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的娇软哭包只会点香

太子的娇软哭包只会点香

槿壹

古代言情/连载中

13.5万字

更新时间:2023-11-2422:17:06
她是被全家团宠的小娇娇,全盛京都知道她见血晕、流泪晕,大声说句话都能被吓晕。可一朝风云变,被人强行掳走后囚禁荒岛,此后一生都未能得自由。 重生归来后,她决定拯救家人,掌控人生。 点香,问鬼,测凶吉,她带领全家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后来,世人都怕她,敬她,可没人敢娶她,只有他,自第一次见面就嫌弃她,吓她,训练她,想改变她,最后却将她宠的更娇弱了。

第001章:他挖坟的对象,是她父亲

盛京城。

天还未大亮,阮家偏门里驶出一辆马车,阮卿靠在车厢上,脸色苍白,手心里攥着一张纸条。

她回来晚了。

父亲依旧自杀了。

上一世,父亲离世后她吃不下睡不着,母亲特意让人从外头买了她最爱吃的芙蓉糕。也正是这一盒糕点,彻底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

食盒里有一张纸条,上头写着:有人想开棺。

什么棺?

谁的棺?

想来想去,只能是父亲的棺材了。

她吓得肝胆欲裂,想也没想直接坐马车偷偷出了府。甚至为了快点赶到位于京郊的祖坟,她选择走了人烟稀少的小路,没想到遇上了劫匪,从此成了别人手中的金丝雀,致死都没能再见天日。

这一世,她依旧出了府,“核桃,跟马夫说,走官道。”

核桃自小跟在阮卿身边,一向听她话,“好的,姑娘。”

马车刚行驶到半路上,外头就下起了濛濛细雨。

这会儿正是盛京一年里最热时节,一场雨下来,反而凉快了许多。

马车刚停,阮卿就顾不上礼仪,提起裙角疾步冲进了雨幕中。

“姑娘,慢点。”

阮卿慢不了,有人在父亲死后还不让他安宁,她怎能慢?

“姑娘,有人!”核桃挡在阮卿前面,一双大眼中满是戒备。

晨光下,一群身穿黑红条纹制服的男人正忙碌着。

“老大,有人来了。”

“嘿,下雨天也有人跑坟地?”

“老大,还继续吗?”

站在伞下的男人,懒懒抬起眼角,斜瞅阮卿主仆冲来的方向。

小姑娘身上都淋湿了,雨珠打在她细白肌肤上,羸弱又可怜。她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整个人怔在哪儿,似乎傻了。

“动手。”谢宴冷漠收回目光,示意手底下的人抓紧干活。

副司郑建安硬着头皮拦,“老大,好像是阮家三姑娘。”

“谁?”谢宴不太感兴趣,他不喜欢下雨天,又湿又潮。

想发脾气。

郑建安无语,“棺材里那位的亲闺女。”

当人闺女面,总不能继续挖人家父亲的...坟吧?

谢宴挑眉,就是那位号称盛京城胆子最小,声音最弱,出门一趟都能吓病几日的姑娘?

别说,腰还真...细。

“继续挖。”小姑娘说,她一双黑白分明大眼睛软软看着谢宴。

郑建安眯眼打量小姑娘,有点意外她能说出这话。

说起来,他们京察司都是各世家豪门出来的子弟,平日里不知听了多少八卦。

眼前这位,大点声跟她说话都能被吓哭的主儿,能眼睁睁瞧着挖她父亲的坟?

他心里嘀咕,脸上已经挂上很有欺骗性的招牌笑,“阮三姑娘,我们是...”

阮卿俯了一礼,“郑副司长。”

郑建安心下松快,知道他们身份就好说话了,“京察司办案,还请阮姑娘不要见怪。”

阮卿语气柔软,“阮卿不敢,阮家有大伯做主,相信京察司已经与他商量好了。”

郑建安笑不出来了,特么他们还真没商量,这事谁家能同意?

京察司归陛下亲自管,查案办差都是听命行事,可这次,陛下大约是不知道的。

他偷瞄老大,也就这位敢。

“阮姑娘,你刚刚说继续?”

要是主家点头,事后更好甩锅,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阮卿垂眸,“我拦得住吗?”见到人后,她就知道拦不住,这可是专门为陛下查抄犯罪官员的京察司。

更何况,他们的老大是太子殿下。

既然拦不住,她倒想看看,父亲坟里到底有什么。

郑建安闭嘴。

阮卿咬唇,“昨夜梦见了父亲,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这事郑建安还真知道,说是这位三姑娘在为父亲守灵期间伤心过度,哭晕了过去,直昏迷了好几日,醒来后父亲也已经下葬了。

“阮姑娘,节哀。”郑建安一脸悲凄,拱手弯腰。

谢宴黑着脸,一脚踹过去,“啰嗦什么?干活去。”

郑建安一瞧,得儿,这位脾气又上来了,赶紧溜。

谢宴从不耐烦跟人拐弯抹角,“我们得到消息,你父亲手里可能有些东西。”

阮卿只给他留了黑压压头顶,“嗯。”

“一边待着,少废话。”

核桃气得瞪眼,要不是被阮卿拉住,估计要跳出去挠他脸。

“姑娘,他们要挖老爷的坟也就算了,怎么跟您这么大声说话,真没礼貌!”

自家姑娘胆子小,平日家里人说话都细声细语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粗鲁的对待自家姑娘。

是不是男人?

阮卿心情复杂,核桃不太聪明,可对她最衷心,一切以她为先。上一世,孤岛前几年要不是有核桃陪在身边,她大概也没法撑上十年。

可惜,核桃死的早。那人说核桃偷跑了出去,可她知道,核桃一定是死了,不然不可能丢下她不管,“桃子,那是太子殿下,不得无礼。”

核桃就很意外,双眼亮晶晶仔细瞅谢宴那边,“咦?姑娘快看,露出棺材了。”

阮卿心神一震,不顾泥土泥泞踉跄着冲了过去,京察司的人瞅着老大脸色没拦。

她扑通一下跪在黑土地上,只一眼,泪就再也止不住。

郑建安寻思人家姑娘哭成这样,总不好再动手,准备据理力争劝劝,“老大,挖人坟总是不道德的,再说东西不一定在这儿。”

谢宴神色不明,“开棺。”

“不可。”一个女声娇娇柔柔响起。

聒噪。

若不看她是苦主,谢宴想将人敲晕了丢出去,“怎么,这会儿敢拦了?”

阮卿一双眸子含泪,“谢司长,请您稍等,我想看看。”太子有个特殊癖好,在他察案办差时,最不喜欢人唤他太子。

“你会?”他怀疑她是想拦着开馆。

“略知一二。”阮卿神色朦胧,“毕竟,我也是阮家人。”

谢宴挑眉。

他可真不太信那些神神叨叨东西,奈何当今陛下还有朝中许多大臣都信这个,有机会瞧瞧也行,倒要看是个什么鬼东西。

这对话,郑建安没听懂,可不耽搁他会看老大脸色行事,“阮姑娘,您吩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爷,夫人她又上吊了

【夺舍重生+先婚后爱+复仇+互相救赎】 她曾为大昭最受宠的七公主,大婚当日,一场宫变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 重生归来,她要让这世界天翻地覆。 …… 君晚宁看着昔日姐妹,眼中全是仇恨。 “你弑父杀兄!助谭家谋反,毁了大昭!你不得好死!” “本公主不日便要嫁与陛下,享皇后之尊。而你就要死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身上不留下一块好肉,究竟是谁不得好死?” 醒来后,她容貌变换,成了和新婚夫君相看两厌的平阳侯夫人沈梦瑶。 而那个杀人凶手,竟变成了她的样子,夺走了她的人生,和她往日的青梅竹马携手,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体会体会登高跌重的滋味吧! 第一步:驯服暴躁侯爷 ——我要你重振侯府,许我地位,做风光无限的侯府夫人。 ——好,我答应你。 第二步:撕开小丑面具 ——我要你做我的坚实后盾,任我颠覆至尊权柄。 ——可以,不难。 第三步:悬壶济世,做逍遥大夫 ——我要隐世,远离喧嚣。 ——(某人急了)带上我。

止归西·连载中·35.2万字

相公,妾身只想做咸鱼

多年前的一份婚约,将荣国公府端庄贤淑满腹才情的嫡长女与永宁侯家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嫡幼子绑在了一起。 殊不知荣国公府嫡长女唐冰萱最大的爱好是困觉! 永宁侯府嫡幼子江疏年最大的爱好是扮猪吃老虎! 小剧场一: 江疏年:娘子,冬日甚是寒冷,给为夫做件斗篷吧? 唐冰萱:好困啊,相公。明日就让针线房的绣娘给你做。 江疏年:...... 小剧场二: 某日,夫妻二人路遇匪徒杀人劫货。 江疏年:娘子,别怕,为夫保护你。 唐冰萱手一挥:相公,打斗费时费力,下毒多省劲。 江疏年:...... 小剧场三: 某年,江疏年让唐冰萱过上了妻凭夫贵的日子。 唐冰萱苦恼脸:相公,能不能有做纨绔的自觉? 江疏年冷漠脸:没有。 唐冰萱:“......”。 PS:谁套路谁,谁又分得清楚。

小小紫云台·连载中·14.2万字

我师叔他权倾天下

她九死一生,涅槃归来,只为报仇雪恨! 他是残忍无情,权倾天下的玄王爷,亦是执掌一切,护她周全的暖师叔。 冷虐王爷复仇女,就搅他个天翻地覆! ———————————— 混入皇宫难如登天,苏轻默正来回踱步… 【什么?夜公子进出皇宫跟玩似的?】 渣男太子暗卫甚多,武功高强,势力难以削弱… 【什么?夜公子派一人就废了数十名太子暗卫?】 哎哟,白莲花庶妹在擂台上出风头了… 【怎么回事?夜公子一颗石子飞射而去,擂台竟突然坍塌,哎呀呀,二妹妹要被砸死了!】 试探?合作?苏轻默步步为营,算无遗漏,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清冷俊美,神秘莫测的男子,竟是她那素未谋面,心心念念要孝顺的师叔? 【什么?师叔不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么?】 ———————————— 男子墨黑色的眸中风雪乱作,挑起那娇嫩的下颚,沉声道:“苏轻默,勾引师叔,可是要逐出师门的!” 面前女子不慌不忙,绝美的唇角上扬:“师叔怕还不知,眼下这师门,我说了算!”

今生愿·连载中·40.6万字

救了太子后我被盯上啦

云依依救了个男人,本来是看人不简单,想着为自己搭条线,抱个金大腿,谁想一不小心把自己搭进去了。 谢淮晏看到的云依依的第一眼,曾经的太子妃选人标准全都没有,眼前这个人成了唯一的标准。 女主:男人哪有钱钱靠谱。 男主:一个聪明的恋爱脑,想贴贴,还是想贴贴 PS: 前期有点种田文的感觉吧! (1V1宠文,双洁,偏日常)

夏天的凉粉儿·连载中·25万字

嫁奸臣

前世她恋爱脑不得好死。 今生,她扭头遵从父愿嫁权臣。 人人都说当今丞相阴鹜奸邪,不可一世,避之不及。 汪挽嫁过去后却觉得那些人都错了。 ....... 沈欲:本相一生只娶一个女人,挽儿乖乖陪着我,否则就把你挂墙上。 汪挽有时候觉得这份爱很沉重,她真希望沈欲能多娶些老婆,这样就不用对他爱的深沉。 不过某人嘴上虽是这么说,却对自己的夫人百般宠爱。 千年人参、天山雪莲、南海夜明珠,通通送到夫人的房间。 汪挽本是为了刺激渣男才嫁给沈欲,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 早知道大奸臣私下是个宠妻狂魔,她前世就不走弯路了。 直接嫁给这个大奸臣就完事了。

糖吃兔·连载中·31.8万字

未婚夫出家后,我竟有了三岁崽崽

大婚将近,未婚夫陆昀情愿剃度出家,也不愿娶祁语宁为妻。 祁郡主一时间沦为盛京笑柄。 婚事本就是陆家求的,若是陆昀悔婚大可退婚,他竟出家让自己被人笑话。 祁语宁今生头一次受此大辱,正想着如何报复未婚夫全家时…… 却发现她和前未婚夫那个名满盛京的兄长陆泽,竟有了一个三岁女儿! 小剧场: 香林寺中。 前未婚夫陆昀看着眼前冰冷米糠饭,两根小白菜,没有一滴油,心下万分后悔。 为何不娶祁语宁?偏偏要在此处受苦! 陆昀擦了擦锃光瓦亮的光头,走到祁语宁厢房前:“宁宁,我后悔了,我愿意娶你为妻,日后我的心中只有你,不出家了,咱们明天就拜堂成亲……” 厢房门缓缓打开,陆昀见着出来的陆泽一愣,“宁宁呢?哥,我愿意娶宁宁了,这寺庙我是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我宁可娶祁语宁为妻。” 陆泽冷声:“寺庙待不下去?那就去漠北城军营去!” 陆昀:“???” 陆昀见着屋内出来脸色酡红的祁语宁:“宁宁郡主,我愿意娶你为妻……” 小萌娃从屋内探出脑袋来:“爹爹,他是想要娶我娘亲吗?” 陆昀:“!!!” 谁能告诉他,他才出家三个月,为何他大哥和祁郡主有三岁的女儿了?! 求收藏~

五月柚·连载中·59.7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25万字

回府后,世子妃马甲快藏不住了!

异世魂穿的玉琳琅终于被接回家了。 起初,众人认为嫡千金流落在外十二年,定是个唯唯诺诺任人欺凌的小可怜。 结果,文斗武斗阖府上下竟无人能招架半分。 一路吃瘪的假千金担心身份地位被撼动。 嫡千金却一手摸骨一手断案,连断妖魔杀人案、幽冥马车案数桩奇案,一时声名大噪。 假千金银牙咬碎:能摸骨断案又如何?还不是一个浑身腐臭没人爱的小仵作!呕~ 岂料嫡千金生辰那日,流水似的礼品堆满屋。 众人皆惊,原来嫡千金是上京霍氏、金陵苏氏等门阀世家捧在手心的团宠宝宝。 假千金几乎气绝:那又如何?我是舒云女子书院第一奇女子,琴棋书画中琴技最为一流! 众人:竟有人如此想不开同我们小师叔比琴?不好意思哦,知道天音师么?小师叔就是我们之中最强天音师。以音驭万物,音可疗伤于无形,亦可杀敌于无状。 素手抚琴飞花断叶,谈情说案拂开层层面纱,书写一段佳话。

梓云溪·连载中·21.4万字

娘娘,皇上又翻你牌子啦!

天才调香师穿越回古代,成了皇帝的小老婆之一。 终于可以摆烂了,夏宝筝做梦都要笑醒。 只是笑了没两天,看见后宫乌泱泱妃嫔们头上的厄运,她哭了。 从此别人宫斗争宠,她忙着帮人除厄。 德妃因是将门之女,被人疯狂追杀。 夏宝筝救她救到手软,撂挑子不干了,死就死罢,百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德妃反手将全副身家都送给了她。 淑妃失去了价值,被人当做绊脚石,除之而后快。 夏宝筝为了帮她除厄,绞了一头长发。 淑妃抱着她哭了三日三夜,说以后有姐一口肉吃就有她一口汤喝。 良妃被竹马初恋迷了心智,天天想要寻死。 夏宝筝为救她,挨了渣男一刀。 良妃幡然醒悟,人家不喜欢我,我绝不纠缠他,我弄死他! 贤妃天天算账,算出了个大窟窿,差点哐当入狱。 夏宝筝为了救她,损失万两。 贤妃痛哭流涕,从此天天抱着她大腿叫爹。 渐渐的…… 后宫仿若成了她的天下。 皇帝发现了不对劲…… 劈手将小小美人夺入了怀中。 一众妃嫔:“……” 狗皇帝不讲武德!

玉楼人醉·连载中·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