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怨师

破怨师

涂山满月

玄幻言情/连载中

33.9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619:19:00
斩情绝爱破怨师,专司红尘事;千载故人旧相识,重逢却不知。

第1章困于寐界

-

迷雾幢幢,更显得林子里鬼气森森,分不清四周若隐若现的是枯枝树影还是索命幽灵,耳鼓里全是心跳声。

一双白嫩的赤脚跌跌撞撞在昏暗的林间急匆匆走着,脚下不断传来枯叶碎裂的声音,宋微尘不时回头张望,呼吸急促,面上掩不住的紧张。

她在这林子里绕了半宿,那棵树痕像张怪脸的枯树见了已经至少三次,除了自己弄出的响动,四周静到窒息,肯定是碰上了鬼打墙!

“可这到底是哪儿?”她自言自语着惊惶四顾,从方才开始,那种一直被人死死盯着的感觉让她后背发麻。

“这里是寐界。”

.

冷不丁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吓得宋微尘惊叫出声,回头看去,夜色中隐隐绰绰立着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

“你是谁?!想干什么……”宋微尘声音颤抖,脚下意识地往后退。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男人的声音很冷。

见他似乎并不想伤害自己,宋微尘胆子稍微大了一些,“那我要怎样才能离开?”

男人向着她身后一指,“看到那座吊桥了吗?走过去。”

随着男人指引的方向望去,原本是一片密林的地方竟豁然开朗,那些密密匝匝的树木像侍卫一样分队而列,树干挺直树冠相互交织如同一条拱门小径,直通向远处峭壁上的一座吊桥。

她别无选择只能信他,再次戒备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快跑起来,生怕一个晃神那条小径又消失不见。

可没跑几步,周围以一种非常抽象的方式开始异变。地面松松软软像波浪一样四溢,周围邻近的树木因为地面的波动陷入地下,又从另一个波峰长出来,一切都在抽象变形,树干缩成了一截筷子,而叶子却拉伸如小船那么长,小径就在不远处,宋微尘跑了很久却始终感觉自己在原地踏步。

她既怕又累,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了下来,弯着腰双手杵在大腿上喘着气。

.

看着自己随着周遭变形而被拉长数米的小腿,像极了吃过恶魔果实的路飞,她害怕中竟生出些气恼,这他喵的到底怎么回事,“我该不是在做梦吧?”

“你是在做梦,但又不全是。”不知何时,男人已来到她身边不远处,负手凌空而立,一身古代装扮,衣摆随风猎猎。

看着眼前违反地心引力常识的古装男子,再看看自己那变形绕圈的长达半米的手指,这不是做梦又是什么呢?宋微尘吁了口气,一时淡定许多。

“好久没看《海贼王》,怎么会做这种奇奇怪怪的破梦?”

“我说过了,你并非在梦,而是在寐。“男人有些许不耐烦,但又耐着性子解释,”半梦半醒谓之寐,所谓寐界,就是半梦半醒之间的地方。”

“寐界?”宋微尘很是茫然。

“三界可有听过?便是世人常说之天地人,即神鬼人三界。寐界是一个平行于梦界与三界之间的时空,它与双界唯一的通道是维持在8赫的脑入定,只有在这个状态下,可以双界穿行。”他一本正经告诉她。

“打住,听不懂,再说你讲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做个梦还要被普及奇怪的知识点,宋微尘听得只想掐自己人中。

“你卡在寐界了。”

.

既知是梦,宋微尘不以为然嗤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我在半梦半醒的状态里卡BUG了呗?”

这次,换他有些茫然。“卡BUG?那是什么?”

“就好比游戏的读档时间,切换游戏主场景或者进出副本的时候,都会有的那种定格画面,但有时候不知怎么,卡在了那个读档画面,既无法回滚,又进入不了下一个游戏场景,就是卡BUG。”

“而你所谓的寐界,就是梦境和醒来中间的那个读档时间。”

他离她更近了些,认真看了她一眼,眼露赞许,“这个比喻,我倒是第一次听,有趣。”

宋微尘因此也将眼前人认得更清楚了些,一身锦纹暗绣的玄色劲装,黑玉束发,佩剑颀长而立,身形轩昂,可惜面容被暗夜遮蔽,看不真切。

她正在仔细辨认他的样貌,却听得他说话,“你说的那种叫游戏的东西,卡住之后,要怎么解决?”

宋微尘摊摊手,不知何时,她周遭的环境已经恢复正常,“能怎么解决?重启游戏,运气好的话,打来的装备兴许还在。”

“那要是运气不好呢?”显然他并不打算作罢。

“……要是运气不好,就会碰到你这样的怪咖。”

听见调侃自己,他倒也不恼,只是声音更严肃了些,“你恐怕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赫定一旦断开,你就再也醒不来了。”

“而你的8赫脑入定,快断了。”

.

宋微尘此刻心里像是有一千头羊驼奔了过去,而且还边跑边朝她吐口水。

“大哥,说卡BUG你装傻,但你自己这小词儿整挺新啊,巴赫脑入定?我还肖邦睡不醒呢,什么断不断的,做个梦都这么晦气!”

宋微尘一脸得意,“我这人有个习惯,从下午2:30一直到3:00,每隔5分钟给自己上一个闹钟,但凡不是植物人都能被吵醒,所以我马上就会醒过来了。稳赢,这波稳赢好吗,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啊哈哈,拜拜了您呐”,宋微尘笑得美滋滋,“啧啧,谁能想到我竟然靠着起床困难这个绝症治好了我的梦境精神内耗!”

眼见她信心满满,整个人都支棱了起来。

他看着她,莫名觉得有趣,耐心竟比平日多了几分,不自觉给她解释了起来。

“赫是一种振动频率,鸟啭虫鸣是赫,雪崩水湍是赫,麀鹿濯濯,白鸟翯翯也是赫,寐界作为梦界通往三界的必经之地,要通行必须要靠持续维持在8赫的振感,这种振感,跟修道之士击罄入定的那种状态很接近。”

我勒个丢!这人到底在叨叨什么,听得脑袋瓜子嗡嗡的。

.

宋微尘看着眼前的男人,像看着一尊从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立人。

只见她突然双手合掌,冲着眼前的男人鞠了一躬,“大哥,我知道你尽力了,可8赫振感什么的我真的听不懂啊……你但凡跟我说巴赫,哪怕是迈巴赫,咱俩没准儿都能尬聊几句……要不你把我放生吧,让我自生自灭中不中?”

她这反应让他既无奈又想笑,他不明白自己的情绪为何会因她而小幅波动,但他明白这种波动,也是一种赫。

而有些赫动,他绝不允许“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为此他不惜给自己下了最狠的斩情禁制——若情感赫动超过某个阈值,禁制引发的反噬就会让他焚心蚀骨,生不如死。

他想起自己刚入尘部时,前任寐界司尘嵇白首同他说过的话:

“人的情感正是寐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情赫之动,摧枯拉朽,若因此引发堕寐,将是万物浩劫。”

……

他感到一只小巴掌在不远处向自己挥动,“发什么呆?还是你也卡BUG了?”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陈年旧事,收了收神,认真地看向眼前人。“走过天涧里的吊桥吗?桥面年久失修,困败不堪,最糟糕的地方,只有一线木板还勉力维持着,但随时可能断开。而你现在的8赫脑入定,就是那块岌岌可危的木板。”

他突然抬手,在她身上施了一道白色的烟障,恍惚间,她发觉自己真的立于破败吊桥之上——这不正是方才那座怎么也到不了的峭壁之上的吊桥吗?脚下万丈深渊,而宋微尘因为那道白烟,只觉身轻如云,轻到要飘起来。

“希望你……能顺利走过吊桥,而此生,不再入梦。”

.

“你究竟是谁?”

看着立于不远处的颀长身影,宋微尘忍不住问出声。

她突然有些惆怅,试图看清楚那张脸。

但那脸那人渐渐被云雾隐去,怎么也看不清。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一脚滑竟然穿越了,还是最最熟悉的大清朝! 谁没看过两三部清宫剧,和帅阿哥谈恋爱这种好事竟然也落在自己头上了 没想到两年过去,不要说阿哥了,连贫都没脱了,谈什么恋爱我要在大清朝当首富!

EV星星糖小贝·连载中·16.5万字

以永恒之名

陆秋一觉醒来,人类已经进入群星时代,且变成了不管外观还是生活习性都类似于吸血鬼的红血族。 失去记忆、身无分文,摆在她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1.带着不知道有什么毛病的身体活到三十来岁寿终正寝; 2.接受光荣的进化,然后乖乖打工还天价贷款。 陆秋:“就没有第三种选择吗?” 某亲王殿下:“或者成为我的伴侣。” 陆秋:“殿下自重,卖艺不卖身。” ------------------------------- 克里昂作为感染序列最接近女王的圣血族,职责就是为帝国清除一切敌人,守卫帝国的荣光。 这是他的生存之道,也是他的信条。 只是偶尔,也有些别的想法。 包括豢养一个弱小无助可怜能吃的人类。 后来发现只有能吃是真的。 “Andwhenheshalldie “等他死了以后 Takehimandcuthimoutinlittlestars 你再把他带去,分散成无数的星星 Andhewillmakethefaceofheavensofine 把天空装饰得如此美丽 Thatalltheworld 使全世界 Willbeinlovewiththenight 都恋爱着黑夜 Andpaynoworshiptothegarishsun” 不再崇拜眩目的太阳”

折耳根柠酸奶·连载中·21.1万字

白茶传说

【非遗传承】 一心修仙的白茶仙子为治疗灾民病疫,毅然放弃飞天机会。 留在人间后,由药变茶,研制出白茶制作技艺,带领百姓发家致富,缔造“一片叶子造福一方百姓”的人间佳话。欢迎加入读者群:763180120

绿雪芽·连载中·46万字

人人都说我是死神

丛业生前是个孤儿,从小到大捡过破烂,收过二手家电,摆过地摊,开过小店,二十八岁那年,她终于年薪百万。 然后她积劳成疾,死了。 再醒来,她成了响水村凶恶猎户的媳妇儿。 除此之外,她发觉自己多了一项技能。 她能看见别人的死因! ...... 这个指着她鼻子骂的妇人是偷人家菜,被药死的。 那个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刻薄姑娘是被家暴死的。 丛业头昏脑胀,转头看一旁被原主赖上,对她避之不及的丈夫,哦豁,他是个已死之人呢! ...... 丛业最初的目标是在这里盖一个前有花园,后有菜园,内有恶犬,且占地面积极大的别墅。 后来,她看着满院子大小鬼,叹了口气,觉得一栋别墅恐怕不够。 ps:女主不止一项技能。

看水是水·连载中·12万字

无限副本:火影反穿都是什么职业

单线1v1+无限流+bg+快穿+切身份牌 【火影同人】欢迎收藏~~ ———————— “佐助,最近女团舞热度很高~~” “你想死吗?” “是节目组要推数据啦!喂喂,表情管理啊,爱豆的基本素养呢?注意你的宠粉人设啊~” “嘁,要不是为了复仇......”

木林秋·连载中·18.6万字

全门派打工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袖唐·连载中·20.3万字

请抽取角色卡

【快穿(伪)+反套路】 失忆的宋清音进入了系统局。 面对系统那“抽取角色卡、进入剧本扮演角色”的“盛情邀请”,宋清音抛出一句: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扮演角色,可以;但是怎么扮演,她说了算。 - 在修仙师门开办衡水模式; 在霸总世界搞普法…… 玩呗。 - 系统局的“幕后黑手”暴露,角色扮演背后的真相浮出,一时讨论声起,喧嚷不息。 宋清音抬了抬眼皮,清下嗓子: “诸位,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若绒·连载中·24.9万字

修真界甩锅第一

当“情绪稳定”的女主身边出现一堆牛鬼蛇神那会是什么场面? 队友思德:日常阿弥陀佛,御剑也要绑“安全带”,主打一个安全第一。 队友林风眠:妖修,癖好:剪人头发(继承了本体的强大基因,改不了),律政佳人,夺魂摄魄美人体。 队友雷多发:想要在修真界推广杀马特造型,目标是成为修真界第一“托尼”。 队友墨榫:灵魔双体炼器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的法器、魔器。 队友颜午:长寿堂推出来的明星代言人,擅长抬棺跳舞,在美颜镜头的加持下美得摄人心魂。 …………………… 一次赛场前花絮: 雷多发指着林风眠瞪大眼睛:“哇!好大的朱砂痣!” 啪—— 雷多发脑门挨了一巴掌。 雷多发瘪嘴。 林风眠撩了撩耳边的卷发:“什么朱砂痣!这是拔火罐!懂不懂!” 全席:“你拔火罐干什么?” 林风眠灌下一杯水:“上火。” “我们都来修真界了,还需要拔火罐吗?”全席道。 林风眠:“……你们懂个屁,我这叫情怀。” “……可是你这样出去,不太好看吧?” 林风眠自信甩了甩头发。 主打一个在心不在形。 默默降低存在的拂柒不想被cue到。 思德正想来个收尾,张嘴就要阿弥陀佛就被提前预判的拂柒踩一脚。 思德屏气:嘶—— “……疼”

柒耶·连载中·13.8万字

武皇万岁!

家国天下,情义和权利交织,仁慈与残忍并举。 她一路挣脱命运,走到天下至尊的位置上,不是靠美貌,亦没有偶然。 十三岁,她为了摆脱兄长的摆布,一路奔跑,满身狼藉,拦在马车前自荐入宫,哭着说: “若是国公不救救我们,我们只有一起去死了。” 二十五岁,为了摆脱眼见枯槁的余生,她对着爱慕的新帝说: “我入后宫,一样可以成为陛下的一把刀。就是不知道陛下愿不愿意牺牲色相,以后位相许。” 等到了六十多岁,丈夫去世,眼见着两人携手奋斗了一生的成果要被人抹去,她直接宣告天下: “既然李家的朝堂我不能置喙,那今后这朝堂,便姓武了!” …… 她,是大唐千万优秀女性的缩影,亦是疆域广阔、海纳百川、人文自信的大唐风貌所成就。 她,是传说中的那位女帝。 (为了躲避编排祖宗的愧疚,男主李治改为李善,女主名叫武柔。)

甭加慧·连载中·6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