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好酸的杨梅

古代言情/连载中

41.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1722:52:01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

第一章:孟长青被打

这天深夜,孟府灯火通明、府门大开。

后院的女主人急的一天没吃饭。

不为别的,就为她进宫做伴读的‘儿子’,已经在宫里关了两天。

终于,家附近的路上传来马车的声音。

一直在门口张望的下人赶紧往后院报信,“夫人!少爷回来了!”

主位上坐着的夫人蹭的一下站起身,“少爷怎么样了?”

“被打了十大板,站都站不起来了。”

夫人听到这话,心揪了起来,“快去叫胡大夫,你赶紧找块门板把人抬进来啊。”

孟长青被挪到门板上的时候,就已经晕了。

她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想着事情。

想自己倒了大霉,胎穿到一个封建社会。

想到她那些虚伪的伯伯和堂哥,自己要是没熬过去,她母亲和亲娘不知道要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

想自己动手揍太子时,太子那傻样,果然,上位者也是一样不经揍。

又想到皇帝说的那些话,想到打在自己身上的板子。

哎呀,板子的事情不能想,越想越痛。

“啊!”

孟长青痛的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从门板转移到了床上,母亲正坐在床边给她上药。

“可算是醒了,赶紧把这碗药喝下去。”

孟长青看到眼前乌黑的中药,实在是不想喝,闻起来就够苦了。

“必须喝了,胡大夫给开的药,能让你背上的伤好得快些。”

孟长青咧嘴赔笑,“冷冷再喝。”

“你还有心情笑!”文氏假装用力的揪她耳朵,“差点就死在宫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在外面急得要死,你究竟为什么对太子不敬?”

“嗐,那小子不知道从哪儿学的,要跟我搞男风那一套,伸手就解我腰带,我能让他解么?这不就揍了他一顿。”

孟长青女扮男装,犯欺君之罪,真要让太子脱了裤子,那势必大难临头。

退一万步讲,就算能得皇帝宽恕,饶得一命,但她必须回归女儿身,那必然家产不保,往后的日子恐怕比死还艰难。

若只是揍太子一顿,虽也有大难,但以皇帝对她家的感情,最多受点皮肉之苦,身份不被揭穿,一切都好说。

果然,她赌对了。

这不就好好的回来了么!

家产没丢,性命也没丢。

说起孟长青为什么要女扮男装,那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她是她爹孟老将军的遗腹子。

孟老爹打仗把自己和三个儿子都打没了。

按照本朝某些宗族的宗法,如果儿子没了,那家产要交还给宗族,或者找侄子继承。

让文氏把她丈夫和儿子打下来的家业,拱手交给他人,她怎么可能愿意呢?

万幸,那时候孟老爹的姨娘梁氏,正怀有身孕。

只要生下的是儿子,那孟老爹就有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可要是个女儿,家业还是得落到外人手里。

所以,孟长青必须是个儿子。

“陛下对你的处置是什么?”文氏知道宫里的规矩,长青敢对太子动手,处罚绝不会只是十大板这么简单。

“给我发配到凉州去了。”孟长青说起这事,脸上没有半点不高兴,甚至还有些激动,“凉州有个叫北山县的地方,皇上让我到那边去做知县,他连官印和文书都给我了。”

孟长青撑起上半身,从怀里掏东西。

“看,这是文书、官印。”她献宝似的把东西塞到文氏手里。

“凉州……”文氏手指抚过纸上的文字,“那是大梁的边境,三国交界,燕人凶残野蛮,又有捷丸伺机而动,你父亲和哥哥们,就战死在那里。

如今镇守在那里的将士,多半是孟家军的旧部。

皇上让你到凉州去,所图为何?”

“管他为什么。”

孟长青仍有她上辈子的豁达,“总归是一线生机,母亲,快去收拾行李,我们这就启程。”

“现在?”文氏按住孟长青,“老实说,你在宫里还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孟长青保证,“真没干什么,就是那一脚踢的不是地方。”

文氏懂了。

“你可真是……”

大晚上的都别睡了,赶紧跑吧。

“八方,去通知梁姨娘,让她把家里的金银细软全部收好,再叫人准备车马粮食,准备妥当后立刻出发。

对了!把胡大夫也绑了带上。”

皇宫之内。

皇帝坐在东宫正殿,面前跪了个年纪很小的内侍。

小内侍趁着皇帝不注意,左右来回挪动屁股。

“你也跪的够久了。”皇帝开口,“说说吧,太子和孟家少爷为什么起争执。”

小内侍脑袋抵着地砖,“回禀陛下,小人实在不知道,太子和孟少爷起争执时,小人并不在旁。”

皇帝不怒自威,“你是太子贴身内侍。”

“陛下恕罪,不是小人偷懒,是太子吩咐,有话要跟孟少爷单独说,所以把小人等赶了出去。”

皇帝向后仰靠,“如此,你也不必在太子身边伺候。”

小内侍哆嗦起来,“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罚入苦役。”

小内侍哇哇乱哭、满嘴求饶:“陛下恕罪啊,宽恕小人的罪过吧!”

皇帝身边的侍卫哪管他在嚎什么,直接拧住他的手,提了出去。

内室的太子听到声音,急的赤脚下床,朝着房外喊:“父皇,饶过桃子吧,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守在内室的御医,赶忙上前拦他,“殿下,您的伤需要静养,切不可乱动啊。”

“放开我!”

太子推开御医。

御医不禁推,太子一伸手,御医往地上一滚,就地趴好。

这下就轮到看守的侍卫们出手了。

这些侍卫,只遵从皇帝。

出手就直接把太子架起来按到床上。

皇帝发落了内侍,听到里头的动静,眉头蹙起,实在想把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打一顿。

“最后再问你一次,长青为什么打你?”皇帝的火气已经快要冲出脑门。

太子吓的不敢作声。

“说话!”

“我哪儿知道。”太子的心虚就写在脸上,“他本来就性格暴躁。”

“朕看着他长大,他什么性格朕很清楚。老实说,否则朕也叫你尝尝板子的滋味。”

太子咬死不肯说。

皇帝念着他的伤,不可能真的打他。

“他孟长青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皇帝厉声,“他的父亲和兄长为守国家战死,如今朕为了你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打了他,朝中老臣要如何看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91.9万字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林朝卿·连载中·58万字

论在古代逃难的艰辛

作为混混的女儿,肖筱原本担心自己会不会嫁不到好人家。 没想到战乱起,她先发愁的是怎么才能和家人在乱世中生存

酷美人·连载中·72.2万字

长姐掌家日常

穿成县令嫡长女,爹怂娘死弟还小,小妾庶女少不了,十一岁就要学着管家理事,奈何人多钱少总操劳,原以为开局是宅斗情节,好在老爹有鉴茶之眼,妹妹们也乖巧可爱,冉青竹表示,这也还成,只要解决了这缺钱的困难,咱家也算是和谐向前。可惜总有人想要打她家的主意,这个侯爷世子,那个公府嫡子的,你们这是欺负我爹官小啊,老爹咱不怕,女儿助你上青云,别人靠老公,咱就靠老爹!

细雨淼淼·连载中·32.6万字

宋渊欢之

新文《修真界甩锅第一,团队精神第二》开坑,来吧来吧~撒花~ 宋欢穿越到古代成了猎户家的女儿,上无父母长辈,下只有年幼弟弟。 家里没田没地,只能自食其力,做陷阱捕猎物,为解决生活开销,为让阿弟能够读书识字,精打细算,时刻关注物价波动。 正愁眉之际,送上门了一个隽秀小童生。 女主主外,做陷阱,捕猎,开荒,种菜,硝制皮毛…… 无处可去的小童生主内:教导阿弟读书识字,操持家务。 女主:明年目标年收入十两! 游学路上,浅踏江湖(隐语、标行、老合、变绝点、土匪等等)、看山河、记物价、察朝廷局势。 且看因女主这只蝴蝶振翅,会让在她身边经过多年潜移默化的两个男人给朝廷、百姓带来如何变化。 (女主没有经商天赋,全靠一身武力)

柒耶·完结·91.4万字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冰河时代·连载中·30.1万字

我在古代靠抄家发家致富

【讨债+玄学+爽文】 凌初死了。 莫名其妙穿越了,穿成了尚书府的大姑娘。 然而却是一个不受宠的,刚出生就被道士批命,刑克六亲。 从小被送到道观里寄养,及笄才被接回府。 本以为从此能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谁知迎接她的却是满门斩首的圣旨。 为了保住小命,她豁出去配合锦衣卫将自己家抄了一个底朝天。 为此众叛亲离。 别人以为她要痛哭流涕,向家人忏悔求原谅。 她却在忙着四处讨债赚钱吃香喝辣,帮鬼魂完成遗愿攒功德延长自己的小命。 正当她小日子活得有滋有味时,却发现自己爹娘都是假的。 就在京都众人都在等着她回去跟假千金撕逼的时候, 她却转身进了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天天忙着跟着杀神一起满京都抄家。 已有完结文《福运嫡女,穿越后靠嘴炮带飞全家》。

半世书音·完结·103万字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 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 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 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 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 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 四个继子:!!! 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 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 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连摆手: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秦瑶挠头:在农业税极高的古代,到底怎么才能不种地? 这时,被送去死的懒相公(扭曲爬行)(努力站起来)(尖叫嘶吼):娘子!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悠闲小神·连载中·139万字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冰河时代·完结·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