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东宫

嫁东宫

随下

古代言情/连载中

17.7万字

更新时间:2023-12-1823:48:24
“婚书已毁,你我二人的婚约便不作数了!” 再世为人,沈漪回到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登门退婚之时,她断然将婚书撕毁,与他相决绝。 前世,她深爱着风光霁月的楚王世子萧临涉,曾为他挡刀,历经生死。她一心憧憬与他结发成夫妻,恩爱两不疑。 未曾想,他心中另有所属,斥她如木头一般刻板无趣,比不得他明艳动人的意中人。 新婚之夜,他抛下她拂袖而去,让她沦为长安城的笑话。 更不曾想,他狠心绝情如斯,构陷沈侯府通敌叛国,害沈侯府满门抄斩。 这辈子,是她弃了他,绝不回头! * 萧临涉自以为他厌恶沈漪,心中只有他的朱砂痣,她同意退婚,皆大欢喜。 直至他恢复前世记忆,直至他看到生性高傲的太子将她捧在心尖上娇宠…… 他心如刀割,悔不当初。前世他欠她太多,罪孽深重,不敢奢求她原谅,只盼能远远看她一眼足矣。 * 太子萧璟,容颜昳丽,矜贵高华,一双丹凤眼撩人心怀。 因得皇上宠信,他性情向来乖张孤戾,自视甚高。 长安城谁也没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会为沈漪主动走下神坛,难以自控,几近疯狂。 他俯跪在她足下,目露虔诚痴慕,哑着声音道:“阿漪姐姐,我甘愿做你最忠诚的恶犬。你若想杀谁,我将他凌迟处死。” “只求你怜我,亲我。”

第1章登门退婚

……

沈侯府。

时缝惊蛰,窗外淫雨霏霏。

枝头花瓣被春雨打落,及满青石小径,潆潆花香漂浮在空中,似有却无。

“小姐,世子怎么能如此对您!”花枝抬手抹了抹眼泪,又是心疼又是愤恨道。

小姐还有三个月及笄,与小姐自小青梅竹马,早已定下婚约的楚王世子突然登门造访,竟是前来退婚。

今日退婚消息传出去,长安城簪缨世族的唾沫星子能将小姐淹没,沦为人前人后的笑谈。

更何况,小姐极为钟情世子,为了他连自己的性命也可以不要,他何其薄凉狠心。

婷婷站在铜镜前的沈漪转过身,春衫轻薄,勾勒出比新柳还要柔桡曼妙几分的腰肢。

她眸光冷漠地望着在雨中站了已有一个时辰的萧临涉,雨水沿着他俊美的脸庞滑落,他站得笔挺,列松如翠。

“他心有所属,非她不娶。”沈漪淡淡道。

花枝瞪圆了眼睛,泪水流得愈发汹涌:“为什么?明明小姐待他这般好,甚至救过他的性命,他要如此伤害小姐?”

沈漪哂然失笑。

前世的她也是这般泪眼婆娑向萧临涉追问为什么要退婚?那时的他眼底虽有些许愧疚,说的话却让她如坠冰窖。

“漪娘,我自小与你定下婚约,一直被父王母妃耳提面命,你以后是我的妻,要待你好,我谨遵他们教诲,从未发现其中不对。直到数个月前,我才发现我错得离谱。”

“你虽是名门贵女,性子着实是刻板无趣,只拘泥于闺阁的三分天地,不知闺阁外的天高辽阔,更不知我所求所念。而我就像是一个傀儡,不曾与你心意相通,却要被迫与你成亲。”

他似想到了什么,语气携裹了一丝冷意:“我不想与你成为怨偶,更不想厌恶你。所以,我要退婚。”

听罢,她为他挡刀留下的伤口似还未痊愈,钻心的疼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她一直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的。

他哪,曾带着她游尽长安城,执手登上城楼最高处,与她道:“总无语,但依依。”

他哪,在她每年生辰,总是挖空心思为她准备贺礼。她送他的每一物品,他收到后,眼中的星辉炙烫诚挚,笑言:“漪娘送我的臻宝,我必定惜之爱之。”

三年前,敌国突厥派刺客潜入长安城,将萧临涉错认成太子萧璟向他行刺,她为他挡了一刀,他流着泪紧握她的手,声音悲怆:“漪娘,此生我萧临涉必不负你。”

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萧临涉抿了抿薄唇,跪下:“漪娘,请你成全我。我自知是我负了你,我曾欠你一条性命,如今任由你处置。”

噬骨的疼传遍了她全身,如烈火焚烧,她双眼一黑晕了过去,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不想听。昏迷之际,她泪流满面,不肯张嘴服药。

爹娘与兄长向来疼惜她,自是容不得萧临涉如此伤她。爹爹进宫面圣,在养心殿呆了整整两个时辰。出养心殿后,再折去慈宁宫拜见太后。

最终,婚还是没退成。长安城人尽皆知,楚王世子不喜沈侯府嫡长女欲要退婚,沈侯爷一纸诉状告到皇上与太后娘娘处,胁迫楚王世子迎娶沈侯府嫡长女。

大婚当日,他满身酒气地踹开大门,毫不留情地扯下她的红盖头。

他目光冰冷,讥讽道:“沈漪没想到你是这种不知廉耻之人,以沈侯府与太后娘娘的权势逼迫楚王府,以性命威胁我娶你,当真令我厌恶至极!”

“我心仪之人是崔府小姐,她比你好上百倍,你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说罢,他拂袖离去。

原是如此啊。

崔府小姐崔华锦,年幼之时随崔夫人上山祈福后走失,寻回来后已是豆蔻年华。

长安城不少世族子弟对她极为青睐:“崔府新贵踌躇满志,崔贵妃又深得皇上盛宠,崔小姐本是天之骄女,只可惜她红颜薄命,幼时不幸与亲人走散,颠沛流离。”

“这是崔小姐的不幸,也是她之幸。十年流亡,反是养成了她坚韧脱俗的性情。与她交谈,实在惊叹于她的见多识广与恣意率真。”

话锋一转,他们眼底隐有嘲弄:“显得长安城养在深闺的贵女,太过矫揉造作。”

尤记得,萧临涉第一次见到被众多公子哥儿围簇着的崔华锦,他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多可笑,那时她竟以为他不喜崔华锦,如今想来,初次见面,他已对崔华锦生起私欲。

烛火摇曳,盈盈坠坠,刺得她眼睛生疼。

她流了一整夜的泪,终于想通。

他既无情她便休。纵使她再心仪他,也不应卑贱到落入尘埃。

翌日,她再次成为长安城的笑谈,费尽心思求来的夫君对她不屑一顾,在新婚之夜扬言钟情旁的女子,不与她圆房。

她向萧临涉提出和离,他愕然,随即恼怒道:“沈漪,这就是你欲求故纵的伎俩么?我告诉你,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愈发憎恨你!”

当日他上门求退婚的话一语成箴,他们成为了两看相厌的怨偶。

她对他渐渐心死,日复一日向他提出和离,他也一如既往地对她怒目相对,咬定她东施效颦,另辟新径学崔小姐的行事姿态来博他欢心。

而她不知,她是牵制沈侯府的棋子,皇上亦不会让她轻易和离。

沈侯府百年世家,在长安城盘根错节,贺元帝如哽在刺,心心念念除之而后快。贺元帝在十年前布局,命楚王与沈侯府深交,定下她与萧临涉的婚约,十年后收局。

她婚事受挫,父兄为她心力憔悴,再有楚王府背刺,沈侯府岌岌可危。在太后皇姑祖母薨逝后,贺元帝打压沈侯府更加肆无忌惮。同僚构陷,一道圣旨落下,沈侯府通敌叛国,满门抄斩。

沈侯府世代忠良,又怎会通敌叛国!可怜沈侯府上下一百余条人命,就连她不过三岁的侄儿,也沦为皇权倾轧的刀下亡魂!

她恨当今天子,恨楚王府的所有人,更恨自己识人不清,引狼入室,害了沈侯府!

讽刺的是,楚王府铲除沈侯府有功,当贺元帝问他想要什么赏赐的时候,兴许是有愧,他竟是求贺元帝留她一条性命。

就这样,她被囚在楚王府的幽室生不如死,他每日来到幽室,神色哀伤地望着她,为自己辩解:“漪娘,在与你成亲前,我并不知皇上要对付沈侯府。皇命难违,我没有能力保全沈侯府,只能求皇上留下你的性命。”

那又如何呢?她想要他死。

她与他虚以委蛇,利用他那少得可怜的愧疚,给他下了慢性毒药,她也同时服下。

奈何她心血早已耗尽,等不到萧临涉死的那一刻了。

她死的那一日,冬雪初霁,墙角寒梅开得正好。

她口吐鲜血,望向窗外暗香袭来的梅花。

毒药穿肠烂肚,细细密密的疼痛感自心口而起,传遍她的四肢百骸,她的意识渐渐迷离,涣散。

她好似回到了沈侯府,看到了爹爹目光温柔地在为娘亲画眉,琴瑟和谐,看到了兄长在树下练剑,英姿勃发。

她含着笑,一如在闺阁时向他们撒娇:“爹,娘,大哥,漪娘好想你们。”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接漪娘?”

弥留之际,门外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似有人慌乱地叫唤她的名字:“漪娘!”

沈漪缓缓闭上眼睛,一滴泪珠从眼角滑落,无声没入地上。

再次醒来,她竟回到萧临涉退婚之时。

爹娘与大哥尚在,她未嫁与萧临涉,一切都还来得及。

花枝看着沈漪落泪,自责到手足无措。小姐本就心痛难忍,她竟然还多嘴令小姐徒增哀伤。

沈漪睁开眼,走过妆匣打开,纤手取出婚书。

从前的她满心满眼都是萧临涉,这一纸婚书,被她小心翼翼地保存着,时不时取出凝睇,不由轻笑。

现于她,不过轻于鸿毛的废纸。

她朝着门外走去。

花枝脸色一变,不确定问道:“小姐您这是要?”

沈漪走出门外,望着缠绵的春雨,平淡道:“他负了我,我弃了他。”

在身后的花枝愣住,留在原地笑了又哭,哭了又笑。

是啊,她伺候小姐多年,怎么就不知道小姐是有傲骨的。楚王世子如此伤小姐,小姐怎会待他如初?

可她还是很心疼小姐啊!

曲折游廊,花枝为沈漪打伞,女子的裙角旖旎,晕染在细雨中。

她眉若春山,肌肤盈盈胜似凝脂,恰有一片花瓣落在她的裙裾上,更增风流蕴藉之意。

萧临涉望着远处的沈漪,行走间款步姗姗,浅青的裙裾与濛濛烟雨融为一色。

他心里讶异又有点不适,沈漪竟还是这般矜然自持的姿态。

她有多在意自己,他是知道的。他上门退婚,她必然是伤心欲绝的。

忽然,萧临涉牵着唇角笑了笑。

大抵是痛到极处,沈漪依旧在竭力维系着世家贵女的风仪。从前他只觉得这样的她温婉端雅,知书达礼,是妻子的不二人选。

可他的心在数月前已被那个令他怜惜的女子撞开,其嬉笑嗔怒,其恣意风情,犹如延绵不绝的藤蔓,在他的心间攀附,生长。

时间愈久,沈漪便被衬得索然无味。

他换上愧疚的神色,迎了上前,道:“漪娘。”

沈漪在距萧临涉数步停下,眸光如十二月的皑皑素雪,冷清清地望着他。

他生得俊朗清举,即便是在雨中站立多时,丝毫不见狼狈,反是有种落拓不羁的干净。

这个她曾那样倾心痴慕的男子,如今再见,已无一丝欢喜,唯有无尽厌弃。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皇后娇媚,权臣诱她夺权篡位

皇后苏折桑成婚五载,想要一个孩子,偏偏皇帝始终不和她圆房。 权倾朝野、忠心耿耿的顾丞相深夜登门。 他说:臣为娘娘解忧,圣上给不了你的,臣给娘娘出主意。 苏折桑:这能行? 顾丞相勾唇:于圣上而言,三千佳丽都一样。娘娘贵为一国之母,也是一样的。 夜夜等不倒皇帝的苏折桑恍然大悟:他可以的,自己也可以。 见鱼上钩的某人含笑点头。 某日,看透一切的苏折桑表示不想当皇后了。 顾丞相:嗯? 苏折桑:我想当皇帝。 顾丞相不笑了,漂亮的桃花眼变得危险。 此后,某人恶狠狠磨牙:娘娘这点道行,如篡夺这皇位? —— 这是一个权臣诱惑皇后篡位的故事。

攻玉1129·连载中·34.8万字

娇滴滴外室跑路后,太子他发疯了

新文!《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上天》 【双洁+妖媚女主+权谋+疯批太子明月下神坛】 李妙仪长了一张好脸,一颦一笑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 李妙仪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不给比自己爹还大三岁的侯爷当续弦,为了护住在家备受欺负的母亲。 李妙仪想为自己搏一把。 …… 太子殿下众所周知的天上明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但不近女色二十载,一心只有大国,无小家。 上京众女有个不必言说的默契,不能私下觊觎明月。 可就在陛下为太子赐婚之时,太子竟长跪在御书房外,声称已有心悦之人,并且是两情相悦,太子长跪三日,只求陛下能收回成命。 上京之内一片哗然。 …… 直到李妙仪撞到了太子把兄弟送来,勾引他的细作,腰斩后。 李妙仪害怕了,毕竟自己接近太子的理由也算不上清白。 李妙仪想随着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离开上京,寻一无人处,离太子远远的,只为自己而活。 …… 被太子知道李妙仪要跟少年将军跑了,太子疯魔了。 这时李妙仪才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天上明月,明明从骨子里都是黑的。 天上明月,最终陨落于世俗。 “我神色如常的爱,是不声响的海。” 【女主会为了改变旧时代女性的低下的地位而努力。】

含瑶光·连载中·51.6万字

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

【亡国之姬,倾覆天下】一个世人眼中的‘祸水’ 前世,她是娇养在府的士族贵女,最终却沦为暴君手中的玩物,大雪夜里,赤身裸体、死无葬身之地。重生归来,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朝着那人的脖颈扎去,既然要血债血偿,那么就从此刻开始...... (温馨提示:非日常甜宠文、非娇妻文学、女主为主)

般般如画·连载中·62.9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28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38.7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连载中·77.6万字

将军夫人重生后,满门跪求她饶命

成亲当日,夫君随军出征,宁如烟则望眼欲穿,半年后却盼来了夫君战死的消息。 随同而来的还有夫君通敌的消息。 看着被围困的将军府,看着被下狱的丈夫和庶子,婆母拉着她的手说:宁氏啊,以后咱们就指着你了。 弟媳姨娘们也都跪下纷纷哭诉:大夫人啊,以后你就是当家人。 宁如烟于是爬上了那个人的床。 可是,自此之后,将军府的人一边嫌弃她是破鞋,一边指着她赚钱维持奢靡生活。 为了那死去的丈夫,宁如烟一一忍下。 直到那天,她看见死了十年的丈夫拥着娇妻爱子,她才知道这十年来她一直活在骗局中。 被溺死在水中后,再次睁眼,她回到了丈夫战死消息传来的那一天。 将军府被围?她的梧桐院里有吃有喝。 公爹小叔子被抓?她身体不好起不了床。 …… 指挥使大人要吃饭?行啊,只要不让她爬床,想吃啥做啥。 江衍郁闷了,怎么他的脸没吸引力了吗?还是他的权力不好使了? 宁如烟:不,都好使,只是,对我不好使而已。 江衍最后只能修改人设走无赖路线:烟烟,我又受伤了!

紫雪凝烟·连载中·34.2万字

宠妾灭妻?这侯门主母我不干了

新婚夜,林妙芙连盖头都未掀,夫君就赶赴边疆,叫她独守空房六年。 她操持中馈、孝敬婆母,为他守着偌大的侯府,等来的却是夫君带回的外室和孩子。 她为爱忍气吞声,落得个被弃被打住狗窝的悲惨下场。 重生回来,这次她要和离!

樱桃烧酒·连载中·24.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