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门派打工

全门派打工

袖唐

玄幻言情/连载中

10.1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623:59:06
拔岳摧峰,一刀破万法! ———————————————— 【猛且狂女主×狗但猛男主】 女主,偏群像文,有cp但更像出生入死的好战友,嗑不嗑的上全凭各位本事。 —————— 师玄璎带领刀宗拼搏一辈子,打遍天下无敌手,爬上食物链顶端,结果一闭眼一睁眼直接清零。作为只会花钱的修炼狂魔,没钱压力真的好大QAQ,还是骗个肥羊来薅吧! 师玄璎:好师侄,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我们素未谋面的队友? 江垂星真诚发问:从哪里看出来的? 师玄璎:从他八百灵石一件的玄天衣和一千灵石一把的紫灵竹扇。 江垂星:…… 晏摧:谁能懂镇派之宝一代剑修奇才的高处不胜寒?谁能明白贫穷剑修一块灵石掰几块花的心酸?为减轻师门压力,是时候傍个富婆了。世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就连遇见心仪的富婆都不能崩人设,只能暗暗投以“饿饿,饭饭”的隐晦目光,何其悲凉TAT。 众里寻他千百度,人海茫茫四目相对。 师玄璎:就是他了!命中注定的肥羊。 晏摧:就是她了!命中注定的富婆。 数月后…… 师玄璎:穷批剑修! 晏摧:诈骗批刀修! 若干年后,二人执手相看泪眼,悟到一个人间至理:不可存不劳而获之心,否则易掉进大坑。

楔子

“当年活葬九个,但依吾之力,只能勉力唤醒一灵。”

苍老嘶哑与温润清亮混杂成一道低语声,在死寂的黑暗之中犹如炸雷。

悬在虚空里的血色符文随着声音微晃,似水波散开又聚拢。

“那……”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咚咚——

沉闷震颤鼓动耳膜,犹如站在心脏里听它在胸腔之中跳动。

回话之人像是受了惊,久久未语。

良久,中年男人略显不甘地回道:“那……必然要最强悍的一个。”

话语轻得几乎只有气声,却裹挟着令人心惊的狠戾和贪欲。

“这处符文最密,便是它罢。”

漆黑之中亮起幽微光线,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波纹中探出,按在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之上。

“……巽宫布令,运神归东。擒龙掣电,威盖九重……山雷文通,拔岳摧锋。壬癸雷厌,斩怪擒龙。土雷陈石,伐恶御凶……闻吾令召,速出巽宫……”

咒文在空旷中回荡,光团似萤火飘散,而后融入符咒之中,一股不祥的死亡气息裹挟着与之截然相反的勃勃生机不断涌动,在虚空之中融合成纠缠的阴阳鱼状,血色与绿色渐渐褪去,变成柔和白光。

光之所及处,显露出几乎石化的粗壮似巨蟒的枯树根,而此刻枯木被光芒浸润,不断生出新叶又迅速枯萎,反复轮回。

那只手被符文吸取生命,瞬息之间布满皱纹。纠缠在一起的虬根突然活了,巨蟒缠绞般与光线僵持许久,直到按在符文上的手掌变成森森白骨才轰然散开,露出它裹缠千百年之物。

“成功了!”中年男人声音里透出喜意。

虬根缠绕之下是一个人,绣满金绿相间符文的白色长袍挂在枯瘦伶仃的躯体上,尽管看上去已经无限接近骷髅,但是面容仍依稀可见秀丽。

竟是一名豆蔻年华的少女。

这出乎黑袍人的意料。

他终于得以走入禁地,藏在袖中枯枝一般的左手颤栗不止,“神木御灵,赴吾坛下……”

声音几乎被淹没在轰隆隆的巨响之中。

一束束光线从头顶落下,粉尘在光束中狂舞,中年男人的声音若隐若现似在很远处焦急地催促,“灵师,此处要坍塌了!”

坍塌土木不断坠落,黑袍人像是被某种力量拉扯定在原地,与那悬在半空的少女之间只隔了一臂,隐在黑袍下的眼眸中细细的血管爆开,眼球转瞬染成血红。

轰——

“灵师!”

在惊叫声中,漆黑巨木如利剑轰然插在身侧土地中。

少女霍然睁开双眼,一双黑白分明却毫无神采的双眸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看落在他身畔的光线。

刹那间,黑袍上爆开一蓬蓬血花,喷洒在一旁巨木上,枯木如逢春缓缓探出一片新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逃荒被救,我成了小娘子的外挂

【古言+逃荒+空间+美食+种田+男女双洁】 正逢乱世,裴语冰在逃亡的路上捡到个灰头土脸的男人,在这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男人竟然能从随身小空间里掏出新鲜瓜果蔬菜。 裴语冰厨艺非凡,与男人一拍即合,靠着自己的本事,从路边的小摊贩到人尽皆知的大酒楼,在乱世里救助难民,只坑骗富人的钱,凭着美食打天下。 可是……为何没人告诉她,她捡回来的这个男人竟然是个皇子啊! 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困困婷儿·连载中·8.8万字

论我该如何苟成武林盟主

【第一人称文】 明明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苦命嫡长女齐幼贞! 怎么就摇身一变、变成了江湖里叱咤风云的头号女玩家小老七? 而且听说—— 不光长安城里“最仙君”的那个少年是她的未婚夫, 东市里那个最赚钱的酒楼也是她的产业哩! 她还坐拥小婢万千、日日酒池肉林! 还有! 还有? 她还私铸钱币、贩卖人口! 嘶,我的个乖乖, 你可别瞎说,这可都是要杀头的!

薛定谔的小月牙·连载中·17.2万字

惊悚游戏:这个女鬼是演员

一觉睡醒,林颜发觉外面满是鬼物,她拥有一款能够抽卡的系统。 怀揣着坐拥数十美男的梦想,她开局就因为实力太低被遇见的面具大佬残忍分尸。 而后她的梦想便是宰了那个戴着面具的装13男。 再次见面,林颜自信满满的放出自己抽出来的各个大佬。 顾池笙(又美又疯):想动她?先问问我手中的手术刀答不答应。 柳如雪(满脸疑惑):我看到你内心在说,颜颜好可爱。 柳如月(手拿炸弹):叭叭什么吃我一个手榴弹! …… 面具大佬被她杀死,她看着面具下的人又惊又怒。

听雨朝雪·连载中·16万字

宇宙苍苍

挣扎在阴谋漩涡中少年的日常。 一个关于爱,真诚,勇气的故事。 稀里糊涂失去母星庇佑的普通智人一族,流浪在宇宙中,靠着星球管理组织分派的任务存活,内心还期望着回到母星,而在任务中,他们也渐渐靠近那个目标了。 至于为什么他们没有得到一颗星球重新开始,那是因为,星球管理处有着极其难以处理的卡点。 他们的举动一直在一些存在的监视中。 在乐耳,季法,光昭的昏厥中,他们渐渐窥探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早就准备好的圈套似乎在接踵而至…… 在浩瀚的宇宙中,变故又起……

一个萌萌星星年·连载中·15.3万字

夫君竟是穿越挂!

完颜静前十六年顺风顺水,直到结了个晦气的亲。 一朝家国倾覆、族人亡绝,她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处处仰人鼻息。 本以为这辈子就要囫囵过了,却不料她那开挂一般无所不能的夫君,竟也有重伤失忆的一天。 完颜静扬起唇角,带着三分凉薄、三分讥笑和四分扬眉吐气,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第贰攻略师·连载中·24.3万字

重生:杀穿末日游戏

于最黑暗的噩梦中重生,末日的阴霾再度笼罩 “玩家人数充足,游戏开始。” 未曾见过的规则游戏席卷而来,哦,世界线有变动? 没关系,我也有变动,先把终关boss杀了助兴

与雪坠·连载中·21.6万字

请抽取角色卡

【快穿+反套路】 失忆的宋清音进入了系统局。 面对系统那“抽取角色卡、进入剧本扮演角色、并完成故事”的“盛情邀请”,宋清音悠悠抛出一句: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扮演角色,可以。 坏消息:她不打算按照剧情套路出牌。 - 剧本一:修仙师门,面对即将黑化、开启强取豪夺戏码的徒弟,高危师尊决定瞎搞—— “我的脸老到可以当你奶奶,你总不会对我动歪心思了吧?” —— - 系统局的“幕后黑手”暴露,角色扮演背后的真相浮出,一时讨论声起,喧嚷不息。 宋清音抬了抬眼皮,清下嗓子: “诸位,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若绒·连载中·9.5万字

破怨师

斩情绝爱破怨师,专司红尘事;千载故人旧相识,重逢却不知。

涂山满月·连载中·21.2万字

白篱梦

为亡妻守了九年的东阳侯世子突然续弦了。 看着送回来的小妻子,东阳侯夫人差点气晕过去。 而随着这位小妻子的到来,很多人也被扰乱了清梦。

希行·连载中·1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