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请带闺蜜

修仙请带闺蜜

江心一羽

仙侠奇缘/连载中

12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2308:00:00
简介

修仙

修仙的很多年以后,突然有一天有人多嘴问妖后, “小人听说魔界那位第一夫人是你的好姐妹?” 妖后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瞪, “屁的好姐妹,她抢了我男人!” 这话一出口,一旁俊美无双的男人,把双眼从手上的书缓缓挪开,淡淡撇了她一眼,问话的人就觉得殿中陡然一冷,身子如坠冰窟…… 妖后满不在乎的瞪了男人一眼, “我说的有错吗?” 之后魔王夫人与妖后乃是多年闺中蜜友,因为男人反目成仇的秘闻传遍了各界,然后魔界有人脑子犯抽跑来问一脸温柔和蔼的魔界第一夫人, “夫人,听说当年您乃是由狼族妖后引到此界的,之后你们二人一起闯荡各界,共历生死,曾是金兰姐妹呢,后来……听说您与那位……似是因为男人起了罅隙?” 魔王夫人微微一笑,端起白瓷的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 “她是不是说我抢了她男人?” 说罢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闻听之人一愣,心中惊呼, “这事儿竟儿是真的,难道当年我们家王,竟然与那妖后有过一腿么?” 正乱想间,却听正品茶的人又加了一句, “可是……她也抢了我男人啊!” 问话的人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口凉气还没有吸进嘴里, 所以您两位是换着玩儿的? 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有人声如洪钟吼道, “砰……” “你说……谁是你男人!”

第一章明月清风老道士

俗套的开头

遥远的鸿蒙世界时,有仙气充盈,灵力润沛,一花一草皆能成仙,一山一水尽有灵怪,界中生灵年深日久,灵智得开会吐纳日月精华,之后开始追求无上大道,又有那众灵之中独得娲神宠爱之人族,天生智慧,生而便有灵,修习大道的速度比旁的生灵都要快上数倍,之后于众灵之中脱颖而出,聚众而居,互学互助,越发的壮大起来……

再之后成族成寨,建城立国,再后来有不少人得窥大道,修成正果,于是成仙飞升俯视众生,于是人族自觉宇内无敌,反倒自相残杀起来,初时只是地界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相争,到后来却是连那些有道的仙家也参与了进来,于是那一场大战连绵上千年,死亡万万人,直打得是天地色变,九州哀鸣,尸横遍野,河山染悲,到最后这世界终于受不住仙人们的折腾,在一声惊天巨响之声中,分崩离析化为了无数散片,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化成了万千世界,从此这鸿蒙世界分做无数片,各界分崩离析各自发展再无初开时的盛况。

而万千世界之中,有那如蓝星一般,摒弃大道,一心追求钢筋铁骨化而为人的奇技之路的,也有那全民修仙,想要回复远古仙门林立盛况的,也有那堕入魔道,全界皆为狠厉凶魔的,又有那有世俗凡人当道,仙门远遁山中的末法世界,而这故事便在其中一方世界发生……

中秋夜,太阴高悬,皎白千里,辉辉然笼罩整个大地,此时正是一年之中太阴与此界最接近之时,有点道行之人,立于山巅之上,运起目力可隐隐见得天上宫阙重重叠叠,耳中似还能听得缥缈的仙乐阵阵,那宫名叫广寒,只运极目力也见不到那上头的嫦娥仙子起舞,玉兔捣药,吴刚伐树……

“老道士……老道……贼老道……死牛鼻子……”

山间有一处道观,建成的年深有些长久了,也久没有人供奉香火了,里头的庙祝早跑了,只剩下几堵残墙,两片破瓦,两旁的偏殿上头青瓦破损大半,从上头投下大片的太阴之光来,照在殿里供奉的诸仙塑像头顶,映着缺了的鼻子,掉了色的泥坯,和蔼慈悲的笑容颇有些怪异,再加上房梁与头顶之间的蛛网,映的很有些眉目阴森。

偏殿破败,主殿倒是还好,头顶的瓦片完整,又殿中的三尊主神像上头干干净净,虽说年代久了,颜色有些斑驳,但下头陈旧的供案之上,袅袅娜娜的清香和几个旧盘子里头的干净野果倒是表明这三位仙人,还受着人间的香火。

“贼老道……”

一道身影两手提着两个大纸包,一面大声叫人,一面从外头窜了进来,

“老家伙,你死了没有?”

那人走近供案,伸手一掀垂下的案布,看了看下头,伸脚冲着下头踢了踢,

“老家伙,你死了没有?”

供案下的阴影里,有人终于动了动,声音含糊的骂道,

“唉哟哟!你个不尊师长的东西,又踢道爷,你是皮痒了不成?”

那说话的人鼻子里嗤了一声,冷笑道,

“道爷个屁!今儿十五,该给祖师爷上香了,道爷您倒是出来磕个头啊!”

说罢,将手里提着的东西往供案上一放,借了案上的油灯一照,却是两个大大的油纸包,那人打开其中一个,露出里头油汪汪的一只翘屁股肥鸡来,她将那油纸往前头推了推,又把另一个打开,却是半边卤得颜色赤红鲜亮的猪头,这厢双手在屁股后头擦了擦算做净手了,又取过一旁的香来,恭恭敬敬的点燃,再恭恭敬敬的退后一步,跪下来向头上的三尊塑像磕头,

“三位祖师爷,今儿过节,给您三位用点好的……”

说罢规规矩矩磕了头,正当她一个脑袋磕下去时,案下头那道黑影闻到了烧鸡和卤猪头的香味,突然嗖一下子从案下钻了出来,伸出枯瘦的双手便往那案上抓去,

“老家伙,你敢!”

那人大叫一声,身子一弹人就原地跳了起来,从后头一脚就踹向了对方的屁股,那瘦条条的身影似是早知她有此着,立时细腰一扭,屁股神奇的往一旁挪了半尺,躲过了后头的一脚,一双手还是伸向了案头,

“嘿嘿!还是道爷我的……”

老道士心里得意,撅着屁股抓向了案头,眼看就要得逞,却那知眼前一花,案上的烧鸡与卤猪头,突然凭空消失不见,他双手抓了个空,紧接着屁股上头就是一疼,一股大力传来,人就撞到了案上,老道士大怒回头喝道,

“你个不孝的东西,老子白养你几十年了!”

身后的人一声冷笑,两手托了两个油纸包,一双乌溜溜的眼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再骂!你再骂试试,看看今儿晚上你有没有酒喝!”

“呃……”

老道士一听有酒喝,立时摸了摸鼻子,收了凶神恶煞的模样,摆出一派不屑的模样,挥手道,

“去去去!先敬祖师爷,老子稀罕你那点东西!”

“哼!”

对方冷笑一声,把烧鸡和卤猪头重又摆了回去,再虔诚的下拜道,

“祖师爷勿怪,都是这老家伙不懂事,冒犯了您老人家,要降罪尽降到他身上,可不关我的事儿,可万万不能断了弟子的姻缘线……”

老道士在一旁听的直翻白眼,盘腿儿往地上一坐,

“祖师爷又不管姻缘,你求祖师爷求了十几年了,也没见你嫁出去!”

他不说还好,这话一说立时挑起了对方的怒火,这厢行完了礼,跳起身就骂道,

“你还好脸讲,若不是你往人少的地儿钻,带着我东躲西藏就是二十五年,我会嫁不出去……”

这方圆十里大小山头,除了山精野怪,就他们两个活人,让她嫁谁去,嫁给后山上的松树精还是山沟里的野猪怪?

老道士一缩脖子,有些理亏,陪笑道,

“唉呀呀!你莫气嘛……”

说着冲她比划了一个手指头,

“还有一个整月,只要到下月十五,我们就能出山了,待出了山,道爷我给你找个英俊的世家公子做夫婿,再给你画上一道生子符,包你三年抱两,五年生六个!”

“呸!”

气极的人啐了他一口,转身拿起烧鸡和猪头就往外头走,

“我信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滴狠!”

这老道士学艺不精,画的符十次有九次不准,他们下山捉鬼赚银子,时常因为老道士道法不济,捉鬼不成反被鬼抓,被主人家使东西打出来多少回了。

被打得多了,她也知晓老道士不靠谱,八岁起便自己学着画符捉鬼,这么多年下来,倒也可以说是青出于蓝,最近几年老道士道法衰退的厉害,捉鬼是不成了,都是靠着自己,也幸得自己打小早慧,早早就靠了自己,要不然说得早饿死了,还能有如今恨嫁的一天!

虽说这一界的人都长寿,普通人活上百岁乃是常事,修道之人懂长寿延年之法,活个二三百年也是稀松平常,可似她这般年近三十都嫁不出的女人,那是少之又少,她是真怕自己会老死山中,一辈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说话间,她已经出了殿门,外头银辉散地,皎皎光明,她将廊下的一张缺腿桌子拉到了院中的大树下,又寻了块石头垫平了,这才将鸡和猪头放在上头,一转身见得老道士亦步亦趋的在她身后,一双眼贼眼,贼溜溜直往桌上看,

“你干嘛?”

老道士讪讪陪笑道,

“十一啊,即是已经敬过祖师爷了,该我们吃了吧?”

顾十一一翻白眼,挥手道,

“去去!去拿碗筷!”

老道士见她松口,立时大喜,应了一声,返身去了一旁用木头茅草搭的灶房,再回来时见桌上已经摆了一坛子酒,笑得哟,眼都见不着了,

“今儿你赚了不少银子吧,居然还买了酒……”

说罢迫不及待的拿过来,扯开酒塞闻了闻,

“是山下镇上老王家的,他们家卖的酒兑水了,寡淡!”

嘴里嫌弃,手上却不闲着,拿碗给自己倒酒,他没抬头看顾十一,没有瞧见这自小带在身边的孩子,眼里闪过的一丝异样,顾十一哼道,

“我可不是给你喝的,今儿中秋,我是想着今儿好歹算是中秋佳节,一家团圆的日子,我买给自己喝的!”

老道士被她一句话勾起了心里的愧疚事,不由嘿嘿一声讪笑,陪小心道,

“那……我陪你喝,陪你喝,我们师徒也是团团圆圆的!”

说罢又给她倒了一碗,顾十一白了他一眼,把自己那碗端了起来,师徒二人先干了一碗,老道士一口气喝完,抹嘴疑惑道,

“今儿老牛的酒没有兑水?”

顾十一哼道,

“我今儿是去他们家捉酒鬼,他要是敢给我兑水的酒,我就把那酒鬼放回去,让他们家见天儿酒缸见底!”

老道士听了哈哈大笑,

“甚好,甚好,那老牛做生意不老实,就应当这么收拾他!”

说着撕了一只鸡腿给她,又自己扯了一个,举起碗对她道,

“十一啊,我们喝酒!”

顾十一点头,二人对饮仰头,一口气把酒干了,这二人在这深山破观里呆了好几年,平日里野味倒是吃了不少,本是不缺肉的,不过顾十一的手艺也就管个吃不死人,老道士就更不用说,而这烧鸡和猪头是山下镇上刘二麻子那处买的招牌菜,滋味自然是顶好,那是烧鸡入味,猪头软烂,入口鲜香,咬一口便觉得舌尖生香,喉头泛美,吃了一口想两口,吃了两口想三口……

二人也不客气,一阵稀里呼噜,风卷残云般就着酒吃了,老道士今儿有美酒有美食,又因着还有一个整月,心中大事将了,那是放开了怀抱又吃又喝,压根儿没发觉,顾十一除了头三碗酒全数喝了,后头的酒都倒进了自己的碗里,老道士酒到碗干,没少喝一滴,顾十一神色怪异的看着他喝完,眼见得老道士差不多到位了,突然问道,

“老道士,我从五岁那年被你拐走,这一转眼都二十五年过去了,你倒是同我说说,你到底为了啥躲了这么多年?”

老道士听了嘿嘿笑,老脸上泛着油红的光,他摆手道,

“天机不可泄露……”

又竖起一个手指头道,

“还有一个整月,再一个整月,这事儿一过去,你就能嫁人了……”

“那……你同我说说,为何还有一个整月?”

“这个……嗝……”

老道士打了一个酒嗝,那味儿连桌对面的顾十一都闻到了,顾十一一皱眉头,老道士嘿嘿笑,

“这个嘛,这时机乃是老道士用那周天六十四卦排演推算之后的结果,三十年啊!整整三十年,老道士我也是苦啊!”

说到这处,触动了心事,竟是流下两道浑浊的老泪来,扯了脏兮兮的袖口擦眼泪,顾十一一翻白眼,

“你有甚么苦的,有我苦么?我小小年纪便离了家,跟着你四处流浪,吃了上顿没下顿,我本来可是锦衣玉食的大小姐好不好!”

老道士听了连连摇头,

“你那家里虽说是世家高阀,可你一个没娘的孩子,做甚么大小姐,若不是老道士把你弄出来,你怕是早被他们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顾十一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便叹了一口气,她离开家的时候虽说只有五岁,但她天赋与众不同,早早开了慧,知晓自己那亲爹和亲娘都是世家出身,联姻乃是两个家族的决定,二人其实都没瞧对眼儿,成了亲之后也是貌合神离,待生下她之后,有长老亲自摸过根骨说是天赋绝佳,乃是修道的奇才,二人便如完成了使命般便再不曾同房,之后自家那亲娘也不知怎么得,瞧上了一个北边来的蛮子,据说此人身高体壮,一脸的横肉,之后亲娘便跟着野男人跑得踪影皆无,这事儿闹得挺大,让两个家族颜面扫地,自家那亲爹说起她那亲娘来,那也是咬牙切齿,恨得不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当西幻女巫穿到修仙界做卷王

周灵穿到修仙界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家娘亲不简单,时不时蹦出几句英语也就算了,别的修仙者都在持剑斩妖,法衣飘飘。而她娘却手持小树杈杈,口中念念有词,一束光芒打出去,原本凶恶的妖狼,秒变巴掌大小的模型。 这不是仙法,这是魔法啊! 为了隐藏娘亲魔法师的身份,也为了在这修仙界好好生存,她们娘俩东躲西藏,过的艰难。 直到邪修屠村,作为凡人的她们避无可避,几次险些丧命后,周灵掀桌子不干了。 他喵的!躲不过那就起来干他丫的!她要修仙!她要变强!她要成为至尊魔法师! 她娘来自西幻女巫团,她爹是修仙界战力天花板的大佬,周灵完美遗传到了女巫血脉和修仙天赋。 拜入宗门,踏入仙途,她直接开启道法魔法双修模式!从此周灵双手插兜,不知道什么叫做对手。

箖宝·连载中·30.8万字

重生后,朕和皇后在逃荒

上一世的姜瀛,文能治世,武能开疆,是大盛朝第一明君,可他被皇后弄死了。 这一世,姜瀛只求老婆孩子热炕头,可皇后只爱粮食不爱他。 兄弟给他支招:“要讨姑娘欢心,你得甜言蜜语,再没事送个礼。” 姜瀛,深觉有理! …… 秦小米重生三世,这辈子只想带着家人发家致富后,坐着金山,潇洒而活。 隔壁的姜大郎却时不时来给她送礼,粮食、金银、宝玉、田宅铺子什么都给,最后还把自己打包送到她家里来。 秦小米怒:“你到底有什么毛病?赶紧滚,不然揍扁你!” 一对一宠文,身心干净,没男二,没女二,上一世有误会,双重生在另一个古代,这一世误会解开,带领欢脱主角团发家致富虐渣,求收藏^0^

风十里·连载中·71.2万字

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

【无CP】沈多熟悉了修仙剧本,却测出无灵根被送去种田,敢信?反正她不信! 半夜跳窗沈多赌对了,拜得道门大宗的元婴师父,一路披【不】荆【知】折【不】棘【觉】踏回修仙界。 她心想顺风顺水筑个基御上剑,这辈子的梦想就算完成了。 不料,原本还等着她再接再励结金丹修元婴的师父,突然发现好大徒今天一意峰摘个桃,明个儿二念峰钓尾虾,后天三思峰采点灵茶仙露,大后天上百岁谷割豆子去了…… 于是,望徒成仙的师父拎把剑声传数个峰头:“沈多,你给老子死回四时峰来。” 一时惊得各峰人飞鸟跳围观: “岁和发怒了。” “岁和也会骂人?” “我想知道,岁和真揍沈多不?” 揍,沈多用她两辈子的信誉作证,所以小姑娘手【抓】忙【耳】脚【挠】乱【腮】一通,极【无】尽【法】孝【可】心【施】的捧着一碗鲜虾豆腐汤来见:“师父,徒儿忙了大半月,亲手磨豆点浆想给您尝个鲜。 保证灵力十足味道鲜美当场化神坐地飞升……” 岁和:天道,请速速收了这个孽徒吧!

修仙呢没空·完结·86.4万字

我在仙界富甲一方

以一己之力推动天地剧变、吃了一界飞升红利的扈轻万万想不到,自己在仙界的新征程是从当陪嫁的厨娘开始。 为了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是炼!器!师!那就从补锅开始! 修补也成道,道成我为王! 新文养护期间欢迎大家来看本文前篇——《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已完结)

彩虹鱼·连载中·158万字

夫人被迫觅王侯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云霓·连载中·161万字

修仙保命指北

多年后,魏西立在山门,还会想起锡州大旱那年她是如何连滚带爬加入了青城派。 你说她好运?青城派垫底不动如山; 你说她倒霉?魏西确实倒霉……谁家好人从进门派就开始遇见各种要命的事呀! 本文又名《人欲躺而事不休》《有人脑里装水,有人脑里装粪》《队友好,运气坏》《保命这事我颇有心得》《三傻大闹修仙界我骄傲了吗》 一句话概括本书为: 倒霉蛋魏西修仙之旅,垫底门派垫底传奇 小贴士: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赵从·连载中·45.9万字

山居修行:本是人间清风客

人生骤变,从云端跌落泥潭,一曲红尘陌上行,独品浮生一味清欢。 (有男主,不爽不甜不剧透,望慎阅。本文所有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危险情节请勿模仿!!!谢谢大家的阅读与支持~。)

竹子米·连载中·104万字

全门派打工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袖唐·连载中·33.1万字

卷飞全家后我躺平了

海棠上辈子是个卷王 可惜逃不过被身边人背刺的下场 这辈子她的心累了 决定要摆烂 让家人们努力上进去吧 她只需要躺平就好 什么?你们不想努力? 小鞭子这就甩起来……

Loeva·连载中·1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