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得罪!她是肖爷图来的小祖宗

别得罪!她是肖爷图来的小祖宗

莫西凡

现代言情/已完结

52.1万字

完结于2024-05-1510:42:32
洛云烟因要接管家业必须结婚,对古代穿来的她而已,娃娃亲没什么接受不了的,不过是表面夫妻,各自安好就是。 但是本该只有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好像与她想的不太一样,她后悔了! 洛云烟:说好的相敬如宾不相睹,你是不是管得太多。 肖晨:公平起见,你也可以管我,我不介意。 洛云烟:不好意思,我介意。 肖晨:肖太太,我们肖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洛云烟:……你图啥? 肖晨:很明显,图你! 洛云烟,古风造型师,兼职古风歌手,擅中医,出身老派世家,因某些原因,一直孤身在外漂泊。 肖晨,御风集团太子爷,掌管御风影视帝国。 小剧场 待续……

第1章回洛家

夜半三更,洛云烟梦魇中被电话惊醒。

“喂?”

“云烟小姐,是我,唐叔啊!您快回一趟老宅吧,老爷子…要不行了。”

洛云烟立刻清醒,握着电话顿了片刻才开口,“好!”

挂断电话约了车简单收拾了一下等着。

她其实不属于这里,她是从大昊皇朝穿来的,一个现在史书上查不到的皇朝。

她是大昊朝永乐侯府的嫡小姐,自小聪明能干且要强,却也因为太能干风头盖过了她哥哥,让溺爱哥哥的祖母母亲不喜,说女子恭敬柔顺为佳。

后来,家人最看重的哥哥获罪连累全家,侯府败落之后,是她这个女儿靠着偷学的一身本事重振家门。

短短几年,在她的打理下,侯府一日日好起来,她却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连家人背后都是各种嫌弃的眼神,说她在外败坏名节。

而她,不过是为了父母长辈一个肯定的眼神,为了那一点点所谓的亲情。

在得知她被父母悄悄许给一个他乡的鳏夫后,她失望透顶一场伤心一病不起,死的时候,年仅二十三。

她醒来时,成了J城周边洛城古镇洛家的一个婴儿,这里的世界完全颠覆她的认知,即便二十六年过去了,她还是感觉自己有时候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她经常恍惚,想着自己是不是投胎的时候忘了喝孟婆汤。

“小姐,到了!”

司机的声音把洛云烟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谢谢!”

古镇离城里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洛云烟上车之后一直不哼声也不玩手机,就这么一路看着车外看了一路,司机心里直打鼓,毕竟大晚上的,多多少少有点不敢深想。

白墙灰瓦朱漆门,偌大的府邸微微灯光下,有历史的沉淀感和厚重感,这里正是传闻中的洛府,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据说府中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处处是景美不胜收。

传闻洛家祖上是官门大户,后人转道经商,生意涉及多个行业,财富无法估算,但洛家行事低调,甚少在媒体上看到有关洛家的报道,不是媒体不想报道,而是根本约不到洛家的采访。

“云烟小姐,你总算回来了,老爷子正等着您呢。”一直等在门口的唐叔看到洛云烟下车赶紧小跑上前。

一条湛蓝苎麻长裙,一个麻布背包,一头乌黑长发简单束在背后,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给人一种干净清澈之感。

洛云烟抬头看了看,虽然这里距她住的地方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是十八岁离开洛家后,她就甚少回来。

“爷爷怎么样了。”

唐叔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眼眶微微泛红。

洛云烟提裙迈过门槛步子略加快了些。“怎么这么突然?医生怎么说?”

“年纪大了,难免…”堂叔说着都有些哽咽了。

洛云烟抿嘴不再做声。

落家老爷子住在府中橘颂居,现在都凌晨三四点了,橘颂居的客堂里还挤满了人。

“云礼,你再去看看到了没?”洛云烟的二叔洛锦京背着手低着头一脸凝重冲着大儿子说了句。

“看什么看,她要是回来早就回了,就是个铁石心肠的,我们这些孙辈中,只有她一个人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爷爷把她当眼珠子疼,她呢?对得起爷爷吗?”

刚到门外的洛云烟听着屋里的对话,面无表情走了进去。

“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先管好自己,别在外面败坏了洛家最看重的名声。”

用最温柔的口气,说着最狠辣的话。

“洛云烟,谁败坏洛家名声了?”洛云礼不干了,指着洛云烟理论。

“闭嘴!云烟,你…回来了!”洛锦京板着脸训了一句,转头一脸亲切盯着洛云烟。

洛云烟的父母在她十八岁时因为一场意外双双走了,洛家长辈对她格外疼惜。

“二叔、三叔、姑姑。”洛云烟轻轻颔首算是跟在场长辈打了招呼。

“云烟小姐,老爷子等着您呢。”

唐叔适时插了句,心里安叹,这么多年过去了,云烟还是这般清冷的性子。

洛云烟不再停留随着唐叔进了里屋。

“爸!你看看她什么德性!”洛云礼憋着一口气,爷爷这时候放着一屋子守着他的不见,偏要等洛云烟这个孙女!

“你给我闭嘴!”洛锦京再次呵斥儿子,客堂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其他人也都没做声,默默看着里屋方向。

里屋床上躺着一位老人,满头白发双颊凹陷,浑浊的双眼一直盯着门口,直到看到洛云烟这才有了一丝光亮。

“老爷子,是云烟小姐,云烟小姐回来了!”

“囡囡!”

洛长河勉强开口,声音很轻很轻有些嘶哑,让人听着格外难受。

洛云烟看着老人神情也有些不自然,脚下步子也有些幌。

洛长河看着许久没见的孙女,有些吃力道:“我的囡囡回来了!”

“先别说话。”洛云烟调整心绪大步上前坐在床榻上抓起老人家的手号脉。

唐叔看着心里有些欣慰,小姐不是铁石心肠,就是嘴硬心软。

洛长河看着自己养大的孙女满眼疼惜。

“没事,年纪大了,都有这一天!”

洛云烟把脉的手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早跟您说过,好好爱惜身体不要瞎折腾!”

洛长河勉强坐起:“囡囡还是心疼爷爷的,囡囡,爷爷知道你其实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孩子。”

“去医院查过了吗?医生怎么说?……我再给你开几个方子。”

洛云烟眼睛有些胀,她从小到大,几乎没哭过,除了爸妈离世的时候她偷偷躲起来哭过。

上辈子,她倾尽所有,换来的却是亲人的嫌弃和不屑一顾,这辈子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他们要对她这么好。

这世上,真的有无缘无故的好吗?

不需要积极争取,不需要努力付出,更不需要卖力讨好。

“没事,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爷爷还要看着囡囡嫁人呢,来,过来坐,还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了一回,大半年没见着你了,瞧瞧,还是这般好看。”

洛云烟暗暗呼气强忍着就要滑落的眼泪坐在床边。

的确一时半会儿没事,但最多也就三两个月的光景。

不是什么病,真就是油尽灯枯了。

“孩子,你也不小了,方家那小子不是个东西,不要也罢,咱们囡囡值得更好的。”

老人家拉着洛云烟的手语重心长说着。

洛云烟缓缓抬头挤出一丝笑,“爷爷…都知道了?没事,不合适就不强求。”

“说得对,囡囡,爷爷最放心不下的就两件事,一是你的婚事,二是这洛家…囡囡,爷爷想将这洛家交给你,你可愿意接手?”

洛云烟满目震惊。

重男轻女,即便是这个开放的年代依然存在,尤其是这样的老牌世家里,更是根深蒂固。

爷爷放着外面一众儿子孙子不选,却要将洛家交给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高律师又在偷偷吃醋

高霍凌这辈子做的最无语的事情,就是招惹上了那个扮猪吃老虎的小鬼。 以为她软糯好对付,谁知张牙舞爪像野猫。 一夜欢愉,他动了心,她却在大家面前处处毁他高冷律师的人设。 “丁嘉许……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丁嘉许被逼到办公室一角,只是因为被别的男人多看了一眼,自家那个吃醋的老公就不依不饶。 时刻提醒她已经是他的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高律师不用一直提醒。”一夜,丁嘉许从丁家大小姐变成了孤儿,高霍凌将她的户口安在自己名下。 从此她有了新的身份,高霍凌的妻子。 “叫老公……”高律师名声在外,禁欲高冷男神,实则吃醋嘴硬粘人包……

南宫小主·连载中·49.3万字

被夺身体三年,我在娱乐圈封神

渡劫失败的梨软被劈回现代,只是回来的时间线却是在三年后,自己的身体也被一道异世灵魂占据,干掉外来者后她也接收了对方这三年的记忆,才发现,那个假货进了娱乐圈,因为被男朋友背叛给自己找了个男人。 他禁欲又冷情,时刻提醒梨软不要喜欢上他,梨软心说好啊,刚好赚钱才是她最大的兴趣。 可是时间久了,他不干了。 席冷:软软,你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梨软:不是席先生你说的我们只谈钱不谈感情吗?我很听话的,绝对不会违约。

夜月独一人·连载中·16.8万字

顶级溺宠

【明艳美人×冷傲大佬】 【女主视角一夜荒唐,男主视角蓄谋已久】 那晚南园,沈知意误喝被下料的酒,孤立无援,她彷徨落泪,难以想象喜欢十年的人弃自己而去。 寂静包厢,角落里忽然有人出声,显露出一张冷隽深挺的脸,他姿态慵懒地坐于椅上,朝她倾身望来,敛着双清黑锐利的眸子,语调悠悠,好似一时兴起。 “不如跟我?” 他是金字塔顶尖的人,是人人胆寒的掌权者,沈知意自知得罪不起,又被他刹那间露出的灼灼风姿惑了心。 她应了,“好。” 自此,谁都知道不近女色的裴家那位背地里养了只金丝雀,资源尽给,珠宝无数,却也笑言,“能宠多久?不过是逢场作戏,镜花水月。” 沈知意懂得这个道理,于是从不动心,只等自己被厌烦的那一天。 听闻他有新女伴,她欲抽身,指尖却被他细细吻过,唇落于她掌心,他轻阖眸,冷色全无,傲气已散。 “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 她哪里懂他十年里吞心蚀骨的爱意,哪里知他夜间梦起皆是她一颦一笑的影子。 他欲囚她,困她,求她爱他。

相茶·连载中·21.1万字

婚后有喜

黎知韵已大学毕业,无心恋爱,只想搞事业。 可她爸偏偏担心她见识少,恋爱脑。 于是动用“钞能力”,让她去相亲。 她爸说:可以不谈恋爱,可以不结婚一直单身, 但必须要去见见世面。 以免见识少,容易恋爱脑。 所以,相亲对象很靠谱,学历高,家境好,又高又帅有大长腿。 【看点一:】 都说婆媳关系是老大难, 婆婆不是妈,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就行。 所以,结婚后黎知韵想跟婆婆保持距离, 但婆婆却要跟她做闺蜜。 婚前,婆婆是气质出众高贵大方的贵妇一枚, 不好接近,有距离感。 但婚后,黎知韵才发现,婆婆是她的网友。 而且她们彼此还是对方的事业粉。 为此,婆媳关系好,儿子就不是宝。 结婚前,周辽是他妈的好大儿, 婚后,儿子不如儿媳妇香。 ** 周辽以为,他通情达理的老妈会是他的爱情保镖, 可万万没想到,他还要提防亲妈挖墙脚。 【PS:本文主打轻松治愈,女主人间清醒,男主男德标兵,没有渣爹事儿妈,极品少,不撒狗血。】

米白·连载中·28.7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36.3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30万字

独占偏宠:陆医生他蓄谋已久

机缘巧合之下,唐苏发现她曾经暗恋的高冷男神就住对门, 八年了,他根本不记得她,唐苏只好把小心思收敛起来,装不认识。 每次见面,她都中规中矩地喊他陆医生。 …… 某一天,陆寒在午休,唐苏溜进了他办公室。 值班护士惊坐起,冲着唐苏一边喊“站住”一边跟了过去。 等护士赶到,唐苏坐在椅子上,伸腿勾了下陆寒的腿,撒娇:“陆医生,我腿疼,你给看看?” 陆寒退后一步,转头对护士说:“你先出去,我会处理。” 护士点头,还体贴地帮他们关上门,心里却在嘀咕,这都不知道是第几个对陆寒投怀送抱的女人了,每一个都是哭着出来的。 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开了。 护士抬眼看去,唐苏果然红着眼圈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护士了然一笑,暗道唐苏不自量力。 随后,陆寒匆匆从办公室里追出来。 径直掠过护士,一把捞住唐苏的腰,把她打横抱起,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唐苏低声哄道:“不是让你等我一会儿,腿疼还自己乱走什么?” …… 婚后,陆医生外出开会,手术支援,带薪学习,终日不着家,打电话都没人接,唐苏俨然成了一个新婚弃妇。 她在她的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写上:守活寡。 然后—— 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陆医生回来了。 没多久,她把抖音账号的个人介绍上改成:求放过。

格子虫·连载中·109万字

相亲后,她成了顶级豪门

季书暖被未婚夫劈腿,妹妹背叛!在她人生低谷时出了车祸。 她心如死灰,抓住肇事者要求负责!想让他和自己相个亲,谁料对方居然是京城太子爷薄景承…… 破罐子摔碎的她,莫名挤进了顶级豪门。 想象中的算计和陷害,根本不存在!她在豪门成了团宠。 前未婚夫回头求复合,下秒被破产。 妹妹试图陷害她,下秒被绑架打断腿。 父母想道德绑架,被藏獒追着咬了九条街,差点嘎。 “我这个女强人绝不认输,我,要,离,婚。“季书暖胆战心惊的想跑。 下秒,她被男人堵在门口。 “老婆,乖!我不逼你生孩子,我只想要个名份。“薄景承哑声说道。 京圈人尽皆知,太子爷霸道宠妻,仅为了名份……

紫牡丹·连载中·20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