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示爱

越界示爱

曲朝

现代言情/连载中

24.2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323:58:24
简介

豪门

云欲晚不慎弄丢温仰之的信,外国管家却信誓旦旦说“那是封情书” 她暗恋温仰之多年,得知是情书后,连夜回国。 怀揣着他也喜欢她的心情,她开始回应。 他在餐桌上一句“坐过来” 她坐到了他穿着西装裤的大腿上。 他新买的别墅装修,她撒娇说不喜欢水晶吊灯。 一段时间后,他的助理却告诉她: 温仰之寄的根本不是情书,而是一张九位数支票,权当她的生日贺礼。 助理笑得疏离:“温董连礼物都懒得买,云小姐怎么会以为温董喜欢你?” — 很久以后,云欲晚羞耻提起这件事。 温仰之没有回答,只是滑动火机砂轮,微小一朵火焰在他俊面上跳动,淡漠难以接近。 他从没说过不是情书, 不是所有人的情书里都是暧昧字句, 至少温仰之不是。 他不干这种廉价又虚伪的事。 知道接近她的男人都为她的钱。 他单纯想告诉她。 她那点钱,他看不上。 — 九位数支票十天过期,等你十年,无休爱意仍混淆我视听。 — 自恋美艳女主x嘴比命硬男主 独立品牌花艺师x意识先驱银行家 主旨:成年人不讲虚的

第一章相拥

温园别墅有一个储藏室,专门放各式种类的酒。

云欲晚从比利时飞回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叫管家开储酒室的门,她要拿一支红酒助眠。

奈何今晚偏偏背时,钥匙磨到快圆了,也打不开这扇复古门。

管家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打开这扇门不可,明明之前她也不爱喝酒。

几乎让家里人都知道家里的门坏了后,云欲晚让佣人一个电话打到温仰之的秘书室,叫他回家开门。

几年不见回一次老宅的温仰之居然真因为这蹩脚的理由回了家。

他当然打得开门,

用拆的方式。

家里的佣人一边将拆下来的复扇杉木推笼门搬走,一边整理地上残破的零件和木屑。

云欲晚仰头,小鹿眼弯弯地看着他。

温仰之没有太多耐心,抬起薄薄的眼皮,伏羲眸浅覆了层薄雪:“这种事,以后不要让人给我打电话。”

他们很久没见面了。

快三年不见,他第一句说的是不要给他打电话。

但让人给他打电话,不是为了一支红酒,只因为他千里迢迢寄的那封情书,想找个理由立刻见到他。

惦记他整整七年,终于等到回应。

哪怕只有她的管家看过那封情书,她没来得及看就丢失了,她也顾不得去找,就连夜飞回中国,整整十五个小时的航程,只为见他一面。

她怕错过机会。

此刻她料想他没有厌恶的意思,应该是太忙。

她抱着一瓶ScreamingEagle,依旧笑眼盈盈:“好。”

她凝视他冷俊的脸,朱唇轻启:“哥哥。”

满室水波灯光一轮轮渡过他清冷面庞,夜色晚风在窗外一层一层荡漾开。

他应是刚刚结束工作,脱了西服外套,穿着马甲和衬衣,收腰的黑色马甲将男人劲瘦笔挺的腰线收拢入西裤,西裤裹着长腿,英气锋利的下颌格外薄情清冷,浓郁的伏羲眸冷淡,成熟得年上感、阅历感扑面,会是小姑娘看一眼便生出倾慕的俊朗深邃,已与她离开时有很大区别。

翌日清晨,难得温仰之留在家中吃早饭。

云欲晚从楼上下来,就见深色紫檀屏风之下,一道沉着颀长的人影静坐。

她有些意外,又忍不住暗自高兴。

他应该是因为她才留在家里吃早饭的。

她坐到温仰之对面,他果然什么也没说,温仰之素来不喜欢别人坐他对面。

但他一直在看财报,没有说话。

安静良久。

云欲晚忽然道:“顶得不够用力。”

温仰之撩起眼皮,眼神依旧是淡的。

他拿着看财报的平板,浮凸的喉结顺着线条清晰的脖颈上下一滑:“什么顶得不够用力?”

云欲晚清亮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大言不惭:“你昨天晚上顶得不够用力。”

她的脸纯真得像山茶,和她说出来的话完全相反。

旁边的管家邓叔都诧异得微微压低头不敢听。

温仰之反而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眼底带了几分蔑视:“昨天晚上吗?”

云欲晚笑眼流波:“是啊,你昨晚拿钥匙开门没用力顶,你再用力点应该能把门捅开,我现在想想应该用力顶一下的。”

温仰之静静看了她片刻,看得她都有点不知所措。

想着虽然他现在喜欢她,也不该和他开这种玩笑。

温仰之不是这样的人。

七年前,温爸领着她在温仰之面前出现的时候,他也是这个表情。

听着温爸说她是故友的女儿,父母意外离世,所以暂时由温家抚养。

一株枝叶横斜的蓑衣枫在他头顶,寒白俊面上疏影摇晃,他的表情看不透喜怒。

温仰之不需要冷脸,就会有如山的摧压感,人皆仰之。

没人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这个突然出现的妹妹。

但当时的云欲晚很怕他,怕到不敢一放学就回家,总要拖到算着他已经进房间了,才回家。

七年后,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她却在和他说这种话,是以前的云欲晚不敢想象的事。

可他遥遥寄了一封情书给她。

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应该会包容她。

果然,温仰之没多说什么,云欲晚想着果然如此,忍不住暗自雀跃。

是真的,他真的喜欢她。

但片刻,她感觉有道如注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抬头,正对上他深邃明灭的视线。

她有些不解。

他的表情依旧看不透喜怒,只是淡声:“长大了。”

那样懒淡的视线。

云欲晚的脸忽然火烧一样地红起来,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都像是火滚落原野,要一路蔓延无边际地燎原。

明明他的表情淡漠。

她不自觉地握紧勺子,脸烫到她觉得大概率脖子耳朵都是红的。

温仰之没多余动作,只是放下平板,薄唇张合:“王妈,收一下。”

王妈赶紧应声:“好。”

管家邓叔倒有些意外,这么冒犯的话,还是从云小姐嘴里说出来的,小温先生竟然没有生气。

温仰之临走前,忽然停了停脚步,声音低沉如青钟:“晚上有客人要过来,穿正式一点。”

云欲晚意识到是在和自己说话,胡乱点了点头,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好。”

门关上的那一刻,云欲晚终于松了一口气。

哪怕现在知道他喜欢自己,这压迫感依旧强得她难以抵抗。

温仰之真喜欢她吗?

只是这么想一想,她都忍不住觉得脸颊又烧起来。

她没有太正式的裙装,临时去南京路逛,约了发小林楚。

林楚蹬着高跟鞋风风火火赶过来,身后助理一手臂的购物袋,戴着口罩墨镜都挡不住八卦的冲动:“快说说你和那个男人昨晚的事。”

一抹可疑的红晕漫上云欲晚的脸颊:“我和他接触,他好像都没什么反应,也没提那封信。”

“他没什么表示吗?”林楚略微诧异。

想了想,云欲晚忽然茅塞顿开:“也不算没有,今天早上,他忽然说我长大了。”

林楚差点要尖叫出来:“那不就是有反应吗。”

“但他又没直接表示什么。”云欲晚有点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和温仰之展开。

她没干过这种事,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追她。

林楚从上到下看了云欲晚一眼:“我才注意,你怎么还和以前穿得一样?”

橱窗玻璃倒映出她穿着白色长裙的身影。

云欲晚不解:“怎么了吗?”

“他说你长大了,你总得打扮得成熟一点吧。”

云欲晚恍然大悟。

也是。

她看向自己的倒影,在他面前还是以前的模样。

她和林楚在商业街大包小包提回去。

临走前,林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明确表现好感,但不能张嘴表白,不然就废了。

云欲晚表示自己一定记得,林楚才放她走。

回到家,刚好看见管家邓叔,她叫住对方:“邓叔,中秋那天可以帮我多准备两盏河灯吗?我想给我父母也点。”

邓叔看似和气,但拒绝道:“当然可以,但是河灯是全家一起放,太太看见了恐怕不好。”

云欲晚一想也是。

这样团圆的日子,她父母毕竟过世很久了。

她笑了笑:“那就不用了,麻烦了。”

邓叔和善地笑了笑。

夜间果然有客人过来,是世交的许家。

云欲晚穿细高跟鞋,简约又大方的薄荷绿鱼尾裙,露出修长纤细的脖颈,长发卷成墨色波浪,像一盏清荷明艳又自然。

客人赞扬她有气质,她悄悄看向温仰之,他却没什么反应,依旧一派清傲漠然。

没看到?

她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他居然没有动作。

但云欲晚却忍不住多看他几眼。

他们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他身上的阅历感似乎更强,五官立体,身材高大而稳健,有了高智的上位感。

意式风格的深绿戗驳领烟装,里面的棕色衬衫解开几粒扣子,服帖地将他宽肩窄腰的身材勾勒出来。

看似正式,他西服袖子上的接吻扣都没扣上,虽然不明显,她却察觉了。

他叫她穿的正式点,自己却敷衍。

让云欲晚想起林楚的理论“接吻扣几乎没有不扣的,男人不扣接吻扣,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方便接吻的时候伸手托住女人的脸。”

云欲晚忍不住略微面红。

入席时,偶然一对视,他的视线沉而幽深,她感觉自己好像止不住地要被吸噬进去。

好像下一秒会被吻的就是她。

而今晚的许家人心里对温仰之不止一百个满意,特别是许家的千金。

她没想到温家的哥哥这么帅。

尤其是,还是自己的相亲对象。

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联姻,恐怕婚后夫妻离心的概率会小很多。

只是看看温仰之那张帅脸,略微想象以后,都忍不住泛起甜蜜。

云欲晚对相亲事实一概不知,还以为是一般聚会。

席间,她想起好友林楚的话,还是一鼓作气,小心翼翼伸出腿,用鞋尖去勾起他的西裤。

对面穿着小西装的许小姐猛地坐直了身体,冷汗开始往下流。

而云欲晚的脚尖隔着西裤,一点点往上攀,高跟鞋的黑丝绒面摩挲过薄薄的布料,有些紧张,不知温仰之会是什么反应。

而许小姐已经汗流浃背,手抖不已,她抬头看向对面的云欲晚。

记得进门时见她穿的是尖头高跟鞋。

温家的姐姐,怎,怎么还有这个爱好。

听说她从国外回来,没想到作风这样…奇怪?

她心里忽然涌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说是联姻,但没说男女,难道这次不是为了温家的哥哥相看?

云欲晚浑然不觉自己勾错了人,还在用余光观察着温仰之的面色,冷俊清贵的面庞没有太多起伏,依旧正常地和客人交谈。

他的声音幽长低沉,像大提琴的低鸣,平稳得一点起伏都没有。

温仰之怎么,会这么能忍?

她勾西裤的动作忍不住了更大了一点,想得到他的回应,许小姐忽然“啊”了一声。

所有人都看向她。

云欲晚也不解地看着她。

许小姐连忙站起身,尴尬道:“不小心把酱汁沾到衣服上了,我去趟卫生间。”

众人恍然大悟。

温母温和道:“快去吧。”

云欲晚再伸脚,没碰到腿。

大抵温仰之的腿移了位置,难道是哥哥不喜欢这样吗?

直到家宴结束,云欲晚都不知道自己勾错人。

也不知道许家这次来,是让许小姐和温仰之相亲的。

门当户对,年龄相仿,本来应该机会不小。

但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破坏了温仰之的相亲。

对于许小姐这种内敛的人来说,大概率都不会再敢踏足温家了。

而温仰之看着许舒兰落荒而逃,有点意外,但感觉不算太坏。

高大的身影立在楼梯间,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treasurer烟,修长如玉骨的手指夹着烟身,指尖擦过火机砂轮,却没有点着。

下一秒,一双细白的手举高,摁着一个打火机,努力举起一簇火苗到他唇边。

温仰之垂眸,眼前的云欲晚努力抬高手。

停顿半秒。

他伸手托住她的后腰,直接把她托到自己面前,低头就着那簇火苗吸燃了烟。

云欲晚浑身僵直,看着托她腰的温仰之。

细小的火焰跳动着,影子在他立体利落的淡漠面庞上摇晃,英气逼人几乎像海浪一样扑到她面上。

他们从没靠这么近过。

他握住她腰的手干燥温热,有力又瘦长的手指按在她柔软的腰肉上,Menthol的烟草淡香有别于其他令人作呕的烟味,有种冷冽感。

手腕上的百达翡丽月相白金腕表,比他分明的腕骨存在感还要强,紧紧抵住她的腰。

而温仰之松了手,她回落到原地。

失力地轻轻“嗒”一声,火焰消失在她掌心。

他指间夹着烟,嗓音疏离:“在比利时这几年怎么样?”

她身上还是酥酥麻麻,腰身被人单手托住的感觉久久不散。

她顿了顿:“还…不错。”

他们两个还没靠得这么近过,她对上他漆黑的眼,仰起细白的脖颈,大胆道:“你想我了吗?”

他的眼瞳是深不见底的墨色,和他对视,云欲晚感觉有些腿软。

他薄唇轻张:“真的长大了。”

男人深刻的人中和淡粉色上唇的海鸥线都如此清晰性感,她目不转睛。

只听见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缓缓:“会问这种话了。”

他硬朗的指节夹着那支香烟,人带有和薄荷烟一样的疏离感。

她却前进一步,几乎嵌进他怀里,仰着头追问:“那你想我了吗?”

温仰之没有后退,却轻笑,淡淡反问:“你觉得我会想你?”

他挺拔张扬的眉弓让眼窝格外深邃,眉眼浓墨炙热,带有泯灭不去的浅火。

素来难以接近。

她柔软的身体几乎要靠进他怀里,贴近胸膛让人有欲望。

她大胆道:“我觉得经常想。”

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温仰之吐出一口云雾,轻轻拂过她玉白的面:“三年不见,按情况,是不是应该有个拥抱?”

温仰之果然是喜欢她,不回答有没有想,却会说出想拥抱她。

以前温仰之从不这样,就好像男女之事和他无关。

她终于成了那个例外。

她忍不住弯起唇,伸出手臂一把环住了他笔挺劲直的腰。

他此刻没穿外套,就剩衬衫,温仰之的温度无孔不入钻进她身体。

男人怀抱宽大,胸膛宽厚,有极强的安全感。

温仰之一只手垂落,烟头的红光捻在他指间,离她贴身的鱼尾裙摆稍远了些,有些克制的距离。

邓叔本准备上楼给温仰之送果盘。

没想到一转角,就看见楼梯间里,本来应该在茶室的小温先生,站在楼梯间,怀里是在温家寄养七年的云小姐。

姿态亲昵,身影交叠。

云小姐这样亲密地完全环住他的腰,他却没有生气。

小温先生身上的秩序感很强,素来不会准人乱碰他。

邓叔从来没想过两个人会有这种关系。

在没人的楼梯间里拥抱。

想起今天云小姐确实打扮得格外出彩,多少有点压许小姐一头。

原来是怕小温先生被抢走。

难怪小温先生对许小姐这么冷淡,全场只说了两句。

一句你好,一句再见。

原来心有所属,根本无意相亲。

昨天晚上云小姐一通电话打到小温先生的秘书室,只为了储藏室里一瓶酒,他都没想到有两年没回家住的小温先生,居然真的会回来。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不是来开那扇门的,是来见人的。

邓叔心里有些惶恐,静悄悄又退回楼下,准备多订两盏河灯,甚至恨不得马上就带云欲晚去黄浦江边放。

要命。

而云欲晚正好奇他怎么不抱自己的时候,温仰之果然伸出手揽住她后腰。

云欲晚感受到他的手抵着自己,接吻扣的轻微滑动格外分明。

忍不住暗喜。

贴着他的胸膛,身体最大面积地接触交叠,男人身材高大稳健,像一根柱子纹丝不动,在她头顶落下一片阴影。

一点暧昧的香根草气息搅着紫衫木,冷冽却带着男性的荷尔蒙。

想在他怀里待久一点。

她久久没有从他怀里出来,燃断的烟灰落在地面上。

“云欲晚。”

她抬起头,小鹿眼狡黠又清亮,卷翘的长睫让眼睛妩媚却带着稚童的天真,期待地看着他。

突然叫她,

下一步是不是就该接吻了?

他语气薄淡:“比利时好玩吗?”

她自然而然地娇嗔:“好玩,但是没有你。”

她眼睛太亮,给人她正在撒娇的错觉,他停了一停,才道:“再好玩,下次也别勾客人的腿,这里不是欧洲。”

云欲晚懵了一瞬,随后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勾的那条腿怎么那么细。

她后知后觉的震惊炸裂到久久看着温仰之,没有动一下,仿佛石化一般。

她勾的,不是温仰之的腿。

脸陡然间爆红起来。

而温仰之手里的烟燃尽,只剩下一个烟蒂。

他松开她。

云欲晚整个人都麻了,手臂不自觉滑落。

温仰之没再多说什么,抬步下楼,云欲晚还站在原地。

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天,许小姐不会觉得她是变态吧!

回了房间,云欲晚欲哭无泪地和林楚打电话通报情况。

林楚都在视频电话那头震惊瞪了好久的眼:“你…”

云欲晚知道自己很蠢,勾引都能勾引错人,已经生无可恋:

“骂我吧,我现在看到那双高跟鞋我都睡不着,温仰之会不会觉得我有什么怪癖?”

“怪癖不怪癖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温仰之一定是全程都看到了。天杀的我要报警抓你,怎么有人一手好牌打成这个鸟样,他都表达了喜欢你了!”

林楚简直要暴起,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她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你在国外的机灵劲儿呢,怎么不使出来?你的一级荣誉学位是花钱买的吗?”

云欲晚也很崩溃,她也不知道,自己素来无往不利,身边所有人都喜欢她,偏偏遇上温仰之就变成这样。

她期期艾艾:“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是温仰之,你遇到这种事,会是什么反应?”

那头的林楚沉默很久,才恨铁不成钢:“我会考虑一下,是不是还要和你这种人在一起。”

云欲晚:“……”

林楚:“毕竟你看起来有怪癖,谁知道在一起之后,你还会不会当着我的面,去勾别的女人的腿。”

云欲晚欲哭无泪。

早知道不多此一举了。

在林楚恨铁不成钢的谩骂声中她挂掉电话,一向失眠的她居然在尴尬中睡着。

梦到自己和温仰之在楼梯间接吻,她腿勾在他身上,他刚撬开她唇齿,她一睁眼就发现勾住的是旁边许小姐的腿。

她猛地惊醒。

唇瓣感觉未散,但已清楚自己做梦都在勾许小姐的腿。

她洗漱完都不敢出房门,怕看见温仰之。

十点多才从房间里磨磨蹭蹭出来。

刚巧撞见温仰之的助理和邓叔在旋转楼梯下说话。

助理拿着一个丝绒的珠宝盒:“麻烦您收进珠宝室,这是温董为晚宴女伴准备的。”

云欲晚看向珠宝盒。

展开的正方形丝绒珠宝盒中,一条哥伦比亚祖母绿项链,绿得像湖水一般波光荡漾,清透如明溪。

这场晚宴格外重要,是温氏的周年庆典,邓叔忍不住多问一句:“女伴是哪位小姐?”

助理言简意赅:“应该是温董有意的女士,没有特指,不过看温董最近行程,大概有个苗头。”

温董即温仰之。

在家被叫小温先生,在外是温氏商业银行的温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炽热沦陷

沈恩南闪婚了! 她以为结婚对象是借了一万块钱给她的恩人,江宴。 江秘书颤巍巍表示:“夫人,钱不是我借的……” 沈恩南:“好吧,我认错人了。” 沈恩南以为她只是认错了恩人,直到某天翻开结婚证,她震惊地下巴都掉了! 谁能告诉她,结婚证上的傅黔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不仅认错了恩人,还认错了结婚对象?! - 傅黔北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是配偶是沈恩南的结婚证。 他带着沈恩南去了普渡寺,扫地的主持看到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朝傅黔北笑道:“阿弥陀佛,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施主已经找到系铃人了。” - 七年前,沈恩南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傅黔北是痛失双亲的寒门贵子,明媚的女孩儿成了傅黔北生命里唯一炽热的光芒。 七年后,沈家破产,沈恩南为了八千块钱四处求人,傅黔北却成了财阀总裁,人人敬仰的禁欲佛子。 一万块的施舍就能让曾经的千金小姐没齿不忘,抵过了之前傅黔北上万次的真情告白。 傅黔北气疯了,所以他要沈恩南拿一辈子偿还。 【落难千金VS寒门贵子】 【双洁、破镜重圆、男主恋爱脑,他超爱!】

顾北念楠·完结·41.8万字

诱她深陷

周珩觊觎岑佳的第十年,终于彻底将她占为己有。 【爱你在心口难开大灰狼】vs【没心没肺大小姐】 微强取豪夺/玻璃渣拌白糖 *** 男主心路历程:她不爱我→她好像爱我→她到底爱不爱我→ 算了,我爱她吧! 女主心路历程:仙女不入爱河,搞钱搞钱搞钱!

花时玖·完结·60.1万字

港岛雾散

【清纯美艳设计师×清冷财阀继承人/极限拉扯/为爱低头/双洁】 桑余第二次遇见席靳白,将他当成一根救命稻草,做了一个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我能不能留在你身边?” 他沉默半晌,唇间寡淡:“不谈感情,可以。” 后来,他与港岛第一名媛千金的婚事传得沸沸扬扬,桑余遗憾退场,“既然等不到他爱我,那我就放手好了。” 也是放过她自己。 再重逢,桑余是原创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而他依然是那个矜贵绝尘的天之骄子,他们本该形同陌路,可他却步步紧逼。 磅礴的雨夜,桑余被困晚宴会场,男人上前握住她的手腕,放下姿态,声线沉缓:“我送你。” 桑余挣开他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席公子,留步。” 众所周知,那位高不可攀的席公子,矜贵自持、克制冷静、淡薄情爱到骨子里,可后来偏偏栽在了自己养的一朵百合花上。 “我会等我爱的人回头。” *爱像一场雾,说散就散。

木芊雪·连载中·36.9万字

蔷薇庄园

大雨滂沱的夜晚,沈嘉念衣衫破烂,狼狈地跪倒在男人的西装裤下,仰起的小脸苍白如纸,嘴唇颤抖乞求:“救我……” 黑伞下,男人的脸庞看不真切,只闻得一声短促的轻笑,辨不出情绪。 边上的陆彦之暗忖:这姑娘找对人了,他这位好友平生爱好就是捡一些流浪的阿猫阿狗回去养。 别以为此人爱心泛滥,远的不说,上个月带回去那流浪猫挠了他一爪子,他反手拨开,厌恶得再不肯多看一眼。 果然,这人又一时兴起,抱起流浪猫似的姑娘回了蔷薇庄园,悉心养着。给她吃最美味的食物、买最漂亮的裙子、送最贵的大提琴。 没隔多久,宜城大大小小的圈子传遍了,傅家那一位身边多了个姑娘。 知晓傅大秉性的人嗤笑:看着吧,养不了多久就扔了。 傅寄忱近几日出现在人前,脖子多了两道挠痕,再往后,那张俊美如神祇的脸上挂了彩。 众人:家里的阿猫阿狗闹成这样了,还不丢掉? 深夜回家,傅寄忱借着台灯幽微的暖光,坐在床边捞起被子里某人的手,给她剪指甲。 再不剪掉,他这张脸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可笑至极的是,傅寄忱从未想过丢掉沈嘉念,她倒好,一声不吭跑了,留下一枚亲手雕刻的手把件儿,底下压着张做旧的笺纸,上面题字:佳偶天成。 傅寄忱气疯了,到处找那没良心的猫。

三月棠墨·完结·110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诱吻玫瑰

[男二上位,前任火葬场,暗恋成真,年上] 明艳清醒家道中落大小姐×温柔深情暗恋多年爹系总裁 江祁安喜欢了纪临澈十年,在一起三年。 就在她以为自己终将得偿所愿嫁给他时。 他跑了。 白月光一通电话,纪临澈连夜离开,留江祁安独自在婚礼现场。 所有人认为,如今的江家落魄,高攀纪家,江家唯一的大小姐只能咽下这委屈。 谁知道,大小姐风姿摇曳离开,转头扣响顶楼房门, “我想你跟我结个婚。” —— 国外镀金回来的周时晏,矜贵自持,权势滔天。生意场上,他温文尔雅,进退有度,却能将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这样的人,却栽在了个小姑娘身上。 无人知晓他多年来藏在心底的阴暗与极致的占有欲。 周时晏原本想藏一辈子,直到小姑娘站在他房间门口。 —— 江祁安一直以为周时晏待她好只是亲情,没有爱情。 那日,一向斯文的男人醉酒后将她抵在门框,锁住她的手吻到她快要断气,抱着她,口中唤了一夜江祁安。 —— 纪临澈此生最后悔的事,便是那次婚礼没有赶回去。 他常梦到那天他没有离开,和江祁安成了婚,幸福美满。 梦醒时,一切落空。 玫瑰从不为他回头。

星河余转·连载中·24.1万字

雪夜缠吻

遇见靳砚琛的那年,简意十九岁。 觥筹交错,灯影惶惶,她惶恐着询问靳砚琛的踪迹。 醉酒的客人抬手一指,明镜高台上,红尘醉梦里,靳砚琛就坐在那里。 倦怠的眸敛下,杯中的伏特加映出他轮廓鲜明的脸,他扔了牌,随意推了面前的砝码,在欢呼与雀跃声中,他依然清醒又沉沦。 ------ 为了不拖累靳砚琛,简意毅然决然出国,她会让自己达到可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那一天。 分开那天,京都下了很大的一场雪。 青松落色,雪落满城,鸡鸣寺的钟声严肃又庄重,简意恭恭敬敬的上了三柱香。 金刚怒目,勿念嗔痴。可简意总是想起靳砚琛来。 他不信神佛不恋人间,指尖漫不经心夹着烟,朝她散漫的笑。 多年后,两人重逢。 就像是一场浮华梦,长廊的尽头香火鼎盛,靳砚琛就这么朝她走来。 “简意。” 他头一回这么认真的喊她的名字,温热的指尖擦过她的眼下,语气难得虔诚。 “神佛面前不说假话。” “我,靳砚琛钟意你。” 清醒女大学生x京圈清冷温柔总裁 破镜重圆+久别重逢

清清清辞·连载中·30.3万字

俯首诱桃

简介:【人间清醒.美艳女壁画师vs自我攻略.抠门男霸总】 许幼桃,人不如其名,长得美艳又张扬,闺蜜送其外号“许玫瑰”。她以为的和陆沉厌第一次见面是在同学聚会楼下的咖啡厅,她看上他的脸,错把他当成假扮男友替自己撑场面的的男执事,心甘情愿当了冤大头,钞票为他花了一笔又一笔。 陆沉厌,人如其名,从社会底层打拼成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锱铢必较,人称当代“守财奴”。他知道他和许幼桃第一次见面是在更久之前,她扛着脚手架顶着大太阳,为福利院画公益壁画。彼时他难得走神一瞬,替她可惜了她那张脸,没用到“正道”上。再后来,他自打脸,庆幸她没投身“歪门邪道。” -- 陆沉厌追许幼桃的时候,今天送珠宝明天送豪宅,妄图用钱打动她。 许幼桃不屑一顾。 最后,他捧出了自己的真心。 许幼桃欣然接受。 好友对此齐齐摇头可惜:“阿厌,你是被下了蛊,还是中了邪?” 陆沉厌嗤笑,眼神热烈:“你们懂个屁,她是比金银财富更有价值的珍宝。” …… 爱上许幼桃的那一刻,陆沉厌生平第一次低头,周身桀骜尽化为柔软。 -- 一句话简介:守财奴霸总为爱撒钱,老房子着火,打脸真香! Ps:男女主身心唯一,5岁年龄差。 偏双向救赎的温馨向小甜饼~

素人洋·连载中·18.8万字

戒断诱宠

「喜欢一个人,少不得伤筋动骨」 温迎喜欢港城太子爷十年,一夕,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婚。 离开港城时她洒脱,“霍公子啊,就是放不下前任,那我就成全他们好了。” 再相见,是在订婚宴上,太子爷看着女人红裙妩媚的站在男人身侧,眼睛发红,“温迎,你真的要嫁给他?” 男二上位.

岁莳·连载中·49.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