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小楼姑娘1

古代言情/连载中

49.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10:36:54
【一人之下的朝堂枭宦VS尽藏秘密的娇软美人】 风萧儿替嫁给了当朝第一大太监。 她本是青雀阁杀手,为了情报,给督主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嬴得信任后,开始勾肩搭背。 她从不怀疑一个太监还能占得了自己的便宜? 结果,揣崽后的她欲哭无泪。 剧场1: 东厂督主,大太监肖祁,权贵显赫,为人极端利己。 却头脑发热,动用权势,求娶一女子。 众人问他原因。 肖祁一本正经,“长得漂亮。” 剧场2: 肖祁行事向来沉稳,今日却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旁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皇帝震怒,将人关了禁闭。 三月春光斜日暖暖。 肖祁怀抱着被强取豪夺在身边的风萧儿,饮酒作乐赏花弄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错之有? 午夜梦回,耳鬓厮磨,竟尽是‘萧萧’二字。 风萧儿提合离的那天,闹得京城人人诧异。 她孑然一身,“他情太重,我抗不动。” 剧场3: 分开三年,再见肖祁时,他被官场浸淫的更是沉稳矜贵,高岸深谷。 亭山寺庙前,风萧儿带着三岁的俊娃,想要落荒而逃。 他眼底深沉如墨,立刻命人拦住她的去路。 “好久不见,萧萧。佛祖面前不可打诳语,这孩子,是…咱家的吧?”

第一章此花堪折

端午佳节,风府为了讨好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肖祁,特地大操大办,举行宴会。

府中人皆忙得人仰马翻。

庶女风萧儿忙着从酒窖端酒回来,路过后庭花园时,突然被人从身后捂着嘴,拽进了假山洞里。

她一惊,酒壶一瞬间摔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风萧儿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已被身后贴过来的男人臂膀穿过腋下,将躯体箍在怀里,迫使她的后背紧紧地贴靠着他火热的胸膛。

对方张嘴低头,一口han住了她柔软清凉的一侧耳垂,来回噬咬。

风萧儿感觉到自己的耳垂肉都要给咬下来似的,一疼,就“啊”的嗔叫了声。

肖祁听到这般娇嗔声音,已没了神智,粗鲁的将她压在假山石上。

胸口撞到石头,风萧儿又疼又怒,本能的双手挣扎,手腕却被一股无法反抗的霸道力道给扣住。

她吓得不轻,欲挣扎,却未能逃脱。

身后森森暗哑的声音传入耳中。

“别动,也别叫,你就会少吃点苦头!不然,就杀了你!”

风萧儿被他喷出来的呼吸,烫得浑身发颤,偏偏努力镇定的说:“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如此作为!我定要报官抓你!”

肖祁没应声,低头一手钳住她的双手。

风萧儿都快哭出来了:“你给我住手,我可是兵部侍郎的女儿……”

她大吼,表明身份,本以为对方会吓住,谁知……

山洞里有些昏暗,外面不时有人走动。

怕被发现,风萧儿哭的声音压得很低。

——半个时辰后,男人离开。

被扯开的衣领滑落至腰间,风萧儿瘫坐在地上,眼尾哭的红肿,目光里尽是绝望。

风萧儿其实是兵部侍郎的庶女。因生母身份卑微,虽贵为小姐是主子,却也常被当做下人看待。

她性格软弱,委曲求全,一直心甘情愿做着下人的活计。

哪怕刚刚被人玷污,失了清白,也只会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不敢告诉任何人。

然而,她却在哭到发白的面色中,隐晦的勾唇一笑——本该是太监,却未净身!乃是欺君大罪!

府中丫鬟秋菊瞧见风萧儿在一处木讷,想必是偷懒,不禁颐指气使:“风萧儿,愣着干什么,我让你拿的酒呢?督主马上就来了,还没拿来,你就准备吃板子吧……”

之前拿过的酒已经破碎了一地,风萧儿收了思绪,只得唯唯诺诺道了一句马上去。而后,重回假山地窖处拿。

回头一瞥,督主已经到了。

风萧儿冷嗤暗道:装的真好,像是刚来府上一般……

肖祁今日身着四爪麒麟蟒袍,腰间系鸾带,带上左右绣金蟒腾旭。从雕镂梨木台阶走下,气势如山。

风府兵部侍郎风平秋,满脸堆笑快步迎过去:“哎呀呀,督主,您终于来啦,快上座快上座!”

东厂督主肖祁,后起之秀,只手遮天,名动京城,乃是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

就连当朝首辅大人,皇亲国戚英王殿下,都得恭敬的唤一声,督主大人。

私底下,更是别称:“九千岁”!

谁要是和他搞好关系,那好处简直是大大的!

风平秋就是众多追捧者的其中一个。

他望眼欲穿。府里也上上下下忙得人仰马翻,终于准备好了一切。

而肖祁,也终于姗姗来迟。

风平秋知道肖祁年轻,却不知道这么年轻,长得也颇俊秀,面如冠玉,伟岸倜傥。

就是眉宇之间多露戾气,远远一望,杀气丛生,不寒而栗。

肖祁也难得给了他几分面子,浅笑道了一句“嗯”后,坐在了最中央的高位。

鹰隼般的目光若有若无越过风平秋,几次停留在了花园的假山处,那个端酒的女子身上。

风平秋人精似的,自然也注意到了肖祁的异样,眼珠子一转,试探着问道:“督主大人,可是有何物件落在花园了?我这就派人去寻?”

肖祁收回目光,端起酒杯啜饮了一口,淡声道:“没,只是风大人花庭里的花开得甚好,多看了几眼。”

风平秋朗声笑道:“督主大人看得上,我这就派人端了送府上去。”

“风府不仅花美,人也美。听说风大人物有个女儿,国色天香,一直被雪藏在府中。”肖祁勾唇一笑。

一提到宝贝女儿风云儿,风平秋滔滔不绝,一直夸赞风云儿琴棋书画如何样样精通,为人如何贤淑大方,倒是把庶女风萧儿忘得一干二净。

“风大人,有其女,真是幸运。咱家倒是一直孑然一身,不知求娶云儿小姐,需要多少聘礼?”肖祁的嘴角勾的更深了。

风平秋被这话弄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啥?”

“咱家看这个月二十九,日子就很不错,不如就将风小姐嫁给咱家吧……”

风平秋这才后知后觉,肖祁打的是他女儿的主意啊!!

他还想聊点其他搪塞过去,谁知肖祁有事先行离开了。

端午宴会本就是宴请肖祁的,主人公都走了,宴会也自然宣杯告停,结束了。

风平秋却还坐在座位上,欲哭无泪。

风云儿可是风府的掌上明珠,话说得直白点,那是能嫁给一个太监的吗!

这可真是左右为难的千古难事啊!

大夫人听闻此事,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风平秋又不敢得罪肖祁,不敢不嫁啊!

直到某天在花庭里撞见了前来剪花枝的风萧儿,登时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这才想起来,他还有风萧儿这个女儿!

风平秋对这个庶女并不上心,遂外人也并不知道风府里还有个二小姐。

对风平秋来说,这个女儿就算是被玷污了,哪怕死了,都如同身份卑微的奴仆,引不起什么波澜。

这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不过就是施一计李代桃僵!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乖!薄爷他偏执难控

传闻薄家掌权人薄少缙清心寡欲,行事独断专横,放眼圈内圈外,无人敢招惹。 这天深夜,堂弟薄承带回来一个气质绝美的女生,眼底满满的宠溺,介绍道,“哥,这是我女朋友!” 薄少缙目光深沉的盯着堂弟的女朋友。 少女白皙精致,怯怯看着他。 …… 再次见面时。 薄少缙没料到,她就站在自家的浴室里满脸惊慌失措,吓得浑身发抖,四目相对,她红着眼像是要哭...... …… 得知安吟和堂弟只是假扮情侣的那晚,薄少缙再难压制自己的心思。 彻夜醉酒后他直奔安吟的宿舍,胆小的她吓的不轻,男人擦拭掉她眼角的泪,语气软的不像他,“乖,别怕……我不碰你!”

老叟与茶·连载中·52.2万字

娘子她身娇体弱,阴鸷侯爷得宠着

洛阳城里无人不知,侯府主母聂华亭脸皮极厚,整日缠着长平侯谢重霄,善妒专宠,不贤不良。 冷面权贵看着每夜敲开他房门的女人,威胁道:“滚!” 聂华亭嘿嘿一笑,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我走了就不回来了哟!” 男人咬牙切齿道:“你敢!” — 聂华亭撩他刺激他,想骗他动心。 直到有一天,冷面夫君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向她伸出了爪牙。 女人吓得落荒而逃,却被人紧紧抱住。 “欠了本侯两辈子的情,你打算怎么还?”

卿卿诱我·连载中·34万字

野欲,诱他失控

一场算计,苏淼淼不得不跟京圈残疾佛子闪婚。 开始,她把这一切当游戏,想看佛子失控,拉高岭之花下神坛。 一次次的诱哄,清冷佛子依旧不染尘欲。 察觉到自己失控,她想抽身远离这场游戏。 再醒来,脚上多了一条银色长链。 清冷佛子虔诚俯身,轻吻她的脚背。 “淼淼,别走。” 那一刻,苏淼淼才知道。 在那样高洁清冷的佛子面具下,掩藏的是怎样偏执病娇的欲望。

水墨烟雨·连载中·39.5万字

暴君太凶!和亲妖妃有喜啦

天下皆知那暴君阴德有损,病弱不寿,不知何时就会驾鹤西去。 所有人都在盼他早日归西。 楚芷虞也在盼。 为了暴君早日安心西去,她伏低做小,化作绕指柔,甜言蜜语攻心为上。 她盼啊盼啊,盼到暴君一统天下,盼到那病秧子身强力壮让自己大了肚子。 楚芷虞傻眼了,她想到自己之前为了讨好病秧子做的戏,再也呆不住了,连夜翻墙就要跑。 结果砸到一人身上。 那人面色苍白,细腰长腿,捂着自己的胸口羸弱万分,“爱妃,朕又不好了。” 楚芷虞也不好,她跑不掉了。 【祸国妖妃×病秧子暴君】

孜孜懵月·完结·41.1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25.6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41.8万字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序临·连载中·39.9万字

通房娇美:摄政王为她神魂颠倒

银霜被尹诏良的外祖母选中,悄悄送入了尹诏良的帐内。 银霜以为自己是去送物件,却没想到意外承宠。 她为了回到故乡南州,找到自己的大哥和亲妹,委婉拒绝了老夫人给她的通房名分。 而尹诏良觉得身边有这么个可人儿,颇为称心满意,许诺道:“等主母入门,将你抬妾也不是不可。” 拥有银霜时,尹诏良孤高薄情,一心为权,他对银霜宠却不爱。 甚至还警告银霜:“别贪心太多。” 再一次见面,银霜已经嫁作他妇。 原本孤高薄情的尹诏良死死地把银霜扣住,冷峻的面庞上,深海似的眸子牢牢锁住银霜:“回到我身边,不然我保证会杀了他。”

秋仙水·连载中·28.9万字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南溪不喜·完结·6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