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玫瑰蓄谋已久

他对玫瑰蓄谋已久

一只奶茶

现代言情/连载中

38.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2223:10:30
有一天沈家来了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说沈家女此生有一个劫,需在二十二岁之前找将才之家联姻,方可渡过此劫。 - 季家这一辈直系有三个男丁。 得知好友唯一的孙女要跟自家联姻,季老爷子立即把三个孙子紧急召集回来,让他们在沈南意面前站成一排。 “南南,看中哪个?”那语气就好像挑选货物一般,看中哪个就带回家。 沈南意的视线从三人身上一一略过,最后落到坐在沙发上的矜贵男人。 季老爷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脸晦气道:“南南,我们不要他这个老男人,我们换一个。” 女孩的声音透着清冷和决心,“就要他。” 老男人轻哼一声。 没答应,也没拒绝。 - 季老爷子的七十大寿的宴会上,圈子里的那些少爷小姐凑在一起议论沈南意。 忽然,一大群保镖从门口冲进来,把这些人围在中间。 原本还趾高气扬的少爷小姐们看到沈南意后,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后来有几位少爷小姐在背后嚼舌根被沈南意的保镖丢进游泳池里,他们的长辈立即上南山寺找沈老爷子告状。 “老爷子,沈南意把整个京城搞得翻天覆地,您不管管。” “天塌了有我顶着。” “……” - 季宴礼:对你不止是见色起意,更是蓄谋已久。

1回国

京城国际机场。

机场VIP通道以最快速度人工清道,从入口到出口一路两边都站满了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而出口路边停了一排清一色的宾利。

场面非常壮观。

经过的路人纷纷侧目,大家都在想到底是什么大人物这么大排场。

过了几分钟,只见一行人缓缓从里头走出来。

最先出现的是坐在轮椅上的女孩,那张称为神颜都不为过的漂亮脸蛋想让人不注意到都难,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浑身上下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沈南意,沈家大小姐,南意集团唯一继承人。

推着轮椅的是个红发女人,面貌艳丽,同样拥有强大的气场,却压不过坐在轮椅上的女人。

沈七一边走一边说:“小姐,老爷子想见你。”

轮椅上的沈南意淡淡吐出两个字,“不见。”

红发女人在心里叹了叹气,心道老爷子也是,明知道自己不会下山,明知道小姐不会答应见面,非得让她多此一问。

平白无故惹小姐生气。

一行人没一会就走到车旁。

沈七固定住轮椅,走到前头弯腰,“小姐,我抱你上车?”

沈南意很轻地嗯了一声。

沈七轻轻松松就把沈南意抱了起来,弯腰把人放到宾利的后座里,随后关上车门,冲保镖打手势表示收队,随后绕到另一边上车。

刚系好安全带,兜里的手机响了。

沈七把手机递到女孩面前,“小姐,老爷子的电话。”

后者翻看着杂志,并没有想接电话的意思。

沈七无奈收回手机,硬着头皮接听电话,“老爷子,我是沈七。”

手机那头是道年迈的声音,“让南南接电话。”

沈七看了一眼女孩,“…小姐今天搭了一天飞机有点累,正在休息,有什么事您跟我说?”

沈老爷子转而问:“你们现在要去哪里?”

沈七:“临川别墅。”

沈老爷子语气明显不赞同,“家里一直有人打扫,让南南回家住,这样我也放心点。”

沈七讪讪道:“老爷子,您也知道,小姐做过的决定我也没办法左右。”

别说她,大概这世上都没人能左右得了小姐的决定。

沈老爷子轻哼一声,“你让我跟她说。”

“给我。”沈七欲要说话被后头的声音打断,她赶紧把手中的烫手山芋递过去。

沈南意喊:“爷爷。”

“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回国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沈老爷子是在孙女入境时才收到老部下的消息,不然这个时候还被蒙在鼓里。

“我知道瞒不住您。”

“算了,既然你回来了以后就在京城好好待着,外面的世界再美好繁华也没有自家好。”

“嗯。”

“回家住吧,自从你出国之后,那个家只是一栋房子了。”

“好。”

电话挂断。

沈七接过手机,问沈南意,“小姐,我们要不要调头回家?”

沈南意:“不用。”

沈七早习以为常,小姐在电话里那样说不过是应付老爷子,况且,小姐要是真的听老爷子的话当初也不会一意要去国外,一去就是十年,现在也不会不打招呼就飞回来。

半个小时后,临川别墅。

沈七亲自检查一遍房间过后把沈南意抱进房间的浴室。

接着两名年轻女佣进来伺候她洗澡。

沈七走到一边打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内容,她眉头都皱在一起,“知道了,我跟小姐说。”

把电话挂断,她走到浴缸后低声说:“就在刚刚,同样从m国飞国际机场的一趟航班上发现了几名不法分子,对方找不到目标没动手,好在航空公司的人及时发现并制止住,不然飞机上一百多号人可就危险了。”

越想沈七越后怕。

沈南意抬起手时带起水,透明的水滴缓缓从洁白的手臂滑落而下,她双手随意放在浴缸边上,姿态慵懒,声音清冽,“谁的人?”

沈七摇头道:“暂时还没查到,人现在被扣在机场。”

沈南意沉思几秒,说:“盯着,人一放出来直接带走。”

沈七应是,“还有一件事,就在刚刚,沈老爷子联系了季老爷子,然后我让小六查了一下季家那三位少爷的行程,最晚下周就会全部回到京城。”

是因为那个预言。

沈南意垂眸望着漂浮在水上的玫瑰,神色不显,良久后道:“派人拦一下。”

沈七:“明白。”

一旁两个女佣全程头都没抬,那些话全当左耳进右耳出,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过了一会,沈七抱着沈南意从浴室出来,把人放在沙发上。

茶几上摆着精致的果盘和刚沏好的茶。

沈七倒了一杯放在沈南意面前,“小姐,明天是去医院检查还是先去公司?”

沈南意没回答,反而问:“沈煜在哪?”

沈七闻言拿起桌上的平板,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调出一个位置,“魔云酒吧。”

“查一下他最近都去了哪里。”

“好,小姐是怀疑……”接下来的话沈七没继续往下说,因为都知道所以不用说:“资料上的他跟其他纨绔子弟没有什么不同,爱玩,不学无术,城府不深,这种人还需要防备?”

沈南意喝了一口茶,“表象而已。”

处于十几年动荡各怀鬼胎的沈家里,如果沈煜真的像资料上那般不学无术玩世不恭,他活不到现在。

这也就说明沈煜不似表面上那么简单,起码不蠢,他的做法足以证明。

沈七虽然不理解但没反驳,“我让小六查一下。”

如果查到真的是沈煜干的,那他好日子到头了。

沈七身为沈南意的贴身保镖,几乎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需要查什么人什么事,也不需要她亲自去,在手机上吩咐一句,很快就有人把查好的资料发给她。

毕竟她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小姐的安全。

别墅坐立在半山腰上,又是在郊区,附近是山林,夜深人静时隐约能听到林间传来的虫鸣声,伴随着某些动物奇奇怪怪的叫声。

沈南意就在这样的声音下缓缓入睡。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48.5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19.9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35.5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29.7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淮。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淮,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淮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淮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淮,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格子虫·连载中·108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