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滴滴外室跑路后,太子他发疯了

娇滴滴外室跑路后,太子他发疯了

含瑶光

古代言情/连载中

58.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114:23:22
新文!《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上天》 【双洁+妖媚女主+权谋+疯批太子明月下神坛】 李妙仪长了一张好脸,一颦一笑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 李妙仪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不给比自己爹还大三岁的侯爷当续弦,为了护住在家备受欺负的母亲。 李妙仪想为自己搏一把。 …… 太子殿下众所周知的天上明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但不近女色二十载,一心只有大国,无小家。 上京众女有个不必言说的默契,不能私下觊觎明月。 可就在陛下为太子赐婚之时,太子竟长跪在御书房外,声称已有心悦之人,并且是两情相悦,太子长跪三日,只求陛下能收回成命。 上京之内一片哗然。 …… 直到李妙仪撞到了太子把兄弟送来,勾引他的细作,腰斩后。 李妙仪害怕了,毕竟自己接近太子的理由也算不上清白。 李妙仪想随着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离开上京,寻一无人处,离太子远远的,只为自己而活。 …… 被太子知道李妙仪要跟少年将军跑了,太子疯魔了。 这时李妙仪才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天上明月,明明从骨子里都是黑的。 天上明月,最终陨落于世俗。 “我神色如常的爱,是不声响的海。” 【女主会为了改变旧时代女性的低下的地位而努力。】

第一章太子

李府。

窗外已然深秋,青砖铺地的林荫小道旁,尽是桂花,尚在盛开,周围落叶随风落下,温暖的阳光倾洒而下,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出,关上了窗户,紧闭的窗户遮掩住了羞人的动静。

闺房内,宋砚行缱绻的吻又落了下来,唇齿挪动到李妙仪的耳际,重重吻过,霎时间她的耳后和脖颈都成了宋砚行的所有物。

李妙仪喘着粗气,面色绯红,她的唇也红的像滴出水来一般,李妙仪的眼神也迷离着。

李妙仪的手指拂过宋砚行的脖颈,手指顺着白皙的皮肤轻轻滑动。

一切结束,李妙仪靠在宋砚行的怀里,喘着粗气。

宋砚行身上矜贵和清冷浑然天成,眉眼如画,容貌绝世,如同神明。

只是宋砚行一向端庄自持,在情事上也是如此。

只有在最激烈时,宋砚行才会不受控制的流露出和平日里不一样的神情,宋砚行一向平静如深潭一般的眼眸也会有一丝波澜。

李妙仪爱极了宋砚行眼神中一瞬间划过的沉迷。

那一瞬间宋砚行的悸动是因为自己。

这种把上京城中赫赫有名的天上明月拉下来的感觉,让李妙仪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不仅因为宋砚行是天上的明月,更因为宋砚行是当朝太子。

这种成就感无与伦比,让李妙仪沉溺其中。

上京中所有人都说当朝太子不近女色,深明大义,仁爱孝友。

只有李妙仪知道。

所有的一切都是宋砚行装的,他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权利。

十几年如一日维持打造自己的人设。

“想什么呢?”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

李妙仪没有回答,只是温顺的靠在宋砚行的怀里。

宋砚行紧紧的拥着李妙仪,仿佛要把她刻进自己的身体。

宋砚行作为太子,没有陛下的旨意是禁止出宫的。

若不是今日陛下外派太子巡视驻扎在上京外围的军队,两人也没有相见的机会。

满打满算距离上一次两人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了。

宋砚行摸着李妙仪的绸缎般的秀发,心里满是不舍。

见不到李妙仪的每一天,宋砚行都想李妙仪想的紧。

但这份想念,并不会因为见面而停下,反而会因为见了面了,而更加想念她。

但时辰已经差不多了。

若是他还不出现在军队,那么宫中必定会起疑。

李妙仪只觉得两条大腿疼的厉害。

宋砚行的东宫没有一个妾室。

皇后也曾想给他赐婚,但都被他给拒了。

美其名曰。

一心只有圣贤书,无心颜如玉。

皇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太子一心只有大国无小家,这是天下,人尽皆知的事情。

除了李妙仪之外没有人知道,其实宋砚行也有情动的时候。

宋砚行六岁便被封为太子,一举一动都在礼制规范的约束中,从小就接受文武之道和治国之道的教育。

在太子之位上如何坐的稳当,如何生存,宋砚行很清楚。

“我向父皇请旨,娶你可好?”

李妙仪觉得是自己近日给宋砚行传信撩拨他撩拨的太紧了才让他又有了这个念头。

“我不想入宫,砚行你是知道的。”

若是入了东宫,她便和宋砚行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宋砚行现在的处境她再清楚不过了。

成者王,败者寇,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命挂在一个男人身上。

听了李妙仪的话,宋砚行良久没有出声,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是在李妙仪腰间的手搂的更紧了,仿佛像是要把李妙仪嵌入自己的血肉一般。

时至午膳。

李妙仪虽是嫡出但在家中并不受宠,住的也是后院偏房。

这倒是便宜了李妙仪和宋砚行二人私会。

宋砚行每次都是翻墙而入,然后再翻墙而出。

曾经的宋砚行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作为当朝太子有朝一日会变成墙上君子。

待宋砚行走后,李妙仪坐到铜镜前。

镜中女子,头梳单鬓,长眉纤纤,未施粉黛,一双明眸勾魂摄魄,哪怕只是盯着镜中的自己,都觉着妩媚含情,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肌肤滑嫩如雪。

李妙仪拿下方才宋砚行给她戴在头上的鎏金镶玉步瑶钗。

宋砚行每次来见她的时候都喜欢给她带些小玩意儿。

有时是珠宝,衣物,有时是吃食,有时是书籍孤本。

李妙仪把玩着手中的步瑶,步瑶精细无比,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但李妙仪心中并没有什么波澜。

服侍李妙仪的贴身婢女孟春从李妙仪手中接过步瑶,如往常一般把步瑶收到了匣子中,又重新把匣子锁上。

这是主仆二人多年以来锻炼出来的默契。

宋砚行送的东西大多数都过于贵重,压根不是一个不受宠的六品官宦人家的小姐能拿得出手的。

所以多数都被李妙仪收了起来。

孟春也对太子和自家小姐两人之间的关系从刚开始的战战兢兢到现在的神色如常了。

女子的贞洁向来是最重要的。

若是往后嫁了人,被夫家发现新妇早已没了贞洁,那便是要浸猪笼的。

李妙仪对此不以为然。

李妙仪心里清楚,宋砚行是个品行端正的君子,就算是往后俩人断了这关系,宋砚行也定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因此而死。

若是别人可能护不住她,但宋砚行是东宫之主,未来的陛下,谁又敢与他作对。

李妙仪知道自己的思想多少有些大逆不道。

在东陵,一向崇尚女子无才便是德,夫贵妻荣,子达母尊。

但李妙仪并不是无才的女子,她饱读诗书。

李妙仪的外祖父辞官之前曾是太子太傅。

少时李妙仪最爱去的就是外祖父家,外祖父给弟子授课的时候也总会教导李妙仪几句。

李妙仪有着不亚于男子的才华。

只是女子一向只能以夫为天,嫁人前更是要以父为天。

李妙仪的才华也只能掩盖住,现在的她的手上没有足够大的权力能护住自己。

若想改变现状,除了找人庇护,李妙仪别无他法。

思及此,李妙仪的思绪回到了初见宋砚行的时候。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表姑娘移情别恋后,世子他急了

柳婵真上一世所嫁非人,又逢天下大乱,最终惨死在乱军手中。 死后她的灵魂游离世间看着天下重归太平。 她本以为她将要消散,却意外回到十五年前。 此时她是刚到江宁侯府借住的表小姐。 侯府世子崔衡是位端方持重,玉树兰芝的君子,最重要的是在她死时,他所占据的江宁城始终未破,而他也将成为下一个王朝的新皇。 起初,她百般讨好只为求一个庇护,后来却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可她用尽心机使尽浑身解数,他对她依旧态度冷淡,宛若一座不化的冰山。 她放弃了,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会看上一位无权无钱对他毫无助益的小孤女? 她转而嫁给他人,可洞房花烛夜走进来的却不是她嫁的相公,而是那位品行高洁,人人称颂的江宁候世子。 他挑开她的红盖头,掐着她的下巴,眼中是不曾有过的炙热。 他咬着牙问,不是说非我不嫁吗? 家中来了位无依无靠的表姑娘。 她鲜妍娇嫩,玉貌花容,她嘴里说着爱他,可看他的眼神却无关于他。 她虚荣蠢钝,贪生怕死,满口谎言,可爱至极。

夏染.CS·连载中·22万字

委身疯批督主后,我揣崽了

【一人之下的朝堂枭宦VS尽藏秘密的娇软美人】 风萧儿替嫁给了当朝第一大太监。 她本是青雀阁杀手,为了情报,给督主端茶倒水,捏肩揉腿。嬴得信任后,开始勾肩搭背。 她从不怀疑一个太监还能占得了自己的便宜? 结果,揣崽后的她欲哭无泪。 剧场1: 东厂督主,大太监肖祁,权贵显赫,为人极端利己。 却头脑发热,动用权势,求娶一女子。 众人问他原因。 肖祁一本正经,“长得漂亮。” 剧场2: 肖祁行事向来沉稳,今日却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旁人打了个头破血流。 皇帝震怒,将人关了禁闭。 三月春光斜日暖暖。 肖祁怀抱着被强取豪夺在身边的风萧儿,饮酒作乐赏花弄鱼。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错之有? 午夜梦回,耳鬓厮磨,竟尽是‘萧萧’二字。 风萧儿提合离的那天,闹得京城人人诧异。 她孑然一身,“他情太重,我抗不动。” 剧场3: 分开三年,再见肖祁时,他被官场浸淫的更是沉稳矜贵,高岸深谷。 亭山寺庙前,风萧儿带着三岁的俊娃,想要落荒而逃。 他眼底深沉如墨,立刻命人拦住她的去路。 “好久不见,萧萧。佛祖面前不可打诳语,这孩子,是…咱家的吧?”

小楼姑娘1·连载中·47.9万字

娘娘又茶又媚,宅斗躺赢上位

娇媚绝色的侯府大小姐岳秾华,突然变成话本里早死的恶毒假千金? 争宠?争个屁! 大小姐不干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却后悔了。 怼竹马:【你选真千金,我嫁人你哭什么?】 嘲兄长:【新妹妹好新妹妹妙,新妹妹抢你机缘吸你骨血上位,开心吗?】 就在她封心锁爱,准备避开这群倒霉催的主角时—— 【警告!受反派磁场影响,暂时无法吸取岳秾华气运!】 岳秾华大惊:她以为自己是反角所以活该惨死,结果真相是她也被穿越女吸了气运? 抬眸看向身边被系统称会在未来谋朝篡位,此刻却还是小白脸的纨绔夫君。 大小姐压下心头怒火,第一次主动依进他怀中,声甜似蜜:“夫君,抱~” 看着突然热情黏人的小妻子,萧厌挑挑眉,反扣住少女细软皓腕,单手将她禁锢在怀中,锋利桀骜的眉眼要笑不笑: “乖,别撒娇,就算你这样,我也绝不会放手让你离开的。” “哭也不行。” - 萧厌知道他的小妻子心底有别人,还总是异想天开要离开他。 可费尽心思才吃到嘴里的兔子,又岂能再让它跑了? 她是他的了,谁都别想抢。 本文又名: #惊!我的纨绔夫君竟是隐藏BOSS# #疯批反派盯上逃不掉#

随许·连载中·22.2万字

娘子她身娇体弱,阴鸷侯爷得宠着

洛阳城里无人不知,侯府主母聂华亭脸皮极厚,整日缠着长平侯谢重霄,善妒专宠,不贤不良。 冷面权贵看着每夜敲开他房门的女人,威胁道:“滚!” 聂华亭嘿嘿一笑,紧紧抱着他的脖子:“我走了就不回来了哟!” 男人咬牙切齿道:“你敢!” — 聂华亭撩他刺激他,想骗他动心。 直到有一天,冷面夫君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向她伸出了爪牙。 女人吓得落荒而逃,却被人紧紧抱住。 “欠了本侯两辈子的情,你打算怎么还?”

卿卿诱我·连载中·34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39.8万字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序临·连载中·37.2万字

通房娇美:摄政王为她神魂颠倒

银霜被尹诏良的外祖母选中,悄悄送入了尹诏良的帐内。 银霜以为自己是去送物件,却没想到意外承宠。 她为了回到故乡南州,找到自己的大哥和亲妹,委婉拒绝了老夫人给她的通房名分。 而尹诏良觉得身边有这么个可人儿,颇为称心满意,许诺道:“等主母入门,将你抬妾也不是不可。” 拥有银霜时,尹诏良孤高薄情,一心为权,他对银霜宠却不爱。 甚至还警告银霜:“别贪心太多。” 再一次见面,银霜已经嫁作他妇。 原本孤高薄情的尹诏良死死地把银霜扣住,冷峻的面庞上,深海似的眸子牢牢锁住银霜:“回到我身边,不然我保证会杀了他。”

秋仙水·连载中·26万字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南溪不喜·完结·64.3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