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缠吻

春潮缠吻

千山一两风

现代言情/连载中

12.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1-3023:48:12
目睹男友劈腿的那天,大雨倾盆而下,放肆冲刷着整座城市。 简欢单薄的身形在雨中摇摇欲坠,一柄黑色的大伞撑过她头顶,替她遮住了满身风雨。 “他也值得你哭?” 简欢一抬头,就看见了裴寻。 他如神祗一般撑伞而来,面上君子如玉,从容矜贵。 但简欢后来才知道,他斯文清隽的面容下是怎样一副黑心肠。 …… 简欢从没想过会招惹到裴寻。他是贵不可攀的顶级世家继承人,是圈子里最不能得罪的存在,恋慕他的人不计其数。 她以为裴寻只是一时兴起,所以后来先提了分开。 “……分手?” 裴寻笑,骨节分明的手一点点禁锢住她的腰,“我亲手抢来的开始,你要让我结束?” 可后来。 向来运筹帷幄,从容矜贵的裴家太子爷也会紧紧攥住简欢的手腕,垂着眼眸低声问她,“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留在我身边?”

1、撑腰

简欢演出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后台的储物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解锁。

【抱歉欢欢,我晚上临时要开会,来不及来看你演出了。】

【会议刚结束,我过来接你。】

【大概四十分钟后到。】

简欢抬眸看了一眼屏幕右上角的时间,最后两条消息差不多是半个小时前发的,周瑾尘应该快到剧院门口了。

眼底微不可察的失落瞬间消散。

旁边正在换衣服的师姐见状,歪头凑过来看了一眼,笑道。

“欢欢,你男朋友还真是争分夺秒都要过来接你,生怕少一分钟跟你相处的时间。”

“他最近工作有点忙。”

简欢一边把自己的包拿出来,一边关上柜门,淡笑应道,“那我就先走了,老师如果问起,学姐帮我跟老师说一声。”

“行。”

学姐侧过头看她还笑着打趣了一句,“我到时候就说,那被他当做眼珠子捧的宝贝徒弟,丢下他跟男朋友走了。”

简欢眉眼弯弯的笑了下,装作没听到提着自己的琵琶包就走了。

走廊上。

简欢给周瑾尘回完消息,收起手机,刚抬头——

咚的一声。

前面休息室的门突然从里面被推开,完全来不及后退一步的简欢,猝不及防的一头撞在门板上。

钝痛感瞬间从额头袭来,疼得简欢直抽气。

“你突然站在这里干嘛!”

里面推门的人似乎也没想到会撞到人,但脱口而出的不是道歉,而是先占于谁声音大谁就有理的骄横。

尤其是在看到简欢的那张脸,也知道她就是在刚刚在台上最惹眼的那个人时。

女人心底的不爽感瞬间飙升,全都把责任推到了简欢身上,“走路不知道看路,门不撞你撞谁!”

简欢原本就是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疼的,突然被这么一撞,一双干净漂亮的眼睛里瞬间砸出点生理性的眼泪。

点点晶莹好似要掉下来,但又始终留在泛红的眼眶中。

简欢单手捂着自己被撞到的额头,猜测应该是被撞红了,停了几秒,稍稍忍受了那股疼意过后。

她才将手放下,抬眸看向站在她面前一身大牌的女人,淡淡静静的叙述着一个事实,“是你突然推开的门。”

“那又怎么样。”

女人的声音无端的低了几分,但仍旧是一副理直气壮的语气,“难不成这点磕磕碰碰,还要我赔偿你医药费?”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

休息室里传来动静。

随后女人转头看到什么,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再开口时,语气变得又娇又软,跟刚刚娇纵蛮横的她判若两人。

“裴先生。”

简欢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从休息室里间走出几个人,为首的人一身黑色定制西装。

明亮的璀璨灯光下,男人身姿挺拔,给人一种尊贵不染纤尘的淡漠疏离感,混着他身上若有若无透出来的恣肆散漫,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斯文清冷贵公子。

他正微微侧头,听着跟在身后的剧院领导说着什么。

侧脸轮廓棱角分明,鼻梁高挺,清隽而耀眼。

刚好是在简欢抬眸看过去的那瞬间,男人似有所触,抬眸散漫的看了过来。

室内璀璨明亮的灯光,室外昏暗幽长的走廊,分立于黑白两界的朦胧光影似在那瞬间交叠,然后相融。

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裴寻散漫的视线停在简欢已经泛红的额头上时,微顿。

下一瞬。

目光深幽。

明明他眼底没有任何情绪的波澜,简欢背脊却莫名凉了一瞬。像是雪落深潭。

视线交汇的下一秒,简欢就有些不适的移开了视线。

“怎么回事?”

低沉冷淡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不知道她突然经过,门撞上她纯属于意外……”

听见裴寻问话,女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回道。

但还没等她说完,裴寻薄凉冷冽的声音就直接打断了她:

“道歉了?”

女人明显一怔,甚至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不由得想要确认般的重复问了一遍,“道歉?”

“您让我跟她道歉?凭什么,我都说了我又不知道她会突然经过……”

顶着男人漆黑无澜的目光,女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甚至她整个身体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身上细小到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绒毛也一根根的战栗了起来。

裴寻。

京市裴家唯一的继承人。

裴氏繁荣了近两百年,到现在已经是整个K国最大的财阀巨头。手上掌控着K国大部分的经济命脉,财富不计其数,权势更是通天。

说裴寻是太子爷也丝毫不为过。

只是被他目光淡淡的看着,就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女人也是靠着自家爷爷那老一辈的交情,才能站在这跟裴寻搭几句话。

但即便是这样,女人也是从小在豪门里被骄纵着长大的大小姐,让她因为这件小事跟人道歉……

怎么想都不甘心。

但被裴寻居高临下的目光盯着,女人心里害怕又不得不——

“不用了。”

清冷似雪的声音忽然响起。

简欢没看那女生,而是直接朝裴寻和他身后的乐团领导微微颔首,“也怪我自己不小心,我先离开了。”

裴寻站在那里,黑眸淡淡的看着离他只有几步之远的简欢。

不似刚刚在台上一身白色旗袍手持琵琶清冷似月的模样。因着额头上的泛红和微红的眼眶,现在的她多了几分清纯温软。

裴寻单手插在西服裤兜里的手指,微不可察的轻动了动。

但下一秒。

简欢就已经转身离开。

……

等简欢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后。

裴寻才漫不经心的垂下眼皮,睨了一旁的女人一眼,低沉的声线是一贯的波澜不惊,但莫名让人觉得寒凉。

“以后别在我眼前晃。”

江瑶面色瞬间惨白,张口就要解释,“我……”

裴寻却没再看她一眼,抬步就朝外走。

身后的助理和乐团领导,也跟着一起,适当的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江瑶看着裴寻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想要跟上去,但两个保镖已经抬手拦住了她。

江瑶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裴寻今晚上的行踪,是她费了好大心思才打听到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剧院这种地方,但好不容易被她创造出来的偶遇,就这样被毁了。

再加上被他警告,以后再见到他就更难了。

江瑶心里愤懑不甘的同时,暗骂了好几句。

……

正是演出结束的时候,剧院门口豪车云集,人流涌动。

但简欢还是一眼就看到了正推开车门下车的年轻男人,她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了些许。

“瑾尘!”

离得近了,简欢想也不想的就扑进了周瑾尘怀里。

“抱歉,我来晚了……”

低头在看到简欢额头上的那块红痕时,周瑾尘清润的声音蓦地转了音调,染上了浓浓的担忧,“额头上怎么了?”

简欢从他怀里抬起头,漂亮的眼睛眸色清亮,“没事,就是不小心撞到了。”

“我看看。”

周瑾尘一手熟练的接过她手里黑色的琵琶包,一手轻轻拂开她额头上的碎发,细细查看,“撞门上还是墙上了?走路玩手机?”

简欢抱着周瑾尘不说话,脑袋朝他怀里轻蹭了蹭,想要躲开他的检查,声音小小的,“还不是为了回你消息,都怪你……”

周瑾尘低头,看着她难得孩子气的行为,不由得笑了笑,“是,都怪我,我应该直接打电话给你,不该发消息。”

“先上车,我送你回去。”

周瑾尘摸了摸简欢的脑袋,随后替她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给她系好安全带之后,周瑾尘才关上车门从另一边上车。

很快。

银色的奥迪汇入拥堵的车流中。

……

“裴先生?”

国家剧院门口站了一行人,因着为首那人停下了脚步,所有人也跟着停了下来。

有剧院高层顺着裴寻的目光看去,自然也将一袭白裙的少女扑进年轻男人怀里的那一幕收入眼底。

……

ps:男主不是好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明撩暗宠

秦珅时是秦氏企业CEO,眼光独到,手段狠辣,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企业家,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梦中情人。 唯独顾鸢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从小哭到大的小软包,是一击就碎的小可怜。 也是她顾鸢放在心尖,暗恋多年的唯一。 她爱他的聪慧过人创造商界不灭神话,也怜惜他孑然一身眉间冷寂。 这一次回来,作为总秘的她狠狠的把身为总裁的他逼到墙角:“秦珅时,除了我,你别无选择。” * 被逼到墙角的秦珅时—— “顾鸢,你一直都是我的单项选择。” 除了你,从来没人走进过我心里。 * 双向暗恋/青梅竹马/破镜重圆

特辣鸡肉米粉·连载中·21.1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昼夜撩惹

简宓是天生的妖精,骄纵撩人,堪称尤物。 被渣男背叛,她转身就找上了渣男小叔 在外人面前,简宓就像是一朵娇柔的温室花朵,温柔缱绻,贤淑文静。 只有邢峥知道,她虚伪,贪婪,披着一张极度美艳嚣张的皮囊,蛊惑人心。 . 简宓知道自己是个疯子,未达目的,可以不折手段,包括让邢峥对自己上瘾。 可是她却不知道,邢峥也是个疯子。 他是天生的凶神,无情无欲,玩弄人心的权术家。 他孤傲地坐在椅子上,操控着面前的棋盘,而所有人都是他手中棋子。 等到简宓想要逃离的时候,却发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编织出缜密结实的蛛网,将她牢牢捕获。

鹿闻笛·连载中·21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连载中·47.2万字

野欲,诱他失控

一场算计,苏淼淼不得不跟京圈残疾佛子闪婚。 开始,她把这一切当游戏,想看佛子失控,拉高岭之花下神坛。 一次次的诱哄,清冷佛子依旧不染尘欲。 察觉到自己失控,她想抽身远离这场游戏。 再醒来,脚上多了一条银色长链。 清冷佛子虔诚俯身,轻吻她的脚背。 “淼淼,别走。” 那一刻,苏淼淼才知道。 在那样高洁清冷的佛子面具下,掩藏的是怎样偏执病娇的欲望。

水墨烟雨·连载中·14.7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22.8万字

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

父亲枉死,公司被夺,岑璇一回国看到的却是未婚夫订婚的新闻。 她在泥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把雨伞挡在了她头顶。 雨雾之中车灯模糊,面前的男人清冷矜贵,宛若天降。 男人微凉的手指握住她的腕骨,将缀着檀香流苏的雨伞递到了她手中。 次日,江淮市引爆新闻话题热搜的,是大佬沈霁渊的婚事。 江淮新贵沈霁渊,生了一张艳杀四方的面容。 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商场之上狠辣无比,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这样的人,从来都是皑皑山上雪,一碰便是蚀骨寒心的痛。 对于两人的关系,岑璇的回答也是十分直白。 我图权,他贪色,等价交换而已。 一年时间,岑璇借风而起,风光无俩。 等到那个传说中男人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归来,她离开的干脆利落。 “谢谢沈先生的照顾,按照婚前协议,我们的婚姻关系解除。” 下一秒,她满怀期待的眸中映射出男人清冷俊美的眉眼。 他伸手,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女孩精致的锁骨,绕到其后稳稳地控住了她。 嗓音低沉性感,如同深夜旖旎之时在她耳边的诱哄之声一般。 垂眸之间,透着不容置否的掌控。 “阿璇乖,别闹……” 你是我年少不可得的暖风,温柔过境,经久不散…… 【美艳女玉雕师VS商界大佬】 新的人设新的故事,却依旧刻骨铭心

悠哉依然·连载中·28.2万字

订婚夜,我成了死对头的心尖宠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十二锦鲤·连载中·90.9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都说温迎是朵带刺玫瑰,却甘愿在港城太子爷面前拔下一身刺。 她喜欢太子爷十年,一夕,却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 京圈名流之首傅砚楼,腕上常年戴佛珠,克己复礼、温润如玉,却无人知晓他玩起暗恋,深情藏骨。 一开始他遗憾,“她所求的不是我。” 她祈求与别的男人圆满,他也只希望她平安罢了,多的哪敢奢求。 后来他开始贪心,一路从港城追到海德堡再到柏林,最终盼得她回眸,“傅砚楼,你要不要娶我呢?” 之后一场盛大婚礼轰动全国,温迎嫁给情窦初开的人。 婚后,温迎踏入傅家小苑,在画集里发现他的手写情书,一年一封,十封,在最后一封信封背面上多出一行字:十年,得偿所愿 后来的后来,她在他斥巨资为她独建的宫殿独舞,曾一舞名动港城的小公主腰肢软软婀娜坠入他怀中,一身媚骨,叫男人全乱了心跳。 温润如玉京圈太子爷X港城娇艳玫瑰小公主

岁莳·连载中·3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