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高门娇宠

重生之高门娇宠

龙鲲大人

古代言情/连载中

36.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1623:58:01
简介

架空

大婚当日,一场大火让她看清了这个荒谬的世界,新房内的她被大火席卷化为灰烬之时,她看到了门外站着的新婚丈夫一脸得意,所谓不爱,就是亲眼看着你死。 她不恨,只是有些惋惜,自己这一生为君,为父,为民,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临了却落得如此下场。 朝堂之上的波云诡谲,她虽身不由己却亦牵涉其中,如果必然要行此路,那她就要做这搅弄风云之人。

第1章大婚之死

红绸满挂的新房内,花辞镜安安稳稳的坐在床边,尽管心中忐忑,却也只是紧紧攥住了裙角。

外面热热闹闹的吵嚷声和静谧的新房产生了鲜明的对比,门口花辞镜的贴身侍女金桂和丹桂在门口守着,久没有等到新郎,心中也不免生出了不满。

丹桂伸了伸头看向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却没有一个往新房这边来,撅起嘴道:“怎么回事?小姐都等了多长时间了?也该拜堂了吧。”

金桂到底是年长一些,比较稳得住,略带安慰的拍了拍丹桂的手背:“小声些,别吵到了小姐,看时间也快了吧。”

“可这天色……”丹桂后面的话不忍继续说下去,开始进入王府的时候,还是黄昏,眼下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

金桂明白丹桂的意思,若有所思的抬头看天,这吉时怕是早过了。

她和丹桂不是没想过去主院问问究竟,却在院门口就被拦了回来,说襄王马上就到。

她想着也是,她家小姐嫁过来是做襄王妃的,王府也不敢怠慢,更何况她家小姐还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小姐,父兄皆在朝中,姑母还是皇上的元后,虽已经去世,但留下的一子乃是东宫太子。

王府内四处张灯结彩,火红的灯笼挂满了整个院落,很是喜庆。

有风吹来,灯笼内摇曳的烛火忽闪忽闪的,险些灭掉。

“起风了,咱们进去陪着小姐吧。”

金桂拉着丹桂,二人推开门进了屋里。

主仆三人在床边说着话,突然听得后窗扑通一声轻响,像是有什么重物落地。

丹桂起身:“奴婢去看看。”

随着丹桂往后窗走去,花辞镜和金桂也住了声,等着丹桂回来。

不过片刻丹桂就从后窗跑了回来,惊慌的面色上满是错愕。

“窗下……窗下地上躺了一个死人!”

二人听后皆是一惊,大喜的日子里,怎么在喜房里出现死人了?

花辞镜回想方才的声响,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这事儿怕是有蹊跷。

还没来得及细细思量如何处置那具尸体,花辞镜鼻翼微微抽动,她好似闻到了焦糊的味道。

站起身来要去查看,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手脚都仿佛被抽走了力气。

看了一眼身上束手束脚又华丽繁复的喜服,花辞镜拉住金桂和丹桂,“此事不要声张,去找我父兄,将此间事情禀告,我怀疑……罢了,你们快去吧。”

金桂拉住花辞镜的手,“有丹桂去就可以了,奴婢在这里陪着小姐。”

花辞镜将金桂和丹桂的手放在一起,“若大的王府丹桂怕是会走错路,你们姐妹二人同去,也好照应些。”

不等二人反驳,就被花辞镜打开门推了出去,然后房门再次被关上。

金桂和丹桂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她们能处理的,遵从小姐的话,立刻跑出去找将军和少将军。

花辞镜费力的走到了后窗下,借着跳动的烛火看清了躺在地下的尸体,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惨白的脸色,僵直的手脚,看起来死了有些时候了。

可那张看起来有些俊秀的脸庞让她隐隐有些熟悉。

花辞镜脑中一闪,哦是了,这个人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她曾对他有过赠书之恩,一个穷苦的书生,又怎么会死在王府的新房之内。

而他死在这里,不知又会引起什么样的流言蜚语。

花辞镜不是傻的,但一时之间她还没想通事情的关窍。

火舌忽的就从新房的一角着了起来,因着新房内大量红绸的布置以及点燃的烛火,火势蔓延很快。

浓烟呛得花辞镜不停的咳嗽,她试图寻找一个可以躲避或者逃离的地方,可无论是门还是窗户,火势都已经熊熊燃起,她无处可逃了。

刚才开门时留在手上的滑腻感让她明白,这场大火甚至那个死人,都是有预谋的,不然不可能在门和窗户上涂上火油。

好在她的侍女都跑出去了,只是她,怕是要做这襄王府的鬼了。

可,为什么?

她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向门口走去,火苗从她的喜服下摆开始燃起,一直到遍布她全身。

火蛇舔舐着她的皮肤,疼,很疼,灼热的痛让她心中升起了巨大的绝望和悲伤,可在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同样大红喜服的男子时,明白了。

门在大火的燃烧下已经破烂不堪,摇摇欲坠的横梁以及从内而外的塌陷使得没有任何一个人冲进来救她。

就算能救也不会有人救。

花辞镜动了动嘴唇,无声的吐出了门外那个男子,她的夫君的名字。

沈诏言。

沈诏言冷眼观火,他透过火光仿佛看到了里面那个一身红衣被大火灼烧的女子。

他捏了捏拳头,眼底残存一点的悲悯也消失不见。

别怪他,要怪就怪她生错了人家,嫁错了人。

火势一经发现就是熊熊大火,等金桂和丹桂带着自家将军和少将军赶到时,只剩下一堆的断壁残垣和滚滚浓烟。

“小姐!”

金桂埋头就要往里冲,却被花辞树一把拉住,“我去!”

一团黑黢黢隐隐能看出人形的尸体被花辞树抱在怀里带了出来,美丽的面孔已经全然看不清楚,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的黏在了尸体上,手腕间翠绿的镯子也蒙了一层黑雾。

花应酬高大的身子一抖,险些栽倒,金桂和丹桂伏在尸体上号啕大哭。

天庆二十一年十一月初五,襄王妃于大婚之日,火焚而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侯门弃妇黑化了

前世江阮兮作为侯府夫人,竭尽心力的做一个好儿媳,对婆婆唯命是从,对小姑子有求必应,可她这个正妻过的像是外室都不如。 给渣夫养和别的女人的儿子,养子还不懂感恩,撞到他们一家和乐融融的画面后,活活的气死。 重活一生,既然侯府对她不公,她便颠覆这一切,要渣男贱女和负了她的人付出代价。 顺便发展自己的商业版图,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惹到了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 后来江阮兮被堵在墙上,猩红着眼质问,“兮儿一直不答应我,是因为还想着你的那个前夫嘛?本王哪里比不上他了。”

南边有乔木·连载中·58.6万字

都摆烂了,谁还管那贞节牌坊

重生和离复仇高门嫡女VS狠戾难缠摄政王 她寡居多年,呕心沥血把养子培养成才。 谁知慈母之心竟给了中山狼,最后落个不能善终的地步。 重生后她不再忍耐,怒怼恶婆婆,设计渣夫丢官落难。 最后步步为营收买人心,你既无情,我便休夫。 众人议论她商贾出身,却竟敢得罪高门公府。 苏婉毓冷笑。 和离后她高高在上,让所有人高攀不起。 苏婉毓决定封心锁爱,隐世做个有钱摆烂的废物。 谁知摄政王对她死缠烂打。 她高冷寡淡,他就桀骜不驯,腹黑闷骚。 直到渣男奸佞陷害报仇。 那个纨绔的摄政王竟隐忍多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阿毓,不要委屈自己,你在我在,你不在我亦不独活。”

桑云寄·连载中·14.1万字

重生后,我虐渣奋斗成女帝

前世助他为帝却虐我负我的渣男,踩死! 前世恭敬孝顺却百般挑剔婆母,好好“孝敬”! 前世恶心死人的奇葩亲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女子报仇,两世不晚! 生我养我者父母,爱我敬我者家人,这一世,做自己就好。 什么,皇家内斗致使江山动荡、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看我手握大军,平叛安民,再造乾坤。 …… 作为史上第一个女皇帝,沈青君在二十万黑甲军的拥戴下,对着反对她登临至尊的大臣说:朕称帝,同意的站左侧,反对的站右侧。现在,谁赞成?谁反对? 众大臣言:女子为帝,千古未有!牝鸡司晨,恐有大祸! 沈青君——正打算带上黑甲军物理说服他们! 萧伯雅:带头称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大臣:我们之中有叛徒! 沈青君坐在御座上:萧爱卿拥立之功甚伟,有何需求,尽管道来。 萧伯雅看着皇位上的女帝:陛下,什么都可以吗? 御座上的女帝沉思一下:不可太过! 萧伯雅可怜巴巴:那臣别无所求 (重生双强虐渣权谋)

玉树琼枝作烟萝·完结·49万字

侯爷,夫人她又上吊了

【夺舍重生+先婚后爱+复仇+互相救赎】 她曾为大昭最受宠的七公主,大婚当日,一场宫变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 重生归来,她要让这世界天翻地覆。 …… 君晚宁看着昔日姐妹,眼中全是仇恨。 “你弑父杀兄!助谭家谋反,毁了大昭!你不得好死!” “本公主不日便要嫁与陛下,享皇后之尊。而你就要死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身上不留下一块好肉,究竟是谁不得好死?” 醒来后,她容貌变换,成了和新婚夫君相看两厌的平阳侯夫人沈梦瑶。 而那个杀人凶手,竟变成了她的样子,夺走了她的人生,和她往日的青梅竹马携手,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体会体会登高跌重的滋味吧! 第一步:驯服暴躁侯爷 ——我要你重振侯府,许我地位,做风光无限的侯府夫人。 ——好,我答应你。 第二步:撕开小丑面具 ——我要你做我的坚实后盾,任我颠覆至尊权柄。 ——可以,不难。 第三步:悬壶济世,做逍遥大夫 ——我要隐世,远离喧嚣。 ——(某人急了)带上我。

止归西·连载中·70.1万字

福女当道

果子铺南家大姑娘南书燕居然是瓷商归家大房早年丢失的女儿?不行,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样的好事怎么也不能便宜了她。南老夫人欲想来个偷梁换柱,只是,此南书燕早已不是彼南书燕。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便要讨回前世的债,偿还今世的情...... 归家二老爷让她交出归家的掌家之权。 南书燕:“我发誓,此生绝不外嫁,必将归家技艺发扬光大。” 霍炎:“此女够狠,甚合我意!”

清水如歌·连载中·39.9万字

嫡妹非要换亲?我嫁战王你又哭啥

嫡妹和林语岚一起重生了。这一世,嫡妹一心要嫁那后来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要当未来风光无限、人人尊崇的国公夫人,使坏算计她上了武威侯府的花轿。 上一世声名狼藉的武威侯在成亲后没多久便发生意外双腿残废,变得暴戾蛮横、后又死于大火之中,爵位自然也旁落二房。 嫡妹冷笑,“这长夜漫漫、青灯守寡、让人奚落践踏的滋味,该轮到你了!你一个庶女,凭什么过得比我好?” 殊不料,武威侯成了宠妻狂魔,夫妻恩爱,青云直上。而那位被荣国公府寻回去的长房唯一男丁,却因为长在民间市井,毫无规矩体统、见识教养,粗鄙不堪,闹了无数笑话,让荣国公府也成了笑话,别说风光无限了,连继承爵位的资格都失去了! 嫡妹气疯了,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林语岚淡淡一笑,上一世为了让那不成器的丈夫不遭嫡母厌弃、成为合格的国公府继承人,天知道她费了多少心血,最后落得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表面风光罢了。那人,就是个自私自利、贪婪无耻的白眼狼!那荣国公府,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窝! 这一世嫡妹既然稀罕,那就只管拿去好了。 对她来说,嫁给谁都比嫁给那位强! 没想到这一世老天待她不薄,送了她一个宠妻无度、年轻英俊、富贵无边的夫君!

依依兰兮·连载中·22.3万字

我死后,渣男太子哭倒城墙

(男女主双重生+破镜不重圆+渣夫后悔+病娇温暖男配上位) 前世身为太子妃的崔韫欢为了扶持夫君,脱下罗裙置身涉入边境作战。 十几年的刀剑舔血操劳一声。 太子登基后,等待她的却是一条白伶满满抄斩,只为了给渣男的白月光让路,避免外戚干政。 再次重生后,她绝不做那个贤惠妻,发誓退婚永不往来。 高处不胜寒,宋连奕一生活在利用和权术里。 直到枕边人死在眼前时,他才知何为情爱。 急火攻心吐血而亡,再次睁眼回到过去 他想好好补偿,却看到崔韫欢决绝离去的身影。 绝不原囿!!! 内阁新秀温墨韬励志成为一代贤臣,可冰冷的四周骤然涌入一抹明艳的光亮,他不惜为那箫韫欢付出性命,其实当个佞臣也不错。

南巷茶茶·连载中·17.5万字

重生归来侯府嫡女杀疯了

【真假千金+重生+双洁+悬疑】 前世,侯府真千金谢清漓被假千金一家磋磨虐待、借命惨死。化作鬼魂后借尸还魂、刻苦学艺,扮做婢女默默守护阿娘,渴求得到一丝亲情。但世道不公,想守护的人皆被奸人戕害惨死,她愤怒又无力。 这世,谢清漓重生归来,怯懦小村姑变身疯批大小姐,誓要搅动天下风云,将仇人们踩在脚下! 谢清漓:复仇大业第一步,救下前世早早下线的太子楚云沧,但费心救下后发现他竟是个废柴??? 楚云沧:哼,招惹了孤还想跑?

萧萧羽霖·连载中·14万字

寡嫂为妻,腹黑王爷强取豪夺

【钓系遗孀VS禁欲王爷】 【男女主双洁+HE+宫斗宅斗+佛子+无金手指】 出身寻常的女主被赐婚楚王,世人皆以为是因她生的貌美,软玉撩人。 殊不知大婚当日楚王吐血归天,她也成了皇室人人嫌弃的小寡妇。 贵妃怨恨她克夫,罔顾礼法欲让她陪葬。 为了活下去,她剑走偏锋,故作可怜躲进了当今太子的佛庵。 那夜,她使尽了手段:“殿下,奴只求一隅避安之地。” 那佛子却动了情:“那你看看,本宫的怀里,可行?”

裳落倾枝·连载中·28.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