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花笑

灯花笑

千山茶客

古代言情/连载中

46.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707:00:00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楔子

永昌三十二年,常武县。

清晨,天色微亮,长街覆上一层玉白。小雪从空中潇潇飒飒地落下,将小院门上的春联打湿。

临近年关,县城里却一点年味也无,家家户户家门紧闭。

黑黢黢的屋子里,陡然传来几声压抑的低咳,有稚嫩童声响起:“娘,我出去打水。”

半晌传来妇人回答:“莫走远了。”

“晓得了。”

屋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从里走出个八九岁的女童,身穿一件葵花色绸袄,脚下一双破了的红棉鞋,扶了扶头顶毡帽,提着水桶往街上走去。

三个月前,常武县遭了一场时疫,时疫来势汹汹,一户一户的人病倒。疫病起先是叫人发热,渐渐地没了力气,瘫软在床,身上冒出红疹,再过些日子,浑身溃烂死去。尸体便被府衙的人一席子卷走拉去城东烧了。

陆家五口,唯有陆曈如今还能下地行走。只她一个九岁的孩子,要独自一人照料父母兄姊,着实有些吃力。

水井在东门老庙口前,陆曈却提着木桶径自往城西走去。棉鞋鞋口破了个洞,渐渐地雪水渗进去,女童脸色冻得越发苍白。

穿城约走五六里,人烟越见稀少,府邸却越来越豪奢,拐过一处巷子,眼前出现一处三进的朱门大院,陆曈停下脚步,走到宅院前的两座石狮子跟前坐了下来。

这是本地知县李茂才的府邸。

时疫过后,县上人户凋零,街道上鲜少见人。偶有人影,是差役拉着躺着尸首的板车匆匆而过。李府门口的春联还是去年那封,黑字被雨雪渗湿得模糊。不远处的长柱前,却拴着一辆崭新的马车。

枣红骏马侧头看了她一眼,低头去舔地上凹槽里的雪水。陆曈往石狮子跟前缩了缩,抱腿看着朱色宅门发呆。

头顶乌色浮云冷寒,夹杂大团大团风雪。“吱呀”一声,宅门开了,从里走出一个人来。

雪白的裙角下是一双滚云纹的淡青绣鞋,鞋面缀着一颗圆润明珠。那裙角也是飞扬的,轻若云雾,往上,是雪白绸纱。

这是一个戴着幂篱的女子。

女子迈出宅门往前走,一双手抓住她的裙角,回头,脚边女童攥着她裙角,怯生生地开口:“请问……你是治好李少爷的大夫吗?”

女子一顿,片刻后她开口,声音如玉质清润,泛着一种奇异的冷:“为何这样说?”

陆曈抿了抿唇,小声道:“我在这里等了一月了,没见着李少爷的尸首抬出来,这些日子,出入李府的生人只有小姐你。”她抬头,望向眼前女子:“你是治好李少爷的大夫,对吗?”

陆曈蹲守知县府已经一月了。一月前,她去医馆拿药,瞧见李府的马车进了县里医馆,小厮将咳嗽的李大少爷扶进了医馆。

李大少爷也染了疫病。

常武县每日染病的人不计其数,医馆收也收不过来,亦无药可救。寻常人家染了病也只能在家中等死,但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李知县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拯救独子的性命。

陆曈在李府门口守着,见着这陌生女子进了李府的大门,隐约有药香从宅院上空飘出。一日、两日、三日……整整二十日,李府门前没有挂发丧的白幡。

疫病发病到身死,至多不过半月时日,而如今已经整整一月。

李大少爷没死,他活了下来。

女子低头看向陆曈,幂篱遮住她的面容,陆曈看不到她的神情,只听到她的声音,藏着几分漫不经心,“是啊,我治好了他。”

陆曈心中一喜。

这疫病来了三个月,医馆里的大夫都死了几批,远近再无医者敢来此地,常武县人人都在等死,如今这女子既然能治好李大少爷,常武县就有救了。

“小姐能治好疫病?”陆曈小心翼翼地问。

女子笑道:“我不会治疫病,我只会解毒。疫病也是一种毒,自然可解。”

陆曈听不太明白她的话,只轻声问:“小姐……能救救我家人吗?”

女子低头,陆曈能感到对方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似是审视,正有些不安,听得面前人道:“好啊。”没来得及喜悦,女子又继续开口,“不过我的诊金,可是很贵的。”

陆曈一愣:“……需要多少?”

“李知县付了八百两白银,买他儿子一条命。小姑娘,你家几口人?”

陆曈怔怔看着她。

父亲只是书院里普通的教书先生,自染疫病后,已经请辞。母亲素日里在杂货铺接些绣活为生,无事时过得清贫,如今家中没了银钱来源,买药的钱却是源源不断地花用出去。长姐二哥也日渐病重……别说八百两白银,就连八两白银,他们家也出不起。

女子轻笑一声,越过陆曈,朝马车前走去。

陆曈看着她的背影,脑海里掠过逼仄屋子里酸苦的药香,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叹息,长姐温柔的安慰,二哥故作轻松的笑容……她几步追了上去:“小姐!”

女子脚步一顿,没有转身。

“噗通”一声。

陆曈跪了下来,急促地开口:“我、我家没有那么多银子,我可以将自己卖给你。我可以做很多很多的活,我很能吃苦!”她像是怕面前人不相信似的,摊开手,露出白嫩的、尚且稚气的掌心,“平日家里的活都是我干的,我什么都可以做!求小姐救救我家人,我愿意一辈子为小姐做牛做马!”

毡帽掉了,前额磕在雪地中,洇上一层冰寒,天色阴阴的,北风将檐下灯笼吹得鼓荡。

半晌,有人的声音响起:“把自己卖给我?”

“我知道自己不值那么多银子,”陆曈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我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做……”

一双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做我的下人,可是会吃很多苦的,你不后悔?”

陆曈喃喃道:“不后悔。”

“好。”女子似乎笑了一下,弯腰捡起掉下的毡帽,温柔地替陆曈重新戴上,语气有些莫名,“我救你的家人,你跟我走。如何?”

陆曈望着她,点了点头。

“真是个好孩子。”她牵起陆曈的手,淡淡道:“成交。”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连载中·83.3万字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89.4万字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古医世家传承人叶初棠卷了一辈子,将要继位的时候意外身亡。 重活一世,她只想当个咸鱼,摆烂一生。 谁知开局暴击,父母与长兄被刺身亡,留下她和三个娃。 三弟伤重,四弟昏迷,还有个奶娃娃嗷嗷待哺。 她掂了掂手里冰凉的窝窝头,绝望望天,一拖三,这牌烂得不如重开。 小奶团拽了拽她的裤脚。 “饿饿。” 叶初棠:“……”起来干活! …… 叶初棠计划得很完美,养大几个娃娃,她就退休养老。 结果偏偏有个男人不如她的愿。 “叶二小姐耽搁我这么多年,总该有个说法。” 叶初棠:“6。” 当年赖在我家门口不肯走,到头来倒成了我的错? …… 叶家不得了,叶家三郎是当朝状元,叶家四郎军功赫赫名震西北,叶家五姑娘商业版图遍布天下富可敌国。 唯独叶家二姑娘,忙着养大几个弟妹,不知不觉年岁渐长,婚事成愁。 直到某日,权倾朝野的定北侯沈延川十里红妆相迎。 叶初棠沉默良久。 “这次娃你带。”

战西野·连载中·49.3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186万字

洛九针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希行·完结·89.6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25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35.5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65.1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1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