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岛雾散

港岛雾散

木芊雪

现代言情/连载中

22.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23:59:10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第1章:除了不爱她,什么都好

港岛。

深夜,细雨还在不知疲倦的下,空气中氤氲着潮湿,混杂着消毒水的气味充斥在鼻翼间。

医院走廊上偶尔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地面掠过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

鲜红的“抢救中”三个字亮着灯,给人一种无形的紧张和压迫感。

桑余指尖颤抖的绞着,双眸通红,良久,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一直是忙音,无人接听。

她又重新打了一遍,提示音在岑寂的夜晚格外冗长,终于在快要自动挂断时接通了。

然而却不是她熟悉的声音,而是一道陌生的女音:“靳白还在忙,你晚点再打过来吧。”

桑余握紧手机,嗓音稍哑:“你是谁?”

对面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就把电话挂了。

桑余目光呆怔,指尖攥得泛白。

这时抢救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她顾不上其他,急忙起身,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焦虑让她站起来时有一瞬眩晕,稳住身形冲到医生面前,迫切地问:“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已经抢救过来了,建议在医院多观察几天。”

桑余终于松了口气,声音微哽:“谢谢您,真的谢谢。”

“应该的。”医生颔首离开。

桑凤萍转到单人病房,还在昏睡,桑余也不敢离开,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

已经是凌晨两点,她一直没合过眼,疲惫感和无力感席卷全身。

桑凤萍早年就有心脏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今天晚上突发心梗把桑余吓坏了,幸好及时送来医院,否则不堪设想。

刚才在抢救室门口她都在发抖,下意识想找席靳白寻求一点安慰,可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一个女人,他的手机不是谁都能碰到的,那个女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她对席靳白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亦不知他身边有哪些朋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跟了他一年。

手机忽然响起,桑余怕吵到桑凤萍休息,赶紧去阳台接电话。

入了寒秋气温较低,又在下着雨,风像刀口般刮来,桑余冷得打了个哆嗦,低头看眼手机,瞥见来电显示时心脏颤了下,滑开接听键。

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港岛那边应该是半夜吧,怎么还不睡?”

“我妈心脏病犯了我送她来医院,刚刚有点害怕所以没想那么多就给你打电话了。”桑余顿了顿,低声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席靳白没回答这个问题,“人没事了吧?”

桑余裹紧身上单薄的呢子大衣,“嗯,谢谢你给我妈妈找了这方面的专家,不然……”

她可能早就不在了。

“没事就好,别想太多。”席靳白淡淡道。

话题即将终止,但桑余还不想挂电话,于是又多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想我了?”

尾音轻轻上扬,像极了以往那些缠绵交颈的夜晚,他在耳边低喃的语气。

桑余没吭声,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想吗,可当初说好了不谈感情。

沉默的间隙,电话那头传来打火机砂轮摩擦的声响,很轻,但她还是听见了。

席靳白嘬了口烟,缓缓吐出,“过两天吧,这边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完。”

“好。”桑余想起不久前接电话的女人,欲言又止,“刚才……”

话到嘴边还是没有问出来,想想她好像没有资格过问他的私事。

席靳白:“什么?”

“没什么,那我挂了,不打扰你。”桑余将情绪掩藏得很好,挂电话前又快速补了一句:“对了,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回到病房,她先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在陪护床上躺下休息。

没睡几个小时天就亮了。

桑凤萍也醒来。

“妈,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桑余今天专门请了假在医院照顾她。

桑凤萍看着她,皱了皱眉,心疼道:“你一晚上没睡?脸色怎么这么憔悴?”

眼睛里还有红血丝。

“我睡了的。”怕她多想,桑余转移话题:“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我下楼买。”

桑凤萍怎么会不了解她,心里被自责占据,“我又让你担心了。”

“没有,你好好养病别想那么多,医生说要吃点清淡的,喝粥可以吗?”

“嗯。”

私立医院的食堂口味很不错,也比外面的店铺更干净卫生,桑余轻车熟路的下楼买了两碗粥和几个小菜回来。

吃完早餐桑凤萍就催她去上班,“我这不用你照顾,你去忙你的吧。”

桑余边收拾桌子边说:“我今天请假了。”

“总是请假领导会不会对你有意见?这里这么多医生护士,真的不用你看着。”桑凤萍深知她现在这份工作有多来之不易,不免担心。

桑余解释:“不会的,公司除了有固定的月假以外女生还比男生多两天生理期的假。”

桑凤萍这才放心,“大公司就是好,人性化,还给我们联系了这么好的医院。”

桑余抿唇笑了笑,眸底的苦涩一闪即逝。

席靳白当然好了,除了不爱她,什么都好。

刚想到他,电话就来了。

“妈,我去接个电话。”

“好。”

桑余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她刻意避开的举动让桑凤萍产生了怀疑,如果是工作上的电话也没必要特地出去接。

阳台的门是透明的,虽然听不见桑余在说什么,但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想来心情不错。

这些年来明显发现桑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只怪摊上了她这么个妈,不仅没能帮到她,还处处拖累她。

电话打了两分钟就挂了。

桑余回到病房里,开口说:“妈,我想起来还有张设计稿没完成,不过我请了个护工来照顾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桑凤萍就强烈拒绝了,“不用不用,你看我现在一点事都没有,别浪费这个钱。”

“是我朋友介绍的护工,费用不贵,而且我现在的工资完全够用的,没有护工看着我走得不放心。”

桑余态度坚持,桑凤萍知道自己不同意她就不会走,只好点头答应,不忘叮嘱:“你晚上也不用过来了,来回折腾太累,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公司和医院完全就是两个方向,如果碰上高峰期来回一趟都要好几个小时。

桑余想了想,“那我等会儿回家给你收拾点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带过来。”

“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觉得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在哪调养都是一样的,回家我还更自在舒服呢。”

“不行,医生说要住院多观察一段时间,咱们得听医生的。”

这事没得商量。

桑凤萍最后也只能妥协。

等待护工来的这段时间,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女儿,“余余,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

PS:【阅读指南】

1.文里的时间地点皆架空,私设很多,会写得比较夸张,请勿过分考究,若有bug可以指出,会虚心接受改正。

2.勿ky,追妻火葬场这类型小说很多,但剧情和人设都是有区别的,不要看到某个片段就说像某某某本书或者想到某某某个角色,这不仅是对这本书不尊重,也会给你喜欢的书招黑,咱们互相尊重,不需要在别的地方提我的书,也不要在我的评论区提别的书,感谢理解。

3.男女主都非完美型人格,有缺点会成长。

4.经常润色修文,请以正版阅读为准。

5.和谐看文理智探讨,不喜欢也没关系,但不要恶语伤人、恶意评分,善语结善缘~

最后,欢迎各位仙女们一起入坑追更,一起来玩!!!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婚后溺爱

施漫和商聿沉是商业联姻。 他们见面不超过十次,更别提所谓的感情,彼此皆认为能相敬如宾一生,便足矣。 直到,施漫磕坏脑袋。 磕坏脑袋导致记忆错乱的施漫,误以为自己是各类剧本的女主。 第一次,她是爱而不得的替身。 她虚弱躺在病床上,泪眼婆娑看着准备离开的商聿沉:“阿沉,你又要去找她了吗?没关系……你去吧,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商聿沉:“??” 第二次,她是贪慕虚荣的真千金。 第三次,她是为情断尾的狐狸精。 …… 施漫恢复记忆那天,正拿着卧底特工剧本,准备将商聿沉的手脚捆起来。 却见,她记忆中古板无趣、不解风情的商聿沉,俯身掐住她的腰。 他若即若离浅触那张嫣红的唇,眸光晦暗不明:“老婆,怎么不继续了?” 【先婚后爱/甜牙齿/双C】 【娇矜美人x闷骚大佬】

难赴星河·连载中·25.2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连载中·60.1万字

想翻译你的心声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秋慕星·完结·20.2万字

极致心瘾

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她无路可避。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她心荡神,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唯他能破局。 雪夜,大G车门边,她踮起脚尖,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 男人唇悠着烟,朝她倾斜了些,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一点一点抬起,“你要什么。” 黎影:“只要你能给的。” 旁人警醒过:“那位徐敬西,生起高阁,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 懂留她在身边,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 他逢场作戏,她从不图名份,扭头离京办画展。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 ** 那夜情人节,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有人撞见,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 黎影印象最深的,是男人半跪在床,浴袍松垮,咬住笔帽,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徐敬西

时京京·连载中·15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连载中·47.2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连载中·104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连载中·62.9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都说温迎是朵带刺玫瑰,却甘愿在港城太子爷面前拔下一身刺。 她喜欢太子爷十年,一夕,却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 京圈名流之首傅砚楼,腕上常年戴佛珠,克己复礼、温润如玉,却无人知晓他玩起暗恋,深情藏骨。 一开始他遗憾,“她所求的不是我。” 她祈求与别的男人圆满,他也只希望她平安罢了,多的哪敢奢求。 后来他开始贪心,一路从港城追到海德堡再到柏林,最终盼得她回眸,“傅砚楼,你要不要娶我呢?” 之后一场盛大婚礼轰动全国,温迎嫁给情窦初开的人。 婚后,温迎踏入傅家小苑,在画集里发现他的手写情书,一年一封,十封,在最后一封信封背面上多出一行字:十年,得偿所愿 后来的后来,她在他斥巨资为她独建的宫殿独舞,曾一舞名动港城的小公主腰肢软软婀娜坠入他怀中,一身媚骨,叫男人全乱了心跳。 温润如玉京圈太子爷X港城娇艳玫瑰小公主

岁莳·连载中·3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