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宠妾灭妻?这宅斗文炮灰我罩了

伴树花开

古代言情/连载中

36.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21:24:12
【克己复礼监国太子×娇纵明艳侯门嫡女】 1V1双洁甜宠文 穿成千娇万宠长大的侯府嫡女,卫含章生平胸无大志,只想着嫁给小竹马过上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没成想还未成婚小竹马就有了两个通房! 晴天霹雳下,又发现自己原来穿进了一本书 她亲娘是宅斗失败的恶毒女配 她嫡姐是开局就被陷害失去清白的女炮灰 她外祖家是原著中浅浅几笔便倾覆的炮灰家族 而她… 原书压根没她这个人! 可恶! 这可怎么行,这炮灰我可当不了一点! 来都来了,受了生恩一场,怎么能不护住自己的亲人 竹马既然靠不住,我看隔壁那个太子殿下就挺不错的 书友群:835580166

第一章

江南的三月天,春风徐徐吹拂院子的海棠花,一簇簇红花开的正艳,几滴鲜嫩绿意点缀其中,生机盎然。

卫含章推开窗瞧了眼终于放晴的天气,依旧郁郁寡欢,提不起精神来。

她呆呆的看了片刻,脑子里还在想着几日前无意间听到两位表哥的对话。

他们在说前段时间顾昀然身边添了两个貌美通房,是顾家主母见儿子天天追在卫含章身后,实在不成体统,于是亲自选了两个懂事丫头送去给儿子分分心。

乍闻此事,卫含章第一反应是去找顾昀然求证,偏偏大表姐婚事将近,这几日家中姐妹都陪着她在别院小聚。

顾昀然这个外男自然不方便跑来女孩堆里,卫含章只能暂且忍住,可几天下来越想越憋闷。

她的心情都写在脸上,几个姐妹都能看出一二,只当她和顾家少爷闹了什么小矛盾,并不在意。

见她一直倚窗独坐,江知雪放下手里的绣活哄道:“今日难得放晴,冉冉何不去园子里逛逛,来之前不是还念叨着这别院的海棠好看吗?”

卫含章小字冉冉,是外祖母江老夫人亲自取的,闻言,她依旧神色恹恹的靠在窗沿。

忽然,她似想到什么回头道:“隔壁的曹家园子可还进得去?”

两位江家女郎对视一眼,齐齐摇头。

“曹家被抄后,家财尽数充公,那园子是否有了新主人,没听说过。”江知琴想到自己的手帕交曹心柔此刻还不知道身处何境,心下一叹。

江知雪眼露疑惑:“冉冉怎么突然想着去曹家园子了?”

“前些年受曹家之邀,咱们不是都去隔壁园子住了几日吗,那次,我埋了一坛子酒在她家的樱桃树下。”

卫含章轻声道:“如今也有些年份了,想挖出来尝尝味道。”

那坛子上品女儿红,是顾昀然挖坑,她填土,两人携手埋进去的。

既然想起了,那就是缘分,又恰逢大表姐婚期将近,女儿红多应景啊,卫含章打起点精神,站起身戴上帷帽准备出门。

江知雪喊住她:“这几日隔壁园子大门紧闭,无人进出,你该如何进去?”

卫含章撩开帷帽冲她一笑:“我自有我的法子,两位姐姐等着尝我亲自埋的酒吧。”

说完,也不待她们再说什么,几步走出屋子,哪里还有刚刚那恹恹的劲儿。

两位江家小姐自是拦不住她的,她们不比卫含章,江家二老怜惜这个外孙女自幼离开父母,对她向来多有宠溺,不说护的跟眼珠子似得,那也差不离多少,只把她惯成了如今这副想到什么就要去做的性子。

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偏偏还有顾家那小霸王跟在后头百依百顺,自身又出自京城侯府,放眼整个徐州城,谁能有她的命好。

说起来,卫含章穿越到这个时代这么多年,虽然没见过自家父母,但却从未尝过寄人篱下的滋味,江家从上到下,都待她极好,吃穿用度上,几位嫡女都要矮她一头。

告别两位表姐,卫含章带着侍女往记忆中的院墙走去,主仆三人窸窸窣窣扒拉找寻许久,终于找到几年前和顾昀然钻过的洞。

这些年了,还没被堵上。

不过,当年的洞瞧着挺大,现在看着怎么如此狭小,好歹如今也是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这么钻洞是不是不太雅…

卫含章站在洞前略露犹豫之色,身后两名侍女本就不赞成她如此行事,见状急忙劝阻:“此洞狭小,如何能通人,姑娘咱们还是回去吧,若是对面院子是有主的,一旦传出去…”

“不行。”卫含章摇头:“都跟两位姐姐说好了,半道回府是怎么个事儿,而且对面樱桃园若是真有主,人家接手了这新园子,怎么会不修缮齐整,还任由院墙破败。”

卫含章打定主意要钻这洞了,说完,吩咐两名婢女去远处守着,千万不能让旁人看见她钻墙洞的模样。

她抬手稳了稳帷帽,又将袖子一挽,弯下腰就往墙的那边钻。

洞口虽小,好在她身姿纤细,院墙又不厚,卫含章不费多大功夫就钻了过去,她拍拍手才站直身子,正要让绿珠绿兰也过来,一抬头就瞧见不远的凉亭处,有几个大汉站着。

那几个魁梧大汉,各个腰佩大刀,看着不像寻常护院,反倒像是悍匪。

难道官府收缴完曹家的财物,竟然卖给了哪家土匪?

还是匪寇霸占这偏远庄子在密谋什么大事?

她不会撞贼窝里了吧?

几个念头飞速闪过,定睛一看,又见几名大汉身后的凉亭石凳上坐着一青年男子背对着这边正在煮茶,他身后躬身站着一名奴仆。

那男子煮茶之态,闲适从容,瞧着又不像是匪寇之流…

主子过去后没有了消息,那头的绿珠绿兰不由得低声唤她,卫含章眨了眨眼,才微微偏头准备启唇,却见面前几位大汉齐齐拔刀,只好噤声。

心里暗道:好大的威风。

端坐凉亭正煮茶的男子手一扬,几名大汉收了凶器,卫含章再次试探性的偏了偏头,见他们没反应后,赶紧出言安抚侍女,嘱咐她们在原地等候,无需跟来。

言罢,卫含章站直身子定了定神,想着她擅闯人家宅院,是她理亏,正要行礼致歉,就见男子身后站着的奴仆几步下了凉亭,走到她面前。

那奴仆冲她微微颔首,问道:“小娘子是如何得知此处能入内?”

卫含章犹豫,见对方面容逐渐不善,只好坦白:“年幼时曾钻过几回。”

她一副大户人家闺秀打扮,说出这话委实有些突兀,那奴仆听的一怔,又问:“来此何事?”

凉亭上一直背对着这边的男子不知何时起身,微垂着眼瞥了过来。

卫含章向来胆大,在徐州城里就没有她不敢看的人,见这阵仗也并未害怕,反而抬头极其大方的望过去。

未成想只一眼,心中就忍不住惊颤,险些控制不住后退。

那男子面容极其清冷,长身玉立,看着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气势凛冽如剑光,寒气四射,让人胆颤。

他便是这个庄园的新主人吗?

徐州城何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一朝穿书,开局即寡妇,膝下还有三个不成器的孩子时刻准备弑母,方许谁也不惯着,直接家法伺候。 拳打宠妾灭妻混账大儿,脚踢夫君万岁恋爱脑小女,还剩下个黑心次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智障大儿:母亲,为何您就看不到她的好? 方许:滚。 脑抽小女:母亲,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女儿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许:你也滚。 腹黑次子:母亲,骂了他们两个,就不能骂我了哦。 方许:顺嘴的事。 ...... 整顿完内宅,方许行医经商全面开花,立志成为寡妇top1! 实现财富自由后,方许本想独美,奈何她是锦鲤体质,随随便便捡回家几个人,都是京圈有名的大佬,嘴角笑到太阳穴,领赏领到手抽筋。 不仅成了京城团宠,还收获了命定爱情。 方许:我是个寡妇。 某首辅:寡妇不能有第二春吗?

橘橘兔·连载中·73.2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

上一世,穿越女姜晚澄一步踏错,沦为王爷后宅妾室。 前有露出真容,将她当做货物玩意儿的郎君。 后有对她肆意折磨欺辱的主母。 为了自由,姜晚澄惨死穷巷…… 重生后,姜晚澄再一次被那高大威猛,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猎户所救。 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小豆丁! 咦? 这不是未来的大奸臣和绝世妖妃吗!!? 姜晚澄狂喜:抱大腿,从反派小时候做起! 姜晚澄厚着脸皮留在了猎户家,做饭、种菜、养鸡、采蘑菇。 粘人小妖妃被养得白白嫩嫩。 毒舌小奸臣被驯的心服口服。 只是那猎户变得奇奇怪怪,一会儿刮了胡须露出真容,一会儿衣衫半敞在院中劈柴冲凉…… 为色所迷,姜晚澄成为了小反派们的白月光长嫂! 王爷找上门? 又想逼良为妾? 这一世,姜晚澄掏出菜刀,决定废了这玩意儿! 猎户:“娘子别急,看为夫灭了这一国!” 一家四口,从不相疑。

鹿兮·连载中·57.4万字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沉欢·完结·98.9万字

夫君有个心上人

章毓卿穿书了。 这是一本天雷古言文,男女主爱的痴爱的狂爱的哐哐撞大墙,从定亲,分手,女主另嫁他人,到带孩子和男主重逢,最后男主喜当接盘侠,狗血满满。 章毓卿原本想低调苟着,猥琐发育,积蓄力量报她的血海深仇。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竟然是接盘侠男主的炮灰原配! 绝世大冤种竟然是她自己! 深深感受到这个世界恶意的章毓卿淡定的撸起了袖子,很好,既然占了这个身份,她就要发挥这个身份的最大优势,积攒力量,她最擅长的不就是隐忍和筹谋么! 那些想看她倒霉的人注定要失望。 而那些在她复仇名单上,犯下了滔天罪行的人,洗干净脖子给她等着!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夜雨微岚·完结·83.9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小侯爷的白月光

一朝重生,元妙仪从乾朝的公主变成了大燕荣安候府的二姑娘。睁开眼面对的就是亲娘早逝,亲爹等着把外面的红颜知己扶正的局面。 好在还有一母同胞的兄长和足够强势的舅家可以倚仗。于是斗了一辈子,卷了一辈子的元妙仪这一世只想躺平。 曾经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只有家世比她低些,她好拿捏,省去后宅争斗,方便她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如果能相貌出众,那便更好不过了。 元妙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大燕这个最年少的战神,最顶尖的权贵有所交集。 新婚之夜,她看着眼前之人,回想起当初自己对夫婿的要求,倒似乎只有相貌出众这个要求成功达到了。 元令珩将萧云樾视为挚友,曾向人夸赞他襟怀坦荡,怀赤子之心,唯独有些担心视若明珠的妹妹对友人起了倾慕之心后受到伤害。 萧云樾自诩自己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半生都光明磊落,从无有愧于人。 唯有倾慕挚友妹妹一事……面对元令珩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他说:“其实我早就对你妹妹一见钟情了。”

别枝鹤·连载中·51.6万字

二嫁

桑拧月丧夫守寡,身陷泥泞时,一起长大的表姐伸出援手,将她接到夫家照顾。 桑拧月感激涕零,熟料表姐面上温婉妥帖,私下算盘却打的叮当响。既想掠夺她家中藏宝,又想将她送与王爷做妾。 桑拧月费心周旋,阴差阳错与表姐的大伯哥有染…… 女配般文案: 周宝璐前世听从父母之命嫁了个书生,落得个年纪轻轻守寡的下场。反倒是寄居自家的可怜表妹,走了狗屎运,一朝嫁到武安侯府。 一个是寡妇弃妇,一个是贵妇宗妇。 冠屦倒施,周宝璐恨出了血...... 人生洗牌重来,周宝璐将表妹推给前世早死的书生,自己抢了表妹的机缘嫁到武安侯府。 她要走一走前世表妹走过荣华之路。 只是熬啊熬,前世孤独终老的侯爷大哥再婚了,儿子也有了…… 有了亲生子,她儿子还如何继承武安侯府?

二三意·连载中·87.7万字

入错洞房后,我跟阴鸷权臣去种田

大婚当日,阴差阳错,新娘入错了洞房。 颜芙凝看新婚夫君竟成了被她得罪过的某人,想到今后他将成为阴鸷冷戾的权臣,手段狠辣,她双腿发软。 不承想,新婚翌日他们就被赶去了乡下种田。 不想步炮灰女后尘,她努力挣家业,顺毛捋他,当好他名义上的妻。 -- 傅辞翊见新婚妻子竟成了曾退他亲事的某女,本可当即和离了事,他忽然改了主意。 此般女子放在身旁日日折磨才好。 哪里想到此女娇软动人,一颦一笑皆在勾人…… 他竭力克制隐忍,却不想折磨的竟是他自己。 -- 某日,傅辞翊遇袭被击了脑袋,此后频频梦见一个女子。 梦里女子的脸,他从未看清,却知她身上有处胎记,仿若初绽的芙蕖…… 某晚,颜芙凝在房中沐浴,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后腰。 冷淡的某人凤眸微敛,眼底似含了她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莫名心慌欲逃。 男人却掐紧了她的腰肢,蹙眉警告:“莫再勾我!” 颜芙凝:“……” 是谁掐着她的腰不放?

赟子言·连载中·76.8万字

国公夫人她人美心黑

京城贵妇圈儿,都传温语心肠黑。 连皇上听说了,都频频点头,深以为然! 温语知道后冷冷一笑:打小儿母亲被害早亡,祖母不疼,父亲不爱。招人嫉恨,被人算计。 好不容易自己谋得良人,婆家却更是个深水乱摊子! 当个傻白甜? 那这色才双绝的丈夫,聪明贴心的儿女,二十四孝的婆婆,国公夫人的名头,能打天上掉下来?! 上辈子本国公夫人可就窝囊死了的! 女主先看上男主,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成亲之后投怀入抱;欲擒故纵;温柔娇横;体贴折磨……各种手段齐上阵。 从此,那个长相绝美,心黑手狠,聪明能干,对待感情却有些单纯懵懂的祁家五郎,屡次被皇上指着鼻子骂:“你这怂包!过的这是什么日子?!快去休了她!别怕,朕与你做主!” 祁五郎俏脸薄绯:其实,这日子真还过得的…… 本文刻画的是个为幸福而做出各种努力的大女主。 作者已完成两部签约作品,坑品很好。恳请大家支持。 敬请关注本作者另两部书《小虫》《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

又见桃花鱼·连载中·65.8万字

退婚后,侯府嫡女把京城大佬逼疯

林见月出身候府,家世显赫,才色双绝,自小与太子指腹为婚。 自此以后,她循规蹈矩,洗手做羹,谨言慎行,诚心相待众人,乃是皇城女子典范。 却不想,太子、皇家、甚至是家族,得了自己手中滔天富贵,转身卸磨杀驴。 林见月错信、错爱、错付,落得个被削双腿双臂,毁容失声的悲惨结局。 死后,怨气冲天,上天怜悯,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 这一次,她如同魔煞,杀尽所有负她之人! 沈未寻,长公主与英亲王独子,矜贵清雅,桀骜不驯,洁身自好。 却不想,原本只是对那退了婚的候府嫡女有着几分好奇,最后在她面前低了一辈子的头。 陆敬驰,战功赫赫少年将军,稳重端瑞,早就练就一身铁石心肠。 可,自从与太子的前未婚妻一夜荒唐,本以为只是露水情缘,却不想早就生了情愫。 你身边若是狂风暴雨,我愿做你身前的一堵墙——沈未寻 从前,我的命在战场,如今我的命交给你——陆敬驰 女主不圣母,心肠冷硬却也不是毫无人情。

成珍珍·连载中·72.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