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治愈师

最强治愈师

南天湖

科幻空间/连载中

24.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22:23:25
简介

进化流

宋时一朝穿越,解锁天生坏种基因。 “11号人类基地”、“分化指南”、“异兽”、“治愈师”、“狂暴系”、“异能者”等等陌生的词汇纷至沓来…… 、、 《人类分化指南》描述:“治愈师,柔弱不能自保。” 不幸觉醒治愈系异能的宋时:“不会打架的治愈师不是好治愈师” 至此,联邦史上最狂暴的治愈师出现。 、、 据《联邦异能者管理档案》记载: “异能者:宋时 分化方向:治愈系(暂定) 等级:(未知) 基因型:坏种基因 经历:生于11号人类基地外城,父亲宋也为A级狂暴系异能者,母亲赵婧为C级治愈师……” 、、

第1章刺激分化

“我不去!”

“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分化值只有26%,不可能觉醒的,你们再逼我也没用!”

“饶了我吧,我不想死,我还有妹妹需要照顾……”

“……”

断断续续的求饶声从各个方向传来,宋时眼睫毛缓缓颤抖,意识挣脱无尽的黑暗,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

扑面而来的滚烫,面前的巨型玻璃罩内,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迅速蔓延,浓浓黑烟笼罩在玻璃罩上空,乌压压一片。

里面的地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宋时定睛看去,后背惊出一层冷汗。

里面竟然有十几个活人!

他们被反锁在玻璃罩内,接连拍打着透明玻璃,玻璃被震得“嗡嗡”响。

火光将他们的脸炙烤得通红,眼中求生的渴望比背后的火焰还要灼热。

他们大声呼救,浓烟顺着口鼻灌入他们的肺部,他们弓着腰咳嗽,咳得撕心裂肺,仿佛要把内脏一并咳出来,因为缺氧面色发紫,眼睛被灼出泪水,但泪还没落下,就瞬间蒸发。

没有人去解救他们。

玻璃罩外守着一排手持机枪身穿作战服的人,面对呼救,身形不动如山。

这是人间炼狱。

宋时闭了闭眼睛,她不久前还在和教练学习防身术,教练横扫一腿,她弯腰去躲避,马上就要躲过去了,她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就听到哽咽声,费劲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眼前的场景。

她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

想到这一种可能,宋时后脖颈冒出一片鸡皮疙瘩,下意识后退一步,后背蓦得抵在一个坚硬的东西上。

宋时身体有些僵硬,回头去看,一条冰冷的长枪骤然抵在她的太阳穴处,力道极大,她的脑袋被撞得偏了几分。

“逃跑者,就地枪毙!”强硬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宋时当即规规矩矩转回去,腰窝被某个东西抵住的触觉依旧。

刚才借着脑袋被撞偏,她眼角余光瞥到了抵在她后背的东西,是一把长枪。

托着枪的人和守在玻璃罩外的人打扮一样,都是黑色作战服,脸上带着面巾,对方站在她斜侧面,这个位置足以将她所有动作收入眼底,并随时采取行动。

她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会被如此严加看管?

刚才那一眼,她还注意到周围有上百个穿着白里发黄的粗布衣服的人,看着很稚嫩,十七八岁,有男有女。

有一部分和她待遇一样,右后方站着持枪人。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被枪抵着?这些人要干什么?

宋时疑惑重重。

此刻,黑色浓烟已经充满整个玻璃罩,视线完全探入不到里边,只能看到贴在玻璃罩上的一个个白色的掌心。

里面的人还没有放弃求生,他们依旧在“哐哐”拍打着玻璃罩。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外面的持枪人没有放他们出来的意思。

时间缓缓流逝,拍打玻璃罩的“哐哐”声变得稀疏,力道也不如之前大,间隔很久,才能听到一声微弱的响声。

宋时心脏随着敲玻璃声收紧,直面同类在烈火中丧生很煎熬,但她不敢闭眼,她怕错过有用的信息。

又过了三分钟。

宋时的心已经麻木了。

头顶的扩音器“嗡嗡”鸣叫了三秒,传出毫无感情的人声,“水系、冰系、土系、火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七次刺激实验失败,无一人激发异能。”

宋时无神的双眼逐渐聚焦,玻璃罩内,浓烟逐渐被排空,变得稀薄起来,躺在地上的一具具烧焦的尸骸逐渐看得真切,他们的姿势扭曲诡异,可见生前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这一切是为了激发异能?

这个世界的人类,有异能!?

还不待宋时完全消化这个事实,扩音器里又传出指令,冷冰冰的,“第八次实验开始,将第八组带进去。”

宋时心脏一缩,第八组?她万一是第八组……连忙低头去看自己的衣服。

白色宽松麻布衣服的左胸口处有一个数字编号,用红色字体写着二。

二?

第二组?

现在是第八组,难道她已经实验过了?

她还活着,是不是代表实验成功了?

宋时不禁庆幸,又莫名忐忑,她总有种事情不是这样发展的错觉。

果然。

“契约系、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一次实验正式开始,实验室已准备完毕,将第一组带进去。”

宋时后背的枪顶住她左肩,粗暴将她转到面朝右的方向。

所以她是契约系、狂暴系其中之一。

于此同时她所站的第一排全部朝右侧转,排成一列,一名持枪男子带领他们往前走,每个人后背依旧有一柄枪抵着。

宋时跟着队列走,离开的时候快速朝旁边看去,发现只有他们这一排的人被枪抵着走,其他人都是独立站着,有些还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宋时没想明白。

队伍拉了很长,虽然只有一排,少说也有四五十个人。

走出二十几米,眼前视线豁然开阔起来,他们所在位置是一片荒芜的山顶,地面已经被磨平,光秃秃的没有一根草。

目光所及有七个半球形玻璃罩,大小不一,一开始所见到的燃烧黑烟的玻璃罩只能算中等。

每个玻璃罩内的情况都不一样。

或火或水或乱箭流矢,年轻的生命被收割。

路过悬崖的位置,没有玻璃罩,站了一排年轻人。

他们面朝悬崖,半只脚悬在悬崖边缘,仿若风一吹就会失足摔下去,他们脊背同样被一柄柄枪顶着。

持枪者催促他们快往下跳。

有人崩溃求饶,“我不要跳,我觉醒不了的,跳下去就是要我的命——”

“砰!”

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伴随着恶狠狠的威胁,“不跳现在就让你死!”

火药味在这片区域炸开,哭哭啼啼的声音戛然而止,极端的安静氛围之下,一排人下饺子一般接二连三消失在悬崖边沿。

宋时向下瞥了眼,悬崖下雾气弥漫,看不到底,寒风一股股吹上来,她身上的冷汗被一吹而走,留下细微的颤栗。

她像一台机器,迈着机械沉重的步子跟着队伍往前挪动。

“呼……”

有飞行物快速上升破开空气的声音。

宋时意有所感,飞快回头。

一名短发女生悬浮在距离刚刚坠落下去的悬崖边缘一米的半空,她脸上的泪痕还在,恐惧的表情还没有消散。

“飞行系高概率分化者第四次刺激实验,成功一人,等级评估,B级。”

亲眼看到一个人类悬浮在半空,宋时不是不震惊,这已经颠覆了她人生前二十年的认知,但她掐着自己的掌心,那点点刺痛让她快速稳定下来。

“快走!”后腰窝的枪口往前推了推。

宋时收回视线,加快步伐追上前边的人,前方,是她即将抵达的战场。

七个玻璃罩中最大的一个。

大的原因是,里面游荡着一只体型庞大的凶兽。

第一组已经被推进去。

凶兽看起来饿了很多天,黏稠的涎液丝丝缕缕往下流,兽类的竖瞳锁定进入玻璃罩的食物。

哪怕第一组所有人都拿上了武器——锋利的短刀。

他们甫一被推进去,它便猛扑上去,血盆大口撕咬住为首的人类的脖颈,不待其有所反应便抛入半空,囫囵吞下。

玻璃门被重重关上,一组其他实验者仓皇逃窜,同样有人拍打玻璃罩祈求被放出去。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宋时这行队伍已经抵达,排列在玻璃罩外,眼睁睁看着里面发生的残忍一幕,等待第一组实验的结束。

这种等死的感觉并不好受,宋时焦虑得咬紧牙关,她就是下一组,马上就要轮到她了。

她不可能是这只凶兽的对手,她也不确定自己能否觉醒。

玻璃罩内已经死了四个人,在凶兽庞大的体型和尖锐的牙齿下,人类显得如此的弱不禁风。

鲜红的冒着热气的血液泼洒在玻璃罩内,站在这间玻璃罩外的所有狂暴系和契约系的高概率分化者,宽松衣服掩盖下的身躯在发抖。

“砰砰!”

骤然响起的枪声让宋时打了个激灵,她连忙回头看去,一名胸口上同样贴着数字二的女生的心脏被子弹击穿。

血液迅速从枪口扩散,洇湿编号“二”,然而,那数字的颜色不仅没有被覆盖,甚至比血液还要鲜艳,刺红了宋时眼睛,她侧眸望向顶着自己腰窝的枪,垂在身侧的手指颤了颤。

枪声像一个信号,又有两人当众反抗,去抢夺持枪者的武器,一男一女,男生下一秒就被压制,一发子弹爆头,女生明显练过,抢夺成功,顺利开枪射杀了持枪者,却没来得及逃走,被赶来支援的其他持枪者射成蜂窝。

三人的尸体迅速被拖到悬崖边沿,推了下去,持枪者的尸体则被带走。

现场很快被清理完毕,火药味也被悬崖底下上来的风吹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每年都是你们狂暴系的高概率分化者搞事情!”赶来支援的健壮男子视线扫过宋时这排人,手持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再次声明,凡逃跑者,一律就地枪毙!”

宋时垂下眸,脑海里的那点念头烟消云散。

第一组,全军覆没。

“契约系、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第一次刺激实验失败,无一人激发异能。第二组准备。”

第一组的尸体甚至不需要人力清理,全部被凶兽吞入腹中。

它甚至将地上、玻璃罩上泼洒的鲜血都舔干净,做完这一切,它猩红的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幽绿的兽瞳盯着外边。

除此之外它没有别的动作,但宋时莫名觉得它是在期待下一批送上嘴的食物。

玻璃门被从外边打开,两名持枪者朝凶兽开了几枪,凶兽慢悠悠地后退,蹲在玻璃罩最后边。

它前面空出一大片地,留给二组的活动空间。

宋时立即被推搡着往玻璃罩走去,其他实验者也是如此。

门很小,只容得下两个人一起进。

“你是狂暴系高概率分化者吗?”

宋时踏进门的时候,与她并排的男生快速问。

宋时犹豫了一下,点头。

实际上,她不知道自己是狂暴系还是契约系。

“我是契约系,我们结伴吧,只要杀了这只异兽,我们就能活下去。”

那个东西原来叫异兽。

他们已经进入玻璃罩,异兽还蹲在角落里,并没有像对待第一组那样直接扑上来,兽类的绿瞳在它的眼眶里打转,它在观察。

宋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是上一组的人留下的,她紧紧握在手里,冰凉坚实的触感给了她几分底气。

快速看了异兽一眼,她低下头,贴着玻璃罩站定,压低声音,“它看起来并不容易被杀掉。”

持枪者之前为了逼退它,射了三发子弹,都打中了它的头颅,但它完好无损。

“万一我们中有一个人觉醒了呢。”男生也学着宋时弯下腰捡了把匕首,柄部沾了上一个人的血,他用两根手指捏着。

宋时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

男生长相白净,正低头用上衣的衣角去擦匕首柄上的血,擦完后他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亮亮的,“我看人很准的,我觉得你有觉醒的天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没错,我的卡牌是辛弃疾怎么了

寂灭时代,天灾突起,灵气复苏,异兽割据。 能躺绝不坐着,能坐绝不站着的宅女伊烛胎穿到异兽肆意的卡牌世界,为了苟命从幼儿园就开始了体能锻炼。 因为太穷只能选择强身健体打黑拳。 好不容易熬到天赋觉醒,哦豁,S,是个天才。 下一天秒“文化”,没有战斗力! 看着手里的辛弃疾、苏轼、李白、杜甫,伊烛准备装孙子。 伊烛:【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对手:头呢,我的头呢?这军队是怎么回事,啥时候出来的?老师,他作弊! 伊烛:【大江东去,浪淘尽。】 对手:卧槽,发大水了,救我,啊啊啊,救..咕噜咕噜咕噜。 伊烛:【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对手:啊啊啊,这是什么地方,求求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坟堆里。 玉山之境,死绝之地,万千异兽,暴乱凌掠。身前是故乡,死后是梦想,孩子们走吧,只有活着才是希望。 伊烛:为什么要走,区区万只异兽尔尔。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行了,行了,别念了,再念下去别说异兽,我们的城市也快要没了” 众人这才醒悟:原来我才是孙子。

寅血帝·连载中·29万字

御兽从继承遗产开始

顾零重回高一学期末的考场,当看清试卷的内容时,直接懵了—— 【美奈沙进化成美奈沙露的条件是什么】 【飞行系的克制属性是什么】 【在野外遇到宠兽盗猎者的正确做法是什么】 【龙玄国现有的守护级宠兽是哪几个】 千言万语都汇聚成了一个字——淦! 一觉醒来,世界大变。 为什么骆驼会喷火?为什么猫咪会放电?为什么鱼会吐冰块?谁家螳螂有一米高啊?! 离谱! …… 追逐大草原般自由的雷电精灵,贯彻武道精神的苦行憎,独行于雪山之巅的孤傲侠客,隐藏阴影下跳跃的魂火……友谊和信任凝聚的羁绊之力,低喃的誓言契约,黯夜共死,黎明同行。

狂缺·连载中·51.1万字

她家真的有矿

她,宋堇青,重生到了星际时代的玄镜大陆,手握古武秘籍,天生风系异能、宝石鉴定天赋,一个立志成为星际第一宝石鉴定师的女人。可等到出生活了16年的“新手村”,赫然发现自己脑门上多了四个字:三号女配。 再仔细一看,字缝里还有不易察觉的小字:剧情触发倒计时:10,9,8…… 诶?等等…… 当发觉自己只是书里的人物……宋堇青只想离男主远一点,再远一点,然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可这里能源枯竭、动植物变异、辐射几乎无处不在……诶?怎么混着混着成了女配们的骑士,反派团团宠?! 外面好可怕,好想滚回地底下! 可阿婆说,考不上大学不许回家!

清泉为心·完结·52.8万字

星际之大熊猫的崛起

死后转生成一只熊猫幼崽的唐哲宁很很淡定地接受了现实。不再是国宝就不再是国宝呗,国宝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本以为这辈子就是在动物园躺平,卖萌营业,吃喝不愁的养老生涯。谁想到世界大有不同,熊猫虽然不再是国宝,但却有了更大的天地。 冲出蓝星,冲出银河,冲向全宇宙! 大熊猫要真正崛起啦!

雪凤凰·连载中·53.4万字

废土第一美食小摊

沈鹿一睁眼穿进了废土世界,成为被赶出家门的假千金。 和她一起的,还有同样凄惨的未来大反派未婚夫。 幸好金手指激活,在这个人均吃不上一口热饭热菜的废土世界开启了美食暴富之路。 鸡蛋仔、麻辣烫、小龙虾。 红烧肉、瓦罐汤、蛋炒饭。 …… 从小摊到小店。 再从饭馆到度假山庄,不出两年,沈鹿的名头响遍了全世界。 无数名流权贵,捧着星币只求尝一口沈鹿做出来的饭菜。 将她利用干净无情抛弃的沈家悔不当初,哭着喊着求她原谅。 沈鹿双手一叉:“好啊,那你们先抹个脖子给我看看诚意。”

笑笑不乖·连载中·84.1万字

苟在异界开发超能力

涂苒意外穿进异世界,在这个世界,科技与神怪共存,是即将融合的两个世界。 没穿之前,她是文文静静小女生。 穿来之后,她扛着机关枪,甩着手榴弹,追着异种四处乱窜,还被叫做丧心病狂母夜叉。 * 在这个世界,涂苒只想苟着,奈何原身的身份不允许,在所有人都对异种避之不及的时候,他们这伙“敢死队”每天都得混迹于前线,与异种硬碰硬,稍有不慎就成了异种的盘中餐…… 苟着苟着,涂苒偶然发现,这些异种的内丹不一般,吃了它们,就可以获得异种的某种能力。 而这个秘密还没有被异世的其他人类发现! 嘿嘿嘿,涂苒狂喜,既然如此,她就暂时留在这个异界开发超能力吧。 * PS:无男主

南天湖·完结·70.7万字

当病弱少女掌握异兽分身

明月城李家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李家主不仅非常能生,生的孩子还个个都很有出息。 大公子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声名在外,大小姐更是打小就被大能看中并收为弟子。 有长兄长姐做榜样,底下的弟弟妹妹们也奋发图强,个个都是小天才,只有长月声名不显。 长月先天体弱,从小身体就不好,甚至走两步都要咳三声,所以她在家里几乎没有存在感,李家上上下下也没有人对她抱有期待。 然而只有长月自己知道…… 距离明月城万里之外的海域里,一条滔天巨蟒正在海底肆意舒展自己如山如岳的身躯。 多年后,人们才知道,明月城清冷如仙的城主是她,万妖帝朝威压十三州的女帝是她,大周权势滔天的帝师是她,隐仙派圣手回春的圣主还是她! 注:本书无CP!

宝石岩·连载中·130万字

御兽进化很难吗?

姜风非常疑惑,自己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被逼迫走上和凶兽对抗的战场? 重生一次,她发现,原来自己并非无法觉醒御兽师天赋,而是身边有奸人作祟! 父母之死似乎另有隐情? 她并非是一个无法成为御兽师的普通人! 前世今生,她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 父母留下的遗产,她要统统拿到手! 在背后作乱的人,也绝不会放过。 还有,还有前世陪伴了她多年,从矫健强壮到垂垂老矣的灰云狼。 姜风回过头:“狼叔,走,我带你去抓你最爱吃的老鼠!” 灰云狼:“嗷呜~”

金月升·连载中·24.6万字

我在诡楼当包租婆

夏其妙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包租婆,能够有一栋楼躺着收租。 在她误入诡异求生游戏后,她的梦想就变成了:好好活着。 她没想到副本的奖励能够让小时候的梦想成真,但问题是,她突然有的是一栋诡楼。 无头诡物:要不你把我的头找回来,我把头抵你? 吊绳诡物:(剪舌头) 水诡:咕噜咕噜咕噜…… 夏其妙:大可不必。 收租也就算了,她还要自己去招租,这让她这个胆小的人怎么活啊? 无奈之下,她只能一边通关副本,一边寻找租客,别人是躲着诡物走,她是颤抖着跟诡物跑。 面目全非的八脚诡物:姐姐,起来陪我玩好不好呀—— 夏其妙:好呀,姐姐这里有个租房合同,一年起租,押一付三,你签了就陪你玩。

湖里的云·连载中·37.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