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神秘生物

我能看见神秘生物

九方yu

悬疑侦探/连载中

60.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00:27:35
【神秘生物+案件调查+白切黑女主+相爱相杀】 —————— UMA特调处,全称未知生物特别调查处。 曾经隶属于507局,专门处理未知生物目击和传说事件。 照理说,凌江玥作为晋东集团老总那个刚找回来的亲生女儿,是不会和这样的组织扯上关系的。 但是就那么不可思议。 她不过是跟着一个野外推理节目组到处跑跑而已,却不想次次都能目击到那些传说中的神秘生物,因此隔三差五就被请去喝茶。 -《生化危机》里的感染真菌竟然天然存在? -有一种生物能让人类变成恐怖虫草? -赶尸虫的神经毒素能让人产生幻觉? -全球水怪目击事件的对象不是蛇颈龙是其他生物?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存在着多少我们未知的神秘生物…… * 她对这些感兴趣,特调处的队长蔺峥却对她很感兴趣。 -为什么最近所有的目击案件都发生在她身边? -为什么一个失踪十年的人会恰好有如此特殊的能力? -她到底想要什么? #想让你们死#

第一章第一起目击事件

宁安的雨说下就下,雨点子砸在县公安局外的马路上,裹挟着泥沙溅在人裤腿上,平白添两分心烦。

章桐正杵在门口抽烟,远处突然亮起车灯,强光穿破雨幕,刺眼得很。

没等他看清楚,一辆大G急停在他面前,有个穿着冲锋衣的高大男人下了车甩上车门,拿出证件在他眼前晃过。

“UMA特调处,蔺峥,”声音在雨夜里洇着低沉,自我介绍完,一条大长腿就迈进了室内,紧跟着问起正事,“目击者在哪里?”

章桐一激灵,赶紧扔了烟屁股跟进去,边快速带路边低声跟他介绍:“在办公室里。是一个节目组在三十公里外的老林场里录节目,因为设备出了问题就留得晚了点,天黑之后,有两个人去扔垃圾,说是看见了一个奇怪的黑影,有个人被吓得摔倒在大石头上晕过去了,已经送到医院,这个凌江玥是另一个目击证人……”

赶着说完,章桐偷瞄了眼蔺峥,侧脸的优越线条有点刀削斧凿的意思,深邃眉眼透出沉静和冷冽——看着挺正常,不像是信那些神神叨叨的人啊。

蔺峥没在意他的打量,停在办公室外看向里面。

里面有三个人,但任谁第一眼看过去,目光都会先集中在中间那抹纤细的身影上。那是个很年轻的女生,侧对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雨,黑发和苍白的脸对比很明显,毛毯裹到下巴了也不见臃肿,反倒有点楚楚可怜,此时正靠在一个女警身边,小口喝着热水。身后还有个人,正在焦急地打电话。

对方大概还处在受惊状态中,对别人的注视很敏感,立马警惕地看过来,和他对视上。

“是她?”蔺峥头也不转问。

章桐点头:“看起来胆子不大。但更严重的是叫郑琳琳的女生,她看着战战兢兢却还能描述出当时的场景来。”

说到这儿,他又瞟一眼蔺峥,迟疑说:“她说看见的是一个长得很像人但肯定不是人的东西,很高,好像还浑身是毛,有张很恐怖的嘴,速度很快,唰一下就飘走了。大概就跟……嗯,神农架野人有点类似。”

他说得勉强,抛开到底有没有野人这种生物存在的事实不说,宁安县这个地方可没有神农架那种天然环境,怎么可能突然有野人出没?

他更愿意相信那是她们看错了,可能是某种爬满藤蔓的树的影子?他当警察也有几年,只见过撞鬼的没见过撞野人的,刚开始还以为是在开玩笑,要不是局长找出一个联系方式,说这案件不是他们该管的……总之今天晚上就跟活在悬疑小说里一样。

蔺峥听了,却没有半点意外,拿过证词记录推门说:“知道了。我单独和她聊聊。”

章桐先眼神询问过老大,这才照办,在他进去之前,还低声嘱咐两句:“那个,她身份有点特殊,是晋东集团老总的女儿——才找回来的亲生女儿。”

晋东集团原本是本省房地产行业的老大,现在转型搞互联网了。当年女儿失踪时,整个省铺天盖地的全是寻人启事,甚至还有悬赏征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在县公安局坐了这么久了,还没人来领回去。

不过客气点没错。

蔺峥眉头动了下,没说什么,径直走进去。拉了张椅子坐下,他尽量把声音放得缓和:“凌江玥是吗?听说你发现了点奇怪的东西?”

凌江玥裹紧薄毯,看着面前的男人,先问:“你是谁?”

她瞳仁儿黑,有种冰冷的质感,盯着人时有点怪怪的。

蔺峥把证件拿出来给她晃了一眼,证明自己是官方:“蔺峥,专门负责你们这次的目击事件。”

她似乎没看清楚前面的前缀,念了遍那两个字,语速缓慢得像刚认识这两个字的人:“蔺、峥。”

随后前倾着身体,加快语速:“你愿意相信我说的吗?我真的看到了那个东西,很高,长得很可怕!”

“我相信。可以描述得更具体点吗,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看到的?那个东西的速度在正常范围吗?有没有更奇怪的外表体征,比如和人不相似的地方长成什么样?像不像课本里的类人猿?”

凌江玥快速点头,又皱着眉摇头,说话时纤细的脖颈都是紧绷的:“刚刚天黑没多久,导演说可能要下雨让我们快点撤,大家都在帮忙搬东西,我和郑琳琳往林场里走了可能有四五十米,就看见远处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以为是什么山包,再然后,打雷了,闪电劈下来有点亮光,我们刚好看清楚……你相信我,虽然有点像大猩猩,但肯定不是,它的牙是凸出来的!那张嘴和它的牙占了整张脸的一半!眼睛也是凸出来的,血红色,而且它很高,头顶被山坡上的树冠挡住……”

蔺峥越听,眉头皱得越深。

她的描述和目前已知的类人生物的特征并不像,难道又是一种未知生物?

看她竭力说得脸都有些涨红,后半截更是颠三倒四全是重复性的说法,像是真被吓得不轻,蔺峥抬手让她停下,然后随手抽了个本子给她。

“能画出来吗?”

凌江玥舔舔说干的嘴,接过本子握着笔思考一会儿,才迟疑地下笔。

蔺峥看了眼,画技很妙,差点就能认出是什么物种了。

他的视线盯着本子上几秒,又移向她的手。那双手白皙细腻,手背上青色脉络明显,更显得她很孱弱,大概失踪的这么多年里也过着不需要劳动的生活。

等凌江玥画完,蔺峥接过去快速改了改,改得面目全非再给她看:“是这样的吗?”

“差不多,剩下的我也没看清。”

他没评价这明明差很多,问出具体的目击地点后,让她留了个联系方式。

“接下来我们会进行实地调查,”蔺峥站起来,说出老生常谈的结束语,“希望凌小姐你能先保密,这件事不要告诉其他人,更不要发到网上,等我联系你。”

说完把椅子归位,再问:“你知道那位郑琳琳女士被送到了哪个医院吗?”

凌江玥一通讲述后似乎终于放下心来了,低下头喝了口水微笑着说:“嘉裕医院。”

————————

PS:

1、白切黑女主×冷硬特调处队长,不同阵营,相爱相杀。

2、更新时间为凌晨,如无意外日更4000+

3、综艺内容很少很少,只是作为某些案件的过渡。

4、这次是讲一个好像会在现实世界发生的神秘故事,但是仔细去找可能又不太科学,做了挺多功课,不过毕竟不专业,某些知识可以仅当了解。

5、接受建议不接受教训,有缘则聚无缘则分。

6、超级爱你们!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长门好细腰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姒锦·连载中·99.2万字

我在诡异世界继承神位后

宓八月一手善恶书,一手牵崽崽,表示救世这活谁爱谁去,谁敢来要她们献身,她就让对方先祭天。 穿越半年后的宓八月被管家告丧,并获得从未见过的老公遗产才知道,她一直以为穿的是古代种田,实际上却是神鬼灵异。 养了半年的崽崽还是个未来献身救世的救世主,作为未来救世主的娘,故事一开始就得为爱祭天。 是作为人去死,还是作为神去浪?这还需要考虑吗?

水千澈·连载中·142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竹漂美人

#已签约出版。 黎箫初次见竺笙,她脚踩一根竹竿,在赤水上面练劈叉。 OMG,再现武侠小说名场面“一苇渡江”,中国轻功水上漂? 一个念头就此萌生…… 离家出走的富二代,一心成为自媒体优质内容导演。 在对竺笙的跟拍中,他的一颗心彻底沦陷。 竺笙有一个舞蹈梦,现实中碰壁后,她将舞台搬上了大江大河。 水上芭蕾、水上飞天、水上民族风、水上采月亮…… 一人一竹一条江,火爆全世界。 【非遗传承人天生舞感小姐姐】X【风度翩翩镜头酷炫的小哥哥】 欢喜冤家互动日常,打脸极品为辅,个人成长为主。 本书又名《我靠水上漂惊艳全球》。

烟水漪·完结·60.7万字

上综艺后,我给影帝画大饼

【伪“强取豪夺”画饼致富家×真“欲迎还拒”接饼大影帝】 * 钟九音作为常年混迹在男人堆里的武侠天才,比起武功秘籍,她修炼得最厉害的其实是“如何学男人空口画大饼”。 要说靠她的功夫过好生活也挺轻松自在,但不幸的是,某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她陡然穿越到了现代一个倒霉到死的十八线女明星身上。 一来就要上综艺,无良经纪人还警告她说把握不好这个机会就得滚蛋。 这要怎么搞?! 冥思苦想一阵,她认为为今之计只有使出她修炼得最棒的绝技—— “等我赚到钱了,就给你买手套,看这小手刮得,我都心疼。” “你现在借给我五十,等我成了第一,绝对十倍还你。” “一开始是想随便花钱给你买点什么,可又怕你觉得我认为你只知道钱钱钱,所以就用我纯粹的心意给你叠了一罐星星,是有点廉价,但这都是我的一片心意。” “离开他,我捡垃圾也能养活你。” 节目上的明星全都被她画的大饼胀得两眼翻白,经纪人原本以为她栽定了。 结果忽悠到最后一个人身上,还奇迹般发生了点化学反应。 钟九音:你忍一忍,下次,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带你去看电影的。 晏丞:那就今天晚上八点吧。/今天这个饼我必须吃到真的.jpg 钟九音:······上节目呢,逃去约会不好吧?!

九方yu·完结·90.8万字

在替身文里当玄学大师

玄门老祖姜七遭人暗算身陨异界,意外成为北城豪门姜家流落在外十几年的姜二小姐。 订婚宴上被放鸽子,未婚夫带着假千金出逃私奔。 离开姜家那夜,天生异象,七月的北城下了一场大雪。 司家那位出现在姜七面前,将伞盖过她的头顶,掩去她肩上的风雪。轻声问:“要不要跟我走?” 姜七站在伞下,目光凝视着雪幕中的男人。“你能给我什么?” 向来不苟言笑、手段狠厉的司家家主将人纳入怀中,靠在耳畔低语:“我许你人财兼得。” - 后来出了位可断人生死,知晓未来的大师。 地位高的不行,门槛都要被踏破,往来进出皆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姜七在外声名赫赫,唯独被人造谣婚姻不顺。  听人说司瑾郁心里放着一个死了十几年的白月光。 任凭外界如何风言风语,姜大师皆不为所动,宠夫无度,赚钱赚的飞起。 姜七说过:“司瑾郁,我不爱人,我没有心的。” 开始时不明白,后来男人才懂,她岂止是没有心,她连心跳都没有。  没关系,那又有什么关系,他爱她就够了。 直到司瑾郁魂飞魄散那夜,姜七俯身屈膝为他跪遍神州大地。 【甜宠1V1,没有白月光,从始至终都是女主一人】

沉安安·连载中·43.8万字

他在复仇剧本里恋爱脑

谢家一家都是学法律的,书香门第该有的优良品质谢商也都有,优雅,学识渊博,司香读经,还会琴棋书画。 但他是个疯子,会捧着佛经读,也会折断人手骨脚骨,很温柔,也很残忍。 谢商没当律师,开了家当铺,什么都可以当,只要故事够动人。 某天当铺来了个人,讲了个故事: 香城有一户姓温的人家,那家的女儿都随母姓。她们家的女儿会下蛊,那种让男人神魂颠倒的蛊,她们的爱人或是殉葬,或是出家,总之不是死就是一生孤苦。 谢商的小叔就死在了香城,于是他接了这单典当生意。 被蛊,被惑,刺激,深爱,爱而不得,痛不欲生。——这是谢商给温长龄那个小聋子准备好的剧本。 最后,拿到这个恋爱脑剧本的成了谢商。 温长龄:惊喜吗?谢商先生。 (不是穿书哦,是现言小甜文,书名里的剧本是蓄意而谋的意思)

顾南西·连载中·57.2万字

九泉之上,人劫地灵

白天青在一天放学回家后,发现她家里突然出现了两个妈妈。 每个妈妈都拉着她说,我才是妈妈。 白天青:这是什么灵异事件! 然后她又发现,整个九泉县,处处都是灵异事件。 她的妈妈是失去女儿痛不欲生的副本Boss,邻居张阿姨是被家暴死的副本Boss,楼下卖馄饨的老婆婆是卖阴阳馄饨的副本Boss,就连自己,也是因为高考压力太大跳楼自杀的小Boss。 世界如果并非真实,那她就让它成为真实! 九泉之上,天穹之下,自由万岁!

敖青明·连载中·24.8万字

住手机里帮男友查案很正常吧?

世事难料,一场车祸让她的身体和意识分了家,身体变成植物人,而意识住进瞿明琮的手机,从此,她每天都挂他脖子上—— 查案!查案!还是查案!也可能顺便谈了一场恋爱。

花花了·完结·43.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