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撩惹

昼夜撩惹

鹿闻笛

现代言情/连载中

2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22:37:33
简宓是天生的妖精,骄纵撩人,堪称尤物。 被渣男背叛,她转身就找上了渣男小叔 在外人面前,简宓就像是一朵娇柔的温室花朵,温柔缱绻,贤淑文静。 只有邢峥知道,她虚伪,贪婪,披着一张极度美艳嚣张的皮囊,蛊惑人心。 . 简宓知道自己是个疯子,未达目的,可以不折手段,包括让邢峥对自己上瘾。 可是她却不知道,邢峥也是个疯子。 他是天生的凶神,无情无欲,玩弄人心的权术家。 他孤傲地坐在椅子上,操控着面前的棋盘,而所有人都是他手中棋子。 等到简宓想要逃离的时候,却发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编织出缜密结实的蛛网,将她牢牢捕获。

第1章:你弄疼我了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简宓就把邢峥骗上了床。

她是天生的妖精,坐在床上,赤着娇嫩的玉足顺着男人的小腿一路往上,动作勾人。

“大家都说,小叔是天生的凶神,年少时期就能捅自己亲爹一刀,被人绑架,还能砍了绑匪两根手指头自己回来,小叔现在这么看着我,我害怕。”

邢峥一把抓过她的脚踝,把人拖到自己身下,目光带着凶狠,“既然如此,还敢来招惹我?”

简宓笑了,伸手抓住了男人的领带一点一点地往自己这边拽,“我只是想试试,小叔是不是真如传闻中那样,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一个词,简宓一字一顿,妩媚撩人。

男人深戾的狭眸微微眯起,俯身咬住了那一张一合的红唇。

邢峥的吻没什么技巧可言,很快简宓的嘴里便出现一股铁锈味。

疼痛让简宓忍不住拧起了好看的眉,她缓缓睁开眼睛,推开身上的邢峥,伸手轻轻抹了一下红唇。

刚刚被咬破的唇角的血渍被她当作了口脂涂抹在了红唇上,竟然有种别样的风情。

“小叔是不是不会,要不要我教你?”

简宓的眼睛里带着攻击性的媚感,红唇妖冶,让人忍不住想要看到她哭着求饶的样子。

邢峥不耐地扯了扯领带,眸色深沉,夹带着岩浆般的烈火。

翻云覆雨间,两个人的衣服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男人山壑般的后背已经覆盖着一层薄汗,简宓呼吸微喘,明明刚刚还嫌弃男人的吻,此时却还想索吻。

突然间,床头传来一阵敲墙的声音。

“咚咚咚!”

伴随着一声男人的咒骂,“他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邢峥敛眸看她,眼底带着玩味,“挺会玩,开个房都要紧挨着你男友的房间。”

简宓脸上丝毫不带一丝畏惧,嫣然一笑,举手投足间万般风情绕眉梢,“他喜欢带人来这些隔音差的小酒店彰显自己的能力,我不过是迎合他的喜好罢了。”

邢峥眸子里的冰冷一闪而逝,毫不客气地再次开始征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邢峥毫无留恋地才起身,丝毫没有多看简宓一眼。

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狗男人。

简宓撑起身体,朝着邢峥靠近,转瞬间低头,狠狠一口咬在了他的锁骨上。

牙尖锋利。

邢峥的锁骨上登时出现一个深深的牙印,还泛着些许深红血珠。

简宓缓笑,唇瓣凑上去,轻轻地吻上那个牙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邢峥颈项间。

她用指尖稍稍拂上邢峥的心口,“小叔,疼么?”

男人沉默。

简宓撒娇,“可你刚刚弄疼我了呢。”

唇瓣下的牙印开始缓缓渗血,她稍稍探出舌尖,轻舔了一下,“我的男人,就得在身上留下我的印记。”

邢峥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毫不客气地推开她,起身,“我嫌脏。”

简宓轻嗤一声,“小叔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邢峥突然俯身,锁住她的双手,她的手腕纤细,仿佛轻轻一用力就能折断。

简宓,有着一张让人心跳加速的脸蛋,一双眼睛满是无辜,魅而自知。

可是邢峥知道,她不是简单的小白兔。

她虚伪,贪财,甚至狂妄,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偏偏这种颇有手段的女人,正是邢峥最厌恶的。

“敢利用我,不怕我断了你的手脚?”

简宓眨了眨眸子,仿佛就像是一只极度被容易哄骗的漂亮羔羊,微微歪着脑袋,假装听不懂对方话里的威胁意味,“比起邢子胥,我更喜欢小叔,不可以吗?”

邢峥笑了,手上却坏心眼的用了力。

简宓皱起好看的眉,清冷而透彻的脸上因为发疼而带上了几分破碎感,可是这样并不能激起多少的怜惜,只想着将她更加彻底的摧毁。

“小叔,疼~”

女人娇滴滴的喊疼,可是眼波流转,天生魅骨,喊的人心痒痒。

邢峥的眸子又暗了几分,下一秒,简宓直接被丢到了床上,男人再次欺身而下,毫无温柔可言。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明撩暗宠

秦珅时是秦氏企业CEO,眼光独到,手段狠辣,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企业家,令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梦中情人。 唯独顾鸢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从小哭到大的小软包,是一击就碎的小可怜。 也是她顾鸢放在心尖,暗恋多年的唯一。 她爱他的聪慧过人创造商界不灭神话,也怜惜他孑然一身眉间冷寂。 这一次回来,作为总秘的她狠狠的把身为总裁的他逼到墙角:“秦珅时,除了我,你别无选择。” * 被逼到墙角的秦珅时—— “顾鸢,你一直都是我的单项选择。” 除了你,从来没人走进过我心里。 * 双向暗恋/青梅竹马/破镜重圆

特辣鸡肉米粉·连载中·21.1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连载中·60.1万字

嫁权贵:三爷野性难驯

沈绣婉知道傅金城不爱她。 留洋十年的他擅长西方医学和机械物理,桀骜不驯讲究自由恋爱,可她却是家族为他包办的新娘、旧时代最保守的闺秀。 为了讨好傅金城,沈绣婉换下旗袍烫起卷发,却被他视作不伦不类;放下诗书学习英语,却被他嫌弃丢人现眼;就连她最引以为傲的刺绣,也被他贬为封建王朝的裹脚布。 她流产的那夜,他正一掷千金包下燕京大饭店,为他那位刚从海外离婚归来的白月光庆祝生日。 沈绣婉心灰意冷主动离婚,七年婚姻潦草收场。 …… 傅金城以为自己终于得偿所愿,却在她消失之后丢了魂,他发现她保护的金石古董很有历史价值,她精通的苏绣是艺术瑰宝,她喜欢的昆曲不比西方戏剧逊色,而她坚韧、独立、好学,早已如丁香花般生长在他的心底深处。 傅金城远赴江南,发现沈绣婉把沈家绣馆经营得很好,还发现她身穿旗袍笑靥如花,正在男人的陪伴下挑选戒指。 她宣布再婚的那天,傅金城旧疾发作进了医院。 后来,他终于低下骄傲矜贵的头,红着眼睛哄她:“婉婉,求你……”

风吹小白菜·连载中·28.6万字

野欲,诱他失控

一场算计,苏淼淼不得不跟京圈残疾佛子闪婚。 开始,她把这一切当游戏,想看佛子失控,拉高岭之花下神坛。 一次次的诱哄,清冷佛子依旧不染尘欲。 察觉到自己失控,她想抽身远离这场游戏。 再醒来,脚上多了一条银色长链。 清冷佛子虔诚俯身,轻吻她的脚背。 “淼淼,别走。” 那一刻,苏淼淼才知道。 在那样高洁清冷的佛子面具下,掩藏的是怎样偏执病娇的欲望。

水墨烟雨·连载中·14.7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22.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连载中·47.2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连载中·104万字

潮热细腰

姜氏千金,高嫁陆氏掌门人。 看似一场集团联姻,不过是笼络高门权贵的工具。 在姜昭眼里,深情一文不值,婚姻随时可以牺牲,只为了给死掉的亲人报仇。 裴望第一次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想要一个人。 纵使千疮百孔,被人唾弃。 她高坐神坛,不可高攀。 他偏要折了她的气节,甘愿做她冲锋陷阵的勇士,和她玉石俱焚。

月雾笙箫·完结·55.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