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缠吻

春夜缠吻

傅五瑶

现代言情/连载中

47.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06:01:00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第一章今天会多喜欢我一点吗

2021年,宁城的深秋格外的冷和漫长,江檀从梦中醒来,是凌晨。

落地窗外透进来的灯光料峭,那是明园最常见的复古的木质灯,看起来极为冷清幽微。

就像这个明园的主人一样,没什么暖意温情。

江檀睡意朦胧的想着,不知道周应淮回来了没有。

住进明园,已经是6个月前的事。多么不可思议,她在周应淮身边半年了。

周应淮睡眠很差,江檀睡在他的隔壁,很少被允许同床共枕。

她的喉咙有些干,开了小灯,披起睡袍坐起来,起身。

明园的历史据说能追溯到一百年前,于是建筑装潢保留了古色,暗色的木质地面,复古刺绣的台灯,永远燃着冷淡幽微的沉香味。

江檀赤着脚往往外走,走过回环曲折的楼梯,看见大厅的沙发,周应淮坐在那处。

他应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身严谨装束。

江檀像个好奇的孩子,打量着他。

他侧对着自己,黑色西装暗色繁复刺绣,里面是剪裁优越的白色衬衣,侧影冷静禁欲,看起来有种无法形容的冷淡。他白皙的有些失了血色的手从严谨的衣袖中伸出,指骨分明,优雅而不失力量感。

江檀是手控,而周应淮有一双很好看的手,像艺术品。

此时,他指尖夹着烟,一点烟火猩红,指骨微曲着。

江檀站在原地,乖乖的看着他。

她的头发很长,周应淮喜欢她头发披散在深色的床面上,一种说不出的清纯和勾人。

恰如此时,她赤着脚,看着他。

“过来。”

男人开口,上位者的威压不言而喻,音质颇具磁性。

他一身侵略性被矜贵皮囊遮掩,流露出来的气质过分寡淡,距离感极重。偏偏他的眼角还长了颗泪痣,于是看起来有一种多情又薄情的感觉。

江檀便走到他面前。

地面有凉意,她踩着他的皮鞋,就势双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

周应淮不动声色的笑笑,眼角的泪痣勾人心魄,他捏着她的下巴,声音淡淡的:“这么主动,有求于我?”

江檀勾住他的脖子,抱紧他,脸贴着他的脖颈,感受着男人的体温,声音带着刚睡醒的乖觉:“你上次说,让我主动点。”

“你想怎么主动?”周应淮声线偏冷淡低沉,音质华丽,用小年轻的话来说,是那种听起来就很贵的嗓音。

江檀一度觉得,周应淮这个人,就算是一穷二白,靠着这个外部条件,也能做个顶级明星。

而此时,好听的声音像是催命符。

江檀的脸很烫,攀着他脖颈的手紧了紧,她仰起脸,舔他的耳垂。

周应淮几不可察的挑眉,“哪里学的?”

“书里?”

“这种不正经的书...”他嗓音微顿,弄得江檀一阵紧张,又听见他说:“以后多看看。”

他握住她的腰往怀里扣,低下头,吻得很重。

江檀的眼中自然而然的浮现水汽,哪怕做了再多次,她还是不能承受周应淮在这种事情上绝对的强势和掌控。

他斯文冷淡的皮囊是给旁人看的,江檀知道他重欲又放纵。

周应淮捏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拖着她起身。

江檀吓得双腿紧紧勾住他,她声音软软的,有点糯:“周应淮....”

听起来可爱的不行。

“喜欢?”他看着江檀泛红的眼皮,“要不就这么试试?”

他的语调听不出真假,江檀吓得狠了,眼泪都要掉出来。

“不行...”

周应淮见好就收,声音还是收放自如的平稳,“那就不要这么喊我的名字。”

江檀哦了声,知道他是吓唬自己,也不害怕了,睁着眼睛看他,说:“那我想关个灯。”

周应淮真是气笑了,抱着得寸进尺的小姑娘往楼上走。

“可以嘛?”

“今天开着。”

江檀眼皮颤了颤,没吭声。

半晌,她轻轻地问了句:“周应淮,你今天会多喜欢我一点吗?”

周应淮亲她的脸,像是哄孩子,“别这么扫兴。”

江檀总是会梦见周应淮。

彼时还是盛夏,江檀作为实习生,入职了维熙集团的行政部门,作为宁城的支柱性产业,这里自然是竞争残酷。

江檀在试用期结束的前一天,收到了辞退通知。

那天很热,江檀站在行政总监的办公室里,咬着牙忍住颤音,故作沉着:“您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行政总监表情冷漠,公事公办:“江檀,这里不是学校,没有人会给你时间。你明明知道周总昨天有行程,为什么预订飞机的时候,还要选择晚一小时的航班?”

江檀哑口无言,看着行政总监在阳光下亮的反光的脑门,眼睛生疼。

没有人想过周应淮会出现。

他走进来的瞬间,行政总监像是火烧屁股,脸色大变,直接站了起来。

“周总...周总好!”

维熙集团的创立者,年仅28岁就站在了宁城最顶尖位置的周应淮。

江檀下意识转过头,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他矜贵的眉眼情绪莫测,眼底的泪痣凉薄,抬眸直接看向自己,平静地说了句:“江檀,你和我出来。”

江檀是想走的,但是双腿好像被灌铅般,走不动半步。

周应淮不近女色,是所有名门千金都不敢染指的高岭之花,但是这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扣住江檀的手腕,带她离开了难堪的现场。

那天很多记忆都不是很真切,江檀只记得周应淮将她拉到阴凉角落。

他在她面前抽完了一整根烟,隔着轻烟薄雾,男人的神情模糊不真切,嗓音也低哑:“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怎么算,这笔买卖都是周应淮亏到了极点。

但是江檀不打算告诉他,毕竟...她的私心告诉她,她想留在这个人身边。

江檀白天睡到了很晚,迷迷糊糊听见周应淮说,这段时间会有些忙。

她便勉强睁开眼睛,说那你记得按时吃饭,要注意身体啊。

周应淮勾唇笑笑,嗓音淡淡的,他说,江檀,我的身体还需要注意吗?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他对玫瑰上瘾

【甜宠+救赎+微虐】 【痞帅消防员VS温柔女教师】 众所周知,周肆屹是个浪子,换女友如换衣服,但尽管如此,依旧有许多人前仆后继想要当他女友。 朋友笑道:“真羡慕肆哥,都不需要主动,勾勾手指头就有一堆美女要跟他处对象。” 后来,浪子周肆屹空窗好久,有人看到他把一小姑娘堵在墙角里,带着点儿求和哄的语气道:“小江老师,给个机会呗?” … 周肆屹这个人永远慵懒散漫,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唯一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合格的消防员,为人民尽一份绵薄之力。 直到遇见江也,他忽然多了个梦想——“想带小江老师去看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浪漫。” 后来,周肆屹在放眼望去都是黄沙的沙漠里,将一千六百度的铁水打上高空,在漫天铁花下向他的女孩单膝跪下,“小江老师,你愿意嫁给我吗?” 江也一直觉得被踩进烂泥里的玫瑰不可能重新回到枝头,直到她遇见了周肆屹。 少年耀眼如骄阳,就像一束光,照进了她黑暗的世界里,在她最难的时候拉了她一把。 — //永远有人把你捧在手心,愿意用一生去治愈你的伤//

一颗甜奶柚·连载中·71.8万字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限时沉迷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时京京·完结·60.3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连载中·104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22.8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连载中·62.9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都说温迎是朵带刺玫瑰,却甘愿在港城太子爷面前拔下一身刺。 她喜欢太子爷十年,一夕,却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 京圈名流之首傅砚楼,腕上常年戴佛珠,克己复礼、温润如玉,却无人知晓他玩起暗恋,深情藏骨。 一开始他遗憾,“她所求的不是我。” 她祈求与别的男人圆满,他也只希望她平安罢了,多的哪敢奢求。 后来他开始贪心,一路从港城追到海德堡再到柏林,最终盼得她回眸,“傅砚楼,你要不要娶我呢?” 之后一场盛大婚礼轰动全国,温迎嫁给情窦初开的人。 婚后,温迎踏入傅家小苑,在画集里发现他的手写情书,一年一封,十封,在最后一封信封背面上多出一行字:十年,得偿所愿 后来的后来,她在他斥巨资为她独建的宫殿独舞,曾一舞名动港城的小公主腰肢软软婀娜坠入他怀中,一身媚骨,叫男人全乱了心跳。 温润如玉京圈太子爷X港城娇艳玫瑰小公主

岁莳·连载中·3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