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在古代逃难的艰辛

论在古代逃难的艰辛

酷美人

古代言情/连载中

6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423:57:29
作为混混的女儿,肖筱原本担心自己会不会嫁不到好人家。 没想到战乱起,她先发愁的是怎么才能和家人在乱世中生存

第一章躺板板

“你捏住她的嘴,我来给她灌下去!”男人的声音凶狠威胁:“死丫头,再不好起来,就别怪老子把你给扔了!”

肖筱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的下巴被人用力捏着,嘴就不由自主张开了,随即苦的让人怀疑人生的药就被灌进嘴里。

肖筱怀疑有人想毒死自己,她睁开眼,看到个满脸胡子拉碴的高大中年男人,还来不及自救反抗,很多陌生的消息灌进脑海里,让她又晕了过去。

肖筱再睁开眼,是被饿醒来的。

借着惨白的月光,她发现自己躺在木板上。

莫不是已经安排躺板板,要被埋山山了?

虽然是头重脚轻,浑身无力,她还是觉得自己能再抢救一下,挣扎着起来后,一脚踩到了‘棉花’身上。

“哎呦!”肖綉痛呼一声,旋即压低声音,难掩惊喜:“小妹你醒来了!”

肖綉先摸了摸她的背,察觉汗水已经把衣裳浸透了,她用火折子点燃了油灯:“出汗了就会好,姐去给你端热水过来擦一擦,再喝点稀粥!”

先前灌进去的药都吐了出来,小妹呼吸都似乎没了,脸色灰败的吓人,她都以为自己要失去妹妹了。

后来爹又灌了一回药,没想到这回倒是没吐,现在又出了身汗,看着也鲜活了些。

肖筱就坐在木板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整理自己脑海中的信息。

这身体主人的亲爹,肖有福是豫章省,宜安县赌场里看场子的,俗称混混,打手。

亲娘柳氏明月,原本是县城里秀才老爷的女儿,可惜兄长想以赌发家致富,却又没暴富的命。

等他借的高利贷上门,把亲爹都气的直接上西天了。

正好带队来收账的肖有福看上了娇美柔弱的柳明月,就被亲哥给抵债了。

所以说,十赌九输是真的,能让人享受到倾家荡产的滋味。

原本柳父已经准备把女儿,许给同年家已考上童生的儿子。

比起清隽文雅的读书人,肖有福这五大三粗的汉子,没地方去削骨整容,那是拍马也赶不上人家。

可惜柳氏的亲爹驾鹤西去,亲娘也被气倒在床,她小胳膊拗不过大腿,还是被肖有福强娶回家了。

连生三个女儿后,肖有福当然还想要个儿子,可惜努力了好几年,也没好消息。

再看柳氏对他依旧不冷不热,还撞见她和论过婚嫁的书生说话,他也赌气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好上了。

等柳氏知道后,又气又丢脸,干脆带着三个女儿回到乡下的老家,来个眼不见为净。

肖有福劝了几回也没把人劝回去,也只能隔十天半个月回来一趟。

没想到今年雨水太多,不知从哪来的瘟疫也随之而来凑热闹。

现在的人畏瘟疫如虎。

事发后,发病的几个村子都被封村了,官兵在外守着,外面的人不准进,里面的人不准出。

而从县城回乡下,三面是深山,一面是水库。

想出来,只有一条山路,一个码头。

因此这边传出有疫病,官兵们直接守在水库的外端就好。

还因为这边易守难出,县令就干脆把县城里,以及十里八乡得了疫病,疑似得疫病的百多人都给赶进来。

吓得原先住在最外面上陈村的百姓,全都退到后面下黄村,林口村去。

肖有福是前儿晚上,冒着倾盆大雨,悄悄划着小船回来的,还特意找门路,出高价从医馆买了六副治发热的药材回来。

此次疫病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发热,大夫铁口直断他的药能治疫病。

事实上,也幸亏他带了药材回来。

他回家才知道,家里柳氏和肖筱都发热三天了。

现在大女儿肖綉照顾小女儿肖筱,肖有福自己照顾柳氏,二女儿肖莲管着厨房,熬粥烧水做饭洗衣。

肖筱头疼欲裂,还浑身无力,只能由着肖綉给自己擦洗身体,再换了身衣裳,又喝了一碗稀饭,一碗药,就又被安排躺板板了。

呸,不是板板,是简陋的木架子床。

原本就睡不踏实的肖有福听到动静也进来了,听大女儿说小女儿能喝下药,吃了稀饭也没吐,就暗松了口气:“你们娘也好点了,明儿把家里的东西收拾一下,咱们明晚上就走。”

肖綉有点拘束的应了一声:“好!”

她这些年和爹相处的时候不多,都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她的心里,是很庆幸自己爹能回来的,看见爹回来,才觉得有了主心骨。

肖筱见肖有福转身要走,忍着头疼问:“爹,县城里能进人吗?”

她是怕县城管控的更严,内心是倾向去石潭镇上投靠肖老爷子和肖二叔他们。

最重要的是,石潭镇虽然只是个镇,但是地理位置四通八达,东邻之江禹杭,南连南越,西接三湘,北毗荆州,不管往哪逃都方便。

可惜,原身才十五岁,对这些都不太懂,她要是贸然提出来,怕家里人会怀疑自己懂得太多了。

武国和她了解的古代不同,据说还有玻璃,也叫琉璃产出,不知道是穿越者弄出来的,还是真有古代能人。

最惨的是,折腾出玻璃的女前辈,最终被手握实权的大人咔嚓了,罪名是被恶鬼附身了。

她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就想说,那哪是恶鬼,是倒霉鬼。

她肯定引以为鉴。

肖有福顿时受宠若惊。

可能是因为前些年,被小女儿看见过自己拽着柳氏回房,小女儿还以为自己欺负了柳氏,哭着喊着赶自己走。

他又不能和小女儿解释,自己‘欺负’柳氏,那是天经地义的。

更可惜的是,三年前自己不知道柳氏有孕,在一起后害的柳氏流产,还病了一场。

小女儿恋娘,深怕柳氏没了,之后再见到自己,不是横眉以对,就跟红了眼睛的斗牛似的,恨不得和自己拼个鱼死网破。

对他视若无睹,那都算是好的待遇了。

一晃眼,都三年没听小女儿喊自己爹了。

他心里觉得,女儿是被吓着了,也懂事了。

现在小女儿问出这话,以为她在害怕,安抚道:“小三你别怕,爹有办法带你们进去。”

又催着她们:“才寅时呢,你们赶紧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开着房车,去古代逃荒种田吧

小夫妻俩开着房车一起穿到了古代,睁眼面对的就是地狱开局模式,先是难产,生死一线,再巧分家,净身出户,还不等缓过气来,又遭遇大旱,只得赶紧收拾利索加入了逃荒大军。 一路经历了八十一难,好在,他们有房车这个外挂在,吃喝不愁,偶尔还能把逃荒当成旅行来享受。 等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后,以为从此,就能走上种田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了,谁知没几年,又卷入了宫斗。 顾欢喜很惆怅,她就是一平凡小老百姓,打不了那样的高端局啊。 况且,还有个铁憨憨老公,带不动,根本带不动。 最后,她发现,亲生闺女阿鲤才是女主吧? 一岁阿鲤软萌可爱,”哥哥真好看。“ 三岁阿鲤机灵漂亮,”哥哥,我把眼泪给你吃,吃了后,你就再不会生病了。“ 七岁阿鲤蕙质兰心,”哥哥,你想要多少粮食?我都可以帮你种出来。“ 十岁阿鲤小荷初绽,”哥哥,你说我们永远会在一起,不要住到宫里去好不好?“ 十四岁阿鲤名动京城,”哥哥,我长大了,你可以来娶我了。“

东木禾·连载中·77.5万字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冰河时代·连载中·19.4万字

穿成饥荒年的极品老太,我暴富了

(逃荒+无CP+空间商城+萌宝) 别人穿越古代,不说皇后公主啥的,再不济也能混个貌美小丫鬟。 柯慕青穿越,少走几十年弯路。 喜当娘就算了,直接喜当奶奶! 还是个有半个恋爱脑的极品老太! 开局就听见继子们想给她一草席埋了便是。 继子狠毒,亲生的也指望不上。 娘家嫌,亲戚嫌,儿孙嫌,妥妥一个万人嫌。 还要面对即将到来的饥荒和战乱,怎是一个难字能形容。 好在——手握空间赚钱屯粮心不慌。 干旱莫怕,她有取之不尽的水。 瘟疫莫恐,她有最全医疗资源。 天寒莫俱,保暖物品她要多少有多少! 啥!失踪多年的小叔子要反了? 啥!小叔子缺粮缺兵器? 她通通有! 别人逃荒面黄肌瘦。 柯老太一家面色红润如同郊游。 她靠着空间商城一不小心混成了首富。 这日子,爽翻! 这穿越,赚翻!

清风莫晚·连载中·43万字

穿成婆婆,她带着全家翻身

(种田+爽文+系统+养娃+无CP) 江宁穿越了,跳过男人喜当娘,还是五个孩子的混账寡妇娘,什么?她大儿子都成亲?她已经是婆婆了! 家徒四壁怎么办?没关系,咱先修房子。 没有银子怎么办?没关系,咱们先赚钱。 名声不好怎么办?没关系,咱们可以洗。 没有男人怎么办?这个不重要!

竹篱清茶·连载中·66.6万字

我全家带着百科全书穿越了

一场车祸让祖孙三代人穿越到古代,这古代要啥啥没有就算了。居然还到处都在打仗,一来就要面对服劳役的问题…… 万幸的是一家人在一起,还有个金手指。 全家在古代靠着现代的知识和百科全书的帮忙,齐心协力攻克一个又一个的生存考验,不管是蝗灾瘟疫,还是兵灾匪害,王朝变更都一步一步迈过去。 这一不小心全家人居然还在这古代端上了铁饭碗!

蜀三树·完结·101万字

穿成继母后,我改造全家种田忙

秦瑶一睁眼,从末世穿到一名古代农妇身上。 家里四个继子嗷嗷待哺。 一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混混相公上窜下跳。 家住茅草屋,缸无半粒米,一家子瘦骨嶙峋活似难民。 这就算了,居然还有人上门来要债! 秦瑶怒从心头起,一脚把混账相公踹出去,“要债大哥,麻烦直接给我打死!” 四个继子:!!! 世界清净了,秦瑶挽起衣袖怒发家。 狩猎、扛包、杀马贼,她是样样顶呱呱。 就是这种地,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连在末世里摸爬滚打过的顶级强者也连连摆手:顶不住!真的顶不住! 秦瑶挠头:在农业税极高的古代,到底怎么才能不种地? 这时,被送去死的懒相公(扭曲爬行)(努力站起来)(尖叫嘶吼):娘子!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悠闲小神·连载中·128万字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

好酸的杨梅·连载中·39.7万字

穿越到大梁国从落水开始

灾情刚得以缓解,周半夏和顾文轩被一场大洪水冲到大梁国。 两口子原以为穿得不是架空历史的种田文,便是科举文。 不料想刚过上好日子,北方大旱,匪祸,相继而至。 幸好有小别墅一起穿来,只是该逃荒,还是坚守原地……

红烧豆腐干·连载中·71万字

香归

带着记忆的荀香投了个好胎。 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她天生带有异香。 可刚刚高兴一个月就被调了包,成了乡下孩子丁香。 乡下日子鸡飞狗跳又乐趣多多。 祖父是恶人,三个哥哥个个是人才。 看丁香如何调教老小孩子,带领全家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准备就绪,她寻着记忆找到那个家。 假荀香风光正好……

寂寞的清泉·连载中·12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