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权贵:三爷野性难驯

嫁权贵:三爷野性难驯

风吹小白菜

古代言情/已完结

32.8万字

完结于2024-03-0904:21:41
简介

清穿

沈绣婉知道傅金城不爱她。 留洋十年的他擅长西方医学和机械物理,桀骜不驯讲究自由恋爱,可她却是家族为他包办的新娘、旧时代最保守的闺秀。 为了讨好傅金城,沈绣婉换下旗袍烫起卷发,却被他视作不伦不类;放下诗书学习英语,却被他嫌弃丢人现眼;就连她最引以为傲的刺绣,也被他贬为封建王朝的裹脚布。 她流产的那夜,他正一掷千金包下燕京大饭店,为他那位刚从海外离婚归来的白月光庆祝生日。 沈绣婉心灰意冷主动离婚,七年婚姻潦草收场。 …… 傅金城以为自己终于得偿所愿,却在她消失之后丢了魂,他发现她保护的金石古董很有历史价值,她精通的苏绣是艺术瑰宝,她喜欢的昆曲不比西方戏剧逊色,而她坚韧、独立、好学,早已如丁香花般生长在他的心底深处。 傅金城远赴江南,发现沈绣婉把沈家绣馆经营得很好,还发现她身穿旗袍笑靥如花,正在男人的陪伴下挑选戒指。 她宣布再婚的那天,傅金城旧疾发作进了医院。 后来,他终于低下骄傲矜贵的头,红着眼睛哄她:“婉婉,求你……”

第一章她是傅金城明媒正娶的夫人

沈绣婉知道傅金城不爱她。

她嫁进傅公馆三年,他就在外面眠花宿柳了三年,燕京城的权贵圈子里都在传他红颜知己无数,捧红了不少戏子歌星,是个一等一的浪荡公子。

更令她难堪的是,她今夜只是想见自己的丈夫一面,竟然还需要别的女人点头批准。

“进去吧,”女佣推开白公馆宴会厅的门,“三爷本来不想见你的,也是刘小姐心软,可怜你大老远跑一趟,哄着三爷让他跟你说两句话。”

沈绣婉拎着保温桶,知道那位刘小姐是最近很讨金城喜欢的一位女伴。

见她没有给赏钱的意思,另一个女佣嘀咕:“喜欢三爷的女人多了去,谁大半夜还巴巴儿地赶过来?叫我们跑上跑下,真能添麻烦!刘小姐就从来不会折腾我们!还正房太太呢,倒贴上来也不嫌骚得慌!”

沈绣婉脸颊发烫,低着头没敢回嘴。

她和金城是长辈包办的旧式婚姻,可是金城不喜欢她,她嫁给他三年,他连碰都没碰过她。

婆婆嫌她三年没跟丈夫圆房丢人现眼,于是打发她借着送宵夜的名头,请金城回家过夜,也是她太紧张的缘故,出门时忘记带钱夹子了。

随着宴会厅大门打开,厅里鬓影衣香笑闹不绝,系着领结、穿着马甲的侍应生端着香槟走来走去,空气里弥漫着纸醉金迷的味道。

沈绣婉一眼看见坐在长桌尽头的傅金城。

他手边的筹码堆得最高,面前压着几张牌。

他坐姿慵懒,衬衣纽扣随性地解开两粒,侧脸线条漂亮而极具侵略性,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为过于狭长冷厉的眉眼添了几分斯文禁欲,似乎是对这场赌局胜券在握,镜片正折射出浅淡的锋芒。

在白家那几位少爷犹豫是否加注的过程中,他漫不经心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垂着眼帘微微侧过脸。

陪伴他的时髦女郎立刻会意,噙着讨好温顺的笑容俯下身去,正要拿打火机为他点烟,余光瞥见了站在宴会厅门口的她。

沈绣婉惴惴不安。

她知道,这位时髦女郎就是女佣嘴里的“刘小姐”,此刻她瞧见了自己,顿时妩媚一笑,凑到金城耳边低语了几句。

傅金城望向宴会厅门口。

众人也随他的视线望去。

沈绣婉顶着那些打量的眼神,不安地抓紧保温桶。

刘曼玲笑着招手:“三少奶奶,这边。”

沈绣婉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走到傅金城面前。

她鼓起勇气抬眸看他,脸颊泛着少女怀春的胭脂粉,眼底妻子对丈夫的爱慕和崇敬暴露无遗。

她的声音像她这个人般单薄温软:“金城,妈让我来叫你回家。”

宴会厅鸦雀无声。

众人对视之间,便猜到她就是傅金城那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鲜少与人交际的少奶奶。

听说她只是姑苏城一家绣馆老板的女儿,靠着爷爷和傅老爷子在战场上过命的交情,这才侥幸嫁进傅家,而三爷出身名门留洋多年,精通西方医学和机械物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军政衙门的高官。

当年这桩不般配的婚姻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是三爷没把沈绣婉放在眼里,连婚礼都举办得潦草敷衍,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都没收到请帖,因此也是今夜才第一次看见这位传言中的三少奶奶。

刘曼玲仔细打量沈绣婉。

她也是第一次和三爷的正房夫人会面,她还以为会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没想到打扮的是土了些,身上那股子小家子气也与今夜白公馆的灯红酒绿浮华声色格格不入,但容貌上却是个出挑水灵的美人。

可美人又如何,燕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

比如她自己,她的容貌称不上美艳动人,全凭一副好嗓子才入了三爷的眼,如今跟了三爷半年,正是得三爷喜欢的时候。

今夜她故意放沈绣婉进来,也是存了心想跟她比试比试她们在三爷心里的分量。

傅金城看着沈绣婉,瞳眸晦暗不明。

少女十八九岁的年纪,穿了身崭新的深松绿蝉翼纱旗袍,白色浅口小皮鞋擦得很干净,佩戴了一根珍珠项链,梳着精致的低盘发,嘴唇和脸颊搽着传统的胭脂,令他想起老人挂在房里的仕女图——

图上的少女,也如她这般古旧却又美貌。

难为爷爷从江南的旧房子里,给他搜罗来这么一位过时的夫人。

他往后靠坐,示意沈绣婉给他点烟:“你来。”

失去了点烟资格的刘曼玲顿时有些后悔放沈绣婉进来。

她发出一声怪笑,不情不愿地站直身子让开位置,一手撩了撩新烫的卷发,睨向沈绣婉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不甘心。

沈绣婉的目光落在打火机上,又隐忍地转向傅金城。

掌心汗津津的。

她不是傻瓜,这样的夜宴,在场的公子少爷带的都是交际场里的女子,她们施展本领取悦他们,为宴会增添几分活色生香。

可她不一样,她是金城明媒正娶的夫人。

然而金城却让她和那些女郎一样,当众给他点烟,让她像个给爷们儿取乐的交际花,被他轻薄欺负……

即便是来请傅金城回家的,可家教让沈绣婉做不出这样的事。

她脊梁挺直,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

傅金城莞尔,眼底却无甚笑意,嗓音低哑而磁性:“不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33.7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野欲,诱他失控

一场算计,苏淼淼不得不跟京圈残疾佛子闪婚。 开始,她把这一切当游戏,想看佛子失控,拉高岭之花下神坛。 一次次的诱哄,清冷佛子依旧不染尘欲。 察觉到自己失控,她想抽身远离这场游戏。 再醒来,脚上多了一条银色长链。 清冷佛子虔诚俯身,轻吻她的脚背。 “淼淼,别走。” 那一刻,苏淼淼才知道。 在那样高洁清冷的佛子面具下,掩藏的是怎样偏执病娇的欲望。

水墨烟雨·连载中·37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24.5万字

二婚宠入骨

结婚五年,丈夫出轨,她为自保,惹上大人物。 离婚后,她被京圈大人物缠上。 可他并不爱她。 他对她的好,只是贪她貌美如花,身娇体软,好扑倒。 听说他还有未婚妻。 当酒醉的他,将她控制在墙上,低声轻哄:“苏苏,收了我好不好?”   她挑起下巴,语气坚定:“没名没份我不干!” 他眸深似海,“那就去领证。” 背着家族,他悄悄娶了她。 …… 后来,她成了豪门千金、家族团宠,他一夜愁白了头: 大舅兄这么多,怎么摆得平? 老婆,救命啊!

望晨莫及·连载中·61.8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39.8万字

通房娇美:摄政王为她神魂颠倒

银霜被尹诏良的外祖母选中,悄悄送入了尹诏良的帐内。 银霜以为自己是去送物件,却没想到意外承宠。 她为了回到故乡南州,找到自己的大哥和亲妹,委婉拒绝了老夫人给她的通房名分。 而尹诏良觉得身边有这么个可人儿,颇为称心满意,许诺道:“等主母入门,将你抬妾也不是不可。” 拥有银霜时,尹诏良孤高薄情,一心为权,他对银霜宠却不爱。 甚至还警告银霜:“别贪心太多。” 再一次见面,银霜已经嫁作他妇。 原本孤高薄情的尹诏良死死地把银霜扣住,冷峻的面庞上,深海似的眸子牢牢锁住银霜:“回到我身边,不然我保证会杀了他。”

秋仙水·连载中·26万字

惹火红玫瑰

离婚前,许枝是容州市人人称羡的商太太。 都说她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嫁给商既明这样的男人。 离婚后,她纵情享乐,享受单身。 别人都说许枝是魔怔了,才撇了商太太的位置不要,要离婚。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两年婚姻带给她如何的身心俱疲。 再后来,商先生看着醉倒的她,终于按耐不住,上前一把将人抱起,委屈的像个摇着尾巴的大狗狗。 “老婆,玩够了,就回来把婚合了吧。” 许枝冷笑推开:“商先生,请自重!我们可没关系。”

容漂亮·完结·53.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