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格子虫

现代言情/连载中

96.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09:02:31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001重逢在她最狼狈的一天

“对不起,唐小姐,我们尽力了。”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唐苏如遭雷击,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今天中午,她去叶斯辰家帮他收拾房间,顺便喂小狗。

叶斯辰是她以结婚为目的在交往的男朋友。

之后她带着小狗在楼下遛弯,一条没主人在身边的大狗冲他们跑来,专扑小狗,按住就开始疯狂撕咬……

唐苏回神,此刻的她,狼狈至极,原本娇俏红润的脸变得惨白如纸。小狗被撕咬的时候,她克服了内心的恐惧,拼命相救。

她衣服破了,跑太急而磕破皮的膝盖,也隐隐作痛。右脚脚踝,有两个大大的血洞,还在汩汩的冒着血水,就连之前护士给她的纱布,都被鲜血染红了。

十分钟之前,小狗被送到小区附近这家宠物医院,她第一时间联系了叶斯辰。

二十分钟后,叶斯辰赶了过来。

跟他一块来的,还有一个女人,她的高跟鞋,将医院的地板踩得哒哒哒的。

唐苏眯着眼睛,总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可她暂时又想不起来。

叶斯辰看了唐苏一眼,唐苏的狼狈被他直接忽略。他的第一句话,是在询问他的狗。

“甜甜呢?”

“……在里面。”

唐苏迟疑了一下,叶斯辰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他的语气很不好。

“被一只大狗追着撕咬,失血过多,没救过来。”

“什么?”叶斯辰脸色大变,他不敢置信的瞪着唐苏。

他养了一年的甜甜,才交给她一天,怎么就死了?

那个女人,听见狗死了,眼眶蓦的一红,眼泪说来就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们小区是不允许业主养大狗的。”他的语气中带着质疑,“所以,怎么会有那样凶残的大狗?唐苏,说实话!”

“你不信?”唐苏的心猛地一沉。

“你觉得我成心的?”读懂叶斯辰没说出口的含义,唐苏既心酸又心寒。

叶斯辰竟然怀疑她!

凭什么?

“叶斯辰,我要是成心的,我干嘛不转身就跑,让它自生自灭呢?难道我是下半身残疾,跑不动吗?”

叶斯辰被反问得哑口无言。

“唐苏,我要你发誓,你确实不知道它是沈恬送我的,所以对它心怀怨恨?”叶斯辰需要再次确认。

“呵——”

唐苏冷笑。

在这之前,她确实不知道。

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她是有病,跑去跟一只狗过不去么?

“唐苏,斯辰他一直跟我说,你是个人美心善的好姑娘,之前,斯辰他跟我聊天时说起他工作压力大,我才买了只博美送给他,只想单纯替他减轻压力,我没……”

沈恬温柔的开口解释。

“你闭嘴。”唐苏气极,忍不住呵斥道。

她是第一次见沈恬本人,她之前只见过她的照片,难怪刚才觉得眼熟。

另外,叶斯辰工作有压力,她这个现女友不知情,沈恬那个前女友瞎掺合什么?

他俩到底想干什么?

分手了还联系,送狗?打着一起养狗的名义,行不轨之实吗?

要想复合,她可以成全他们,但是前提是能不能先跟她打声招呼?

被唐苏呵斥的沈恬,委屈的直哭。

叶斯辰心疼不已。

“唐苏,你还有没有点礼貌?”

“礼貌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你们俩……不配!”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下来,唐苏的头被打的偏向一侧,头顶的夹子也松了,几缕青丝散了下来。

本来就狼狈的她,此刻更加狼狈了。

同时,她大脑一片空白,耳畔嗡一声响,嘴里还有明显的血腥味。

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唐苏全身很痛,膝盖痛,脚踝痛,更痛的是心。

她眼眶泛红,眼皮终究没有盖住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泪水模糊了视线,唐苏抬头,扬唇冷笑,她咧开的嘴角透出来的血丝,让叶斯辰心惊肉跳。

他只是太气愤了,没想到下手这么重。

“叶斯辰,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说完,唐苏转身就跑。

她视线模糊,意识不清,跑出宠物医院没多久,与人撞在了一起,头顶的夹子彻底掉在地上,她都没注意。

她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便匆匆抛下一句没诚意的“对不起”,继续往前跑。

“小姐,你有东西掉了。”男人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

唐苏没听见。

男人捡起地上的发夹,追了出去。

身高腿长的优势就在于,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她。

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唐苏转过身来。

“小姐,你的发夹。”男人拍完唐苏,后退一大步,将掌心的发夹递到唐苏跟前。

仰头看清楚男人的脸后,她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高大帅气,比叶斯辰还要高,还要帅。他周身气质偏冷,一双深邃的眼眸,显得人特别睿智成熟。

唐苏暗恋过一个男神,很多年。

如果今生还能与他重逢,唐苏觉得,多年后的男神,就应该像眼前这个男人这般。

会是……他吗?

唐苏的情窦初开,发生在十六岁。

她跟他相遇是在当年全市高中篮球联赛上,他是隔壁高中篮球队队员,她是啦啦队队员之一。

没有碰撞,只是她一个人的暗恋。

男人嘴唇一张一合,可是唐苏耳朵除了嗡嗡响,人也在发呆,一个字都没听清。

见她没接他掌心里的发夹,男人直接把发夹递到她手里,“给。”

唐苏从他手中接过发夹,低头道谢,“谢谢您,……先生。”

差一点就要叫学长了。

“不客气。”

“没事吧?需要帮助吗?”见她不是很好,男人好心的问道,声音儒雅好听。

唐苏想要多听几句,又不敢。

唐苏摇头,将头又埋下来,不让他瞧见她狼狈的模样,“我没事,谢谢。”

“好,那再见。”

男人眼神复杂,还想说点什么,见她一直低着头,一副回避的姿态,他也不想让她觉得他太过冒犯,彬彬有礼的说完再见便转身离开了。

唐苏在他走后,迅速上车,她埋头趴在方向盘上。

随后抬起头来,盯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学长,是你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隐婚后,傅医生每天撩她失控

盛从枝是云城叶家的养女,也是娱乐圈出名的黑料女王,传闻她不学无术,声名狼藉,为了攀高枝却进错房间,撩错了人…… 后来,男人慢条斯理摘下眼镜,笑容散漫又慵懒:送上门的福利,不要白不要。 - 听说傅延是私生子,在傅家没权没势就算了,还有个青梅竹马的白月光。 于是盛从枝提出离婚。 傅延:婚是不可能离的,至于技术问题,咱俩可以多练练。 一周后,盛从枝在恋综高调示爱顶流男明星。 热搜爆了,傅延的脸也绿了。 又过了一周,恋综现场—— “欢迎候补男嘉宾……” 男人一身慵懒出现在镜头前,薄唇微勾,眼神玩味,眉宇间显出几分散漫和不羁。 盛从枝惊讶的杯子都倒了。 有人好奇:你认识他? 盛从枝僵笑:不认识…… 当晚,她被一只手拽进房里按在墙上。 “老公都不认识了?”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傅延盯着她娇艳的脸,“老婆。” 盛从枝:…… #隐婚老公在恋综每天跟我极限拉扯# #和隐婚老公因为恋综成了国民cp# #在恋综互不待见却被粉丝磕生磕死# 【骄矜全能女明星VS隐藏大佬男医生,1v1,先婚后爱,双向奔赴,全文高甜】 ps:恋综比较靠后,男女主年龄差6岁,白月光是假的,全文超甜超爽,曾用书名《纵她骄矜》。

苏子欢·连载中·87.6万字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36.9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完结·63.8万字

偏宠娇软

【人间尤物小妖精vs恋爱脑小狼狗】 * 姜眠当初凭着一张照片走红娱乐圈,照片里的女人美得旖旎清绝,看向镜头时慵懒肆意的笑容,令人过目难忘。 偏偏除了这颠倒众生的颜值外演技却遭人闲话,全网称之“花瓶美人”,她却丝毫不在意:“太美了也怪我?” #关于颜值封印了我的演技# 自姜眠入圈以来资源拿到手软,嚣张得有些无法无天令人眼红。 就连经纪人都有些看不下去:“我说祖宗我送你去改头换面下,洗洗礼?” 姜眠:“不想。” 后来大家在关注度最高的综艺上意外地看到了姜眠的身影,全网嗤笑质疑。 让她震惊的是遇到了“失联老公”。 录制时:“姜眠,迟到30秒,罚练!” 私下里:“老婆,我错了,我罚跪!” 后来,姜眠靠着这档综艺圈粉无数。 * 北城傅氏新任总裁眼光毒辣,做事雷厉风行,一上任便轰动整个财经圈。 这天姜眠出席一活动,被问及理想型,她毫不犹豫道:“肯定要man呐!要是有身性感的小麦色那简直要戳在我心口上了。” 傅斯忱:??哪来的小麦色。 活动结束后姜眠给家里的男人吓了一跳:“傅斯忱,你…你怎么黑了。” 男人垂着脑袋看着怀里的女人:“想要戳在你心口上。” — 我爱你,义无反顾

梨涡清甜·完结·50.4万字

温教授,你家的小作精她甜又野

【又甜又野大学生VS白切黑海归教授】 新闻头条:某大学教授…… 简安然躲在被窝瑟瑟发抖害怕处分,温思衡连夜带上户口本堵住悠悠之口。 “走,去民政局。” ...... 本科常年垫底的简安然还没毕业就被迫相亲,婉拒对方后发现竟是自己的新导师,自己成了自己的师娘? 温思衡读博归来就决定和相亲遇到的第一个女孩结婚,理由是:“再相亲下去,影响我科研的进度。” ...... 第一天回高校上课的温思衡看着迟到还淡定坐到第一排的女生,怎么这么面熟? 她不是今早才见过自己? 温思衡:“同学,方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简安然:“不方便。” 温思衡:“好,那我们下节课从点名开始。”

糖炒米粉·连载中·80.1万字

他对玫瑰蓄谋已久

有一天沈家来了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说沈家女此生有一个劫,需在二十二岁之前找将才之家联姻,方可渡过此劫。 - 季家这一辈直系有三个男丁。 得知好友唯一的孙女要跟自家联姻,季老爷子立即把三个孙子紧急召集回来,让他们在沈南意面前站成一排。 “南南,看中哪个?”那语气就好像挑选货物一般,看中哪个就带回家。 沈南意的视线从三人身上一一略过,最后落到坐在沙发上的矜贵男人。 季老爷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脸晦气道:“南南,我们不要他这个老男人,我们换一个。” 女孩的声音透着清冷和决心,“就要他。” 老男人轻哼一声。 没答应,也没拒绝。 - 季老爷子的七十大寿的宴会上,圈子里的那些少爷小姐凑在一起议论沈南意。 忽然,一大群保镖从门口冲进来,把这些人围在中间。 原本还趾高气扬的少爷小姐们看到沈南意后,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后来有几位少爷小姐在背后嚼舌根被沈南意的保镖丢进游泳池里,他们的长辈立即上南山寺找沈老爷子告状。 “老爷子,沈南意把整个京城搞得翻天覆地,您不管管。” “天塌了有我顶着。” “……” - 季宴礼:对你不止是见色起意,更是蓄谋已久。

一只奶茶·连载中·38.3万字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南溪不喜·完结·6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