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旖旎

失控旖旎

肆媚

现代言情/连载中

18.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0220:08:33
霍执徐放荡不羁爱自由,却突然被召唤回国。 不出一周,圈中就流出霍二公子与黎家继承人联姻的消息。 听闻是黎大小姐亲自挑中的霍执徐。 “我记得黎小姐是与我大哥有婚约。” 哪想看着文静的女孩浅浅一笑:“左右不过是霍黎两家的姻亲,我更钟意你。” 都没见过几次面,傻子才会信她的鬼话。 黎鹿岑将事先拟好的协议递过去。 “我们两家关系向来亲近,你目前应当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三个月后,若你有其他选择,我会主动解除婚约,双方父母由我来解释。” “......” 就在霍执徐真要相信黎鹿岑对他一见钟情时,猛然发现她电脑上的一份文档。 他的名字赫然出现在首页,后面是其他男人的名字。 霍执徐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她这是古代皇帝选妃呢? —— 霍二少以为只要忍耐三个月,就能摆脱黎鹿岑。 第一周,太黏人,烦。 第五周,她在忙什么? 第十周,黎鹿岑,领证吗? —— 婚后,霍执徐对于名单一事耿耿于怀,多次在床榻之间幼稚地确认。 “为什么挑中了我?” “喜欢你啊。” “说实话。” 黎鹿岑哭笑不得。 霍执徐大概是不记得,很多年前,落日余晖下,她带着哭腔。 “哥哥,我学不会,我好笨。” “你不笨,哥哥教你,我们一直骑到你会为止。”

第一章被召回国

西班牙白色海岸,霍执徐刚热完身脱掉上衣,沟壑分明的六块腹肌,人鱼线往令人遐想的地方隐去。小麦色肌肤因为细汗在阳光下泛着性感的光泽。

他过来勘察了一周,正准备挑战无保护自由攀岩。

是一条5.10线路,对于专业攀岩爱好者来说是入门级别,但对于业余爱好者几乎是最高境界。

更何况,霍执徐选择的是无保护自由攀岩。

意味着仅靠双手攀登,不用任何工具,甚至没有绳索保护。

实在是不要命的行为。

G市四大豪门之一霍家大房的二公子,千亿资产的继承人。稍有任何闪失,对于霍家而言都是重创。

霍家二公子不要命的称呼在响彻圈内,什么运动极限就玩什么。可即便这样,这个挑战着实没必要。

在英朋友跟着来到西班牙,因知晓霍执徐说一不二的性子,不敢出言相劝,只是偷偷给霍家大公子霍执臻通风报信。

于是,霍执徐刚欲开启挑战,旁边好友举着手机跑了过来。

霍执徐眉头一皱,看都看没手机一眼,仿佛知道对方是谁。

“李二。”

声音很沉,是发火的预兆。

李贽不管不顾塞到男人手里。

“霍大哥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不定是家里有急事。你快接啊,徐阿姨半个月前不是还做了个小手术吗?”

搬出了母亲,霍执徐没办法置之不理,伸手拿过手机。

李贽暗自松了口气。

只见霍执徐眉头拧得越紧,应了几声,开始往回走。

“你安排机票。”

李贽瞪大了双眼,没有想到这一通电话不仅成功阻止了霍执徐,竟然还能够让他立马回国。

还得是霍大哥。

霍执徐跟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歉意,一边穿上衣服一边对李贽说。

“开车去机场。”

其他好友见霍执徐突然离开,围过来想问什么情况,却被李贽挥手示意散开。

霍执徐的表情不太好看。

路上,李贽小心翼翼地问。

“真是徐姨身体的事?”

除了这个,他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理由。

“我倒希望是诓我。”

霍执徐这人格外不羁爱自由,好在有霍执臻顶着,这才没有毕业就被要求回国。要说国内有什么留恋的,就只有家人了。

无论是真是假,霍执臻用上了母亲,霍执徐没有理由不回去。

飞了将近十八个小时,到G市是下午两点,霍家的司机早在机场等着。

车子却没有直接往霍家庄园开去,而是就近去了霍家名下酒店。

“二少爷,夫人让您先行洗漱一番。”

霍太太出身名门,极其讲究。以往霍执徐从国外回来进家门之前都需要换身衣服,这一次直接让他在酒店洗漱后再回去。

看来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霍执徐脑中那根紧绷的弦松开。

“张叔,最近我妈在忙些什么?”

“夫人在为二少爷准备惊喜。”

霍执徐眉头一挑。

快速洗了澡,看着床上准备着的衣服,嘴角有些抽搐。

一整套黑色西服,还有一个领结。

他妈虽然讲究,但还没有古板到这程度。

霍执徐边穿衣服边给霍执臻打过去电话。

不等对面出声。

“说吧,费尽心思把我骗回来,到底有什么阴谋。”

霍执臻站在露台往屋里看了一眼,两家人其乐融融交流着,被他母亲亲切握着双手的女孩脸上是得体的笑。

“当然是...给我最亲爱的弟弟一个惊喜。”

霍执臻的性子稳重,极少开玩笑,也就只有在霍执徐面前稍显活泛。

但最亲爱这三个字还是让霍执徐有些恶心。

“公司、股份还是哪块地皮?”

“原来你喜欢这些?”

霍执徐系扣子的动作顿住,转过头盯着床上的领结,嘴角沉了下去,太阳穴开始发胀发痛。

他冷笑。

“跟我玩这一出?”

以母亲的名义让他马不停蹄回来,还让他回家之前在酒店洗漱,准备了这么一套能参加晚宴的衣服。

霍执徐要是还想不出他们动的是什么心思,就白长这么大了。

他来了气,手上一用力,刚穿好的衬衫被他撕开,纽扣蹦跶在地上。

听到声音,霍执臻轻笑。

“温馨提示,医生说妈妈不能够动气,你也知道的,她最讲究礼仪,你还有三十分钟。”

霍执徐猛地将手机往床上扔,床垫很软,直接弹到了地上。

啪嗒一声。

霍执臻挂断电话进了屋子。

霍太太徐臻茵看向他。

“执徐还有半个小时到。”

黎鹿岑略微低头,垂下双眼。

在外人看来俨然是害羞了。

霍执徐啊,上次见还是在英国的聚会上。

是她精心挑选的一见钟情的地点。

霍太太显然对他们在英国的相遇很感兴趣,打探着那天聚会的事情。

黎鹿岑已经极限发挥她的能力将她与霍执徐之间几乎没有的交流丰富得很真实,再多一点,那就是说谎了。

她良心不安。

也担心被戳穿。

好在霍太太没问得很细致。

三十分钟后,门口传来动静。

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霍执徐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走了进来。

他没有戴领结,衬衫换成了黑色的休闲T,很服帖,走路间印出胸肌轮廓,头发像是随意地抓了几下。

不凌乱,反而有几分肆意的帅气。

很符合霍执徐这个人。

他穿着西装,也不会拘束他如烈阳般的不羁。

黎鹿岑抬眸,就这么看着走进来的男人。

母亲问,为什么在霍家中放弃霍执臻而是选择了霍执徐。

她回答得很肤浅。

相比较于霍执臻,她更喜欢霍执徐这样张扬炙热的长相与个性。

霍执徐在看到穿着一身白色小香风套装的女孩时,脚步一顿。

毫无疑问,他认出了黎鹿岑。

男人眼里头一次出现了震惊,看向双手抱胸站着的霍执臻。

霍黎两家关系不错他是知道,也明白很有可能两家联姻。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前些年说的是霍执臻与黎家大小姐的婚约吧?

他甚至还记得当年霍执臻被安排过去接黎大小姐放学。

很好,移花接木。

他成了那个倒霉鬼。

熟悉霍执徐的人已经知道他心情不愉了,在常规的寒暄后,霍执臻提议让两个年轻人单独待一会。

两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在后花园踱步。

等远离了众人的视线,霍执徐终究是失了风度。

抬手用指背顶了一下额角,烦躁的表情很明显。

“我记得黎小姐是与我大哥有婚约?”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婚后溺爱

施漫和商聿沉是商业联姻。 他们见面不超过十次,更别提所谓的感情,彼此皆认为能相敬如宾一生,便足矣。 直到,施漫磕坏脑袋。 磕坏脑袋导致记忆错乱的施漫,误以为自己是各类剧本的女主。 第一次,她是爱而不得的替身。 她虚弱躺在病床上,泪眼婆娑看着准备离开的商聿沉:“阿沉,你又要去找她了吗?没关系……你去吧,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商聿沉:“??” 第二次,她是贪慕虚荣的真千金。 第三次,她是为情断尾的狐狸精。 …… 施漫恢复记忆那天,正拿着卧底特工剧本,准备将商聿沉的手脚捆起来。 却见,她记忆中古板无趣、不解风情的商聿沉,俯身掐住她的腰。 他若即若离浅触那张嫣红的唇,眸光晦暗不明:“老婆,怎么不继续了?” 【先婚后爱/甜牙齿/双C】 【娇矜美人x闷骚大佬】

难赴星河·连载中·25.2万字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想翻译你的心声

【破镜重圆+双强双学霸+双向奔赴+天之骄子+救赎向+前期校园后期都市职场】 清冷美艳翻译官and天才痴情检察官 (主都市,前期校园篇不会太长) 沈钦年被宋云暮偷亲后,意外发现他们竟然是双向暗恋. 并打算第二天和宋云暮表白,谁知道宋云暮不辞而别了. 这一离开就是三年后。 宋云暮也没想到离开三年,再次与沈钦年重逢时竟然是在法庭上。 宋云暮会想起自己做过的事,对他避之不及。 某天晚上,华都检察院最不近女色的沈检将出了名的清冷美艳的宋翻译官堵在门口。 宋云暮闻着他一身酒气,红着脸捂着嘴:“你喝酒了?” 他眼角泛红,弯腰轻吻宋云暮的手背,痞笑着说:“嗯,那你讨厌吗?” 宋云暮脑子一片空白,吞吞吐吐地说:“你…你醉了…” 沈钦年越发靠近她,手握住她的手腕,眼底的笑意更深:“…不讨厌就好。” *排雷:1.女主心理方面有点问题(抑郁症+焦虑症) 2.女主原生家庭有问题,父母一些处事教育方面存在问题 ps:作者本人并非专业学法的,本文就当架空的小说世界来看,有些私设不要过多纠结这些,主要看文愉快就好.

秋慕星·完结·20.2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22.8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连载中·47.6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连载中·104万字

夫人纨绔,沈总他超爱

父亲枉死,公司被夺,岑璇一回国看到的却是未婚夫订婚的新闻。 她在泥水里苦苦挣扎的时候,一把雨伞挡在了她头顶。 雨雾之中车灯模糊,面前的男人清冷矜贵,宛若天降。 男人微凉的手指握住她的腕骨,将缀着檀香流苏的雨伞递到了她手中。 次日,江淮市引爆新闻话题热搜的,是大佬沈霁渊的婚事。 江淮新贵沈霁渊,生了一张艳杀四方的面容。 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商场之上狠辣无比,指尖轻点便是地动山摇。 这样的人,从来都是皑皑山上雪,一碰便是蚀骨寒心的痛。 对于两人的关系,岑璇的回答也是十分直白。 我图权,他贪色,等价交换而已。 一年时间,岑璇借风而起,风光无俩。 等到那个传说中男人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归来,她离开的干脆利落。 “谢谢沈先生的照顾,按照婚前协议,我们的婚姻关系解除。” 下一秒,她满怀期待的眸中映射出男人清冷俊美的眉眼。 他伸手,微凉的指尖轻轻抚过女孩精致的锁骨,绕到其后稳稳地控住了她。 嗓音低沉性感,如同深夜旖旎之时在她耳边的诱哄之声一般。 垂眸之间,透着不容置否的掌控。 “阿璇乖,别闹……” 你是我年少不可得的暖风,温柔过境,经久不散…… 【美艳女玉雕师VS商界大佬】 新的人设新的故事,却依旧刻骨铭心

悠哉依然·连载中·28.2万字

炙婚久骄

【貌美人娇小仙女X闷骚醋精资本家】 【娱乐圈+隐婚+甜宠+双洁+1V1】 结婚半年,秦蔓意外得知霍砚迟心底住着一个她永远都无法匹及的白月光,摆烂的人生里从此多了一个志向。 ——和霍砚迟离婚。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反正她不当! 霍总表示:霍家祖训,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 作为歌红人不红的过气小透明,秦蔓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热搜不是因为歌和专辑,而是被狗仔拍到进出某高档奢华的别墅小区,暗指自己傍大款。 她抽了抽嘴角,翻个白眼发了条微博:“大款,求傍@霍砚迟。” 几分钟后,某大款转发微博回道:“嗯,霍太太随便傍。” 网友们瞬间炸开了锅,直到某一日网友挖出了霍砚迟的微博小号,他对秦蔓的蓄谋已久才得见天日。 蔓越莓备忘录:她明媚动人,爱使小性子,喜欢吃有关草莓的所有东西,她不喜欢下雨天,不喜欢吃香菜,不喜欢粉色,不喜欢营业,有三大志向:躺平摆烂,有花不完的钱,和我白头到老,我永远臣服于她,忠诚于她。 秦蔓恍惚,小丑竟是自己。 他心底的那个白月光以前是她,现在是她,将来也只会是她。

槿郗·连载中·62.9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都说温迎是朵带刺玫瑰,却甘愿在港城太子爷面前拔下一身刺。 她喜欢太子爷十年,一夕,却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 京圈名流之首傅砚楼,腕上常年戴佛珠,克己复礼、温润如玉,却无人知晓他玩起暗恋,深情藏骨。 一开始他遗憾,“她所求的不是我。” 她祈求与别的男人圆满,他也只希望她平安罢了,多的哪敢奢求。 后来他开始贪心,一路从港城追到海德堡再到柏林,最终盼得她回眸,“傅砚楼,你要不要娶我呢?” 之后一场盛大婚礼轰动全国,温迎嫁给情窦初开的人。 婚后,温迎踏入傅家小苑,在画集里发现他的手写情书,一年一封,十封,在最后一封信封背面上多出一行字:十年,得偿所愿 后来的后来,她在他斥巨资为她独建的宫殿独舞,曾一舞名动港城的小公主腰肢软软婀娜坠入他怀中,一身媚骨,叫男人全乱了心跳。 温润如玉京圈太子爷X港城娇艳玫瑰小公主

岁莳·连载中·3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