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肆月桃

古代言情/已完结

66.7万字

完结于2024-03-1819:12:52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第1章重生

“夫人,侯爷回来了。”

惊蛰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挑帘进来,身后跟着个身穿锦衣却衣衫不整的男子。

安远侯身材高大,从五官轮廓上来看长得也不差,但他脚步虚浮,耳门色黑,明显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江扶月回神,目光从安远侯身上扫过,不等他开口便主动道:“去账上支五百两银子给侯爷。”

惊蛰咬了咬唇,想说什么,但触及江扶月的目光,也只好道了声是,不情不愿地转身出去了。

见她给银子这么干脆,安远侯不由得有些意外。

“侯爷,身子要紧,如今府里的情况也已经不比从前了,还是得节制一些才好。”

例行劝诫之后,江扶月就自顾自地倒了一盏清茶捧在手里,看着清亮的茶汤出神。

惊蛰去了账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安远侯干脆就在紧挨着门口的位置坐下了,半步都不往里进:“这么干脆,不像你的作风,说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女人一身铜臭,平时总是打着为他好的幌子不想让他出去花销,省下来的银子也不知道都进了谁的兜!

江扶月笑笑:“侯爷误会了,是老夫人说侯爷生性风流爱潇洒,最怕被人约束,我不过是依着老夫人的意思行事罢了。”

安远侯狐疑地看着她:“真的?”

江扶月轻轻颔首:“是,日后夫君手里要是缺银子,只管回家拿就是,若是走不开身,叫小厮回来拿也成的。”

“只是后院的那些姨娘们,得夫君亲自出面安抚,我无法为夫君分忧,还请夫君勿怪。”

安远侯猛地一拍大腿,很是满意:“早就该这样了!”

既然是他娶过门的媳妇,自然应该以他为天,对他百依百顺才对!

安远侯又看了江扶月一眼,总觉得今天的江扶月比以前看着顺眼多了。

江扶月低头抿茶,掩住眸中的嘲讽。

前世,她苦言相劝夫君回归正途,不要辜负了老侯爷在战场上拼命换来的侯爵之位,可安远侯嫌她罗嗦,还以为她别有用心,反而越发挥霍无度,还跟老夫人说都是被她逼的。

老夫人听了,便把她叫去训斥了一顿,让她只管好后院就行,少插手男人的事情,话说得难听至极,就差没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手伸得长,委屈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了。

糟心的事情还远不止此。

前世,她尽心竭力地操持侯府,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庶女,不仅把侯府打理的井井有条,还为整个江家的女儿挣下了善于持家,一心为夫的好名声。

最后,那些妹妹一个比一个嫁的好,可见了面,却没一个看得起她的,明里暗里的都在说她窝囊。

可怜她不到四十就熬干了心血,垮了身子,换来的结果却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而非儿媳,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只看到她委曲求全,全然不想想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谁!

她操劳一生,最后都成了笑话!

她怎能甘心,怎能不恨!

这时,惊蛰拿着银票回来了:“侯爷,夫人,这是五百两——”

话音都还没落地,安远侯就迫不及待地从她手里抢过银票,粗略点了点,随后二话不说拔腿就走。

江扶月和两个丫鬟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惊蛰看了看刚刚无意间被安远侯碰到的手指,告退出去搓皂荚了。

谷雨哧哧偷笑道:“这下,惊蛰又得搓完整整一根皂荚才肯回来了!”

“你这话要是被她听见了,下回给侯爷送银子的就得是你了。”江扶月瞟了她一眼。

谷雨连忙抬手捂嘴,又探着头往门外看了看,没有见到惊蛰的身影才拍着胸口松了口气。

侯爷整日流连青楼,谁知道那双手都碰过什么地方?

想想都膈应。

这脏活儿还是让惊蛰去干吧。

江扶月心中也暗暗庆幸。

多亏了安远侯只喜欢颜色秾丽的女子,觉得她过于寡淡,又嫌她总是管着自己,而她对安远侯并无感情,所以二人一直没有圆房,更不可能诞下一子半女,不然……

江扶月摇了摇头,没再想下去。

“夫人,”一丫鬟走了进来,隔着一道珠帘恭敬行礼:“老夫人吩咐,叫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

江扶月放下茶盏,又换了件衣裳,惊蛰还没回来,她便只带着谷雨过去了。

路上,谷雨紧跟在江扶月身侧,小声道:“老夫人每次叫您过去都没好事儿,也不知道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不管好事坏事,我们都得去,”江扶月语气淡淡的,“出了韶光院的门就管好嘴,这话万一被老夫人听见,你可又要挨骂了。”

谷雨一惊,连忙住了口,乖乖低头跟在江扶月身后。

韶光院离松寿院不远,沿着花园小径拐两个弯就到了。

松寿院很宽敞,四四方方的布局,院子中间栽种着一棵高大的罗汉松,廊下摆着一把躺椅,一看上去四十出头的妇人姿态悠闲地在上头躺着摇扇。

妇人身材瘦削,颧骨横突,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发间缀着点翠华胜,身穿一袭沉香色立领对襟长袍,浑身气度华贵不凡。

江扶月缓步走到近前,屈膝行礼:“儿媳见过婆母。”

老夫人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抬手捋了捋发丝:“听说翊儿回来了?”

“是,”江扶月自顾自地站直了身子,“夫君取了五百两银子,已经走了。”

老夫人注意到她的动作,语气蓦地严厉起来:“又去花楼了?”

“是。”

“啧!”老夫人好像抓住了她的把柄似的,怒斥道,“你是翊儿的夫人,翊儿天天往花楼跑,你也不知劝诫!要你有何用?!”

江扶月却笑了:“先前婆母说夫君个性潇洒,让儿媳不要拘着夫君,儿媳谨记在心,不敢违背。”

“你!”老夫人猛地坐起身,难以置信地瞪着江扶月,“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做婆母的错了?”

从前这江扶月对她从不敢有丝毫忤逆的,今天怎么还敢顶撞?!

“夫人一直忙于操持后宅,想必是累极了,这才一时言行失当,”刘妈妈端着一盏清茶过来打圆场,“老夫人,您不是有事要跟夫人说的吗,就别绕弯子了,早点把事情说完,让夫人回去好好休息吧!”

刘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把茶盏放到了小几上:“老夫人,上好的玉叶长青,您尝尝。”

老夫人嗯了一声,端起茶盏啜饮一口,又砸吧着嘴品了半晌,这才开口道:“府里两个公子已经到了启蒙的时候,我亲自请的先生如今就在京城的清风客栈休整,明日你去把人接回来吧。”

江扶月眉梢一动。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踹了渣夫后,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

叶轻悠为出征的丈夫守了四年活寡,尽心尽力经营小家。 可他凯旋归来娶新妇,还逼她自降为妾? 她誓不做妾,坚决和离。 “我堂堂三品将军配不得你个小庶女?让你做妾是抬举了!” “你们叶家欠我的,让你死,你也得受着!”男人道。 叶轻悠人单力薄,娘家不肯为其撑腰,她只能狐假虎威,借大梁最霸道的阎罗名头求自保。 本以为那只猛虎不屑理睬她的小心机。 谁知和离契书盖了印,他就把她接走了。 “利用完本王就想跑?你总得付点报酬。”洛宁王道。 “我有药铺三家、茶铺三家、盐米油粮都有路子,殿下您想要多少?”她说。 他判若两人,提出要求,“本王要你做媳妇儿,二婚的王妃当不当?” ……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十年前,暗巷里,偷她药吃的人是他。

琴律·连载中·79.1万字

危!侯门嫡女她重生后心狠手辣

前世遭遇了义妹精心算计,使得她家破人亡,最终惨死。 一朝重生归来,沈妤安只想报仇雪恨,力挽狂澜,执掌权势! 七皇子要退婚?退!她才不屑于做皇子妃! 被帝王下令驱逐?她转头拿着圣旨喊冤,反手就让皇后折翼,贤妃受罚,连带那暗中算计她的蛇蝎义妹,侍女被乱棍打死。 义妹一心坑她害她欺她辱她,总盯着她后宅这一亩三分地。 而她女扮男装,做太监,创商业,办医所,兴学堂,设东厂,揽政权…… 一步步做大做强,最终打造一座人间地狱,亲手将前世谋害她的义妹送进去! 她一心谋权,不想,却被那手握重兵的北翼王盯上了。 北翼王强势霸道,“嫁给本王!” 她笑,“王爷,咱家是太监。” 他抱出个奶娃,不慌不忙,“你就说,嫁不嫁?” 她怒,一着不慎,竟是被偷家了,以为偷了她的娃就能威胁她? “不嫁!” 他说,“江山为聘!” 她讥笑,“王爷这是要为了我,颠覆皇权?” 他狂妄,“有何不可?”

雾玥北·完结·37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52万字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依依兰兮·完结·170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国公夫人她人美心黑

京城贵妇圈儿,都传温语心肠黑。 连皇上听说了,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温语知道后冷冷一笑:打小儿母亲被害早亡,祖母不疼,父亲不爱。招人嫉恨,被人算计。 好不容易自己谋得良人,婆家却更是个深水乱摊子! 当个傻白甜? 那这色才双绝的丈夫,聪明贴心的儿女,二十四孝的婆婆,国公夫人的名头,能打天上掉下来?! 上辈子本国公夫人可就窝囊死了的! 女主先看上男主,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成亲之后投怀入抱;欲擒故纵;温柔娇横;体贴折磨……各种手段齐上阵。 从此,那个长相绝美,心黑手狠,聪明能干,对待感情却有些单纯懵懂的祁家五郎,屡次被皇上指着鼻子骂:“你这怂包!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快去休了她!别怕,朕与你做主!” 祁五郎俏脸薄绯:其实,这日子真还过得的…… 本文刻画的是个为幸福而做出各种努力的大女主。 作者已完成两部签约作品,坑品很好。恳请大家支持。 敬请关注本作者另两部书《小虫》《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又见桃花鱼·连载中·95.7万字

将军夫人重生后,满门跪求她饶命

成亲当日,夫君随军出征,宁如烟则望眼欲穿,半年后却盼来了夫君战死的消息。 随同而来的还有夫君通敌的消息。 看着被围困的将军府,看着被下狱的丈夫和庶子,婆母拉着她的手说:宁氏啊,以后咱们就指着你了。 弟媳姨娘们也都跪下纷纷哭诉:大夫人啊,以后你就是当家人。 宁如烟于是爬上了那个人的床。 可是,自此之后,将军府的人一边嫌弃她是破鞋,一边指着她赚钱维持奢靡生活。 为了那死去的丈夫,宁如烟一一忍下。 直到那天,她看见死了十年的丈夫拥着娇妻爱子,她才知道这十年来她一直活在骗局中。 被溺死在水中后,再次睁眼,她回到了丈夫战死消息传来的那一天。 将军府被围?她的梧桐院里有吃有喝。 公爹小叔子被抓?她身体不好起不了床。 …… 指挥使大人要吃饭?行啊,只要不让她爬床,想吃啥做啥。 江衍郁闷了,怎么他的脸没吸引力了吗?还是他的权力不好使了? 宁如烟:不,都好使,只是,对我不好使而已。 江衍最后只能修改人设走无赖路线:烟烟,我又受伤了!

紫雪凝烟·连载中·38.8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3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