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

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

悠哉依然

现代言情/连载中

50.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621:44:05
父亲枉死,公司被夺,岑璇一回国看到的却是未婚夫订婚的新闻。 她在泥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把雨伞挡在了她头顶。 雨雾之中车灯模糊,面前的男人清冷矜贵,宛若天降。 男人微凉的手指握住她的腕骨,将缀着檀香流苏的雨伞递到了她手中。 次日,江淮市引爆新闻话题热搜的,是大佬沈霁渊的婚事。 江淮新贵沈霁渊,生了一张艳杀四方的面容。 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商场之上狠辣无比,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这样的人,从来都是皑皑山上雪,一碰便是蚀骨寒心的痛。 对于两人的关系,岑璇的回答也是十分直白。 我图权,他贪色,等价交换而已。 一年时间,岑璇借风而起,风光无俩。 等到那个传说中男人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归来,她离开的干脆利落。 “谢谢沈先生的照顾,按照婚前协议,我们的婚姻关系解除。” 下一秒,她满怀期待的眸中映射出男人清冷俊美的眉眼。 他伸手,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女孩精致的锁骨,绕到其后稳稳地控住了她。 嗓音低沉性感,如同深夜旖旎之时在她耳边的诱哄之声一般。 垂眸之间,透着不容置否的掌控。 “阿璇乖,别闹……” 你是我年少不可得的暖风,温柔过境,经久不散…… 【美艳女玉雕师VS商界大佬】 新的人设新的故事,却依旧刻骨铭心

01轰动江淮的订婚宴

江淮市,万里无云阳光明媚。

市中心最为豪华的酒店之内,早晨从世界各地空运过来的鲜花陆陆续续的开始摆满整个大厅。

皇朝宫,拥有整个K国最大最豪华的城堡宴会厅。

这里举办过不少名流权贵的生日晚宴和订婚宴。

想要在这里举办宴会,不光要有财力,更是要有权力。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身着华服的宾客开始进场。

人多的地方,自然谈论是非的声音也就不会少。

“我还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岑家要低调一段时间,没想到这才一个月,岑二小姐就宣布订婚了。”

“我怎么听说一开始和温家订下婚约的可不是岑瑶,是大房的岑璇。”

一听到这个名字,几人不约而同停下了讨论。

一个月前,岑家掌权者岑清慕自杀,岑氏这个屹立了百年的老牌子摇摇欲坠。

岑清慕的女儿从国外回来之后,更是直接一把火烧了自己父亲的灵堂。

没多久就传出岑清慕的女儿精神失常被送出江淮调养的消息。

如今岑氏大房没落,被打压了多年的二房崛起。

东旭集团的少东家曾经是岑璇的未婚夫又能怎么样,豪门联姻最不需要考虑的就是感情。

“我之前可是不止一次看到温祈安出国看望岑璇的消息,要是岑清慕不出事的话,这两人也是的郎才女貌。”

“你别乱说话,一会儿让人听到了不好。”

宾客讨论的声音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穿着白色小礼服的女人耳朵里。

下一秒人就到了二十七楼的专属化妆间内。

三四名造型师化妆师簇拥之下的女孩子,穿着鱼尾长裙,笑容恬静美好。

注意到好友进门之后的情绪波动,岑瑶不紧不慢的对着镜子整理衣服开口。

“怎么了你这是。”

方琳夏咋咋呼呼的开口,“外面的人说的话太难听了,都说你抢了岑璇的未婚夫!”

几个化妆师也被她这话说的愣了愣。

岑瑶倒是丝毫没有在意,从化妆师递来的盒子里选中了今天要戴的项链。

“你就为了这个这么着急?”

方琳夏走到好友面前,蹲下身给她整理裙摆。

“你是不知道那些话说的多不好听。”

岑瑶看着镜子里意气风发的自己,单手叉腰转了个圈,“我美吗?”

方琳夏不明所以的点头,“美。”

“外面的人也会夸我,甚至如今在拿我和岑璇做对比的时候,也依旧能够将我抬高,可事实上,我真的比岑璇长得好看吗。”

方琳夏不说话了。

岑璇的相貌,在江淮市的确是找不出比她更加扛打的。

“就算我长得不如她,从前什么都不如她,可现在,她的未婚夫是我的人,从前那个玉雕灵手现在不过是个拿不起刻刀的废物,你觉得这么一对比,我和她,到底谁赢了?”

方琳夏看着岑瑶嚣张的笑容,她当然清楚如今岑瑶在等一个彻底将岑璇踩在脚下的机会。

“可你就不怕她真的出现了,到时候温祈安他……”

方琳夏的话在岑瑶满是冷意的视线之中停顿。

“现在我爸才是岑家的当家人,岑璇如今不过是丧家之犬,该怎么选,他清清楚楚。”

门外有人敲门提醒时间到了。

方琳夏接收到岑瑶的视线,笑着走了出去。

岑瑶说的对,今天这场合,岑璇出现,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这样大的笑话,她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

源自顶级施坦威的琴声悠扬,宴会的主角挽着手游走于宾客之间,接受来自所有人的祝福。

东旭集团的少东家温祈安和百年岑家之女岑瑶的订婚宴势必要霸占整个江淮近一个月的头版头条。

岑氏新任董事长岑清越同夫人一起接待宾客。

新官上任,过来结交攀谈的人不在少数。

高达两米的订婚蛋糕,配合订婚宴如梦似幻的主题,奢华至极。

岑瑶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和温祈安一起握住了绑着丝带的蛋糕刀。

“这就切蛋糕了?不等我?”

一道轻灵的女声传来。

簇拥在蛋糕前的众人纷纷回眸看去,仿中古世纪的拱形门下面,站着一个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孩子。

方琳夏看清来人,脸上笑容加深。

自取其辱的人这不就来了。

岑璇的出场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熟悉岑家的人都认得出来,这是岑家大小姐。

从前岑老爷子时常带在身边的那个小姑娘。

也是一个月前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父亲灵堂的人。

岑瑶松开了握着刀的手,提着裙摆笑着迎了上去。

“我等了你好久,还以为阿璇不打算来了。”

岑璇低头,看着她握住自己的手。

“你订婚,我当然要来了。”

温祈安将蛋糕刀放到了一旁侍应生手中的托盘上,慢悠悠的下了台阶走到了岑璇面前。

一束阳光斜着透过半面墙高的玻璃打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岑璇身上。

阳光下她的五官精致,皮肤几乎是吹弹可破的状态。

身材玲珑有致,这样的相貌身材,无论什么样的礼服穿在她身上都不会跌份。

而岑瑶的个子不算高,五官算不上是精致,只胜在皮肤偏白胸部饱满。

但是这么一对比便是立下高见。

“来了就入座吧,瑶瑶一直等着你呢。”

岑璇从温祈安的眼中读出了隐约的压迫和威胁。

四周也都是等着看好戏的人,前任和现任的火葬场。

岑璇这气势摆明了是来砸场子的啊。

岑璇眼眸环顾四周,素手往后勾了勾发丝。

“你们继续,不用在意我,不过蛋糕切好了别忘了给我尝尝。”

她说着就那么直接在第一排的位置落座了。

一直等着她情绪崩溃的岑瑶微微皱眉,看了眼一旁的方琳夏。

从小到大,岑瑶是最了解岑璇性格的。

岑璇这人,从来不知道忍气吞声这四个字怎么写。

她也是笃定了这一点,才让今天负责值守的保镖悄无声息的将她放出来。

就等着她过来闹腾。

可是这人安静的,让岑瑶觉得反常。

“想什么呢,祈安叫你半天了。”方琳夏一把握住岑瑶的手让她回过神来。

岑清越夫妇相携而来,看清楚坐在前方的人之后,岑清越的面色阴沉了几分。

“人是怎么出来的?”

白婳也被吓了一跳,人被送到南山精神病院之后她安排了保镖二十四小时看着不说。

每天按时按量的给岑璇注射迷药,那地方围的跟铁桶一样。

这人是怎么出来的?!

“让人来把她弄出去。”岑清越低声吩咐身后的助理。

这场合,岑家丢不起这人。

岑璇要是真的闹起来,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隐婚厚爱:傅总,今天离婚吗?

沈非晚和傅时筵因为一夜荒唐被迫结婚。 婚后三年,沈非晚活得像个小三。 直到傅时筵的白月光回国,沈非晚表示这样的日子她没法过了! 于是在傅时筵对白月光嘘寒问暖之际,她“伤心”点了十个男模陪她喝酒作乐。 某人不情愿了,将她抵触在墙角,“沈非晚,你当我死了吗?” “守活寡跟丧偶有什么区别?” “……” 倒是。 去父留子,也不是不可以! 离婚后的沈非晚一心事业,风生水起。 她直播间坐拥千万粉丝,成为全球最顶级珠宝设计师,赚钱赚到手抽筋,拿奖拿到手发软。 一次接受记者提问,“听说你前夫现在满世界追着找你复婚?” 她气定神闲地回答,“我算过命了。” “他不适合你?” “他影响我财运。” 粉丝:让他去死! 傅时筵:?

恩很宅·连载中·114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以婚为局

【京圈痞坏三少VS落魄千金】 沈潮汐第一次见商江寒: 她被亲生父亲逐出家门,他弯道超车被困车内。 一双纤白细手拨开众人,一眼便看到商江寒被压到变形的俊脸。 众人惶恐,想尽各种办法营救,却不抵沈潮汐角度刁钻一脚破门。 —— 商江寒再见沈潮汐: 上京顶级会所,沈潮汐一身过于宽松迪卡伦保洁制服,被京圈几位纨绔挤进走廊角落,身后是只隔金属围栏的二十米地面。 商江寒双手插兜,嘴角衔烟,冷眸静观,等着对方开口求救。 拍手间,沈潮汐手起脚落让一众纨绔滚地哀嚎! —— 商江寒与沈潮汐再次见面: 京大附属医院走廊里,满眼素白。 外婆病情恶化无力救治,面前是白纸黑字冷冰冰的放弃救治同意书,莹白细腻的手指握着黑笔在上面一笔一划写下名字。 商江寒走近,手起纸碎。 人我救、钱我出、你归我! —— 数年后, 斜阳西落,商江寒背靠车门,看着妻子一脸委屈,甩着纤细的胳膊跟他抱怨:“你儿子必须减肥,我胳膊都酸了!” 商江寒勾唇浅笑将人捞入怀中轻哄,心绪百转,庆幸这样的沈潮汐只属他一人所有! 甜宠/双洁,放心入坑!

纯纯十一·连载中·20.8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24.5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37.5万字

暗里着迷:席总又被小撩精偷吻了

席砚琛是只手遮天的商界传奇,俊美如斯,杀伐决断,也是裴月未婚夫的七叔。人人都说,裴月见了席砚琛,就像老鼠见了猫。但男人却在外放肆宣扬,“她才不怕我,她说要养我的时候,嚣张的很。”裴月是怕过他,因他们的身份,为他们的周身围上了的囚笼.没人知道,她其实与他初见时,就对他暗里着迷,并野心滋生——她要夺走他的心。【禁欲疯批上司VS戏精妩媚美人,双洁,甜宠救赎。】

高贵狂野·连载中·99.3万字

别得罪!她是肖爷图来的小祖宗

洛云烟因要接管家业必须结婚,对古代穿来的她而已,娃娃亲没什么接受不了的,不过是表面夫妻,各自安好就是。 但是本该只有相敬如宾的婚姻生活好像与她想的不太一样,她后悔了! 洛云烟:说好的相敬如宾不相睹,你是不是管得太多。 肖晨:公平起见,你也可以管我,我不介意。 洛云烟:不好意思,我介意。 肖晨:肖太太,我们肖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洛云烟:……你图啥? 肖晨:很明显,图你! 洛云烟,古风造型师,兼职古风歌手,擅中医,出身老派世家,因某些原因,一直孤身在外漂泊。 肖晨,御风集团太子爷,掌管御风影视帝国。 小剧场 待续……

莫西凡·连载中·46.4万字

她是玫瑰最绝色

高冷禁欲撩不动的贵公子&媚色入骨声名狼藉大小姐强强 主角:沈满知/秦宴风 对秦沈两家联姻的幕后原因,众人心照不宣。 周围人都说他有个绝色倾城的未婚妻 只是她声名狼藉,人人唾弃。 直到在沈家第一次见到这人,他才知她为何担得起这样极端的评价。 就好像他别墅后山遍地的玫瑰,盛开时慕名而来的人都流连忘返,衰败时因枯枝荆棘无数无人愿意打理。 于是他也想看看这人的衰败。 一开始只是试探, 他淡漠高傲,“沈大小姐若能说服沈家取消婚约,最好不过。” 到后来, 他慢慢的从不耐烦到习惯了到处去找人,“秦太太莫不是忘了,例行的夫妻生活?” 直到最后, 他遍体鳞伤的赶到她身边舍不得放手,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说着情话,声音暗哑,“花园的玫瑰开了,我来带你回家……”

侈眠·连载中·52.9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5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