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司第一凶剑

皇城司第一凶剑

饭团桃子控

古代言情/连载中

79.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323:52:15
三年前,飞雀案起,父亲蒙冤被害,顾甚微遭遇乱葬岗围杀! 三年后,重返汴京,她成了皇城司第一凶剑,勇者屠龙! …… 韩御史定亲三回,三家都落罪下狱,这一回他决心找个恶人来克!

第1章皇城司

盛和三十年春,汴京少见地阴雨连绵,迟迟不见暖意。

五更天光着头的行者敲响了第一声木鱼,西内掖门外街市的瓠羹铺子飘出了香味,排起了长队。

一队骑兵飞驰而过,溅起了水花,排在队尾的食客躲避不及被喷了一身泥点儿。

这食客生得端是五大三粗,毛发根根竖立,腰间悬挂着一柄宝刀,手上全是茧子,瞧着便是个不好惹的主儿,此刻见自己脏了衣袍,张嘴就骂了起来,“招子不用便抠……”

他那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那门前迎客的战战兢兢的童子给拦住了。

“您不要命了,那可是皇城司!”

童子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惊惧,见那队骑兵并没有回转头来,心中吊着的那口气这才算放松下来。

听到皇城司这三个字,壮汉瞬间哑了火,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咬牙切齿地用南地口音低骂道,“呸,阉党跋扈,走狗当道。”

周遭排队之人闻言脸色微变,都悄悄离他远了几分。

那门前童子腿一软,四下里看了看,拉着那壮汉便去旁边的小巷子。

这一进去,这童子便着急忙慌的作了个揖,抓住了壮汉的手。

“这位好汉,我等小民不想惹官非,您莫要再妄议了。我听您口音,当是打南地来刚刚入汴京。那……那……”

童子声音细不可闻,“您当是不知,东宫谋逆,张春庭斩杀废太子于玉台前,一连三日的雨都没有将殿前的血洗干净。路边的狗吠上一声,皇城司都要当逆贼抓回去审讯一番……”

“关御史撞柱死谏到现在还在闭门思过……咱小本买卖糊口,还望好汉饶过……”

他说着不等壮汉反应,跺了跺脚,袖子一甩快步又跑到那瓠羹铺子前迎起客来。

巷子里安安静静的,毛毛细雨落在头发上,变成了细密的水珠。

潮湿的墙角根儿生出了薄薄一层青苔,看上去带着朦胧的绿意。

北地罕见这般潮湿,壮汉低垂着头摸了摸腰间悬挂着的大刀,一脸的冷静,丝毫不见先前暴躁样子。

他缓缓地摊开了手掌心,掌心当中放着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

他仔细的看了看,“关正清”三个字,排在了第一个。

雨水落了下来,将那名字晕染了开来,像是带着宿命一般。

壮汉没有迟疑,把字条塞入袖中,朝着巷子的另外一头走去,没有走上几步,却是停了下来,手死死的按在了自己的刀柄之上。

狭长的巷子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素色,手中撑着一把画着雨后残荷的油纸伞,腰间斜挂着一把黑黝黝不起眼的长剑。

她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高挑而单薄,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她吹飞去似的。

四目相对,壮汉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那小娘子的手,只要她的手一触碰到剑柄,他便即刻拔刀。

周遭像是瞬间安静了下,直到那小娘子撑着伞旁若无人的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壮汉这才觉得自己仿佛恢复了听力,瓠羹铺子前的童子清脆的说话声又能听得见了。

壮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自己被打湿的头发,脚一蹬飞快地消失在了雨幕中。

顾甚微听着那踏水之声,并没有回头。

她撑着雨伞越过了瓠羹铺子,在万家馒头铺子买了久违的馒头,不紧不慢地朝着记忆中的宅院行去。

青瓦白墙黑木门,灯笼匾额石头狮,黑底金字写了“顾宅”二字。

顾甚微瞧着,微微抬起了伞,朝着东面看了过去,那边烟雨之中亭台楼阁飞檐翘角,隐约有丝乐声起。

年幼之时她曾经同父母亲住过的澄明院,如今已经成为福顺帝姬府的一部分了。

她垂了垂眸,径直地朝着顾家的大门口行去,门房顾楼早在她驻足之时,便盯着她瞧了。

“小娘子可有拜帖?”

顾楼三十有七,头上生了些许白发,虽然顾家来汴京已经好些年,但说话之时,还是带了几分岳州口音。

“来讨债的,自是不用拜帖。都说贵人多忘事,顾氏如今了不得,连故人都不识了。”

顾甚微说着,收起了油纸伞,雨水顺着伞面流了下去,蜿蜒又曲折,像是流淌的血。

顾楼猛地睁大了眼睛,那是一张苍白得犹如死人的脸,丝毫没有血色,剑眉星目的少女是那般熟悉又陌生。

他脊背一寒,额头上却是冒出了冷汗,结结巴巴地嚷嚷出声,“您!您!您还活着!”

顾楼说着,猛地回头朝里看了看,随即又声音里带了颤,“您既然还活着,为什么要回来?快走。”

“不是说了么?来讨债的。”

顾甚微咬了一口馒头,径直地朝着门内行去。

万家馒头在京中享有第一的美誉,从前阿爹时常架着她去排头个。

五更天蒙蒙亮,回来的时候,怀中的馒头还是热的,正好赶着阿娘梳洗完毕。

一进门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之上纂刻着“清正慎行”四个大字,再往下去洋洋洒洒的是七七四十九条顾氏族规。

那刻字粗看金钩银划颇有风格,但细细看来每个字像是被无形的框画住了,无一出格。

顾甚微瞧着,眼中带了几分嘲讽。

顾氏寒微,往上数八代都是私塾先生教书夫子。到了顾甚微的祖父顾言之那一辈,许是积累的八辈子功德终于凑够了,祖坟上冒了青烟,顾言之高中进士举家进京,算是勉强在这皇城根下有了一席之地。

顾言之翻遍圣贤书,绞尽脑汁方才写下这般规矩,壁成之后车马过闹市又走骑云桥再到国子监,方才进府。

府中人未至,规矩天下知。

穿过长长的回廊,又走过几道垂拱门,顾甚微径直地去了福善堂。

顾家晨昏定醒朝食晚膳自有定数,每逢初一十五阖族五房,上至七十老叟下到三岁孩童,齐聚福善堂彰显孝悌。

今日正值十五。

顾甚微进门之时,恰到了压坛咸菜配糙米小粥这一步,一屋子姓顾的同时举勺,那举手的高低角度,嘴巴张开的大小,皆为一致。

明明坐了一屋子的人,却是诡异的没有一丝声响。

像是半夜闯入了鬼宅,瞧见两排子纸糊的假人办宴会似的,装模作样了无生气。

见顾甚微进门,不知是谁率先惊呼出声,紧接着便是勺子落地,打翻碗盏噼里啪啦的声音,整个福善堂突然活了过来。

“鬼!鬼……”

顾甚微听到鬼字,冲着主座上的顾家家主顾言之咧嘴笑了笑。

顾言之瞳孔猛地一缩,他手指颤得厉害,却是斯条慢理地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朝着坐在他下首的长子说道,“顾氏家门不幸,出了犯上逆贼,承蒙官家仁慈,不允诛连之请。”

“吾等当上报皇恩大义灭亲。玉城,去请皇城司捉拿罪人顾甚微。”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99万字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85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43万字

我凭破案扬名大理寺

又名《名“凶犯”翻案记》 七年前,卫显英被指虐杀一家六口后处死。其膝下一双儿女改名换姓,藏在天子脚下苟活。 七年后,当年判案的主审官被残杀在京兆府大堂上。 与此同时,卫家女儿来寻仇之谣言四起,更有证人证物,矛头直指卫家女儿卫希! 涂希希从不曾想过卫希在江湖上都失踪了整整七年,还有那么多人对她的凶名“念念不忘”。 那她就让这些人看看,卫希有多凶! 涂希希:要真是卫希来复仇杀人,她的目标可能是和当年卫显英案有关的所.有.人.哦。 众人:瑟瑟发抖.jpg 傅长熙:少来,凶手根本不是女的。 盛京官场都知道长亭侯府的小侯爷在大理寺领了个大理寺少卿的“闲差”——闲着没事折腾手底下当差的。 有案子就提着手下当驴使唤。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个手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提意见。 涂希希:您想查案,我替您在大理寺查。去做您该做的事吧。 傅长熙:凭啥? 涂希希:查案您没我优秀? 后来,长亭小侯爷真的转行当将军去了。 “这世间恶鬼当道,只有你在我身后,我才能勇往直前。” -[]

作者血色百合·完结·53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83.3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22.7万字

惊鸿楼

何家大小姐是假的,真的何家大小姐掉到黄河里了! 城里百姓搬着小板凳拿着瓜子,蜂拥而至,真假千金的大戏要开锣了! 假千金千娇百宠,真千金是个废物? 确实废,她这一生也只不过干了三件小事,随便养大的孩子当了皇帝,掐掐手指废了一座城,世间遍地惊鸿楼。

姚颖怡·连载中·61.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