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室娇又软,侯爷不禁撩

继室娇又软,侯爷不禁撩

花之挽

古代言情/已完结

44.5万字

完结于2024-01-3100:01:00
【先婚后爱+医术异能】【阳光明媚甜包X偏执阴郁权臣】 穿越就入洞房,夫君昏迷不醒,渣男身边一躺。 身中一刀的沈岚岁:“妙。” 见过地狱难度开局,没见过直接开地狱的。 * 末世战死后再睁眼,沈岚岁穿成了克妻阎王陆行越的继室,人人都道她命不久矣。 更有甚者下注赌她活不过一个月。 沈岚岁微笑:“别急,肯定能活到你们坟头草三尺高。”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仅要活得长长久久,还要活得光明灿烂。 富商,神医,一品诰命,百姓奉她如神明。 致富,治病,翻云覆雨,天子请为座上宾。 也有人咒她风头太盛,夫君早晚离心。 谁料第二日就传出那冷面阎王佛前叩拜的消息。 陆行越于晨光中虔诚俯首:“再拜陈三愿:一愿夫人千岁,二愿此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注:男主有前妻但双洁,具体原因见文

第1章婚房惊魂,死了又死

“孙大哥,我不能和你私奔!”

沈岚岁站在喜床前,凤冠霞帔熠熠生辉,大红喜袍衬着她苍白的脸,勉强有了点血色。

“陆行越已经克死了一任妻子,眼看他要死了,你想守活寡吗?”孙宗紧紧攥着沈岚岁的手腕,又急又怒,“我知道你是被逼的,只要你和我走,我可以不计较你嫁过人,八抬大轿娶你为妻!”

沈岚岁摇头,掰开了他的手,目光坚定悲伤,“走不了的,我生是国公府的人,死是国公府的鬼。”

对峙的两人都没发现,床上人的手指几不可察地动了一下。

“你快走吧,就当没来过。”沈岚岁推了孙宗一把,反被他抓住手腕扯到怀里,他飞快瞥了眼窗外的方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垂眸掩去冷色,颤抖着声音说:“岚岁,对不起。”

沈岚岁低声啜泣,心口骤的一凉。

她难以置信地低头,却见一把匕首插了进去。

“你……”

剧痛袭来,她眼前阵阵发黑,耳畔只剩他忽远忽近的声音:“我也不想这样,要怪就怪你碍了贵人的眼,挡了我的路……”

*

脑中针扎似的剧痛让沈岚岁微微晃神,她不是死在丧尸潮里了,怎么还会感觉到痛?

不对,心口也好痛。

脑中走马灯似的闪过许多陌生画面,沈岚岁一懵,她穿越了!

今天是“她”大喜之日,孙宗忽然闯进新房要带她私奔,她不同意,就被那杀千刀的捅了!捅完还把她抬回了床上。

这哪是私奔,分明是要带她下黄泉!最后那句“碍了贵人的眼”,更是印证了这是场针对她的阴谋。

“你快去叫人来,计划有变!”

孙宗刻意压低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沈岚岁眯眼看去,他正趴在窗口和人通风报信。

失血过多的无力和混沌让她无法思考,她不甘心的尝试催动异能,发现竟然还能用,她赶紧给自己疗伤,心口的伤快速愈合。

脚步声逐渐逼近,孙宗又折了回来。

耳畔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孙宗把她往喜床里面推了推,自己在外面躺下来。

沈岚岁的手不经意碰到了个凉凉的东西。

她一惊,小心摸索,好像是根手指?

那手指还动了一下。

沈岚岁:“!”

电光火石间她猛地想起,里面那是她的便宜夫君陆行越,权衡利弊后,她果断握住他的手指,一股异能的暖流顺着皮肤接触的地方传了过去。

孙宗杀了她却不肯走,反而脱了衣服躺在边上,这怕是要往她身上扣个不洁的屎盆子,他们安排的人应该马上就到。

沈岚岁屏住呼吸,心里有了计划。

等孙宗放松警惕,她快准狠地握住心口匕首用力一拔,同时用异能护住心脉,一个利落翻身坐在孙宗身上把匕首狠狠刺进他的腹部。

“呃……”孙宗猝然瞪大了眼,身子鱼一样挺起又落下,濒死挣扎,沈岚岁手稳稳往前一送,他彻底没了气息,死不瞑目。

沈岚岁冷漠地拔出匕首,咬牙把孙宗踹下地,拿一边的盖头擦了匕首上的血,又轮流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两刀,割破嫁衣,装成一副经历过大战的模样。

她顺着床跌坐在脚榻上,把孙宗衣领拉好,再把匕首扔掉。

凌乱的大床上,陆行越浓密的长睫忽然颤了颤,刚被碰过的那根手指细微地动了一下,像是要突破某种桎梏。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沈岚岁眼睛一亮,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瞬间疼的哽咽起来,“来人,救命!救救我——”

颤动的手指一顿,床上的人瞬间恢复了平静。

“砰——”

门被人用力撞开,沈岚岁脸色一变,不对劲。

她虚弱地抬头,就见一紫色身影晃了进来。

风一吹,带起一阵浓郁的酒气。

“哈,陆行越,你这克妻的怪物也有今天!”

男人步履虚浮,踉踉跄跄地扶着屏风走近,沈岚岁定睛一看,这人她不认识,但来者不善。

“你想做什么?”

沈岚岁佯装害怕往后退,手在地上摸索刚扔下的匕首,男人随意地瞥了她一眼,不屑冷笑,“就你?比我妹妹差远了,陆行越真是瞎了眼。”

说着他打了个酒嗝,又笑起来,指着床上的人说:“哦,我忘了,他不行了,马上就要死了!”

沈岚岁脑子转的飞快,妹妹?之前孙宗说陆行越已经克死了一任妻子,眼前这人该不会就是前夫人的哥哥?

看这样还挺记仇的,醉成这样不会对陆行越做什么吧?陆行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可真说不清了!

正想着,男人已经走到了床边,看着好像醉了,但出手如电,一把就抓住了陆行越的衣襟。

沈岚岁赶紧起身推开他的手臂,握着匕首挡在床前,厉声道:“你想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他若是有个万一,你也得赔命!”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我指手画脚,滚开!”

男人一身蛮力,醉了又没个轻重,沈岚岁身体本就透支的厉害,被他这么一推,直接摔到床里面,眼看着头要撞上墙,忽然斜刺里伸出一只大手按住了她后脑,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扯了过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落入了一个满是清苦味的怀抱。

沈岚岁惊愕地睁开眼抬头看去,就对上了一双湖绿色的剔透瞳孔。

面面相觑,没等她开口,院外呼啦啦涌进来一群人。

“不知道行越怎么样了,新娘子一个人在这儿也挺孤独的吧?”

“咱们这不是来陪她说话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沈氏女呢,不知道品貌如何?”

一个颇为端庄威严的女声道:“我亲自挑的姑娘,自然是顶好的,才貌出众,性情恭顺,极为温柔。”

沈岚岁:“……”

身后若有似无地传来了一声轻笑,她怎么听都带着几分嘲讽意味。

久未发声的嗓子嘶哑干涩,缓慢咬字的时候反而多了几分别样的感觉,“恭顺,温柔?”

——题外话——

1.双洁!1v1,原因往后看,文笔凑合,逻辑可能有坑,我尽力圆

2.非大女主,偏日常向慢热文(大概)

3.更新时间:0点01定时更新,不要熬夜追,零点没更可能是我忘了定时,可以提醒我一下

4.欢迎捉虫,不欢迎写作指导人身攻击和“像xx,和xx好像”这种评论一律删除,差评请指出具体原因,合理意见听取保留,无理由差评删除

5.私设很多,架空,无具体朝代背景,官职粗略套用明朝+我自己为了方便瞎编的,不要当真!不要当真!不要当真!有真实地方会标注在作者有话说

祝大家能收获愉快阅读体验~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和嫡姐换亲后我成了王府主母

姜青玉和堂姐姜青莲一起重生了,前世两姊妹同一天做了冲喜新娘,她替堂姐嫁给了京商之子已经昏迷三个月的宋毅,而堂姐则被抬进寒王府嫁给病秧子世子做侧妃。 只不过,她冲喜成功,当夜宋毅就清醒过来,自此后宋家拿她当福星,夫君宠她,公婆喜她,就连满屋子小姑子都争相讨好她,后来宋家得了皇帝器重,一跃成为大隋朝第一皇商、天下首富,宋毅更是封候拜将,她也跟着一路富贵荣华。 而堂姐入了寒王府,寒王世子病情却加重,晚上更招来一群黑猫乱叫,王府上下都传她是灾星,引得老王妃不喜,王爷和王妃也对她诸多苛责,往后的日子更是苦不堪言,最后还被下人污了清白,死在寒王世子的剑下。 眼见堂姐急着“各归各位”,姜青玉却不动声色,嫁给谁不重要,谁嫁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重生穿越女岂会搞不定寒王府那帮人,而且堂姐不知道的是,宋家各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宋家日后的辉煌成就更是靠着她姜青玉出谋划策才兴盛起来的,这辈子没了她这个“福星”,宋家还起得来吗?! 至于她婚后在寒王府的日子,只能说天生福运挡不住,一路开挂荣华路,她成了病娇世子的掌中宝,谁都欺不得、打不得、骂不得……

倾情一诺·连载中·50.9万字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83.2万字

绝嗣王爷得知自己有娃后,杀疯了

【女强+萌娃,男主工具人】 顾画从末世穿越到古代就替猝死的原主把大佬睡了。 还无奈接手一个外表风光无限,内里早已千疮百孔走向没落的顾府。 顾華很忙,她忙着对抗顾家族中一群豺狼虎豹,忙着搞事业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 最无奈的还要忙着阻止四个长了腿的小蝌蚪找爸爸。 请问一下,谁有她忙,忙的都没时间包养几个花美男享受享受富婆的“苦恼。” ………… 京城某个魅力金钱和权力都不缺的男大佬,因为不能有后嗣失去进取之心,每天都在得过且过。 直到有一天他得知自己有娃,还被人欺负后。 大佬冷笑,“这京城的天也该变了。” ………… 某王爷把瑟瑟发抖的女人堵在角落,要求负责。 孩子她娘捂脸,这事真不是她愿意做的。 萧君临眯着眼,笑容可掬,“女人,听说你想养男宠?” 顾華咬牙,狗男人放下你手中四十米大刀再问,你还是个帅批。

会散·连载中·45.3万字

侯门外室她恃美行凶

【表面柔弱实际人狠话不多女王VS行动派宠妻撒甜达人三公子】 传闻不近女色的国公府三爷在外面养了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外室,三爷还将她宠上了天,给钱给房给丫鬟伺候,真真是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的护着。 然而那外室却心比天高,不仅对三爷的宠爱不屑一顾,还一心想要逃离。 众人:我就静静的看着那妖女最后哭着喊着要回来! 再后来,大家都求着那外室回头多看三爷两眼,就怕她屁股拍拍,两手一挥就走了! 小剧情: 路人甲:“听说了没,三爷养的那小外室跑啦!” 路人丙:“什么,怎么可能?” 路人甲:“真的,你没看前段时间三爷都快将京城给翻过来啦,肯定是恼羞成怒了!” 路人乙:“你们消息滞后了,谁不知道那外室在中域平原建了个大部落,拥有五万能以一当十的精兵咧,人家现在可是大部落的首领咯!” “什么?” 面面相觑,“我滴个乖乖,大首领啊,那三爷岂不是要当上门女婿?” “什么上门女婿,那明明就是皇夫,而且还不一定能上位咧!” “那可是真的有王位要继承的咧!”

梦思年华·连载中·59.5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重生后,阴鸷王爷逼我哄他

姜赢前世遭人算计,沦为弃子,最后横死街头,曝尸荒野。 不想一朝重生,回到阴谋初起之时,血海深仇,总要亲手报了才算。 被称为活阎王的宁王异国为质七年早已嗜血疯魔,可前世唯有他给她留了一片安宁。 报仇之余顺便想捞一把这疯子,奈何他却油盐不进,誓死不从,差点儿没把她累死。 姜四小姐很傲娇:“王爷,我哄你是给你面子,别不识好歹。” 宁王高冷邪魅的抽出长剑。 姜四小姐秒怂:“你要再哄不好,大不了……我继续哄嘛。” 所有人都在看戏,等着宁王什么时候嘎了姜赢这个奸细,结果却只看到姜赢花宁王的钱,肆意挥霍;仗宁王的势,耀武扬威。 一群绿茶、白莲气得撕了不知道多少条帕子。 姜四小姐表示:宁王很凶吗?拿捏! 宁王暗沉的眸光扫过她的腰肢:还蹦跶得起来,他果然还是太温柔了。 凉薄慵懒娇气女主VS冷酷偏执腹黑闷骚男主 1V1,双洁,爽文。

妖殊·完结·34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