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修罗场,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

身陷修罗场,男主把我摁在怀里亲

一千万

仙侠奇缘/连载中

21.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700:01:00
简介

修仙

成亲前夕,晏长生带回一个少女,当众毁婚。 沈青禾方知晏长生是书中的疯批男主,少女是万人迷女主。 而她是早死炮灰,姐姐更是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 Tui,剧情就特么离谱! 觉醒后,沈青禾忙修炼,护姐姐。 偏她抢了女主气运而不自知,招惹了几个疯批男主,个个对她强取豪夺。 本以为东方无涯算正常的,谁知这位更疯,竟夺了天帝之位,还强娶她为天后! ** 作为修仙界的高岭之花,东方无涯迷妹万千,爱慕者无数。偏他一心修道,视爱情如粪土。 原以为沈青禾爱他入骨,他端肃训话:“好好修炼,莫耽于男女情爱!” 后来他不爽少女一心修炼,将她摁入怀中亲吻,笑意风流地诱哄:“与我双修,我助你修炼,嗯?” 【修罗场,火葬场,雄竞,苏文】

第1章:炮灰觉醒

南荒大陆第一仙门,天极宗。

“长生,你若不娶青禾,我便杀了她!”宗门长老沈卓看向晏长生身边的少女,眼底满是杀意。

晏长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半年前下山历练,离开时曾答应他,归来便迎娶他女儿沈青禾。

谁知晏长生历炼归来,竟带回一个名为南笙的少女,称与南笙已私定终身,不能娶青禾,这置青禾的颜面于何地?

晏长生抿紧双唇,沉默以对。

沈卓见他如此情状,更是怒火中烧:“为师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是娶青禾,还是娶这个女人?!”

沈青禾就站在沈卓身畔,看到父亲与晏长生剑拔弩张的一幕心口剧痛。她身子本就不好,此刻受刺激太大险些晕倒。

父亲护她心切才演变到这种地步。

晏长生为难至极。虽然他打定主意毁了这桩婚事,却不曾想会与师尊反目成仇。

他不讨厌沈青禾,但他对沈青禾从未有心动的感觉。若没有遇到南笙,或许他还能就此娶了沈青禾,平平淡淡娶妻生子。

可如今他对南笙动情,要他舍弃南笙,绝无可能!

他将南笙护在自己身后,声音沙哑:“师尊有气冲着弟子来,笙儿是无辜的。”

闻言,沈卓怒不可遏,一剑刺向晏长生。

他的修为已至化神后期,修的是剑道,在整个天极宗,除了天极宗第一修士东方无涯,以及天极宗宗主,没有人是沈卓的对手。

晏长生深得沈卓真传,经此次历练修为已至元婴中期,但毕竟比沈卓差了几个级别。

师徒二人交锋,晏长生很快便落了下风。

沈青禾担心闹出人命,急得在一旁劝阻:“别打了,我不喜欢他了,爹快住手。”

沈卓剑势稍缓,沈青禾见状心喜,连咳好几声:“我胸口好痛……”

沈卓以为女儿病发,忙收了剑势。

晏长生的剑势却愈发凌厉,就在沈卓收剑的瞬间,晏长生竟一剑刺穿了沈卓的胸口。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所有人愕然。

“爹!!”沈青禾又惊又怒,眼前一片昏黑,栽倒在地。

她好不容易才爬到沈卓跟前,不敢相信晏长青竟用长生剑刺中父亲的要害。

是她十五岁生辰那年,请求父亲把长生剑赐给晏长生。

她又如何会想到在她二十岁生辰这天,晏长生竟用这把灵剑刺伤父亲?

晏长生也慌了手脚,他只是急于护着南笙,杀红了眼,他没想到师尊会收剑。

“师、师尊,弟、弟子不是故意的!”

沈青禾泪流满面,双手抖得像筛子,根本不敢触碰沈卓。

沈卓看她这没出息的样子,心里难受:“放心,为父死不了,你哭什么……”

他伤势太重,血很快浸染了全身。

沈青禾虽然不能修炼,却也知道长生剑不同于其他灵剑。它是上古灵剑,一旦击中修士要害,伤者即便不死,也要折损百年修为。

沈卓还想安抚沈青禾,却因伤势太重,倒在血泊之中,失去意识。

沈青禾见状急怒攻心,也在瞬间被黑暗吞噬意识。

昏厥后,沈青禾做了一个诡异的梦。

梦中她是一本修罗场买股文中的早死炮灰。

书中有三个疯批男主,一个是天极宗第一修士东方无涯,另两位皆是沈卓座下弟子,一个是大弟子萧尘,另一位正是晏长生。

南笙则是书中气运女主,三个疯批男主后来为了南笙把三界搅得天翻地覆。

这也就罢了,书中的恶毒女配居然是沈之瑶,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故事伊始,正是晏长生携同南笙入天极宗这一幕。

此役沈卓重伤后昏睡数年未醒,今日是她二十岁生辰,也将是她的死忌。

最惨的还是沈之瑶这个所谓恶毒女配,成为几位疯批男主用来夺取南笙关注的工具,最后沈之瑶被疯批男主煎皮拆骨,死无全尸。

沈青禾从噩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喘气。

她记得书中说,今日便是她的死期。

而父亲再醒不来,沈之瑶也会开启悲惨人生。

不,她不能坐以待毙。

既然老天爷给她示警,或许她还有机会改变他们一家人的悲惨命运。

她得想办法救父亲。

她刚下床,就见晏长生徐步入内。

看到晏长生的一瞬间,沈青禾突然有一种物是人已非的唏嘘感。

冷性冷情的晏长生竟然也会为了一个女人疯癫痴狂,只那人不是她罢了。

“你身子不好,先回床上躺着。”晏长生声音难得温柔。

沈青禾恍若未闻,穿上鞋就想出去。

晏长生压下心头的躁意,上前拦住她的去路:“青禾,你能不能别在这时使小性子?”

“我只是想去看看我爹,这叫使小性子吗?”沈青禾看着近在眼前的男性脸庞,突然疑惑自己以前到底喜欢他什么?

是他这张脸长得好看,还是喜欢他的冰言冷语?

提及沈卓,晏长生到底是气短:“我不是故意刺伤师尊的,当时那样的情况……”

“这些年来我爹待你如亲子。连我都看出爹与你对招时没有尽全力,你却对我爹痛下杀手。你不想娶我,大可以一剑把我杀了,但你不能伤害我爹,他爱你如子,你、你怎能用长生剑刺伤我爹?!”沈青禾一度哽咽。

那可是长生剑,父亲给他的长生剑,他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晏长生一时哑然,“我知道自己错了,可我不是故意的……”

“你当然不是故意,你只是为爱拼尽全力罢了,谁能说你一句不是!”沈青禾逼回眼中的泪水,讽刺勾唇,“你放心,往后你想娶谁便娶谁,想爱谁便爱谁,再不会有人阻止你娶心爱的姑娘。”

她说完要说的,拖着沉重的步子出了朴宿院。

只是她没想到,南笙竟然就在朴宿院外。

少女巴掌大的小脸,胸前鼓鼓的,身段好得惊人。一双鹿眼湿漉漉的,看起来纯真又无害,很容易让人心生保护欲。

这就是书中的气运女主,她有倾城之姿,足以让所有天之骄子为她生为她死,为她疯癫为她痴狂,更为她搅得三界鸡犬不宁。

南笙一见她便泪眼涟涟:“沈姑娘,长生不是故意刺伤沈长老的,都是我的错。”

——

开新文啦,修仙霸总文,主言情,宝子们多多支持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

乔菁菁穿书了,穿成了书中权臣早年退婚的未婚妻。 原主为了一个渣男,想与未婚夫退婚,为此还以死相逼,如愿嫁给渣男后,却落了一个凄惨的下场。 乔菁菁不想步上原主的后尘,看着上门来解除婚约的优质男人,死活不肯退婚。 如愿嫁给男人后,另一个烦恼,接踵而至。 面对急于抱孙子的公婆,她有苦说不出。 谁能想到看起来身体强壮健康的男人,竟有不为人知的隐疾?面对她的勾引,坐怀不乱不说,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某日,她与男人商量:“不如我们去外面抱一个,谎称是我俩生的孩子?” 男人抬起眸,神色错愕地看着她,“夫人为何有这样的想法?” 乔菁菁瞥了他一眼,隐晦提醒:“趁旁人还不知道夫君身体有恙,尽快抱养一个孩子,才是正途。” 男人良久没有说话,但俊脸却黑成了锅底,手指轻敲着桌面,“让夫人误会,是为夫的不是。” 此后三年抱俩的乔菁菁:“……” 大意了。

楚玥·连载中·20.9万字

娇软腰精好会孕,绝嗣男主好难顶

[快穿+攻略+甜宠+好孕+虐渣] 娱乐圈拼命三娘姜梨噶了,噶后意外绑定‘好孕连连’系统,只要前往三千世界为绝嗣男主诞下子嗣继承霸业就可以拿着一百亿获得重生。 刚开始的姜梨:姐连痛经都顶不住,现在你让我给人生孩子?想都别想! 得知完成任务后可以得到一百亿的姜梨:扶……扶我起来! 世界一:【疯批无嗣暴君vs身娇体软小太监】 暴君近来很头疼,他发现自己竟然对御书房那位身娇体软的小太监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正当他遵循内心努力掰弯自己时,发现对方竟然是个女儿身。 暴君气狠了,将‘小太监’狠狠地堵在了墙角。 世界二:【厌女皇帝vs权臣之妻】 大燕朝皇帝得了种怪病,除了太后之外不许任何异性接触,原以为会一辈子孤独终老,却不料这天娇软撞入怀中,掀起他心中阵阵涟漪……

向栀年·连载中·28.9万字

大小姐失忆后,前任纷纷回头了

沈清笳失去了三年的记忆。 这三年里,她干了不少荒唐事。 与谪仙般的未婚夫解除婚约、对当朝状元郎始乱终弃、以及……正在追求全京城公认的第一纨绔。 沈清笳迷惑摸了摸自己的头:这都是我做的? 沈清笳决心与过去说拜拜,只是总有人来打搅她自认为宁静的生活。 … 夜半,纨绔子弟私闯她闺房,直接逼问她:“这些日子为何不见我?为何与你那表哥走得那么近?想与他再续前缘?” 沈清笳:“你谁啊?我跟您熟吗?” 纨绔子弟:“过河拆桥是吧?沈清笳,你给我等着!” … 亲友聚会,与前任谪仙未婚夫夹道相逢,谪仙未婚夫拦了她的去路,突兀的来一句:“我要定亲了!” 沈清笳迷惑回他一句:“恭喜啊!” 前谪仙未婚夫沉了脸道:“沈清笳,若你想回头,我可以立刻推掉这门婚事。” 沈清笳:“表哥,我们还是往前看吧,从前的事我都忘了。” 前未婚夫:“沈清笳,我还没忘!” … 猎场上,迷路的沈清笳撞见曾经被自己始乱终弃的新科状元。 新科状元突兀的来了一句:“沈清笳,我如今前途无量了。” 沈清笳:所以呢? 一向气质风雅、容颜昳丽的状元朗捧住她的脸,逼着她只看他:“我还不够你看吗?何须再看旁人?” …

好熊一猫团·连载中·47.4万字

娇滴滴外室跑路后,太子他发疯了

新文!《惨死重生,嫁禁欲皇叔被宠上天》 【双洁+妖媚女主+权谋+疯批太子明月下神坛】 李妙仪长了一张好脸,一颦一笑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狗都深情。 李妙仪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为了不给比自己爹还大三岁的侯爷当续弦,为了护住在家备受欺负的母亲。 李妙仪想为自己搏一把。 …… 太子殿下众所周知的天上明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但不近女色二十载,一心只有大国,无小家。 上京众女有个不必言说的默契,不能私下觊觎明月。 可就在陛下为太子赐婚之时,太子竟长跪在御书房外,声称已有心悦之人,并且是两情相悦,太子长跪三日,只求陛下能收回成命。 上京之内一片哗然。 …… 直到李妙仪撞到了太子把兄弟送来,勾引他的细作,腰斩后。 李妙仪害怕了,毕竟自己接近太子的理由也算不上清白。 李妙仪想随着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离开上京,寻一无人处,离太子远远的,只为自己而活。 …… 被太子知道李妙仪要跟少年将军跑了,太子疯魔了。 这时李妙仪才知道,这哪儿是什么天上明月,明明从骨子里都是黑的。 天上明月,最终陨落于世俗。 “我神色如常的爱,是不声响的海。” 【女主会为了改变旧时代女性的低下的地位而努力。】

含瑶光·连载中·49.2万字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

上一世,穿越女姜晚澄一步踏错,沦为王爷后宅妾室。 前有露出真容,将她当做货物玩意儿的郎君。 后有对她肆意折磨欺辱的主母。 为了自由,姜晚澄惨死穷巷…… 重生后,姜晚澄再一次被那高大威猛,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猎户所救。 眼前突然冒出两个小豆丁! 咦? 这不是未来的大奸臣和绝世妖妃吗!!? 姜晚澄狂喜:抱大腿,从反派小时候做起! 姜晚澄厚着脸皮留在了猎户家,做饭、种菜、养鸡、采蘑菇。 粘人小妖妃被养得白白嫩嫩。 毒舌小奸臣被驯的心服口服。 只是那猎户变得奇奇怪怪,一会儿刮了胡须露出真容,一会儿衣衫半敞在院中劈柴冲凉…… 为色所迷,姜晚澄成为了小反派们的白月光长嫂! 王爷找上门? 又想逼良为妾? 这一世,姜晚澄掏出菜刀,决定废了这玩意儿! 猎户:“娘子别急,看为夫灭了这一国!” 一家四口,从不相疑。

鹿兮·连载中·59.5万字

渣尽四海八荒,遍地都是修罗场

穿越到修仙界后,杨绒绒累死累活地当了一百多年的舔狗。 她好不容易将剑尊、妖王、魔尊、鬼帝的好感度舔到了一百, 原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却不料系统突然故障! 她前功尽弃,被迫留在了修仙界。 杨绒绒:好好好,非得这么耍我是吧?那就别怪我发疯了。 …… 剑尊: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吗? 杨绒绒:有情不必终老,誓言听听就好。 妖王:你说过你会永远爱我的! 杨绒绒:我是说过爱你,但没说过只爱你一个人。 魔尊:你到底有多少个前任? 杨绒绒:哪有什么前任?他们都是我的爱情导师。 鬼帝:你和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杨绒绒:本着对爱情负责的原则,我从不轻易确认关系。 (文风轻松沙雕,1v1互宠,稳定日更,欢迎收藏~)

大果粒·连载中·46.8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25万字

和高岭之花共梦后,他竟然?

温织有个宝贝,她能用这个宝贝进入别人的梦里。 所以借住进商家的第一天,她就决定先去商夫人的梦里探究,只为以后讨好她而投其所好…… 结果不小心出bug了,跟温织共梦的人变成了商家掌权人,还是她闺蜜的表叔商鹤行! 为弄清楚是自己的梦还是共梦,温织悄悄对闺蜜说:“你表叔胸膛有颗红痣。” 闺蜜惊悚劝诫:“我表叔可是高岭之花,断情绝爱事业批,你们没有结果。” 温织安心了,这肯定是她自己的梦。 - 商鹤行近来晚上频频做梦,他有些困扰。 梦里总会出现同一个女人,身娇体软,嗓音甜糯,迷得人神魂颠倒。 直到他发现,被母亲收留的那个小丫头,最近总用惊慌的眼神盯着他……

南溪不喜·连载中·64.3万字

为太子哭丧被读心,我冠宠后宫!

(主角团的几个能读心,介意勿入) 林清苒穿书了,穿成大反派的便宜未婚妻。 穿书第一天,大反派出殡了。 被迫开局就哭丧的林清苒:得,都闪开,我来演! “太子哥哥,你怎么就这么去了?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我不相信,啊啊啊!”她连滚带爬地扑进大殿,声音凄厉又刺耳,还咳了血。 【蛙趣,棺材的质量也太哇塞了!投胎是个技术活儿,当太子好,死了也能用这么好的东西。】 【可恶,我连活着都不配如此享受!】 假死的反派太子躺在棺木中:? 情景一: 得知大反派假死,林清苒死死地抓着他的手,眼中满是深情,“太子哥哥,你伤得好重,就让苒苒照顾你好不好?” 【萧珩肯定不会同意,但是我还是要说,嘿嘿嘿。】 【拒绝我,快拒绝。】 萧珩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林清苒,“那便有劳了。” 情景二: 偶遇男女主,林清苒藏在假山后吃瓜。 【啊啊啊,不是吧不是吧,男主该不会真的以为那人肚子里的种是他的吧?混淆皇室血脉是重罪,喝多了盖棉被纯聊天可怀不了孩子,做没做心里没点数?】 萧澈瞳孔一缩,私下彻查,原来真不是他的孩子! 感谢嫂子,我定为你与皇兄的感情保驾护航。

戈娆·连载中·30.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