢!”

“啧,这梁氏也是名门望族,就不管?”

“你不知道?她闺中失贞,早被赶出家门了。也正因为如此,才叫崔皓捡了个便宜,不然,士族的小娘子,哪轮得上他?他也不能靠献妻平步青云呐!”

“唉,还是人家命好……”

“够远了,就扔这儿吧!”

“行,咱赶紧回吧,要下雪了,怪冷的!”

手一松,破席散开,露出里面赤身裸体的女人,乌紫淤青、道道血痕,浑身上下竟无一处好皮,下身更似血洞,长流不止。

崔皓。

梁婠睁不开眼,

如有来世,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黑洞洞的天,有雪花飘落。

来人定定站了一会儿,脱下白衣将尸体裹住,赤着手,一寸一寸挖了起来。灼人的液体落进的掌心,是这冰天雪窖里,唯一的温度……

哀哀箫音,茹泣吞悲。

茫茫落雪中,一人、一箫、一孤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21万字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44.1万字

春闺秘事

前世,赵明若嫁于安远侯府危时,她费心操劳,善待府上众人,一力将衰败的侯府打理到了鼎盛,却也伤了身体,滑了胎,再没有孕。 临死,她才知道夫君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们恩爱白首,儿孙满堂。 另娶的女人更是婆母小姑极力撮合成的,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她就这样,一辈子顶着不能生的罪名愧疚的给所有人当牛做马,最后被活活被气死。 所以—— 在她面对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果断选了燕国公府那个缠绵病榻的世子。 夫君爱不爱她不要紧,能活多久才是关键,只要地位高,银子管够,夫君死的早,那她就可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燕国公府世子:? 娘子每天都等着我病死,之后好继承我的家业,怎么办?求支招,挺急的。 —— 对赵明若而言,正是昨日种种譬如朝露死,来日春闺三千好风景。 浮生梦醒,心上人在眼前,最是完满好人生 先婚后爱

周自衡·连载中·44.8万字

折芙蓉:守寡重生后被奸臣娇养了

夫君畏罪潜逃,下落失踪,生死不明,刚成为新妇的姜月,几日之间又成了寡妇。 姜月想:那只能由她替夫君守好这个家。 即便献身佞臣,来换取家族安宁,她也无怨。 谁知最后,她却发现,夫君未亡,已另娶他人。 膝下养子,只认生母,不认养母。 身背不洁污名,含恨而终。 重启人生,她依为肖家妇。 夺商铺,通官府。 断了肖礼然的腾达之路。 她以身为注,和佞臣博弈。 顾墨权势滔天,各色佳人自荐枕席依旧不为所动。 其处事风格狠辣,狠戾无情,又让人谈之色变。 可偏偏对姜月未伤分毫。 后来,肖礼然被捕。 她成了罪臣之妻,流放千里。 人人都以为她下场凄惨, 不料,顾墨深夜便将人带回。 第二日,她华冠丽服,与顾墨相携赴刑场监刑,正对上肖礼然震惊的目光。 小剧场: 夜深人静,姜月跪坐床边,长发如瀑,低眉垂首,十分乖顺。 姜月眼泛水光,声音软糯无助:”但凭世子吩咐!“ 顾墨凑近唇瓣厮磨“府上还未有夫人,你来任职。”

薯片乖乖·完结·54.8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38.9万字

通房娇美:摄政王为她神魂颠倒

银霜被尹诏良的外祖母选中,悄悄送入了尹诏良的帐内。 银霜以为自己是去送物件,却没想到意外承宠。 她为了回到故乡南州,找到自己的大哥和亲妹,委婉拒绝了老夫人给她的通房名分。 而尹诏良觉得身边有这么个可人儿,颇为称心满意,许诺道:“等主母入门,将你抬妾也不是不可。” 拥有银霜时,尹诏良孤高薄情,一心为权,他对银霜宠却不爱。 甚至还警告银霜:“别贪心太多。” 再一次见面,银霜已经嫁作他妇。 原本孤高薄情的尹诏良死死地把银霜扣住,冷峻的面庞上,深海似的眸子牢牢锁住银霜:“回到我身边,不然我保证会杀了他。”

秋仙水·连载中·24.8万字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序临·连载中·36.1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31.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