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家生子的诰命之路

林朝卿

古代言情/已完结

60.6万字

完结于2024-05-2516:06:45
简介

种田

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姜时宜消极怠工,得过且过,拿着一等丫鬟的月钱却不想做事,每天等着主子的巨额打赏。 作为一个厨子,姜时宜煎炒烹炸,样样精通,从练摊开始,开自助餐,甜品坊,海鲜大酒楼,属于女人的私房菜馆……每天数钱到手软,眼看离她在古代躺平当富婆的日子不远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主子一家被流放边关当了军户,为了报恩,她跟着到了边关又开了小饭馆。 谁又能想到,燕京城千味楼的大掌柜姜时宜,在长城上搬过砖,在边关种过地,在城楼上打退过鞑子…… 一品诰命夫人是吧?咱自己挣!!!

第1章进府

定北侯府。

松鹤堂外。

姜时宜穿着青色比甲与七八个女孩站成两排。

台阶上,一个面容白皙,干净利索的嬷嬷中气十足的说到:“太夫人要见你们,教给你们的规矩都给我记住了……”

早春的风吹起了姜时宜的鬓发与衣角,她想起来临来的时候父亲对她说的话,作为定北侯府的家生奴才,既然被选进了侯府,就精心的伺候主子们,等着可以出府的时候父亲就来接她回家。

可是姜父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少女已经不是她们的女儿,早在五岁的时候,另外一个女孩穿了这具身体,成了他们的女儿,这十多年的相处,他们已经成了真正的一家人。

快十年了,姜时宜感觉到自己无力改变这个社会现状,她是侯府世代的家生奴仆,只有脱了奴籍,成为良家子,自己才能活成她想活成的样子。

姜时宜这样想着,不小心踩了一下前面的女孩。

“你能不能不要踩我?”

前面传来一斥责声。

这是和她一个庄子上的海棠,来侯府的这几个月,所有丫鬟都在一起受嬷嬷教导,她总是对姜时宜充满了恶意。

海棠的父亲是庄子上的管事,母亲周妈妈是侯夫人的陪房,在府里有些体面,所以海棠娇蛮任性,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东次间的临窗大炕上,太夫人张氏穿了件石青色缂丝蝶纹褙子,姜黄色综裙,歪在墨绿色引枕上看着手里的名册。

炕边的黄花梨圈椅是上坐着一位穿着大红蝙蝠纹缂丝褙子、月白马面裙,梳着牡丹髻的美妇人。

正是定北侯夫人小张氏。

“湛哥儿院子里该添几个得力的人了。”

“全凭母亲定夺。”张氏鹅蛋脸,柳叶眉,身材纤秾合度,完全看不出育有两对子女的人,看着只有三十出头。

众所周知,侯夫人小张氏和太夫人张氏都出自于英国公府,两个人既是婆媳,又是姑侄,二十年来婆媳之间从未有过龃龉,是京城的贵妇圈的清流。

“你呀真是个不操心的!”太夫人说。

侯夫人笑了笑:“有娘操心就好了。”

“等我以后不在了,还为你操心吗?”

“看娘说的,娘一定长命百岁!”

一席话说得屋里面人都笑起来。

“你呀你,都四个孩子了,还说这样的话,不怕你的儿媳妇笑话!”

几个女孩鱼贯而入,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姜时宜站在后面,她不敢乱看,只盯着脚下的枝叶繁复地毯。

太夫人看着这几个女孩点点头,正准备开口。

院子里传来一个声音:“祖母……”

陆湛人未到,先叫了祖母。

姜时宜只觉得自己身边一阵风刮过,只看到一段蓝色的衣角和绣着云纹的黑靴。

“孙儿见过祖母,母亲,给祖母请安。”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太夫人笑眯眯的问。

陆湛规规矩矩站着,眼睛并不向四周看,“孙儿今天早上读完书,想到祖母就过来看您,不知道祖母这里忙着,请祖母见谅。”

海棠抬头偷偷看了一眼,陆湛一身蓝色锦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身姿挺拔,心不由得跳起来。

周妈妈一个眼风扫过来,她赶紧低下头。

陆湛拱拱手,“既然祖母和母亲有事,孙儿先告退了。”

说着就目不斜视走出去。

陆湛走出去的时候,海棠又往后看了一眼。

周妈妈看见了,则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太夫人看着名册,突然问到:“原先府里赶马车的姜克俭,他女儿是哪个?”

姜时宜赶紧站了出来,“姜克俭正是家父。”

“哦,你是姜克俭的女儿,过来让我看看。”

姜时宜走上前抬起头。

“果然是个标致的女孩,那一年你哥哥才十几岁,在府上当差,跟着大爷出去替他挡了一刀。老侯爷那时候说过府里要是有了空缺,姜家的人优先补上来,可是那时候你年龄还小,哎!一晃十年过去了!”

太夫人叹息道。

“今年多大了?”

“十四岁。”

“可曾认得字?”

姜时宜四岁的时候,母亲就手把手教她认识了很多字。但是现在她不能说,“认识百十个字。”

太夫人听了有点满意,向身边的大丫鬟玲珑使了个眼色。

玲珑手里捧着一个荷包,笑嘻嘻的走过来,声音如泉水一般动听,“太夫人赏给你的,快拿着吧!”

这是一只秀的很精美的荷包,沉甸甸的。

姜时宜双手接过,向太夫人叩谢。

太夫人又说到,“就安排到湛哥儿院子里面,给二等的俸例吧!剩下这几个丫鬟你看着安排吧。”

侯夫人点点头。

进了怀璧院,姜时宜和清欢,丹青,海棠四个人被安排了新的住处。

二等丫鬟是四个人一间屋子,很不幸,姜时宜又和海棠分在一起。

三等丫鬟大雪和小雪围过来,姜时宜打开了那个荷包,心不由的“通通通”跳了起来。

荷包里有两个金花生。三四个银元宝,还有几颗金瓜子,各个拇指大小,非常精致。一看就是年节里府里的夫人们赏给孩子的压岁钱。

姜时宜攥住荷包,弟弟的学费,父亲的医药费都有了下落。

海棠恨恨的看了一眼,自己受母亲关照才是二等,姜时宜一来就是二等,太夫人还给了荷包。

侯府后面有一条街,街里外面住着侯府世代家奴。

周妈妈在这里有一个小院子。

周妈妈在自己的家里。打扮的一点都不像奴才,穿了大红色的褙子,头上插着金钗。还有两个穿粉色比甲的小丫鬟伺候喝水吃饭。

“今天哥儿过来你乱看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周妈妈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不高兴的女儿,“太夫人最讨厌没有规矩,还有,既然当了差,就不要老是回来。”

海棠也不想当奴婢,可是那一年在庄子上,见到陆湛的第一眼,就再也忘不了,可是她这样的身份,那是痴心妄想,只有在陆湛身边,才会有所图谋。

“我最讨厌那个姜时宜,不管做什么,她总是压我一头。”

周妈妈使了个眼色,两个小丫鬟就退下了。

“我给你说过的你都忘记了吗?湛哥年龄也不小了。屋里也该添人了。若是哥儿对你有意,那是你的造化,以后若能有个一男半女提了姨娘,那可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呀!你不要总是盯着眼前。”

海棠笑了,“那你把她弄到别处去,别放到二爷院子里。”

“你总是这样沉不住气,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是更好办!”

周妈妈自然是有打算的。

陆湛院子里现在有两个一等丫鬟,玉簪是太夫人给的,紫苏是侯夫人给的,紫苏是自己人,只要自己插手,姜时宜就不会进房里去。

在周妈妈的运作下,海棠进来书房伺候,紫苏和几个丫鬟排挤她,姜时宜根本进不了陆湛房里。

姜时宜的任务就是打扫院子。她喜欢这个工作,只要在陆湛起来之前打扫完院子,她就无事可做了。

姜时宜没有很大的野心,老老实实当差,到了年龄回家,这就是她的目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嫁寒门

香,能安定人心,亦能伤人于无形,如同世间万物皆有两面。 秦荽前世在嫁给老男人后,又不幸沦为乐妓,遇见竹马时,他是意气风发的状元郎,而她正用他赞叹过的琴音为他们助兴。 重来一次,秦荽决定嫁给竹马的小叔萧辰煜,走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前世的仇,她也不愿意就此罢休。 前世制香,是修身养性,打发漫长的后宅日子,今生调香,却能让她拥有财富、权势。以前她的事由不得她做主,重活一次,选什么夫婿,走什么路,她要自己定。

玖月禾·连载中·96万字

咸鱼主母爱吃瓜

【宫斗宅斗+互换人生+轻松搞笑+空间商城】 吏部侍郎两个女儿双双重生。 嫡长女温清婉知书达理,温婉端庄,琴棋书画样样拔尖,从小她的行为举止出一丁点错都会打手板。 温侍郎小妾生下女儿就归了西,侍郎把白月光的那份偏爱全部转移到他们的女儿身上,取名明珠,宠得如珠如宝。 温明珠从小就是上京城的万人迷,就连皇子们都喜欢她,侍郎府的庶女做不了太子妃。 太子跪求个侧妃位给她,可她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等赐婚圣旨下来她逃婚了。 为了温家上百口人命,温侍郎逼迫嫡长女替嫁。 帝后见温家嫡女替嫁也乐见其成,可太子却从此恨上了温清婉,从不宠幸她。 温清婉克已复礼,孝敬长辈,纵是太子待她冰冷如铁,她也对他掏心掏肺,事必躬亲力行,熬死了太子妃,太子登基后封她为后。 而温明珠逃婚嫁给护国公府世子,成亲后发现世子是妈宝男,任由老夫人和表妹磨蹉她。 有太子和父兄撑腰她轻松合离,再嫁丞相府嫡次子却发现是变态……最后嫁进落魄侯府还没蹦达就被家暴致死。 五年五嫁的她死不瞑目。 再睁眼,她觉得世上只有太子好,不逃婚了,还要求她爹把嫡姐嫁给最差的家暴男。 几年后太子贬为庶人她跟着流落街头,嫡姐却成了万户侯。

呆川傻流·连载中·49万字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乱世孤女,苟命日常

一朝穿成陌生王朝京都侯府里一表八千里的投亲小孤女,住的是下人房,缸里没有一粒粮,兜比脸干净,啥啥都得靠府里小姨夫妻苦接济,李瑶光觉得自己的穿生就是一大写的杯具。 好不容易靠着金手指小有余财了,结果晴天霹雳一声响,胡狄破关南下,彼时偌大的京都空荡荡,皇帝老儿早就带着他的老婆臣子们跑光光。 乱世逼临之际,李瑶光为苟小命,不得不撸起袖子,给系统空间囤满金银财宝布盐粮,拉上断腿的姨夫,带上柔弱的小姨,背上年幼的小表弟,开始了这乱世飘摇中的惊险大逃亡。

我若为书·连载中·29.9万字

长姐掌家日常

穿成县令嫡长女,爹怂娘死弟还小,小妾庶女少不了,十一岁就要学着管家理事,奈何人多钱少总操劳,原以为开局是宅斗情节,好在老爹有鉴茶之眼,妹妹们也乖巧可爱,冉青竹表示,这也还成,只要解决了这缺钱的困难,咱家也算是和谐向前。可惜总有人想要打她家的主意,这个侯爷世子,那个公府嫡子的,你们这是欺负我爹官小啊,老爹咱不怕,女儿助你上青云,别人靠老公,咱就靠老爹!

细雨淼淼·连载中·59.8万字

被休后,庶女成了状元夫人

末世杀神楚瑾瑾一夜醒来,穿越到古代,成了个没啥地位的庶女。 庶女就庶女吧。 楚瑾瑾本打算躺平,没想到,成亲第一天就被休了。 父亲还被土匪劫持。 楚瑾瑾拎着大砍刀先救父,再收拾渣男,顺带救了未来的状元。 然后,成了状元夫人。

张小蹦·完结·39.4万字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 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 不怕……不怕…… 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起,油条烧饼配豆浆、芝麻团子八宝粥,还嫌咱花样少?煎饼果子小笼包、生煎豆腐脑,口袋饼羊肉泡漠走起……寻棉弹被松江布……油坊酒庐杂货铺……平乱抓匪…… 赚不完……根本赚不完…… 左手拿锅,右手拿铲,最是人间烟火色,超级繁华大京都,小女子来啦!

冰河时代·连载中·53.6万字

宫变后,小医女带着太子去种田

宫中发生政变,小医女林惜柔带着小太监李慎,逃到一处穷山村里避祸隐居。两人隐瞒身份装成小夫妻,过起了没(鸡)羞(飞)没(狗)臊(跳)的对食生活。 行医,种田,教书,本以为可以安稳度日平静过完一生,但林惜柔渐渐发现,身边的小太监是个假太监! 其野心不仅要她,还要整个天下。 喂喂喂,说好的小太监呢?为什么成了真太子? 可她只想种田啊!

泠泠十三弦·完结·42.2万字

在古代做个小县官

论在古代做个小县官是什么感受? 架空/种田/基建/无CP 孟长青穿越古代,为保家产,自幼女扮男装。 又因殴打太子得罪后妃,被发配至最北地做个小官。 皇帝因为不得不做的处罚,愧疚到难以入眠。 孟长青却高兴到连夜收拾东西,天不亮就出了京。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在京都当了十三年孙子,总算解放了! 从今以后她孟长青自由了! 她要到北山县做个土皇帝! 但是在马车进到县城的那一刻,她傻了。 什么情况? 这里到底是县城还是流民聚集地? 百姓饿到吃土、冻死大半。 她无奈暂放做土皇帝的念头,一点点给她治下的百姓搜罗东西。 带他们种红薯,教他们建土炕,慢慢将他们拉到温饱线。

好酸的杨梅·连载中·5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