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溺爱

婚后溺爱

难赴星河

现代言情/连载中

25.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23:06:27
施漫和商聿沉是商业联姻。 他们见面不超过十次,更别提所谓的感情,彼此皆认为能相敬如宾一生,便足矣。 直到,施漫磕坏脑袋。 磕坏脑袋导致记忆错乱的施漫,误以为自己是各类剧本的女主。 第一次,她是爱而不得的替身。 她虚弱躺在病床上,泪眼婆娑看着准备离开的商聿沉:“阿沉,你又要去找她了吗?没关系……你去吧,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商聿沉:“??” 第二次,她是贪慕虚荣的真千金。 第三次,她是为情断尾的狐狸精。 …… 施漫恢复记忆那天,正拿着卧底特工剧本,准备将商聿沉的手脚捆起来。 却见,她记忆中古板无趣、不解风情的商聿沉,俯身掐住她的腰。 他若即若离浅触那张嫣红的唇,眸光晦暗不明:“老婆,怎么不继续了?” 【先婚后爱/甜牙齿/双C】 【娇矜美人x闷骚大佬】

第1章:谈感情伤钱

九月底,秋意渐浓。

雨雾笼罩着CR购物中心,水汽氤氲在落地窗上凝结成雾。

“冯小姐。”施漫微抬眼帘,如白玉的指尖捏着咖啡勺:“利安要多少违约金?”

“八百万。”

“八百万对你而言,应该算不得什么?”她抿两口咖啡,眼底闪过一抹探究。

冯莘是业内资深经纪人。

施漫名下的传媒公司,起步不到一年,最需要人才的那段时间,也想过挖她。

但听说她对利安忠心耿耿,从未接受其他企业递来的橄榄枝,便打消心思了。

不曾想,她会主动找上门。

而她提出的要求,也仅仅是帮她支付八百万的违约金,施漫难免会觉得怪异。

冯莘苦笑:“我在利安的薪资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夸张,迄今为止每年年薪加提成奖还不到七十万,确实拿不出来。”

“我能看看你签的合约么?”

“可以。”

她把电子合约发给施漫。

施漫垂眸浏览的过程中,一阵高跟鞋“嗒嗒”踩地的浅响,由远至近传入耳廓。

紧随其后的是一道女声:“你们刚才看见CR的剪彩影集了么?商聿沉简直太帅了!也不知道施漫走了什么狗屎运,一声不响就攀上商家,还跟他联姻了。”

“狗屎运?像施家那种上不得台面的暴发户,指不定是使了什么下作手段呢。”

“可不是嘛?我听说商聿沉根本没看上她!不然,怎么连一场婚礼都不给她?”

“嗒嗒”声停在斜侧方。

一字不落听完完整对话的冯莘,看一眼被那四名女性,处处贬低鄙夷的施漫。

“施总,抱歉。”她一开口,刚屈膝坐下的人倏然看过来:“我没料到这家咖啡厅的消费群体素质如此堪忧,也怪我眼界太浅,以为在华丽高档的场所跟您见面能彰显我对您的尊重,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让表里不一的内里污您的眼了。”

她句句暗讽。

但凡有脑子,又怎么会听不出华丽高档和表里不一指的并非场所,而是人呢?

“不碍事。”

施漫摁熄屏幕。

她漫不经心往斜侧方一看,眸底倒映出四张写满心虚的脸。

背后说坏话被正主抓包,她们难免会尴尬,但在尴尬过后,听见冯莘话里话外的嘲讽,捕捉到施漫像在看几件物品一样轻飘飘的眼神,心头又不是滋味了。

“施小姐,好巧。”说施家是暴发户的女人,微抬下巴,一脸倨傲地找存在感。

“你哪位?”

“……”

施漫疑惑的神情,似乎不认识对方的表现,比正面和人撕破脸更具有杀伤力。

对方僵硬地扯着嘴角,怀疑施漫是故意为之,却找不到证据。

毕竟她们见面的次数属实不多,再加上眼下在商家的地盘,大肆闹一通只会丢脸,唯有硬生生憋着那口不上不下的气,看着施漫彻底无视自己和别人交谈。

“两天后给你答复,可以么?”施漫直视着冯莘,倒没有因为她帮自己暗讽他人,而放弃调查她的念头,直接签下她。

“没问题。”事情敲定下来,她们都没有在咖啡厅久留的意思。

至于那四只阴沟里的臭虫?

没人放在心上。

*

一辆迈凯伦行驶出购物中心的停车场,穿过朦胧雨幕,出现在湿漉漉的街道。

雨刷擦过挡风玻璃。

隐隐能瞥见沾着雨珠的玻璃后,那张美如仙、艳如画的容颜。

施漫透过朦胧雨幕,望向CR荧幕上循环播放的剪彩影集。

CR是商氏集团的产业。

身为总裁的商聿沉,出席CR开业活动的剪彩仪式是必然的。

镜头从他比例完美的修长身形,一点点拉近,将那张如天边明月一般极清极寒,甚是高不可攀的脸庞展露在荧幕中。

他不经意一瞥,毫无温度的眼神掠过镜头,亦和他们初次相见时,他不掺杂任何情绪,淡淡看她的眸光,相差无几。

“嗡──嗡嗡──”

车载支架上的手机发出“嗡”响,拽回施漫逐渐飘远的思绪。

她轻触接听键和扩音键,一脚踩下油门,往前开的同时,分神和好友聊几句。

“漫漫。”陶婧初慵懒的嗓音传出扬声器:“今晚出来玩吗?”

“来不了,商聿沉回国了。”商聿沉上周飞往国外出差,今天下午才落地京市。

“你要去机场接他?”

“怎么可能?”她转动方向盘,朝着右侧行驶:“我们约好了今晚回老宅吃饭。”

陶婧初了然:“我还以为你们培养出感情了呢。”语气掺杂着些许遗憾意味。

“联姻哪来的感情。”

联姻就像两个人合伙开公司,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

她和商聿沉能相敬如宾,已是联姻中最好的相处模式了,谈感情还真没必要。

“郑家那两位也是联姻,不照样培养出来了?”陶婧初停顿两秒:“你们领证快四个月了吧?难道还没对彼此动心吗?”

她认为施漫和商聿沉很登对。

着实不希望自己的好友维持现状过一辈子,那样太可惜了。

施漫:“没有。”

陶婧初:“……”她暗自叹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行吧,那我们改天再约。”

“好。”电话挂断。

迈凯伦稍微提速,听着雨珠砸落而下的声响,朝着他们的婚房──檀苑行驶。

不疾不徐拉近和檀苑的距离时,施漫拨通商聿沉的电话,准备问他是否到家。

却不想。

“嘟”声传入耳廓的刹那间,一辆失控的轿车,猝不及防从迈凯伦的右侧撞来。

“嘭──”

迈凯伦被推着往前。

轮胎猛然擦过地面,伴随那声刺耳声响,撞向左边的SUV。

来不及给出反应的施漫,整个人不受控地往左侧一倾,头部重重磕在车窗上。

“施漫?”

“能听见吗?”

扬声器传来低沉的男声。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的施漫,怔怔看着被气囊遮掩的方向。

她嗫嚅两下唇,唇边还未溢出半个音节,便阖上沉重的眼皮,彻底失去意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想翻译你的心声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秋慕星·完结·20.2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连载中·47.6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22.8万字

旗袍美人在怀,禁欲督军为她失控

慕熠臣是云州城出了名的冷漠狠厉,手腕强硬,偏偏这个人生了一张极其俊美的脸,英俊凌厉的外表下,他是人人畏惧的督军。 一生本是冷血无情的人,谁都没有料到他会对一个女人动了心。 初见顾时遥,他丢给她两根金条让她救他,而顾时遥迫于无奈救了他,为了救他,她不惜多次哭红了自己的眼睛。 …… 那一天,慕熠臣一身军装,出兵包围了整个码头,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抱上了车。 他说:“顾老板,我后悔了,我不该放你离开。” 顾时遥推开他,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堂堂一个督军,你说话不算数,以后还在众人面前怎么服众?” 慕熠臣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不松手,他轻笑了一声:“顾老板,下手确实够狠。” ** 后来,慕熠臣笔直地跪在地上,他眸光温柔到极致:“夫人,我都跪了一上午了,你还没消气吗?” 张副官:“夫人,督军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继续跪着,否则一个月也别想进我的房间。” 慕熠臣:摆好姿势,夫人想怎么惩罚,那就怎么惩罚。 明艳动人旗袍美人x杀伐果断禁欲督军

月夏留光·连载中·37.1万字

俯首诱桃

简介:【人间清醒.美艳女壁画师vs自我攻略.抠门男霸总】 许幼桃,人不如其名,长得美艳又张扬,闺蜜送其外号“许玫瑰”。她以为的和陆沉厌第一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楼下的咖啡厅,她看上他的脸,错把他当成假扮男友替自己撑场面的的男执事,心甘情愿当了冤大头,钞票为他花了一笔又一笔。 陆沉厌,人如其名,从社会底层打拼成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锱铢必较,人称当代“守财奴”。他知道他和许幼桃第一次见面是在更久之前,她扛着脚手架顶着大太阳,为福利院画公益壁画。彼时他难得走神一瞬,替她可惜了她那张脸,没用到“正道”上。再后来,他自打脸,庆幸她没投身“歪门邪道。” -- 陆沉厌追许幼桃的时候,今天送珠宝明天送豪宅,妄图用钱打动她。 许幼桃不屑一顾。 最后,他捧出了自己的真心。 许幼桃欣然接受。 好友对此齐齐摇头可惜:“阿厌,你是被下了蛊,还是中了邪?” 陆沉厌嗤笑,眼神热烈:“你们懂个屁,她是比金银财富更有价值的珍宝。” …… 爱上许幼桃的那一刻,陆沉厌生平第一次低头,周身桀骜尽化为柔软。 -- 一句话简介:守财奴霸总为爱撒钱,老房子着火,打脸真香! Ps:男女主身心唯一,5岁年龄差。 偏双向救赎的温馨向小甜饼~

素人洋·连载中·18.8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连载中·62.9万字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南溪不喜·连载中·63.1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都说温迎是朵带刺玫瑰,却甘愿在港城太子爷面前拔下一身刺。 她喜欢太子爷十年,一夕,却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 京圈名流之首傅砚楼,腕上常年戴佛珠,克己复礼、温润如玉,却无人知晓他玩起暗恋,深情藏骨。 一开始他遗憾,“她所求的不是我。” 她祈求与别的男人圆满,他也只希望她平安罢了,多的哪敢奢求。 后来他开始贪心,一路从港城追到海德堡再到柏林,最终盼得她回眸,“傅砚楼,你要不要娶我呢?” 之后一场盛大婚礼轰动全国,温迎嫁给情窦初开的人。 婚后,温迎踏入傅家小苑,在画集里发现他的手写情书,一年一封,十封,在最后一封信封背面上多出一行字:十年,得偿所愿 后来的后来,她在他斥巨资为她独建的宫殿独舞,曾一舞名动港城的小公主腰肢软软婀娜坠入他怀中,一身媚骨,叫男人全乱了心跳。 温润如玉京圈太子爷X港城娇艳玫瑰小公主

岁莳·连载中·3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