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康熙柔妃

清穿之康熙柔妃

长相亿

古代言情/连载中

65.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23:52:30
沁柔穿到清朝,于康熙十年入宫,那年她十六岁。 嫔位、妃位、贵妃位,她一步步地爬了上去。

第1章入宫

“这便是承乾宫了。”嬷嬷道。

沁柔抬起头,门匾上正写着承乾门,这便是承乾宫吗?史上孝懿仁皇后的承乾宫,如今还在宫外的孝懿仁皇后的承乾宫。确确实实巍峨大气,恢宏壮观!

沁柔轻轻地笑了笑,而后随着领路的嬷嬷一路走,中间间或遇到一二扫洒的小太监小宫女,直往东去!

“庶妃,到了,”领路的嬷嬷站在房门前,微微侧身,以示恭敬,而开口介绍时,平淡又不失恭敬:“此乃承乾宫东配殿,名为贞顺斋,日后这便是庶妃的寝殿了。”

屋子里的摆放简单,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出无人居住的痕迹。

随着嬷嬷走进门,屋里已然有一宫女二小太监在候着。三人十分规矩,稍稍一见嬷嬷与随其后的少女,便各自低眉敛目行礼。“奴婢/奴才叩见庶妃。”

三人俱是内务府近些日子里,特地拨到贞顺斋伺候纳喇庶妃。或者!换句话说,哪个新入宫的庶妃住在了贞顺斋,就是他们要伺候的人!

一个小宫女,两个小太监。名为小满、福顺和苍子。都是日后要在沁柔身边伺候的人。

“起来吧!”沁柔道。庶妃入宫,是不允许带太多东西的,就一两个包裹,轻车从简,还要经过重重检查,以免夹带了私货入宫。所以沁柔的东西并不多,不过一个皇后派来接她入宫的嬷嬷,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一人拿着一个包裹!也是因她位分低微的缘故。庶妃,连正经妃嫔都算不上。

外加她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饰,简单至极。

“谢庶妃。”一宫女两个小太监谢了礼后,而后才起了身。而后二人又与一旁的嬷嬷行了一礼,“嬷嬷。”宫里宫规森严,行差踏错,恐能大祸临头,因而无不战战兢兢,规循矩步。底层的宫女太监,是见个人就要行礼的。

嬷嬷点点头!她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教导新嫔妃、接新嫔妃入宫,都是极体面的差事,也是不常发生差错的差事,打赏又多,也易结善缘。因而能出头者,要么后台硬、有手段,要么有手腕、心机沉。无论哪一种,总归有心机、有手腕,都不是好惹的。

但也懂得与人为善的道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后宫宠爱,谁知哪一天就落到了哪个妃嫔的身上呢!

但也仅仅是有些许善意,结些许善缘,再多却是没有了!

待行完了礼,宫女小满与小太监福顺、苍子才起了身,沁柔轻声道:“屋里可有茶水,去给嬷嬷与两位公公倒杯茶水喝!”

“是,”那宫女正要应。他们皆是经过内务府培训的,知道今日小主要进宫,旁的不提,茶水必然是备齐了的。

而另外两位小太监则是走到嬷嬷身后的两个小太监跟前,笑呵呵地道:“劳烦二位公公了,包裹便给我们就是。”

嬷嬷则是制止道。

“蒙庶妃厚爱,茶水便不必了,奴婢奉主子娘娘命,接庶妃入宫,如今完成庶妃安然入宫,奴婢要与主子娘娘复命。”

嬷嬷又道:“庶妃才入宫,路上也疲惫了,便好生歇息。皇后慈和,但宫规历来如此,待至昏时,庶妃还要去拜见主子娘娘!”嬷嬷开口提点了一句,也是宫中人尽皆知的事实。

接引嬷嬷固然是个好差事,但也得注意着分寸呢!善因既已种下了,倒也不好再多接触,于她无益,于纳喇庶妃也并无益处。当然,分不清对哪个的害处更大一些!

也不知道这纳喇庶妃能走到哪一步,嬷嬷毕竟在宫里多年,阅事多,眼睛毒,宫里的人事安排,也都有些见解,这贞顺斋里的宫女太监,都不够机灵,有好也有不好!只看放在什么时候了。

“谢嬷嬷提点,还有嬷嬷教养我一场,辛苦了。”沁柔不动声色地看着宫女与太监的一行一止、一举一动,看着都是规矩极好的。有没有二心却是不确定的,也看不出来,毕竟人都是内务府统一调教出来的。沁柔也不着急,只从袖口拿出早已备好的银票,而后交到了嬷嬷的手中。

这都是宫里的规矩,纳喇家虽然不堪了些,但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是懂得的。而沁柔入宫的时候,不光是纳喇氏,亲朋好友也是给了些体己的。若是放在普通女孩儿出阁的时候,那就是添妆。多也好,少也罢,是一份心意,同时,也是默默结一份善缘!因而,沁柔手里还好,现在手里银子还有的。

嬷嬷不动声色地接过,微微笑着,什么话也没说,心领神会,行了一礼:“庶妃收拾着吧!奴婢告退!”这位纳喇庶妃贯来少言寡语,话少,所以瞧着便有些不出众,但也还是懂规矩的。

不过样貌上确实生得出众,看着性子也是个温和不多言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宠了,不过那也不关她的事!

心里这般想着,面上却无甚异色!她退了几步,而后转身走了出去,另两位小太监则随着她身后离去。

“庶妃,”嬷嬷领着两位小太监走了后,宫女便上前来扶了沁柔上前,直至贵妃塌上坐下,而后又退了一步,与两个一道分到承乾宫贞顺斋伺候的小太监一并行了一个大礼。

这是在认主子。

“奴才小满/福顺/苍子,拜见庶妃,庶妃吉祥如意。”

主仆一体,或许人心有向背,但是这两个宫人是内务府拨过来的,是皇后娘娘定的,就连沁柔自己,也是皇后定下住了住贞顺斋的,无论是伺候的宫人也好,沁柔也罢,都没得抉择!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未来还不知如何,日后相处的时日还长着呢!等慢慢相处,看看脾性再看后面吧。所以沁柔也不会故意为难人,能好好相处是最好不过!

沁柔笑了笑,“你三人起来吧!我对你们呢!也没什么要求,都做好各自的事情就是,对我自己也是这样,都好好生活,就是了。”沁柔柔柔和和,先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也是她的真实想法:“你们日后若是有去处,无论什么时候,只管与我说,我这里绝无半分阻拦。这话我先说在这里,只要你们无害我之举,这话永远有效!”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沁柔明白这个道理,她自己不能上进,也不会就此拦了别人的上进之路。阻人前程,比屠人满门还招怨恨!沁柔处事,是明白“万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这一句准则的。

三人此前面色倒是还好,待听到最后,三人俱是一片惶恐惊惧之色:“奴才惶恐,绝对别无二心。”三人赶紧道,生怕哪里被误会了!

沁柔摆摆手,制止三人。“我这话你们记得就好,去收拾吧!”

……“是,”三人心中忐忑,然而瞧着沁柔不欲多说,便按下了心绪,皆柔顺地答道。

沁柔只瞧着三人干净利落地收拾,默默地缓解着身体的疲惫,时辰不早了,一会儿还要一步一步走到坤宁宫,拜见皇后!才算是正式嫔妃,还有得累。也是因为她们这一批庶妃入宫时辰比较晚的缘故。

庶妃入宫时间没个正数,皇后做主,随便定个时辰抬进宫中就是。而且入了宫门之后,便再无坐轿的特权,要一步一个脚印的步入宫中,更是要踩着花盆底,走上两个时辰。

而她们这一批入宫时间晚,休息不了多久,就得去坤宁宫正式拜见皇后,说白了就是妾室入府后拜见主母,否则便算不得有妾室的名分。没有名分,就连侍寝都没有资格。并且还要请安,这是日后的惯例。

不过沁柔神色淡淡,好与不好,她入宫为妃时已有心理准备。

说句实言,入宫为妃也未有不好,左右即便于宫外,也不过是嫁予一贫穷小官之家,要管家理事、要生育三五个子女、还要赚尽银钱、还有可能担心落一句不贤惠、担忧丈夫宠妾灭妻、翻脸无情。

世间女子生存艰难,又何苦要再增一分。

感受着身子的疲惫,妃嫔踏入深宫的第一步,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也不知是不是在这个时候,是否某种寓意就已经蕴含在其中。世界之广,有些时候,难免不叫人生出几分叹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娘驾到:安陵容重生后不想宫斗

深宫多年,安陵容万般不由己,为虎作伥做下无数恶事,双手更是沾满鲜血。 原以为一死万事空,谁知一睁眼竟回到选秀前,为了求一个能自在行走在天地间的身份,她准备充分再次入宫。 安比槐,宠妾灭妻薄情自私,实在不配活在世上! 甄嬛,本欲不再有所牵连,可万不该阻碍她的所求,终身幽禁就行。 沈眉庄,她心有亏欠,事事想着弥补。 皇上,她对他演了一辈子的情根深种。 ...... 后宫风波从不由人,一点细微的变化竟导致原有的结局更为惨烈,安陵容只好化身执棋人,一点点朝目标前行。 新皇登基之时,别人都以为她会享受无上尊荣,却不料安陵容仅一身苏绣一本医书,悄然离宫。 ......

宁梦归·连载中·39.3万字

清穿德妃,娘娘她拿了躺赢剧本

听说慈宁宫里来了个小丫头,样貌不俗手段了得,竟哄得太皇太后娘娘可着心的疼爱,这也就罢了,头一回见康熙爷还往人怀里扑,化身狐媚,偏得专宠。 这还得了!哪家的小妖精竟如此无法无天,直引得后宫怨声连连? 看着挺着大肚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吃第三块小点心的玉琭,康熙爷不信也得信了这谣言,要不是个小妖精托生的,当初怎么就被这兔子似的小丫头给迷了心窍呢? 不一样的大清,不一样的德妃,看娘娘如何躺赢!

乌云无雨·完结·197万字

清穿:宜妃多娇,康熙折腰

新书《宠妃作妖日常》已发,请多多支持! 架空!架空!架空! 身为三十世纪的狐狸精,被断绝化形之路。 一朝穿越,她狐族唯一传承人成为清宫里刚晋封的贵人。 对一直以修炼人形为目标的狐妖来说,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更惊喜的是,碰到一个让狐狸精都流口水的男人,要知道,狐狸精想更进一步就得~~~~ 于是,此间清朝将被这只狐狸精搞的“乌烟瘴气”。 什么?太皇太后觉得她对皇帝影响太大,想弄她,呵,干掉! 什么?乌雅氏有凤命,呵,干掉! 什么?佟佳氏要抱养她的儿子,呵,干掉! 什么?后宫佳丽想夺宠,呵,干掉! 什么?太子看上老九了,还要金屋藏娇,呵,干掉! 什么?老八想把自己儿子当钱袋子,呵,干掉! 什么?皇帝想传位给她儿子,呵~~~ 胤祏:“别呵了,额娘我愿意!” 架空!架空!架空! 考究党误入!!!

城里的村姑·完结·108万字

安陵容重生之金鹧鸪

历经生死,再睁眼,安陵容回到了初到京城的时候。 她本以为,重来一世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后宫尔虞我诈,她凭借着前世的记忆,步步扭转乾坤。 命运笑她无能,她便逆天改命,强行给自己续命。 她携手甄嬛,在这巍巍皇城里杀出一条血路,并列太后之尊,却突然发现,自己仍旧没有挣脱命运枷锁,紫禁城的天依旧四四方方。 原来,世间女子都一样可悲,不是因为后宫纷争,也不是因为帝王偏爱,而是因为这个时代,它本就是个吃人的时代,封建礼教才是枷锁。

南方有只兔·完结·90万字

清穿之四福晋养崽日常

【男女双强+宫斗+甜宠+腹黑崽崽】 宜婳穿越成了孝敬宪皇后,雍正原配嫡妻乌拉那拉氏。 那个前半辈子努力生孩子,后半辈子缅怀弘晖,抑郁而终不得丈夫欢心的大冤种。 好在弘晖刚刚出生,还是个卡哇伊的奶包子。 宜婳:躺平养老不成问题。 敏感多疑的婆母、嚣张争宠的妾室、阳奉阴违的下人,这些在宜婳心里比不上弘晖半根手指头。 宜婳:讨好胤禛不如专心养崽。 *** 胤禛发现福晋变了, 她不再脆弱多思、不再死板无趣、不再捻酸吃醋…… 也不再视爷为天,天天眼睛就知道盯着那个话都不会说的臭小子。 冰山四爷,逐渐沉浸在宜婳温柔的眉眼中:“婳婳,咱们再给弘晖添几个弟弟妹妹吧。” 宜婳:谢邀,婉拒。 *** 我叫弘晖,我是阿玛的嫡长子, 我喜欢看起来冷冰冰,但是总是暗搓搓吃醋的阿玛, 也喜欢笨笨的留鼻涕的弟弟妹妹。 但是我最喜欢的就是亲亲额娘, 她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嘘!这话不能让妹妹听见,她会哭的。

就爱黄花鱼·连载中·21.5万字

穿越红楼之我是王熙凤我怕谁

啊?不是吧?穿越了? 什么?还是穿书? 穿到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红楼梦里,成了悲剧主角王熙凤? 可是,我是谁?我是王熙凤啊…… 我是王熙凤我怕谁? 巧计救下秦可卿与黛玉,智斗王夫人与薛宝钗,挣钱、买地、养崽崽…… 且看换了里子的王熙凤如何挽救大厦将倾的贾府,如何拯救一众如花似玉的女孩,如何扭转乾坤拯救自己,她与贾琏这对青梅竹马的感情又该何去何从……

棠棠棠棠呀·连载中·17万字

清穿:娘娘娇又媚,在后宫杀疯了

【全文架空,含私设!考据党慎入!】 知愉因为做个春梦死了! 死了就算了,还穿越到了清朝。 谨小慎微,好不容易熬到皇帝殡天,升级成了太妃,本以为能躺平享受荣华富贵的日子来了, 没想到却被太后一碗毒药送走了, 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成了雍正后宫刚小产的郭贵人, 偏心狠毒太后?送她去见先帝! 佛口蛇心熹妃?送她去上西天! 上蹿下跳齐妃?送她去进冷宫! 清除一切障碍,却发现皇帝正眼巴巴的看着她, 雍正:朕突然发现,你特别像朕心里一个人! 知愉:不是像,我就是。 摩拳擦掌,雍正是吧? 来来来,咱们算算前世见死不救,甚至暗中推动,以及今生拿本宫当替身的账!

满清第一妃·连载中·26.9万字

重生明兰,这次不留遗憾!

四队人马凑齐,吴大娘子回到场中,亲手点燃线香。铜锣“哐”的一声响,比赛开始。 桂芬和明兰宛如两颗炮仗,嗖地一声发射出膛,鼓起的风把场里的草屑卷得乱飞,其他参赛选手愣了两息才纷纷策马,明兰和桂芬已经赶着球靠近球门。 “盛家小六,你可以阿!”桂芬非常兴奋,她很少遇见能和自己在马上一决高下的女子。 “张大姑娘,承让承让!”明兰也很开心,上一世,她最喜欢的就是和桂芬一起策马。 两人球杆卡着球杆逐力,谁也不让对方碰到球,明兰突然手头一松,顺着桂芬的力道用球杆圆头把球翘飞,正想挥杆击球,桂芬抢先一步打出,场边铜锣再响,唱筹高声道: “蓝队,得一筹!” 桂芬对明兰哈哈笑道:“这就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明兰假作生气:“老道!休要高兴得太早!”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把个球来回来地抢,场上其他人连球的影子都摸不着。 吴大娘子看得大声喝彩,齐衡指着球场瞠目结舌:“她……她……什么时候会骑马了?她不是不会的吗?” 顾廷烨正看得起劲,没搭理她;长枫一边喝酒一边答:“她打小就会,是祖母教的。” 本书立意:弥补剧版明兰的诸多遗憾。

爱吃虾的猫新冬·连载中·48.6万字

皇后娘娘她摆烂了

谁说贵为中宫就是母仪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成为中宫的温含章只想说 就算是贵为中宫也只是一个卑微的打工人 傲娇婆婆惹不起 多疑夫君不敢惹 三宫六院各有各的本事,谁也不能得罪 且看卑微的打工人如何成为一个端水大师

水水青丝·连载中·42.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