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重生后,满门跪求她饶命

将军夫人重生后,满门跪求她饶命

紫雪凝烟

古代言情/连载中

38.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523:39:03
成亲当日,夫君随军出征,宁如烟则望眼欲穿,半年后却盼来了夫君战死的消息。 随同而来的还有夫君通敌的消息。 看着被围困的将军府,看着被下狱的丈夫和庶子,婆母拉着她的手说:宁氏啊,以后咱们就指着你了。 弟媳姨娘们也都跪下纷纷哭诉:大夫人啊,以后你就是当家人。 宁如烟于是爬上了那个人的床。 可是,自此之后,将军府的人一边嫌弃她是破鞋,一边指着她赚钱维持奢靡生活。 为了那死去的丈夫,宁如烟一一忍下。 直到那天,她看见死了十年的丈夫拥着娇妻爱子,她才知道这十年来她一直活在骗局中。 被溺死在水中后,再次睁眼,她回到了丈夫战死消息传来的那一天。 将军府被围?她的梧桐院里有吃有喝。 公爹小叔子被抓?她身体不好起不了床。 …… 指挥使大人要吃饭?行啊,只要不让她爬床,想吃啥做啥。 江衍郁闷了,怎么他的脸没吸引力了吗?还是他的权力不好使了? 宁如烟:不,都好使,只是,对我不好使而已。 江衍最后只能修改人设走无赖路线:烟烟,我又受伤了!

第1章:不堪的真相

宁如烟一步一叩首的朝着山上的灵隐寺而去。

每年的八月,她都会过来祈福,从得知蒋博年战死沙场那一年起,到现在整整十年了。

她想用她的诚意感动上苍,让他们来世早日相遇,做一对真正的恩爱夫妻,相守百年。

“大夫人。”丫头半夏心痛的含了眼泪,“你的膝盖不好,就别跪了。”

宁如烟扶着膝盖苦笑,“十年了,他从来没入过我的梦,怕是尸骨无存,无法入轮回。我若心不诚,怎能求得菩萨开恩!”

半夏还想劝说,白芷却冲着她摇头。

大夫人将姑爷放在心尖上,若是听劝,怎可能将自己十年青春葬送在侯府后院,受尽百般苦难。

终于,九九八十一级台阶跪完。

宁如烟脸色惨白,踉跄走进大殿,亲手给菩萨上了香捐了香油。

白芷早就备好的荷包交给主持大和尚,已经入秋了,这些银子是用以给山下的穷人购置粮食棉服的。

“夫人,因果循环,你这十年的诚意,十年的善因,佛祖都是看在眼里的,也会让你得偿所愿的。”主持大和尚冲着宁如烟道了一声佛号,然后将一个护身符递给了她,“去吧。”

“多谢,劳烦大师了。”宁如烟接过了护身符,弯腰行礼后,这才转身,一瘸一拐的下了山。

马车没有直接回京,而是在距离灵隐寺大概十几里的莲花坞停了下来。

这是一座很漂亮的水乡小镇,镇子不大,因为镇口有一座莲花池,周围还有一条莲花溪围绕而得名。

每年祈福完后,宁如烟会在这里住两天。

“当年,我跟大公子第一次见面就在这里,那时候是上元节,这里也是要点花灯的,万千人海中,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宁如烟站在河边,嘴角含笑,眼里带着回忆,“虽然我们没有说话,但是他让身边的人送了我一盏莲花灯,我一直留着,可惜后来弄坏了。”

“不过没关系,好歹我撑下来了,为这将军府赚了万贯家财,二弟也进了翰林院,长青都是童生了,九泉之下,他应是欣慰的罢。”

宁如烟兀自缅怀着,过了一会儿,才收回思绪,转身往回走。

然而,才刚转了一个弯,宁如烟整个人却僵住了!

不远处那个男人!

那个拥着女人笑容幸福的男人!

不正是那个新婚夜便上战场,已经战死了整整十年的蒋博年?

而他手里牵着的孩童,分明是她从族中过继回来,悉心养育了十年的养子!!!

他们怎么在这里!

宁如烟止不住的发抖,因过于震惊,双目赤红,豆大的泪珠控制不住的从眼眶掉落。

她颤抖着靠近!

三人的说话声尽数听入耳中。

“爹娘,这糖葫芦好吃,以后我还要。”蒋长青将糖葫芦晃了一下。

“好,以后只要青儿喜欢,就天天给青儿买。”蒋博年宠溺的摸摸儿子的脑袋。

“谢谢爹,可是爹,我希望我们一家三口能早日在一起,我想天天见到爹娘,我不想喊那个人母亲。”

“快了。”蒋博年摸摸儿子的头。

“相公,别轻易许诺儿子,万一……”连素素担忧的看着蒋博年,“毕竟,你还有嫡妻,我委屈点无所谓,可是儿子如果成了庶子,那就毁了前程了。”

“素素放心。宁家很快就要被抄了,有了宁家的万贯家财,我就算里了大功!到时候,宁如烟是是活不随我拿捏?嫡妻?真当我看上了那个浑身铜臭的商户女?素素,我的嫡妻只会是你!”

蒋博年伸手揽住了连素素的肩膀,侧头在她耳边亲了一下。

眼角的余光,却刚好瞥见不远处的人。

蒋博年用力揉了揉眼睛。

“宁……”

宁如烟三个字还未喊出来。

“啪”地一声,他脸上挨了一个巨大的巴掌。

“蒋博年你骗的我好苦啊!你们蒋家骗的我好苦啊!”

面对着这张脸,宁如烟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她好恨啊!

她为什么要来祈福,为什么要来看这片荷花,为什么要撞破这些欺骗!

如果不知道真相,是不是就不会受这凌迟的苦啊。

宁如烟紧紧拽着胸口。

“如烟,你听我说,我是有苦衷的。”蒋博年顾不得红肿起来的一半脸,试图过来拉宁如烟的手,“当初我受伤昏迷后才遇到素素的,我……我失忆了,最近才想起来的,真的……”

“呵呵。”宁如烟被气笑了,她伸手指着蒋长青,“失忆了还能将这个私生子送到我身边?”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骗我?蒋博年,从现在开始,我们恩断义绝。”

宁如烟不忍再看这肮脏的一幕,转身就走。

“大夫人,都是我的错,你要生气就打我吧。”然而就在此时,连素素却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宁如烟的手,然后朝着自己的脸上就扇了过去,“求你别生相公的气,我可以退出,我可以带着儿子离开,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宁如烟被吓了一跳,想要甩开对方,然而对方却借机直接就朝着地上倒了过去。

“素素。”蒋博年急忙冲了过来,一把就将人抱住了,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宁如烟,“宁如烟,你怎么这么恶毒?如果素素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呵呵。”宁如烟忍不住笑了,“蒋博年,你要如何饶不了我?这十年来,我操持将军府,侍奉你的爹娘,照顾你的弟妹,结果我得到了什么?今儿,我还就恶毒了,我打死她又如何?一个自甘堕落的下贱胚子……”

“你这个老毒妇。”就在此时,蒋长青忽然冲了过来,狠狠的推了一把宁如烟,“不许说我娘。”

对方用了全力,宁如烟又没有防备,她整个人被推的后退了几步,一个踩空就朝着河里掉了下去。

“大夫人小心。”白芷和半夏冲了过来,一人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抓紧奴婢,奴婢拉您上来。”

不料,蒋博年却忽然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宁如烟,然后抬腿朝着白芷和半夏踹了过去。

“都去死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连载中·23.1万字

盲嫁误娶,将军的错位妻

楚南柠穿越了,直接地狱开局在牢房,受刑杖,背污名,敌国奸细未亡人? 有个成亲三年不知长相的夫君, 有个凄苦被生活压弯腰的婆祖母, 有个势利恶毒处处使绊子的原生家庭? 楚南柠表示:还没人能让她吃亏,问就是硬刚,不服来战!

楚千墨·连载中·50.8万字

继室娇又软,侯爷不禁撩

【先婚后爱+医术异能】【阳光明媚甜包X偏执阴郁权臣】 穿越就入洞房,夫君昏迷不醒,渣男身边一躺。 身中一刀的沈岚岁:“妙。” 见过地狱难度开局,没见过直接开地狱的。 * 末世战死后再睁眼,沈岚岁穿成了克妻阎王陆行越的继室,人人都道她命不久矣。 更有甚者下注赌她活不过一个月。 沈岚岁微笑:“别急,肯定能活到你们坟头草三尺高。”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仅要活得长长久久,还要活得光明灿烂。 富商,神医,一品诰命,百姓奉她如神明。 致富,治病,翻云覆雨,天子请为座上宾。 也有人咒她风头太盛,夫君早晚离心。 谁料第二日就传出那冷面阎王佛前叩拜的消息。 陆行越于晨光中虔诚俯首:“再拜陈三愿:一愿夫人千岁,二愿此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注:男主有前妻但双洁,具体原因见文

花之挽·完结·44.5万字

危!侯门嫡女她重生后心狠手辣

前世遭遇了义妹精心算计,使得她家破人亡,最终惨死。 一朝重生归来,沈妤安只想报仇雪恨,力挽狂澜,执掌权势! 七皇子要退婚?退!她才不屑于做皇子妃! 被帝王下令驱逐?她转头拿着圣旨喊冤,反手就让皇后折翼,贤妃受罚,连带那暗中算计她的蛇蝎义妹,侍女被乱棍打死。 义妹一心坑她害她欺她辱她,总盯着她后宅这一亩三分地。 而她女扮男装,做太监,创商业,办医所,兴学堂,设东厂,揽政权…… 一步步做大做强,最终打造一座人间地狱,亲手将前世谋害她的义妹送进去! 她一心谋权,不想,却被那手握重兵的北翼王盯上了。 北翼王强势霸道,“嫁给本王!” 她笑,“王爷,咱家是太监。” 他抱出个奶娃,不慌不忙,“你就说,嫁不嫁?” 她怒,一着不慎,竟是被偷家了,以为偷了她的娃就能威胁她? “不嫁!” 他说,“江山为聘!” 她讥笑,“王爷这是要为了我,颠覆皇权?” 他狂妄,“有何不可?”

雾玥北·完结·37万字

侯门弃妇她是黑心莲

被丈夫冷落了一辈子的顾德音,临死前方才知道丈夫居然与长嫂私通,还生了个奸生子。 为了给奸生子让路,她的亲生儿子被这对狗男女给害死,此事婆母知情,妯娌知情,小姑子知情,惟有她这个亲生母亲不知情, 遂,她带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 一朝重生归来,她要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为此,她搅得侯府翻天覆地,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侯府人人都恨她,但又干不掉她,还要看她水涨船高,直上青云,成为他们高攀不起的人物。 顾德音踹掉渣夫和离后,只想活得肆意随心。 哪知她却无意中招惹了当朝摄政王,最后这男人居然挡住她的路。 “撩完了就想跑,谁教你的?”

筑梦者·连载中·52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完结·86.4万字

重生后高嫁:嫡女的躺赢日常

何书兰重生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同父异母的嫡妹也重生了。 上一世何书珍抢了她的婚事,嫁给郡王,而她则被嫡母刻意毁掉名声,嫁给京城正七品小官。 让众人唏嘘不已,随着时间的推移,何书兰嫁的小官成了吏部尚书,掌管官员升迁,人人上门送礼物。 而嫡妹何书珍,用尽手段也没有抢到郡王贵妾手中的掌家权,反而遭到贵妾的诬陷,被郡王关在后院,抑郁而终。 何书兰确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再次睁开眼,回到过去。 何书珍找到嫡母,把抢到手的婚事还给何书兰,让何书兰当郡王妃,这让众人不明白,每天嚷着要当郡王妃的何书珍,为什么要下嫁给正七品的小官。 只有何书兰了然的笑了笑,等何书珍嫁过去就会知道,柳辰之所以能成为吏部官员,是因为她救了太子太师的孙子,为表达谢意,太子太师向皇上举荐柳辰进吏部,没有她,柳辰什么都不是。 而这一世,何书兰成为郡王妃,依然过的风光无限

花隐掖·连载中·19.9万字

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

【传统古言重生+虐渣打脸+假太监追妻+全员火葬场】 前世,陆菀是汴京最尊贵的女郎,外室母女杀母上位,庶妹爬上夫君的床,蒙在鼓里的她倾尽财力,赔上外祖至亲性命,换来渣夫泼天富贵,被囚禁在土窖遭群蛇咬死。 重生归来,捉奸、退婚、转嫁渣夫他死人哥当望门寡。 杀疯的陆菀巧遇亡夫的‘太监’爱人,一边同情两人不被世俗所容的爱情,一边与他携手虐渣忙得不亦乐乎。 谁知,一天深夜,‘太监’爬上她的床。 她被禁锢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姐妹,你想作甚!” 男子语调清凉,“我是你夫君,谢知衍!” 陆菀呆滞:原来亡夫是太监! 谢知衍双眸灼灼:“听闻,你心悦我已久,甘愿人间地狱都要与我地老天荒?” 陆菀:“我……胡诌的。” 谢知衍:“那……做实便好。” 陆菀目光下移:“你……用什么做?” 谢知衍咬牙切齿:“马上就知道了!” 不久,坊间传闻,横空出世的首辅新贵,竟然惧内。 《侯府娇女&冷厉少师》

翎凡凡·连载中·3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